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现实学讲座:现实湮灭与其它
评分: +19+x

此次讲座的主题是就爱蒂塔计划实施进程中发现的现实稳定问题发表一些见解,以及为你们带来一点关于平行宇宙科技进程的信息。

记及爱蒂塔计划,确实,难能不谈其对我们基础科技的影响。但基于其本身,我们知之甚少。我总觉得,利用一项我们制造不出来的科技总是一种愚蠢的行为。目前累计所得的科技总量可能比不上逆向分析一次AIs-0001来的多。我们只是利用一项高级工具做最低级的工作。

很明显的,我们忽略了某种时空连续性和稳定性问题。我再重申一次。这是个相当严肃的问题。我们忽视了口袋宇宙本身对时空稳定性的破坏,其本身即是一处脱离了我们本体宇宙的时空环境,拥有某个指定的现实富集度指数的复杂现实环境。同时这个空间内包含了非本体现实的现实组成。这些非本体的现实组成包含了一种全新的指向性,一种原本不能为我们所考察的能动性蕴含在其中。原本,我们说,存在显现出的显像蕴藏在一个渐次显现的显现系列中,以一个不以主观意识而转移的原则联结起来,其渐次显现的次数被推至无限次。这是说,这个存在是客观的。它通过显现来揭示自己——它完全的位于显像中,但同时它又整个地位于显现系列之外——显像还原为存在物的时候,无需其所属的显现系列,其超越性指向存在物,但同时作只作为一种意识上的存在。

但是我们可以预见的是,在引入了平行宇宙的概念后,显现次数的无限性被延伸到了平行存在的存在的无限性上。在不同平行宇宙中存在的存在,尽管一定为不同的现实,但仍有可能为同一的存在。其具体的事例便是存在于AIs中的来自平行宇宙的交互行为。我们应当认同的是:这种交互行为本身就是一种存在显现显像的行为。但由于显现的主体在无限性之上拥有客观的统一性,这种交互行为暗示了一种使存在完全地没于显像中的行为。其本身的客观性被平行宇宙存在的无限性取代,暨:这种存在的存在仍然存在,但现实的存在不再存在于本体宇宙中。而现实的不再存在将引起其他的现实学问题,于是我们指定:以AIs为交涉媒介。以各种方式于交涉者内形成完整或部分完整的趋一化。并基于此,最终可能引发的趋近撕扯。

由此,一般来说。通过AIs-000联通的相似度维持在某个水平的平行宇宙,是相对安全的。通过灵敏康德计数器以及交涉者生物个体体征的记录。这一安全系数取决于在AIs中的本体差异,并出现了下列几种范式现象。

第一种为交涉者的极度趋似。一般出现在相对邻近的平行宇宙中。交涉者能明确判断出同态本我的多种存在。趋化现象几乎不存在。称这种情况为“人物/角色趋同”。2

第二种为单一因素的互异现象(及角色/人物中的某一)。一般表现为人物的角色属性从属相同,人物存在互异。可以理解为是在非我空间中,以自我空间为参照,发生的角色关系错位现象。而由于同时性现象影响,在AIs这种外因干涉极度低下的环境中,一般只出现人物互异现象。该类情况被认为是可能造成“趋近撕扯”效应的一大动因。交涉者的一方或双方能主动发现非我差异中的主观相似,或主观差异中的自我共性。并由于主观促动发生在AIs内的趋同现象。

第三种则是交涉者具有本质性差异,在已知个例中具体表现为维度存在不同,客观构成不同。属于二类情况的极端分化。这一情况下,一般将直接导致交涉失败。出现人物非我,角色非我的情况,属于安全的异我状况。

