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BOSS被打倒之前的故事
评分: +12+x

与研究员李

坠入这不可思议之国,基金会研究员良好的素养使他很快地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甚至交到了朋友。

李的目标明确且简单——活下去然后联络到基金会。

与朋友

大工是个特别的家伙,他忧郁敏感,总对他的祖国的未来充满担忧。

这与那魁梧有力的身体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也多亏了大工的无私帮助,研究员李才能那么快的站稳脚根。

与不思议之国

这里的最高统治者是高居红城弗里塞尔的心脏女王。忠心耿耿的三大骑士以及无穷无尽的扑克士兵效忠于她。

不思议之国是如童话般美好的。

卡罗尔川那清澈的河流足以为每一个人献上黄金般的午后;叹息海边那泛着浪花的海波可以冲走一切不快;路德维希市街的人们就这么度过弥足珍贵的每一天。

与朋友②

李在这里最经常的活动就是同大工一起到酒馆点上一大杯蜂蜜酒,开怀畅饮。

和青蛙,狼人,公鸡一起商讨“国是”。

而这里也是唯一除建造外能使大工心情高涨的地方,

他在喝到起兴时会自豪地宣称他已经完工了五座“穿梭机”(不思议之国特有的类似地铁的交通工具)而且还要再建上七座。

而酒馆里也往往会恰到好处地爆发出一阵掌声和欢呼声。

与朋友③

夜晚的凉风最能醒酒,尽管蜂蜜酒完全不醉人就是了。

两位朋友就这么一起踱步回家——李现在就借住在大工家中。

微凉的夜风,静悄悄的石道,两位知心好友。

这样的环境怎能不使人说些真心话,怎能不使人抒发一些伟大理想呢。

而大工往往使那个诉说者,李总是默默倾听着。

“这个国家已经病了,我必须做点什么。”

李并不理解他担忧的地方,大工也没停下来讲述他的救国计划。

“我要修建一座很高很高的塔,到达天空<宇宙>,请求神明看上一看我的国家。又或是用一些房子作为标记物,这样应该就能注意到这个国家了吧。”

“我要准备一下,我要前往弗里塞尔觐见女王陛下。”

李听了许久又仔细想了想才开口“好,我同你一道,我也需要建些东西”,

他顿了顿,微微抬头直视大工的眼睛,“我相信你这赤诚的爱国之心,一定能有所回报的。”

与研究员李②

研究员李患有严重的失忆,更准确地一点说,与其说他忘记了什么,倒不如说他还记得些什么。

基金会的内容是记得最清楚的。话虽如此,也只不过是几个项目,几条工作准则,几条奇术仪式罢了。

曾经的家人,朋友,同事,几近所有构成名为“李”的存在的社会关系都已经模糊不清。

在所有的那些人们中,唯独那金发的少女的倩影始终鲜活,唯独她的笑容依旧温柔,

这份爱情好像发生在昨天,也好像发生在亿万年以前。

与艾莉丝

李在入梦时,总会忆起她。

纯白的背景中,两个人就那么一直向前走着,他稍稍落后于她。这样,艾莉丝的背影,就始终占据着他的视野。

向前走啊,就这么望着她的背影向前走啊,

然后,

她对他回眸一笑,

生命突然苏醒。

与艾莉丝②

忆起她的梦,往往是个噩梦。

病重的她躺在床上,快要死掉了,

而他除了陪在她身旁,就什么也做不了了,

她招了招手,像是有话对他说,

“你要牢牢记住我呀,牢牢地记住我的脸呀”。

“我绝不会忘记你的”

“不对,我不是让你记住这份甜蜜爱情的。”

“我是让你牢牢记住我这个人。”

他又连忙发誓保证,只不过那似乎并不能令她满意,

她挣扎了几下,

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似的,向他嘶吼了些什么。

然后,

李就醒过来了,

他已记不清她的脸。

与研究员李③

最折磨他的不是记忆的模糊,而是那些模糊记忆的割裂与冲突。

他来自于一个单亲家庭,而他又确信自己父母关系和睦;他始终在都市中长大,却又记得自己奔跑在乡间土道上;李甚至不确定自己的第一母语究竟是汉日法英中的哪一个。

即使是有关基金会的东西,他也记不清许多了,他究竟是手握四级权限的站点主任,还是一位兢兢业业的三级研究员。在基金会的日子里是每天和同事们嬉闹,还是纯纯了无趣味的打卡生活。

