A for Alive,B for Biscuit
评分: +15+x

风平浪静。

对于大平饼干厂的工人来说,其实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毕竟饼干还是饼干,也许大平的饼干不会再有防“太平”标识,不会再生产忘记饼干,不会再贴牌生产SPC的练拳饼干鲨,也不会再出现各种奇特的饼干,但是立足于城乡结合部的大平,依旧是那家朴实无华的饼干厂。

可能对于厂长来说,没有了异常使得他对太平的厌恶不再隐藏于无辜的饼干之内,而赤裸裸地表现在了外包装上。

也许也表现在了宣传上。

火天武最近又整理了一批文档,自从异常消失之后,正式的文档大多数变得可有可无。当然了,不工作白发工资谁不喜欢,于是他又顺利地混过了半天时间,坐在离Site-CN-21大概有5分钟摩的车程的咖啡馆,喝奶茶。

“啊……”他轻叹一声,“这茶果然只能泡泡奶茶了。”顺手打开某小说网站看小说。

“这wifi可以的,10分可以给8分。”他自言自语道。

望向窗外,车来人往,纷纷扰扰,难得浮生一日闲……噗!

他喝到一半的奶茶喷了出来。

“大平饼干厂,大平饼干厂倒闭了,我们的厂长王万友,带着他的小椅子跑啦,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饼干抵工资,以前卖20,30块钱的饼干,统统9块9,统统9块9,先买先得,多买多送……”一个大大的牌子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大平饼干厂”,透着光后面好像还隐隐约约能看到“江”字……

现在的小贩能不能走点心,同行组织都敢玩梗,前面江南皮革厂的标签都没涂掉,是不是找死。回去打个电话报告一下好了。

火天武嗤笑一声,突然想起一件事,冷笑突然定格。

异常……早就消失了啊。

他捂脸冷笑,基金会什么的,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徒具其名的民营组织罢了,至于大平饼干厂?呵呵。

还是好好卖饼干吧。

话说大平不会真的倒了吧,那还真得攒点饼干,不过9块9……按包卖么。

火天武把奶茶一口喝光,走出去看看这小贩卖的什么饼干。

“先生你还没买单。”被服务员拦住了。

“Sorry。”习惯性犯傻的他,掏出钱买了单,走到流动摊前。

这个流动摊基本上跟所有名为“江南皮革厂”的流动摊的摆布完全一样,当然了,只要注意到上面贴着“大平饼干厂”的贴条的位置后面还漏出大半个“江”字,基本上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难道还能是江户川柯南?不是江X牌健胃消食片就不错了。”他看着摊子上的饼干包装,一时失语。

“拳打思朗敬老院,脚踢太平幼儿园”、“唯有大平,安国兴邦”、“纵死大平香,不惭世上英”……

大平的宣传能不能少一点真诚多一点套路,这么直白黑太平,顺便还刀一下思朗……难怪倒闭完之后员工卖饼干都copy江南皮革厂。

不过这饼干味道好像挺正……常。

火天武边看着奶油味、香葱味的饼干,刚想到常字的时候,看到了一盒草莓三文鱼味的,一包碗仔翅味的梳打饼,还有一条海豹味的在旁边。

“嗯……”他默默在预算里再加一笔,这条草莓三文鱼味的总能坑到哪个经常来我这里蹭饼干的研究员,碗仔翅味,海豹味……。

为啥在这种情况下自由跟斯卡还能秀恩爱啊【摔】!

点了十多条饼干,其中混着几条神奇味道的饼干,他也就晃晃悠悠搭个摩的回站点了,毕竟没有异常啥的基金会最近也在财政收缩,目前摩的是Site-CN-21比较实惠的非活动性可报销交通工具了。

摩的远去,小贩抬头,也不说什么,撕开一包大平饼干吃着,细细咀嚼的他很用心,然而似乎食不知味。

异常不再,然而人却终须stay alive。

A for Alive,B for Biscuit。

不过更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