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19+x

基金会研究员的日常工作总是枯燥而繁重的,每一个站点都是如此,总是有收容措施要去调试,总是有文书工作要去处理,总是有重复的实验需要进行,总是有工作邮件需要回复。每一日都不例外,包括今天。

于是,你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在午餐时间好好趴在办公桌上睡一觉。

你将脑袋放置在你的臂弯之中,如果不是从小臂传导而来的痛感,你真的会觉得这是只洁白而舒适的枕头。肿胀的上眼睑微微下垂,带着你的疲劳一同落下。

是错觉吗?在你闭合双眼的同时,你感受到你被寒风拥抱,站点里的中央空调前几天停用了,因此你没多在乎。但空调出不来暖气不代表会漏冷风吧?

“别打扰我睡觉…”你知道这是句废话,但你希望这句话能让你自己舒坦一些。

仿佛得到了回应,那双拥抱你的巨手收敛了些许,你继续你安稳的睡眠。

但当你再次睁开眼睛之时,面前还是那张放着大堆零散的文件与一台工作用PC的办公桌,身下坐着的还是那张被主管亲手锯掉椅背的办公椅,左手边的残垣断壁上画着的是略发残缺的基金会标识——等等,残垣断壁?

你疑惑地抬起头,狂风挟裹着着黄沙扑面而来,热情地与你亲吻,吻痕落在你的嘴唇上、眼皮上、额头上、脸颊上——那都是些沙子。而那份热情也在接触到你之时化为渗入皮下组织的寒意。

眼前,是满目黄沙与万里愁云交接的地平线。地平线附近点缀着几处高大不明物体,像是废墟,像是宫殿,又像是雕塑或高山,你不清楚,你从未见过它们。从地平线将视线移至你的脚下,目光所及之处全是贫瘠的荒漠。

你尽力保持住一个基金会研究员的冷静与稳重,你记得基金会内部通用的手机都装有精确的GPS定位系统,在海上,在沙漠,在极地都能准确定位。

你掏出了手机,GPS定位结果为一个大大的“Error”,无信号。

又是一阵满怀热情的狂风袭来——

但你仍然在保持着一个基金会研究员的冷静与稳重,你留意到PC是处于启动状态的,虽然你看不到它的机箱,也看不到它有连接着电线,但这是几乎是你唯一的希望了。

你将视线投向PC的屏幕。

“亚眠”是个什么鬼东西?你好像曾听到过科学部门的隐士们提起这件东西,但你不仅对它的运作机理一无所知,连它的用途听起来也有些让人云里雾里——

“通过将异常位面的场景以梦境的形式投射在使用者的脑中,以达到实现位面跨越的目的。”

嘎?

听起来还是挺炫酷的,但眼前的荒漠却让你一点也兴奋不起来。

那就只能照做了。

你点击鼠标关闭邮件页面,电脑桌面的左上角有序地排布着一列后缀为“.MP4”的视频文件——

文件1:商旅.MP4

说来,视频画面中的地面好像和自己脚下的这篇沙漠并没有太大差异。

文件2:使者.MP4

那女人的身份和她所说的话让你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考虑到也许你已经不在你所应处的那个位面,这倒是不至于令你大惊小怪,你决定继续你的工作。

文件3:生产.MP4

第三个视频中那些人的服饰风格好像和前两个视频中的不太一样。

文件4:倾覆.MP4

这大概是你今天看到过——准确来说是听到过。最长的视频了,你只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

你嘟囔着挪动鼠标的同时,发觉屏幕上仅剩下两个视频文件。

太棒了。

文件5:圣地.MP4

基金会什么时候这么喜欢拍长视频的?

但不论如何,总归是到了这场煎熬的终点了。你将光标移向最后一个文件——

文件:6:你.MP4

哈?

稍等,这是怎么回事?

你试探着晃了晃鼠标。

<黑发男人摇晃着右手,手中的鼠标也跟着一同摇晃起来,持续十秒左右。>

你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

<黑发男人敲击了几下键盘,持续五秒左右。>

强风带起一阵飞沙走石,在发出威胁似的呼啸过后,向着你猛扑过来。

在提起衣领遮住面部的同时,你用左眼的余光瞟到了PC屏幕上的画面——

<一些因风而起的沙尘飞向黑发男人,男人提起衣领以遮挡面部,防止沙尘进入,并压低了上半身,持续三十二秒左右。>

从你看到视频画面到直起上半身并放下衣领所花费的时间当然不足三十二秒,但你毕竟不是刚刚做出规避动作时就在看视频画面的。

另外,你在晃动鼠标的时候也发现了,这段视频根本没有时间条,这是一段直播视频。

正在你疑惑不解并盘算着最后的视频会在何时结束之时,‘叮’的一声响起——

说真的,现在,你只想回复一句:“你他[数据删除]的是认真的吗?”以表达你的所感所想。

在你阅读完这封电子邮件的十几秒过后,PC的屏幕完全没入黑暗之中。至此,你所接收到的一切有关你的处境的线索全部中断。

带着一丝懊恼与愤怒,你一拳砸在了办公桌上。

仿佛是在响应你的拳头一样,办公桌左侧所附带的柜子的柜门打开了,你将视线转向柜中的物品——

是一套标准的MTF作战制服和一个背包。

你隐约记得某次站点发生收容失效事故时,几名平时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研究员会突然从他们的办公桌或者是储物柜里抽出MTF队员的装备,然后在短短十几秒内就转变成了一名MTF队员,并投入到重收容工作中去了。

但他们显然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你不是。

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已经被上级发配了这样一份工作,那还不如就去接受并面对它,这样自己也许还有机会找到回去的办法?

刚刚视频中的内容在你脑中回荡着,而你此时已经将装备穿戴完毕,背上了背包,做好了继续前进的准备。

哈,这可真讽刺,自己明明害怕的要死,却非要说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你知道你别无选择。

你感受到你的手机在你的背包一侧剧烈地振动着,你拿过它,打开屏幕,信号满格,一张地图占据了整个屏幕,你可以看到其上是大片大片的土黄色,但仍有几处密集的黑色方格,其中一处被打上了红色标记,这里大概就是你的第一个目的地。

“所以说…任务就要这样开始了?”

你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准确来说是十分的,犹豫不决。

带着这份飘摇不定的心思,你向远方那些黑色的物体望去,决定暂时不思考过多——你很清楚,你在基金会工作就意味着再不合理的情况你也必须去积极应对。

带着这份飘摇不定的心思与微小的决心,你向着远处的地平线迈开了步伐,狂风挟裹着黄沙向着你和你身后的废墟猛扑而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