偏偏他又记不起任何细节,一切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他自己纯粹的感觉罢了。

李时常感觉自己是由一百个人硬拼上去的,而这一百个人都要往一百个方向去,要把他扯成一百块。

但李清楚他该做些什么,“联络到基金会,然后让技术人员好好修一修他的脑子。”,

为此,李必须咬着牙把那一百个分裂分子扯到同一个轨道上,让他们向着同一个方向冲。

与不思议之国②

大工的祖国,和平且富饶。但奇幻世界该有的魔物,这里也是一点不少。

作为一个普通人,还必须去搜集用于跨维度通讯的奇术素材——它们往往珍贵且危险。

“不能总依靠大工来救命,必须要自己保护自己”,这么想的他向大工请求变强的方法。

而大工只能深表遗憾,个人武力的强弱是与寄宿在其身体的魂(构成不思议之国居民身体的最基本单位)的多寡息息相关的。

而魂的数量则是由神明赐予的,无法被掠夺,也无法增加或减少。

一句话,强大与否在诞生的那一刻就决定好了。

与李④

常规的方法走不通,只能去尝试一些特殊的方法了。

李还清楚地记得两个高阶仪式——“如何正确且方便地引取破碎之神力。”以及“一种绕过大术士亚恩与亚大伯斯建立联系的方法。”

现在李成为了半机械半血肉的奇诡生物了,冲突与矛盾爆发在他身心的每一处。

李的逻辑,李的知识,李的理智告诉他:

任何一位经过正规训练的基金会员工都不会允许他做出这样的事,

任何一位教徒(无论信仰哪位存在)都可以判断李活不过三秒钟。

但这对李来说,对他的感性来说,

他活下来了,而且活得很好。

李知道他崭新的破烂身体可以顺利地保护好他。

这就足够了。

与建造

红心女王意外的很好说话,她批准了大工那看上去荒诞的计划,给予了一大笔预算。

不仅如此,为表示对外界人的关切,李不仅被授予了永久居住的资格,还被资助建造一座通讯塔以取得同基金会的联络。

呜呼,红心女王万岁。

与建造②

在有了各自的计划之后,李和大工就很少见面了。

大工总是在路德维希市街处活动修建房屋,照他的说法,这座塔要以整个上下路德维希市街为基底,然后螺旋上升直抵天空<宇宙>。最上层的塔尖用于觐见神明,最下面的底层则是可供人们居住的房屋。

李的工作则要乏味许多,他在卡罗尔川定居下来,这里常年飘雪风景宜人。当然最主要的是这里空间能层数值普遍较低,是进行跨位面传送的好地方。

尽管难以经常见面,二人书信联系倒也紧密,信中内容多是讨论工作进度亦或是约上某天喝上一顿。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按着计划前进。

与朋友④

大工来信了,信的内容十分沮丧——他的计划失败了,于天空<宇宙>上的神明早已不见,尽管女王赦免了他的罪过,但他仍迷茫的很,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李有心去安慰大工,但通讯仪式的调试又走不开人,只能回信宽慰大工自己与基金会取得联系后会请求议会来帮助这个国家的。

回信之后,李的全身全心全灵就都被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去了,

在那里,他需要构建足够完美足够多的大型术式。

在那里,李遗忘了自己也遗忘了时间。

当工作暂时结束,李才发现信箱里多了几封未曾见过的信。

与朋友⑤

第一封是大工给李的回信,

大工感谢李愿意帮助他的国家,但他并不打算完全放弃这计划,还告诉李他打算要好好游历一下不思议之国,寻找神明留下的其他线索。大工同时深感此事更是艰难,日后相见不知几何,想着能否约个时间见上一面。

第二封是大工在卡罗尔川的留言,

“我看到你如此专注,不忍心打断你的工作,日后一定要再聚上一聚啊。”

第三封是最近最新的,

信中是大工讲述自己潜到了叹息之海浅海,结识了一位新朋友—海象菲波那楔。他说那里的生活十分快乐,叫李不要为他担心。

他还兴奋地表示自己已经得到了新的神明的线索。已经设计好了一套全新的重型潜水装备,过几天就要向下潜入深海,去拜见那位未知的神明了。

这封“最近最新的信”的日期,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李的内心感到些许不安,但又安慰自己以大工的力量,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他的。

李压下自己的担忧,准备一与基金会取得联系后就去深海一探究竟。

与终点?

