损友重逢

Site-19的智能生物特别研究助理马修·艾格斯博士Dr. Matthew Eggers手拿着记事本,坐在C号会面室的一张空桌前。最近六个月他花了大量时间去研究的那个生物此刻正在桌面上爬来爬去——SCP-1867,一条会使用传心术,说一口地道英语的海蛞蝓,自称是19世纪的英国绅士兼冒险家西奥多·托马斯·布莱克伍德爵士Lord Theodore Thomas Blackwood,对自己的本体形态拒不承认。“布莱克伍德爵士”(他坚持要求别人这样称呼他)这会儿又在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的某一次匪夷所思的冒险经历,这几个月来他每周至少要说上个三次,而艾格斯则负责把这位自诩科学家的爵士的言论记录在记事本上。到目前为止,尽管基金会还无法确认这条海蛞蝓的任何一个故事的真实性,但是就算他说的那些奇闻异事只有一半是真的,他拥有的情报也已经足以为基金会的工作带来极大的便利了。

“猜猜我当时在哪!”布莱克伍德爵士嚷道,“在巴登的森林上空几千英尺,简直能平视费尔德山的顶峰。我用腿拼命夹住胯下的那头奥地利绿龙,一手紧抓着缰绳,努力保持平衡。我摆脱了龙鞍,它和那个普鲁士骑手一块掉了下去。可是在逃离冯·齐贝林伯爵那艘起火坠毁的战斗飞艇时,我最后的弹药就用完了。我拉着龙头转向东边,就在这时,一头真正的巨龙——来自俄罗斯的稀有的大罗曼诺夫种——出现在我眼前。那庞然大物全身披着抛光的钢甲,反射出夕阳的余辉,耀眼夺目。在它的背上,坐着我追逐的目标——那正是腓特烈三世陛下本人。在任何别的时机下,我都绝对不敢向这样一位人物发难,毕竟他是咱们女王陛下的女婿嘛。可是现在,那件能把死者的灵魂导入新躯壳的印度神器——吉祥天之眼Eye of Lakshmi落入了德意志第二帝国的手中,我已经别无选择。

“我驾着龙直冲腓特烈,迫使它从嘴里喷射出一道火焰,差一点就打中了那个德国佬。当我掉转龙头打算再发动一次攻击时,只见他吹起了一支巨大的狩猎号角,号角声响彻了黑森林的山谷——我惊恐地发现,又有六条巨龙从阴暗的丛林中飞起,它们状态极佳,随时准备扑过来。不论是人数还是装备上,我都居于劣势——可是现在,英格兰最出色的龙骑士已经被冯·齐贝林伯爵的新发明击落,地面上我们的步兵团也在德国骑兵的压制下节节败退,我已经是取胜的最后希望了。我一手拼命抓紧缰绳,一手从行囊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那个奇形怪状的红色小瓶,那里面封印着最不可思议的……”

“不好意思,布莱克伍德爵士,”艾格斯博士打断了他,“今天请您就说到这里。今天接下来我需要把这些速记符翻译成正式的语言,然后花一周时间来认真研读,我们下次谈话的时候再把这个故事讲完好不好?”

“可恶!”布莱克伍德爵士叫道,“我才刚刚说到最精彩的部分啊。好吧,我就把这个关子卖到下周再告诉你吧。”

“很高兴您能谅解,”艾格斯站起来,开始向门口走去,“请您在这里稍等片刻,安德鲁斯博士Dr. Andrews很快就会来把您带回水槽去。”

“说到这个,亲爱的孩子,”布莱克伍德爵士说,“你看你们是不是也该想想办法把那些多余的水给抽干了?我虽然和大多数人一样喜欢游泳,可是最近我的皮肤都被水泡皱啦。”

“我会转告主管的。”艾格斯一边说一边走出门外,他阖上了身后的门,现在那里就只剩下布莱克伍德爵士一个人了——但这只是他这么认为。在靠近天花板的一个排气口里,有一个闯入者一直在默默地旁观着博士与海蛞蝓的对话,等待着时机的到来。当布莱克伍德爵士背朝着排气口,一边扭来扭去一边哼哼着“希望与荣耀的土地”时,他开始行动了。他缓慢而又无声无息地钻出排气口,降到地面,又爬上桌子。这位不速之客沿着布莱克伍德爵士留下的黏液痕迹一英寸一英寸地缓缓爬过木质桌面,最终来到了呆在桌子边缘的海蛞蝓背后,然后……

“喂!托米!”

布莱克伍德爵士已经开始哼唱“潘赞斯的海盗”里的段子,带着伦敦土腔的粗野叫喊打断了他的雅兴。这只裸鳃类生物几乎本能地想把手伸向腰间,然后意识到自己现在没有带枪,他只好用自己的身体状况所能允许的最快速度转过身来,与对方面对面。他怎么也料想不到发出如此粗鲁的喊声的竟是这么一个家伙——一只普通的蜗牛,此刻它颤动的眼柄对准了自己。

布莱克伍德爵士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会说话的蜗牛这样奇怪的生物却是第一次见到。尽管如此,他还是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毫不动摇地直视对方。他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的?”

