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树长青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top-bar .close-menu {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z-index: -1;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supports selector(:focus-within)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z-index: -1;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beta.svg
人员姓名: Chris Evertworth 中文姓名: 克里斯 · 埃夫特华生

常用绰号:

  • 站点灾星
  • 疯子
  • “令人恶心的神经病”
  • “有点用的废物”
  • 冰块
  • “不懂人心的狗屎”
  • “孤僻的家伙”
  • 恐怖分子

不常用绰号:

  • 埃夫特
  • 树人
  • 华生医生
  • 华生
  • 克里斯
职务等级: 3级,博士 性别: 男性(多数报告为男性,部分报告为女性)
任职站点: Site-CN-82-β 部门: 生物科学部部长、异常植物学部部长
出生时间: 1910年5月5日 目前状态: 1949年5月5日,疑似因工殉职

-1eadd3a9c2d1f954.jpg

由Site-CN-64的莫名医生绘画的Chris Evertworth生前短发男性画像

个人信息:

美籍,深棕色头发(鉴于部分报告显示为散长发,因此目前仅能判断发色),微胡子(鉴于部分报告自相矛盾,该条被删除),衣着基金会统一服装。闲暇时独自坐在角落戴着耳机阅览专业生物资料。平时不善言语,但十分关注生物相关话题。

身体消瘦,但较于灵活,体力较低。为人热情,但因其性格较神经质而导致大多数新晋基金会人员均表示与其难以相处。虽精神状况有过一段时间的不稳定,但更多时候更擅于思考、推论、分析、设想,并经常给予一些有用的建议,这使得Site-CN-82避免了至少23次潜在收容失效,其中包括但不限于人为事故或突发事故。

无任何战斗与生存能力,但其仍从至少553次站点收容突破中幸存,目前并不明确原因。在其左腿外侧配有一把匕首,但其从未使用,并声称“已经不想再用它”。多次转移至不同站点,原因并不明确。每次驻留站点时间均为一年(目前仅除Site-CN-82)。其调职记录中显示,共计7个曾驻站点发生收容失效。

曾进入过Site-CN-82-§中,但相关资料丢失。本人对此无任何表示,并拒绝接受任何关于此次经历的采访或询问。


专业:生物(多为植物)逆模因(废除)

爱好:纯音乐、电音、具有潜在受虐倾向。

厌恶:带有歌词的歌曲

习性:行踪诡秘,捉摸不透

过去资料:

1932年3月21日毕业于[提取失败,资料损毁]大学,并成为一名生物博士。被基金会选中后,在研究员[提取失败,资料损毁]的影响下将“逆模因”选择为第二科,最后向研究员[提取失败,资料损毁],却最终失败。1940年自愿被调离[提取失败,资料损毁],并进入Site-CN-82。

同年12月21日,与研究员Monika结婚。1949年5月3日,其妻子诞下Alex与Alice,研究员Monika在生育时死亡。1949年5月5日,因Site-CN-82-β发生大型收容失效而死亡。

目前历史:以下为该人员历史信息(列表为时间排序)

  • 1933年4月1日被基金会选为2级人员。
  • 1936年1月21日进入Site-CN-10。
  • 1937年1月23日进入Site-CN-64。
  • 1937年1月30日成为新晋医生Dr.Moring的引导者。
  • 1940年1月20日进入Site-CN-82,并驻留九年。
  • 1940年5月5日于一次事故中重伤。
  • 1941年2月4日成为3级人员。
  • 1949年5月5日因工殉职。
  • 后续行动中在该人员死亡处回收一棵树苗,并养殖于ConanDoyle孤儿院,同时以该人员姓名命名该树苗为“Chris Evertworth”。

姓名:Monika Lily

所属:Chris的妻子。

职务等级:研究员

目前状态:于1949年5月3日,难产去世


人员描述:

[数据删除]

过去资料:

[数据删除]

姓名:Alice Evertworth

所属:Chris的长女。

职务等级:研究员

目前状态:于1973年4月14日,自杀


人员描述:

Alice性格开朗,经常缠着Dr.Moring。1973年,Alex因为一次重大实验失误去世,Alice在10天后被发现在卧室里服用致死性药物死亡。

过去资料:

1934年1月12日出生。1963年4月3日毕业于████████大学。被基金会选中后,选择进入Site-CN-82中。

1965年4月23日成为4级研究员。同年4月1日,进入异常生物学研究部植物部门,并成为部门部长。

1973年4月14日,因Alex Evertworth被确认KIA,而被发现于在卧室里服用致死性药物自杀。

姓名:Alex Evertworth

所属:Chris的次女。

职务等级:研究员

目前状态:于1973年4月1日,因工殉职


人员描述:

Alex性格较为孤僻,经常一个人待在卧室里。1973年因为实验中的疏忽受到异常影响;在此期间,Dr.Moring递交多达6份申请书请求调用Site-CN-82全部医疗资源,但并未得到批准且被调离医疗岗位。直至Alex去世,Dr.Moring也没再见Alex一面。

过去资料:

1934年1月12日出生。1967年4月3日毕业于██████大学。被基金会选中后,选择进入其父殉职的Site-CN-82中。

1968年7月4日成为3级研究员,并积极地对异常植物展开研究。同年8月15日,进入异常生物学研究部植物部门,并成为部门副部长。

1970年9月24日,与Storm博士发生针对于其父的口角,动物部门与植物部门关系恶化。

1973年4月1日,因接触SCP-CN-1740而不慎殉职。


SCP-CN-625-EX


标签:k级情景 scp site-cn-82 军事 原创 已解明 放射性 未收容 机密分级 武器 生物危害


SCP-CN-2804


标签:scp site-cn-64 site-cn-82 原创 天空 幻觉 形态改变 感知力 无定形 昆虫 机密分级 活物 生物性 神经性 种群 精神影响 群体性 蜂巢意识 鳞翅目


SCP-CN-1568


标签:euclid scp site-cn-82 原创 反熵 夜之子 有机 树木 植物 热力学 生物性 种群 适应性


SCP-CN-1695


标签:euclid k级情景 scp site-cn-82 传染性 原创 寄生性 微观 无定形 活物 生殖性 生物危害 种群


SCP-CN-2742


标签:scp site-cn-82 动物 原创 感知力 放射性 有机 未收容 本质促动 机密分级 水生 活物 生物危害 生物性 超维度 适应性 门径 鲸类


SCP-CN-2535


标签:euclid k级情景 scp site-cn-82 光照影响 原创 反熵 夜之子 有机 植物 活物 生物危害 生物性 种群 腐蚀性


SCP-CN-2625


标签:scp site-cn-82 原创 地点 夜间活动 幻觉 建筑 机密分级 自主


SCP-CN-2744


标签:k级情景 scp site-cn-82 传染性 动物 原创 合著 感知影响 放射性 本质促动 机密分级 活物 生物危害 生物性 神经性 触觉影响


SCP-CN-2743


标签:euclid k级情景 scp site-cn-10 site-cn-64 site-cn-82 传染性 原创 夜之子 寄生性 掠食性 活物 生物危害 生物性 真菌 种群 群体性 逆模因


SCP-CN-2635


标签:euclid scp site-cn-82 原创 嗅觉影响 寄生性 幻觉 感知影响 掠食性 杂食性 树木 植物 活物 热量影响 生物危害 生物性 种群 移情作用 精神影响 群体性 记忆影响


SCP-CN-2636


标签:scp site-cn-82 原创 强迫性 悖论 敌意 无形 无效化 时空 时间影响 未收容 未来 本质促动 精神影响 认知危害 逆模因


SCP-CN-2751


标签:scp site-cn-82 原创 建筑 晶体 本质促动 机密分级


SCP-CN-2737


标签:meta scp 原创 未收容 机密分级


SCP-CN-2412


标签:scp site-cn-82 动物 原创 有机 未收容 本质促动 机密分级 活物 生物危害 生物性 睡眠 种群 群体性 蜂巢意识 蜜蜂 记忆影响


SCP-CN-1724


标签:euclid scp site-cn-82 光照影响 原创 反熵 夜之子 工具 昆虫 活物 生殖性 生物性 种群 自我复制 适应性


SCP-CN-1732


标签:euclid k级情景 scp site-cn-82 动物 化学性 原创 夜之子 昆虫 活物 生物性 种群 节肢动物


SCP-CN-2825


标签:scp 原创 寄生性 机密分级 植物


SCP-CN-2519


标签:k级情景 scp site-cn-82 thaumiel 不可摧毁 不可移动 人形生物 仪式性 原创 反熵 基金会制 建筑 门径


SCP-CN-2413


标签:k级情景 meta scp site-cn-82 传染性 历史性 原创 复活 掠食性 有机 未收容 机密分级 植物 死亡终结 水生 活物 生物危害 生物性 种群 群体性


