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请站点同事吃饭,可以吗


评分: +25+x

今天晚上,我取出放置在冰箱里的两块五花肉,拿到厨房的蓄水池里解冻。拧开水龙头,收紧水量,直到一条细细的水线。接着,我出门去买菜,拒绝了玖欢要坐游侠号来的请求。

那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

年轻让我养成了一种坏毛病,天蒙蒙黑了,肚子叫了,才开始做饭。去年在河北,卡妮饿得几近瞑目,我才施施然地踏入厨房。

这样有这样的好处。饥饿的人,胃口更好,对食物的敏感度更高。大快朵颐之下,方才觉得我做饭好吃。

这也是请人吃家常饭的第一奥义。

厨房财经报告

五花肉2块,17元。

青椒4颗,4角。

红辣椒5个,1元2角。

土豆4颗,9角。

这是食材,总耗19.5元。


相比之下,我在宿舍屯的米就很贵了。日本北海道产大米,2kg,158元。也就相当于一斤39.5元。今晚俩人煮了半斤,9.75元。

这是主食。


大蒜、老姜、油、盐、生抽、醋、豆瓣酱1、煤气、抽油烟机的电耗。以8元计。

综上所述,晚餐花费19.5+9.75+8=37.25元。因为是两人饭,所以人均18.625元。

食材变换形态

五花肉,去皮,条状切片。

青红椒,“现扭”一下,把籽抽出,手指轻轻地抚在其顶端,取横截面中线,刀刃从头部划至底端剖开。由此,一根敦实浑厚的青椒被分离,两边不对称(我不会对称),然后切成小片。

土豆,清水洗净淤泥,削皮器去其表皮,切片,再切丝2。切片与切丝时,用小型稳定法阵控制一下,否则任何一刀都会影响它成就完美厚度的丝线。

大蒜,剥皮,横刀按压其上,摆出气势,猛压之。可压数次,至蒜崩,切丝,切丁。

姜,无视它不规则的块状,同样的“现扭”一下,把表皮去干净,切块,切片,切丝,切丁。

流程设计

小炒肉,切完肉丝后,少量生抽腌制。热锅,倒油。待油热,加入一勺半豆瓣酱,干煸。再转小火,加入蒜末,姜末,至有香味溢出,倾尽肉丝于锅内,转大火爆炒。肉熟之后,加入青红椒片,半根烟的时间出锅。肉可以老,辣椒不可以老。

土豆丝饼,油大量(土豆吃油多)。待油热,加入土豆丝,均匀翻炒。加入盐、大蒜末。然后,整理仪容仪表,施展定型奇术(要小心法阵的刻度,太浓烈则锅毁),用毕生所学(不行的话喊玖欢帮忙)把它规整成一个完美而饱满的浑圆。然后转大火。香味溢出后,颠锅,使土豆饼在空中飞舞,轻颤。底面互换,如是循环。

家庭烹饪的伦理

自家厨房里的技艺,归属于家庭的语境之下,是隐私的巢穴。在厨房,厨人需通过技艺、奇术、EVE粒子来完成对自身能力的对象化,所有的食物都是我自我意识的高维投影。而当邀请他人进入自家吃饭,则是将ta诱入了自身私密的内部巢穴。即使是基金会分派的公房,也会沾上无法清洗干净的家庭意识。这是一场隐私活动,让伦理的影子覆盖在餐桌其上,如果客人参与了择菜、盛饭的前戏,或是擦桌洗碗等事后的调情,即使是员工,那也是一场共同劳作的、奇妙的法阵模型。

当然,这也是员工与主管之间关系的形态之一。


而关乎于厨房生命中的奇术值,则体现在当我吃自己做的饭菜时,才会感觉到,自己的eve粒子浓度正在逐渐充裕,是为补魔。品尝好的菜品,会让你感到身体的轻盈近乎于飘然,一般的菜品则是无觉无感。而恶劣的菜品,则会让你在舒爽的边缘猛然坠落,似乎胃袋饥渴地等待着被填满,但只在口中尝到了些许的咸腥微苦。

当然,最关键的是,菜品中添加的昏睡奇术一定要适量,要保证两人吃完了全部。

DR.无名

正准备享受“第二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