“得啦,托米,”蜗牛用布莱克伍德爵士非常讨厌的土腔回答说,“你咋能忘了自己最好的老‘哥们儿’乔治长啥样呢,你说是吧。”

乔治·菲利普·哈里斯四世George Phillip Harris the Fourth。”布莱克伍德爵士冷笑道,“我早该认出你那所谓‘英语’的可笑口音。你在这里干什么?是来借钱吗?还是在逃避瑞士卫队的追捕?或者是你又捏造了什么可笑的借口去骗取美国人的土地了?”

“俺和你还有笔账没算哪,托米,”哈里斯说,“55年那次你害死俺了!这种事你以为俺会简简单单地忘掉吗!”

布莱克伍德爵士翻了翻眼睛。“又是这些陈词滥调。我还以为在巴塔哥尼亚时我们就已经和解了呢。”

“那时候是那时候,现在是现在,”哈里斯说,“俺都不记得有多少次俺焦头烂额的时候,你这混球却忙着到处出风头,连帮一帮俺这个戈多尔芬学院的老同学都抽不出时间来。”

“你试图从尼罗河私运‘赛特的皇冠’的那次,我是怎么跟你说来着——你这是自寻死路。”

“你的嘴还是这么毒。”哈里斯向地上吐了口痰。“那么尼罗河以西的一半木乃伊都追在俺屁股后头的时候,你又在哪?回伦敦舔女王陛下的内裤去了吗?”

“那时我在亚历山大港,帮助科普特教的教长和伊斯兰教的大穆夫提,一同进行一场自阿拔斯王朝衰落以来埃及所举行过的最宏大的驱魔仪式!”布莱克伍德爵士的声音变得越来越不耐烦了,“要不是我们顺利完成了这个仪式,不列颠帝国可能会因为你那愚蠢的盗窃行为而失去整个非洲!”

“你从以前就是这个德行,托米,”哈里斯说,“每次俺叫你跟着俺去探险的时候,你到头来总是偷偷溜掉,把俺害死。然后等下一次你又会厚着脸皮来求俺带你一起去挣点外快,你小子还总是能为上次的事儿编出个有鼻子有眼的理由来,反正什么都不是你的错。‘你不该把那个苏美尔半神从棺材里放出来’,‘你不该用大口径短枪打那个布拉格魔像’,‘你不该去勾搭吉普赛国王的妹妹’。俺受够了!”哈里斯愤怒地挥了挥眼柄,“俺今天要在这里像真正的绅士一样和你做个了结。”

布莱克伍德爵士低低地咒骂了一句,努力保持着冷静。“我们之中只有一位真正的绅士,哈里斯先生。尽管这些年的岁月对我也并不宽容,可是你已经几乎处于无法战斗的状态了。就算是当年在伊顿上学的时候,我在拳击场上也能把你揍得满地找牙——而据我所知,那时你还没有变成一只蜗牛呢。”

“蜗牛?什么破蜗牛?你脑子进水了吗?”哈里斯仰天大笑起来。“俺和以前一样强壮——而且俺也没有像你一样变成一条海蛞蝓。”

布莱克伍德爵士怒气冲冲。“原来是这样!我就知道你和那帮造谣诽谤我是一条海蛞蝓的流氓是一伙的!我需要你向我道歉,现在就要,哈里斯——撤回你刚才的谎言,不然休怪我无情!”

“好了好了,托米,不要这么激动嘛,”哈里斯奸笑起来,“你没错,你没错。你当然不是海蛞蝓……不过你妈肯定是。”

布莱克伍德爵士竖起他的右侧眼柄,击向哈里斯。

附录:20██年██月██日,在谈话1867-238结束后,SCP-1867在C号会面室独处了片刻,之后在会面室发现了一只拥有和SCP-1867近似的异常属性的罗曼蜗牛(Helix pomatia)。当SCP-1867和蜗牛被发现时,它们正在桌上试图“撞头”,并且用眼柄互相攻击对方。在之后的调查中,蜗牛自称“乔治·菲利普·哈里斯四世”,经确认是SCP-1867的日记1867-3开头处提到过的一个熟人。蜗牛目前被收容在一个40x70x30cm的实验品收容槽中,暂时安置在SCP-1867的水槽旁边,直至进一步的检验与分类进行完毕为止。

“喂!托米!”布莱克伍德爵士转过头去,极力不去理睬隔壁水槽中大喊大叫的哈里斯。“你听没听说过一个相信自己是只马蝇的人?后来因为非礼行为给抓进局子里去啦——他追着妞儿们到处跑,咬她们的胳膊,说要找个地方下蛋呢!”

“天啊,”布莱克伍德爵士暗想,“我情愿付出一切代价取回我的猎象枪。”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