关于“趋近撕扯”现象。可以进一步理解为:这不只是在AIs中的交涉者所出现的认知同步性,更是以交涉者的同异为具体表现,平行宇宙间的互异趋性维度拉伸现象。然而有趣的是,由于AIs的独特性质——基本不允许平行宇宙间出现物质交换。该性质的具体主因便在于AIs使用一个疑似中立空间作为交涉中介。以物理方式隔绝了物质交换。实际上,这就是防止AIs的最大工程节点和风险。AIs能从一定程度上缓解,乃至彻底消除空间撕扯状况。使交涉者在安全阀值内——如果它有的话,我是说。进行情报交流。额外的现实稳定系统似乎能显著提高这一阀值的区间。这是就理性交涉而言。当在AIs内发生感性交流时,产生的现实紊流能有效绕过稳定锚的稳定序列。而“趋近撕扯”其本身在AIs是面向两侧本体存在,受到两侧同时制约的复杂力的系统。使用经典现实理论的现实稳定序列,也就是我们所使用的现实稳定序列难以发生作用的一大可能原因就在于相异宇宙的物理法则不适用性。但真正原因,“趋近撕扯”现象常常跳过正常的知识交换范畴,直接作用发生在交涉者的思维认知模式上。其本身无法被AIs理解,格式塔解离3所形成的时空紊流能在短时间内造成AIs的内部崩坏。有可能会直接促成相邻平行世界的小范围碰撞。直至趋同化作用消失停止。当然,直接暴露在AIs外的现实环境中,那种程度的现实扭曲水平足以使空间再次趋于平稳。

关于趋同化撕扯效应。在使用PWA4进行实验时可以发现。当PWA发生衰变塌缩时,其所产生的中立缓冲空间急剧收缩。总某种角度上也可以看成是两个时空的相互趋近,使相邻维度发生扭曲。当然,它还不能完全实现现实相撞,最终形成了一个奇怪的时空回弹现象。把靠近塌缩源的人事物推回过去的现实中零点几秒。我们怀疑这点时间已经足够造就一个悖论了。

回归正题。我们将这个效应同态放大,使它在塌缩时,相邻时空足以发生重叠,撕裂,断层。这就是“趋近撕扯”的一种表现形式。

之所以呼之为“趋近撕扯”,原因在于时空的粘连叠加态,两个时空的同时出现。在这个状态下,理论上可以实现物质乃至空间的交换。但实际上,由于趋同化撕扯,人在其中可能会以亚原子态到达新宇宙。

如果使用这种方式只是为了进行物质交换,简直堪称愚蠢中的典范。它仍需要中央运输媒介,需要一整个不同作用原理的现实稳定序列。其次,物质交互在平行宇宙间的交互任然具有不确定性,其一般无异于一颗质-能炸弹。但无可比拟的是,其对连续时空的平滑性处理。在可控范围内,可以实现对大面积时空的覆盖性修改。

我们曾提到:

平行宇宙之所以叫平行宇宙,就是因为各个宇宙间本应是互不干涉的。

虽然物体无法在平行世界宇宙间转移,但我们能否使各个宇宙间的现实互相流动,互相影响。

我们,曾经有一种技术。不同于维度拉伸器,这是某种真正的平行世界的交互方式…我们无法证实这种技术是否现在还在存在,唯一可以初步确定的是,AIs极有可能是由于这种科技才能出现在各个平行世界中。

在爱蒂塔空间正式被我们大规模利用时,我们就开始意识到这种科技的可能性,存在性。以至于我们曾经一度狂热地追求,寻找这种科技。因为在那个时代,收容控制以及科技利益都在第一目标,我们拥有过那种技术,但并不完全。使用过程中混入了大量的奇术、仪式化环节,其系统投入的冗余反而造成了更加多的不确定量。但是同样的,上文所提到的PWA就出于那个时期。

但是,我们之后所做只有甚于前者。基于我所提到过的相异世界中的趋同现象,我们建造了以人类思维键为时空连续性稳定链核心的平行世界连通器。像是纤夫一般,越强大的思维认知同步越能使得两个平行宇宙的相互趋近。在可控范围内使现实交错环境发生在AIs内,辅以现实稳定系统,通过可控的记忆消除,平滑地控制互异趋近。不只是便于交换几克实验原体,更能为几个濒临彻底毁灭的现实提供更有效率的人道主义救援活动,或者将一个现实扭曲者送到一个高休谟宇宙中。

我们原本以为现实的熵变将会导致系统崩溃,但其最终带来的是一场现实风暴,但这同样使我们发现大规模的战术打击可以通过嫁接现实,毁灭现实来完成。这种武器是那样的成功,从现实层面彻底抹除了一件事物。我们能够使敌人蒙受毁灭性打击却又使他们毫无“伤亡”。我们能够巧妙的重启一个站点大小的区域,而不是核弹这种壮烈的死法。这可能将是我们最强的矛,也是最为优秀后手。

是的,那就是现实湮灭导弹,The Reality Annihilation Missile5

卡!好!我讲完了,把摄像机停了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