SCP-CN-2752


标签:scp site-cn-82 原创 机密分级


敬启:


如果你能发现这封信的话,想必是与我生命终端绑定的罗穆塔系统,自动解除了这封信的认知障碍,

我能想象到正在读这份信的,面前的你的表情。那张脸仿佛就在说:“那不就是死了吗?多老套的剧情啊。”

或许你在期待着我的反转,可惜现实没有反转。

但是相见就是缘分,即便我们并未真正的相见。我有个事,想拜托尚未谋面的你。这很唐突,我明白,但我只希望你能将这份信交给两个人。

Alice和Alex,Alice Evertworth和Alex Evertworth。或许你就是她们两个的其中一个人。

但是不管怎样,我都希望她们二位能看到接下来这句话:

愿树长青。


敬启:


如果你能发现这封信的话,想必是与我生命终端绑定的罗穆塔系统,自动解除了这封信的认知障碍,

我能想象到正在读这份信的,面前的你的表情。那张脸仿佛就在说:“那不就是死了吗?多老套的剧情啊。”

或许你在期待着我的反转,可惜现实没有反转。

但是相见就是缘分,即便我们并未真正的相见。我有个事,想拜托尚未谋面的你。这很唐突,我明白,但我只希望你能将这份信交给两个人。

Alice和Alex,Alice Evertworth和Alex Evertworth。或许你就是她们两个的其中一个人。

但是不管怎样,我都希望她们二位能看到接下来这句话:

愿树长青。

敬启:


如果你能发现这封信的话,想必是与我生命终端绑定的罗穆塔系统,自动解除了这封信的认知障碍,

我能想象到正在读这份信的,面前的你的表情。那张脸仿佛就在说:“那不就是死了吗?多老套的剧情啊。”

或许你在期待着我的反转,可惜现实没有反转。

但是相见就是缘分,即便我们并未真正的相见。我有个事,想拜托尚未谋面的你。这很唐突,我明白,但我只希望你能将这份信交给两个人。

Alice和Alex,Alice Evertworth和Alex Evertworth。或许你就是她们两个的其中一个人。

但是不管怎样,我都希望她们二位能看到接下来这句话:

敬启:


如果你能发现这封信的话,想必是与我生命终端绑定的罗穆塔系统,自动解除了这封信的认知障碍,

我能想象到正在读这份信的,面前的你的表情。那张脸仿佛就在说:“那不就是死了吗?多老套的剧情啊。”

或许你在期待着我的反转,可惜现实没有反转。

但是相见就是缘分,即便我们并未真正的相见。我有个事,想拜托尚未谋面的你。这很唐突,我明白,但我只希望你能将这份信交给两个人。

Alice和Alex,Alice Evertworth和Alex Evertworth。或许你就是她们两个的其中一个人。

敬启:


如果你能发现这封信的话,想必是与我生命终端绑定的罗穆塔系统,自动解除了这封信的认知障碍,

我能想象到正在读这份信的,面前的你的表情。那张脸仿佛就在说:“那不就是死了吗?多老套的剧情啊。”

或许你在期待着我的反转,可惜现实没有反转。

但是相见就是缘分,即便我们并未真正的相见。我有个事,想拜托尚未谋面的你。这很唐突,我明白,但我只希望你能将这份信交给两个人。

敬启:


如果你能发现这封信的话,想必是与我生命终端绑定的罗穆塔系统,自动解除了这封信的认知障碍,

我能想象到正在读这份信的,面前的你的表情。那张脸仿佛就在说:“那不就是死了吗?多老套的剧情啊。”

或许你在期待着我的反转,可惜现实没有反转。

敬启:


如果你能发现这封信的话,想必是与我生命终端绑定的罗穆塔系统,自动解除了这封信的认知障碍,

我能想象到正在读这份信的,面前的你的表情。那张脸仿佛就在说:“那不就是死了吗?多老套的剧情啊。”

敬启:


如果你能发现这封信的话,想必是与我生命终端绑定的罗穆塔系统,自动解除了这封信的认知障碍,

敬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