现在李站在他亲手修建的通讯塔上,纯白色的塔身上每一处都是精心铭刻的奇术回路。

只要他推开面前的这扇门,仪式就会启动,整座白塔提供的能量足以钻穿空间层垒,定向构建通讯通道,进而与基金会世界构建物质联系,而李也终于可以回到基金会,弄清楚他的记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李站在门前,他毫不犹豫地伸手去推,十公分,五公分,三公分……

按照位置定点计算的结果显示,门的对面就是蔚蓝的地球,就是基金会所属Site-CN-21的第三训练场。

门缓缓打开了,还没看到里面,李就感到了阵阵熟悉的气息。

熟悉的就好像是他自己一般。

的确是他自己。

里面不是站点训练场也不是地球上的任何一处地方,

里面只是一处小小的房间。

里面堆满了熟悉的血肉碎块与机械零件

李无法理解地向着房间里探查着,一步一步走向房间里,

邦的一声,李从内到外炸成了血肉碎块与机械零件的一滩混合物。

“早上好啊,李先生。”

不知何处而来身着淡蓝色洋裙的金发少女像是对邻居打招呼一样发动了袭击。

血与铁蠕动起来重新汇合塑造成人的形状,对这样的打招呼,最好的回礼就是一根初速度达4km/s的血红钢制长矛了。

但这威力无比的一击仅仅在接近她的时候就被熔化成一滩血水了。

“李先生真是小气呢,要对像我这样的柔弱少女更温柔一点哦。”

轻灵美丽的声音吐露的是完全理解不能的话语。

李现在的心情很糟糕,恢复完全需要足够时间,但力量的差距连争取时间都做不到。对方的情报几近于无,目的不明,态度不明,完全的理解不能。

“我是来祝贺李先生的呢,毕竟您好不容易才走到了这里不是吗。”

“李先生愿意听我讲一个小故事吗,我自己辛辛苦苦写的,没有人听的话实在是太可惜了。”

李不能理解她的逻辑,不能理解她思维的跳跃。但李不需要理解,他需要的是争取时间。

看见李愿意听她讲故事,金发少女欢呼雀跃,显得高兴极了。

与你自己

从前有一位美丽动人的少女,她被她不可理喻的本体指使,说是要收集一份最最长久的坚持与执着。

这是一份多么困难的任务啊,苦恼的少女想到了去求助一位无所不知的老太婆。

少女要求一百个寻求怪异的人类作家的魂,并且按照少女自己的理解来说,

那些脑海里思绪万千波谲云诡却始终不曾动笔或是很少动笔的作家的魂才是最合适的。

毕竟能压抑住那么多的想法而不动笔,一定是毅力非常吧。

老太婆无奈地笑了笑,怎么会有这么麻烦的家伙啊,简直和她本体一样麻烦。少女哀求了好一会她才同意帮忙。

以人类为线索,从荒古时期到破灭的遥远未来,从撰写敬神词的巫祝到苦思冥想探索先锋文学的作家。人类存在过的所有作家皆存于此。

只可惜老太婆没有一点文学品味,少女在她那里耗费了许多了精力,才在人类灭亡前的四千八百年前找到了心意的作家的魂——那是一群共同撰写以“SCP基金会”为主题的文章的作家。

少女欢心不已,把这些作家的魂除了基金会以外的多余存在统统洗掉,大量的还算纯净的魂再被粗暴地组装在一起。

少女告诉那些魂让他们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些魂想做的事情就是去追求一个真正的自我?”李质问着那金发少女。

