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歌
评分: +38+x

我想你依然在我房间。

一夜之间突然枯萎的玫瑰、伴着杂音在音箱里自动播放的你最爱的那首情歌、卫生间里隐约浮现的血脚印,都无不暗示着这一点。

而我坐在房间正中心,坐在用白色粉笔画出的符号中央,嗅着麝香与松木燃烧的味道,手持匕首刺向那颗猪心脏。

我算得很清楚,这是你走之后的第七天,今天正好是情人节。

我手持匕首刺进那颗猪心脏。

我依然可以顺畅地背出你的手机和qq号码,还有你的家乡和你曾经最想抵达的度假地,你反复回购的零食与必去的餐厅,还有你的口红色号和瞳孔的颜色。这些东西在涌动的记忆里比我的整个生命都更加深刻。

我手持匕首刺进那颗猪心脏。

我想起你在阳台上看书而我在阳台上看你的情景,我想起阒静无声的夜晚里你恬然的睡颜,我想起你房间内的每一处布置与每一个熟悉的角落,想起你初到我家时的紧张,想起我们在电梯里的第一次碰面。你说你独自一人在这座城市里生活。城市里有那么多的人,有那么多间空屋子,而你偏偏就住在我隔壁。我说,好巧呀。

我手持匕首刺进那颗猪心脏。

对不起,我把你给弄丢了。我只想你回来,我不管你是什么样子,还记不记得我。我只想你回来。

我手持匕首刺进那颗猪心脏。血滴不再沿着刀尖滚落、喷溅在地上,而是蒸腾成为烟雾,在空中划出一条曼妙的玫色轨迹,婀娜地飘出客厅又弥散到阳台。从阳台上传来滴水声。

你还穿着那天的衣裳,但淋漓的鲜血让你看起来宛如身着一件红裙。你的脊背驼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十根手指根根扭向不同的方向。你的肋骨如同从胸腔里飞出的蝴蝶翅膀,而头颅又回到了脖子上,这让你看起来更像人了。

我们对视片刻,望得愈久,你眼中的哀伤愈浓。接着你忽然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啸,像极了死去当日你喉咙里的尖叫,只不过这一次你终于震碎了我家的每一扇玻璃。紧接着又是一声更加狂乱、更加高亢的啸叫,我想这就是我们之间所有剧情的结局了。我朝着你张开双臂,本以为你会立刻向我冲过来,然而让我怎么也猜不到的是,你竟然在尖啸声里蓦地化作一团鲜红焰火,就这样灿烂地消失不见。

只留下一缕淡淡的血腥味。这又让我回忆起了活着的你,你的芳唇是柠檬蛋糕的调皮气味,你的乳晕是柑橘、葡萄柚与鸢尾的甜香,你的足尖是欧洲茉莉花瓣——放屁、放屁、放屁,嘴唇、乳房、脚趾头,统统都是肉味。

于你而言我只是半个陌路客,在我心里你早就是我最亲密的爱人;你对我知之甚少,我却熟稔于你的整个生活,我是指,你的从里到外我都想了解;你对我付出的只有惊恐,然而我又怎会介意,因为我是那么真心爱你。一开始我想得很温暖,我要将你的香软肉体融入我的胃,然后收藏你的皮囊。可是等到我当真这么做了,又有谁能料想到,我的满足仅仅只维持了头三天?肉块的香味再浓也有吃完的时刻,皮囊眼下确然精致得就像一张崭新的邮票,可是啊我也知道,人皮总会老去、人皮总会枯萎,这就是时间对于一个渴爱之人的残忍折磨。不过也总有一些东西是不朽的,我本愿意如小王子豢养玫瑰般豢养你那颗剔透的灵魂,但我没想到绝情的你、苦痛的你、自由的你、令人垂怜的你,还是终究选择做一滴风干的泪渍,就这样没有声息地消失在了我的世界里。

在失神中打开音响,这一回我手动点开了你最爱的那首情歌。没有办法,我又忍不住开始回忆最初的那一段日子,那时的你还没有跟我打过招呼,我也还没开始翻寻你丢掉的垃圾袋,没配到你家的钥匙,更还未在每个傍晚你归家之前躺进你的床下。那时的我只是趴在墙壁上,紧紧地贴着耳朵,听你房间里的歌儿单曲循环了一遍、两遍、三遍。我不断在歌声的缝隙里捕捉你一举一动弄出的声响,伴随着因为距离而显得缥缈的歌声,陶醉到颤抖。

那些日子是多么的易碎而美好呀。满怀遗憾地,我只有紧紧攥住手中无用的封魂咒符,和你的一绺头发。我一个人留在漫长的时间里,开始孤独地思索我们之间的缘分,还有我跟前面那些女孩之间的缘分,究竟都是哪里出了差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