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研究员的故事

观察。

那就是我的全部工作。

我只是观察。观察,然后记忆,然后进行报告。

我一个人在这里工作,因为这扇门里一次只能进一个研究员。有时候会很孤独,但我猜这是值得的,长远来说,我能从这里得到的大量信息会对我们大有益处。再说了,我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毕竟我在被派到这里时,在被告知我将要做什么工作时,就知道了我会面对什么。这工作并不轻松,长时间的访谈也很令人难受,但至少我知道这是为了更大的利益。

我从这些访谈中获知的信息能使我们保证,如果这些东西在我们的世界失掉了桎梏,我们将有足够的准备迅速扼杀这些威胁。甚至还可能可以找到一个一次除掉它们全部的方法。它们很明显是个严重威胁,不论在我们的世界还是它们的。

但在那之前,我会观察,我会学习,我会做笔记。尽管它们只能在我的头脑里,因为我不能携带任何书写材料进入收容区域。

一天天地,关于那些生物,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访谈,通过对它们的动作反反复复地观察,我学到的相关知识越来越多。尽管它们的生理结构如此怪异,它们的肢体语言却是如此丰富,这总能把它们的想法表露无遗。

我想我甚至可能有些点子,关于如何把我们的特勤小组派到它们的世界,把它们全部消灭。

不过有时候,我会想家。我的家庭。我不喜欢这里。

这个站点。这些人。

这个基金会。

简直是……

他们都……如此地……令人作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