他听的不自觉瞪大了双眼,呼吸也紧促起来了。难以想象自己的痛苦竟是来源于此,李的血脉在愤怒,李的齿轮泵在爆发。

“李先生真是的,听故事不插嘴可是基本礼仪哦。”

对李略有嗔怪的声音响起后,李就绝望地发现自身发不出一点声音了,就连身体也被限制住做不出过大的活动。

但是少女伤心地发现那些魂要么在到达目的地后自我崩解要么就是被来自深海的小触手们拐走。

这时少女的本体给予了她一个重要的提示——那些魂的悲剧的发生就是因为缺少爱啊。

少女如梦初醒,连忙派了一个化身去给予爱,只不过那个化身太阴险了,竟然想让那些魂离开我身边。

幸好机智勇敢的少女及时的挫败了这可拍的阴谋。收回了这讨厌的化身。成功地给予了那些魂真挚的爱情。

李发不出声音,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此时此刻他终于记起那金色倩影转过身时的样子了。他终于记起那不被允许忘记的脸了。

一般的家伙肯定到这里就结束了。

但是聪明的少女知道哦,爱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东西,必须必须要做更多才行啊。

辛勤的少女努力了好一番才把不思议之国打扫成人类喜欢的样子。

他缺少力量的话就给予他想要的力量,他要是会被拐跑的话就把他保护起来,让他不遇到危险。

但是到最后,那些魂还是选择了放弃执着,化成鲜红。

你说我这次做这么多够了吗?李先生啊。

与抉择

李审视了自己的一生,不是那些模糊记忆的人生,而是现在的可以把握住的人生。

得到爱情,可她最后病死的时候我却连脸都记不清了;

得到友情,可最后也没能和大工见上一面;

得到亲情,可这个好似我母亲的女人是一切痛苦的源头。

真是最棒的人生了,难怪他们选择了那条道路。

但是啊,如果停留在这里,痛苦就永远是痛苦了,这是这血红色的房间告诉他的。

李的眼神渐渐通明,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他不能停在这里。

少女就那么望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然后少女好像是受到了重物锤击一样,成了一滩肉泥。

这就是李的回答。

“抱歉阿,大工那家伙还等着我呢,而且我死了的话不就会彻底忘了她吗。”

“最最重要的是我还没弄明白我是谁呢,我还得再活上五六十年才能想透彻阿。”

李一边说着一边准备抑制再生的术式。

“李先生,您不打算停下来吗?”

“你这听不懂人话的家伙就别学人类说话了”李讥讽着。

“我懂了,真的,真的太好了”少女一边流着泪一边微笑,带着点哭腔说到,“终于看到了呢,最最长久的坚持与执着。”

与执着

李的魂被牵引着脱离了他的身体,他感觉四周白茫茫的,温暖极了。

但他觉得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于是他挣扎,他反抗。

他要为了一个不知名的男人反抗,要对一个残酷且温柔的母亲进行叛逆。

他看见病倒在床上的少女向他嘶吼叫他放弃一切美好的感情,放弃任何形式的坚持,叫他永不执着。

他觉得她的话不可理喻极了。

他要前进,要不惜一切坚持下去。

至于为什么而坚持下去,那暂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

与不死人

失去了一切记忆的不死人寻找着他的少女—“爱丽丝”。

踏在污浊肮脏的路德维希市街上,斩杀着一只又一只活尸与巨魔。一次又一次向那些早已疯狂的人们询问爱丽丝的线索。

寻找爱丽丝,遇到敌人,杀掉敌人,获得魂,吃掉魂,变得更加强大,寻找爱丽丝。

他找遍了整个不思议之国。从白雪皑皑的山之顶到幽暗无光的海之底。

在深海,遇到了敌人,身着重型潜水服的“深海骑士”,很强大,但不死人胜利了。

炼制他的魂,得到了武器“深海骑士的锚“——

“柔软而细长的东西刺入了脑中。就这样,忠实的骑士在此诞生了。”

在卡罗尔川,白色的高塔上,遇到了敌人,血肉与机器并存的“仅存的躯壳”,很强大,但不死人胜利了。

很奇怪,没有魂掉落。白色的房间,很熟悉。

但这都不重要,我必须要去找爱丽丝才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