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S.与其它低威胁相关组织

超自然转换者联盟(The Association of Supernatural Shifter)

超自然转换者联盟,或更广为人知的称为A.S.S.,都环绕在会议桌边。他们都互相看着对方并点头。他们知道他们有麻烦了。

“Aurafeel1,我们的组织难以招收到任何新成员了,尽管我们拥有无限的力量和发光的手,我们却难以招收到最平庸的新成员,”Lifesmasher2说道,推了一下他的锤子,在空中发出20个太阳才能发出的能量。

“我不明白为什么,Aurafeel。我们免费给予所有超自然武器和技能”,Awesometouch3,历史上最伟大的盗贼,补充说。

“我一点都不惊讶,英勇的金属战士。”Aurafeel,他的手中一边不断跳跃着小火苗一边说道,随后他站起来,看向窗外那个他花了数十亿美元的训练设施。

“呃,先生,如果我可以……”Bingo,Aurafeel手下众多的被基因增强的仆人之一说道。

“什么,Bingo?”Aurafeel问道。

“好的,也许是组织的名称,先生。我认为‘ass’可能是‘臀部’的同义词。”Bingo点头说。

“上帝啊!Bingo是对的!”Aurafeel用他的拳头砸烂了钛合金桌子。“我认为应该给我们的组织改名字了,先生们。”

“嘿 嘿!”Lifesmasher和Awesometouch呼喊着。

“不过,改什么名字呢?”Aurafeel用他的手抚摸着他那有男人气概的,精细雕刻过的下巴。他们都坐了一会,考虑新的名字。

忽然,Awesometouch跳了起来,“我想出来了,Aurafeel!”

“是什么,Awesometouch?”

“我们的组织应该叫自由和平等的同质同体不朽国家主义者联盟(Cooperation of Undying Nationalist Theorists for Homogenous Overall Liberty and Equality)。”

“是的!那么就是这个名字了。”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先生们,我们现在是C.U.N.T.H.O.L.E.!4

异常初级学院(The Elementary Academy of Anomalists)

教师站在团体中,透过她的眼镜看着每个集合起来的年轻孩子。“好的,开始上课,孩子们。安静!”

小Jimmy扔出了他的纸飞机后一切都安静了。Bobby继续吃软糖。Lucinda给了Bobby一份笔记告诉他她要干掉他,只是因为他黏糊糊的手指无法读东西。

“孩子们,我们今天班里又有新孩子。每个人,向Janice打招呼。”一个穿着漂亮粉色连衣裙,有着短辫子的女孩进了教室并向同学们行了屈膝礼。“我们如何告诉Janice我们在这里做什么?”

Bobby把软糖拿出了他的嘴并站了起来。“我们……呃……我们从幼年起并训练成精英战士用于应对幼年阶段的异-异常个体。”

“是的,很好。而且我们都有一点点的特殊力量。有没有人演示一下?”小Jimmy站起来并发出吸鼻子的声音,然后把一口痰吐过整个教室打中对面的一个小目标。Bobby之后大笑起来并吐出了他吃的软糖。Lucinda于是飞快的眨眼。

Janice呆住了。她喘着气。之后她开始打嗝,然后整个教室都抖动起来。教师轻拍了Janice的后背。“有了这些能力我们确保你可以按你的想法抓住任何异常个体!”

此时,在校长室,校长短暂的考虑了一下后扣动了顶在他头上的枪的扳机。

蛇之竖中指(The Serpent's Upraised Middle Finger)

Greg喝了太多了。他砸坏了杰克丹尼威士忌的瓶子并看着他的兄弟。“老兄,我们被那些基金会残渣虐待了太太太太太久了。”

“没错,老兄!”房间里的某些人用莫霍克语吼道。Greg斜视着其他人。这帮家伙到底是不是S.U.M.F.的一员?他耸耸肩并继续讲话。

“看,我们很团结。明天早上我们将要登上我们的直升机或无论什么玩意儿并大干一场!”他朝空中举起了他的拳头,他周围的每个人都用枪或瓶子发叮当声并再敲了一次。“你是要受尽折磨,贫穷,并躲在某个该死图书馆里,或你想要死得像个传奇!?”

每个人欢呼并分开。每个人转向Slayer并继续敲打桌子和跳舞。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群妓女。Greg再也想不起别的了。

第二天早上每个人都同意他们因为余醉未醒而无力攻击基金会。

聪明尖牙和普选权组(The Canines of Sapient Ability and Universal Suffrage Group)

狗狗Fido坐在他的狗屋里。是的,很快所有聪明的尖牙都会为了普选权成群走到他的门前。马上就会的……

自由和平等的同质同体不朽国家主义者联盟(The Cooperation of Undying Nationalist Theorists for Homogenous Overall Liberty and Equality)

“好吧,Awesometouch,我相信新名字比原来的要好!”Aurafeel说道,“我们已经有一个新成员加入我们了!”

“呃,嗨,”Vlad说。他穿着一件腰带式大衣并有一把发灰的胡子。他的鼻子下面还有一些白色粉末的残留,而他的头发乱得就像里面睡过一只老鼠一样,“我听说有YIN道?”

“不,朋友,那是我们伟大组织的名字!”Aurafeel自豪的宣布,并朝空中举起了他的手。

“哦。那我退出了。”Vlad朝人群点了点头就走出门了。

Lifesmasher转过头来看着Aurafeel。“好个屁。”

Honehut的物品贸易(Honeyhut's Item Exchange)

O5-12转向O5-13。“所以这个‘Honeyhut’是什么东西?”

O5-13朝他背后的小木屋做了个手势,“它是个小型的,夫妻经营的异常物品连锁店。”

O5-12微笑起来并吹了吹他的鼻子。“为什么,这很有爱。有一个美好的,没有法人代表的,只是为了钱而工作的组织多好啊。”

O5-13皱了皱眉。“是很有爱,不过不幸的是大型组织比如Marshal、Carter和Dark有限正把这些小型组织搞破产。”

“为什么,太可怕了!”

“是的,朋友。所有那些外国公司都跑来偷我们的产品,美国异常物品贸易组织(American anomalous items trade organizations)!”

“那我们怎么做?”

“没事,我已经自己组织了一次我称之为咖啡党(COFFEE PARTY,就是下面那个机构)的行动。”

基金会和联邦法人外包贸易引渡党(The Corporate Outsourcing of Foundation and Federal Exchange Extradition Party)

“哦,不,我们不会离开的!”Pinkus博士带着一群人在MC&D总部的外面大喊大叫。

Carter向下俯视着集合起来的人们并皱了皱眉。“我们有麻烦了,Marshall。”

“是的Carter。感谢上帝,我们的反对派里都是蠢货。他们发现了我们的总部,结果他们只是在这里举着标语并喊着荒谬的口号。”

“感谢上帝。”Carter歪了歪他的头并再次俯视那群人。“你知道,Marshall……”

“什么,Carter?”

“恩,我发现这个时候出现了许多全部由傻瓜组成的分裂小派别和协会。”

“这就是生活啊,Carter。相关组织总是忽然冒出来很多,之后又很快灭亡。就跟疱疹一样。”

“好吧,至少我们没有招惹Wondertainment。”

“感谢上帝。”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