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深处的故事
评分: +28+x

“讲讲你大学的时候的事情呗。”休息室里,Zac找上了躺在懒人沙发上的Eule。

“有啥可讲的?能讲的不都被讲完了吗。”Eule摇了摇酒杯,声音里略带倦意。

“你从来没说过你那年在康涅狄格森林里的故事。”

“咋说呢,”Eule向后靠了靠,“我在美国的时候有个朋友,叫史蒂夫,他是康涅狄格来的。我俩当了三年多的同学,他经常带我去那边狩猎。”

“我是说大四的时候,你从没有说大四发生过什么。”

“大四在康涅狄格的故事吗。”Eule将杯中的残酒一饮而尽,“那时候我还没有这个代号,还在用我的原名,刘君道。”


2011年12月11日,美国,I-80E公路。仍在大四阶段的刘君道开着一辆牧马人跟在一辆大巴车后面。他的注意力显然不完全在开车上。车载音响大声地放着流行音乐,刘君道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打着节奏。尽管已经开了很久的车,但目的地也不过两小时车程,他不想停下,很显然,前面的大巴车的司机也不想停下。此行的目的地是康涅狄格的群山,目的的话,则是俄亥俄州立大学生物系组织的一次野外动物考察。按理说这和刘君道没啥关系,但鉴于乔蘩1会参加这次的考察,而且她曾经说过类似要以身饲狼一类的话,刘君道决定要想个法子挤进这次的考察队。

“很遗憾,这次考察是生物系才能参加的。”导师亚历山大有些为难地摇了摇头。

“那有没有别的类似助教一类的职位可以选择?”刘君道并没有放弃。

“这个嘛,”亚历山大翻阅着面前的文件,“有的,考察队需要一个护卫的职位,原计划是在当地联络一些当地人参与,但是有个熟悉咱学校情况的助教参与也是好的。只是,因为不在原计划里,所以得自己准备一辆具备越野能力的车和符合康涅狄格法律的武器才能去,你还得拥有康涅狄格州的狩猎执照。”

抬起头,亚历山大发现刘君道的表情变了。然后,一张康涅狄格州的狩猎执照就被放在了他的桌子上。

“我经常去康涅狄格州打猎的。”

鉴于自己的车并没有越野能力,刘君道找到了他的一个朋友,借到了一辆改装过的牧马人,参与了进来。当然,此行他还有另外一个目标。

他的朋友,史蒂夫,前几天回到了家乡,随后再无音讯。虽然钻山林的时候十天半个月没消息都很正常,但刘君道询问了几个当地猎人,都说没有看到史蒂夫的踪迹,这让刘君道不由得担心了起来。史蒂夫从不一个人上山,他知道。他打算过去再打听打听,毕竟在这次要去的森林里有一处猎人小屋就是史蒂夫家的。

车速很快。一行人很快就到达了离预定地点最近的一处停车场。这里是大巴车最后能到的地方了。剩下的路,学生们会换成当地人以及自己开着的越野车进山,然后徒步再走一段。已经有当地人的车停在了那里。现在是狩猎季,刘君道也已经认出了好些自己见过的猎人。

“嘿,刘,你今天可不像是来打猎的。”胡须已经转白的山姆大叔给了刘君道一个熊抱。刘君道明白山姆的意思。按理说在康涅狄格狩猎时只能使用霰弹枪或狩猎步枪,但刘君道这次带着的是一把春田兵工厂的Saint Victory 5562步枪。这显然是违规的。

“我这次可不是来狩猎的。”刘君道朝大巴车努了努嘴,“我得守着这帮幼兽别被野兽叼走了。”

“哦,你也是来干这个的啊,”山姆打开了自己的车的后备箱,里面放着一把使用7.62*51mm口径子弹的半自动步枪,“瞪大眼睛,山里有猛兽。”

“野兽?”刘君道有些难以置信,“这一带的猛兽你们还没打完?”当然是玩笑话。这里还是有野狼分布的。

见四下无人,山姆压低了声音,“罗杰布死了,被咬死的。我们找到他的尸体的时候肚子是破的,但只有心脏没了。脚印和现场的毛发也不是土狼的,是狼,而且个头不小。所以,”山姆指了指停车场里站着的十几个大汉,“这次能来的全来了,要保护好学生们。”

刘君道无言以对。他认识罗杰布,在他的印象里,罗杰布是一位枪法精湛,经验丰富的老猎人。望向远处的森林,刘君道感觉有阵阵阴风挂过了自己的身体。完蛋,出事了啊,他想着。


“给野生动物上追踪器还得设置陷阱的吗?”乔蘩拿着自己的杯子走到刚刚忙活完的刘君道身边。这是他们来到这里的第三天,各个项目正在有条不紊的推进中。

“嘛,毕竟得先给控制住才能上追踪器嘛。”刘君道双手抱在胸前,满意地看着自己刚刚完成的坠网陷阱。

“就不能手动捕捉吗?”乔蘩用右手比划着,“从树上跳下去按住那种。”

“那是毛子才干的活,咱干不来的。”刘君道注意到举到自己脸前的杯子,“热可可吗?我也来点。”然后顺手接过杯子喝了一口。

“额……那是我的杯子……”乔蘩有些无力地说道。

“啊这,抱歉。”刘君道挠了挠头,把杯子还了回去。他才不会说他是故意的呢。

“亚历山大教授,前面有个木屋子,能去看看吗?”一个学生在积雪中歪歪斜斜地跑来。

“等一下,让保卫组的确认一下情况。刘,山姆,你们两个能去看看吗?”

“好的。”刘君道将霰弹枪拿在手里,迈过三十厘米厚的积雪,靠近那座小屋,“山姆大叔,你觉得那会是史蒂夫的木屋吗?”

“我记得也是,但是好像他很久没回来了。”山姆答到。他把自己的霰弹枪放在营地了,现在手头拿着的是那把使用7.62NATO弹的步枪。

木屋离得并不算远,两人在积雪中走了两三分钟也就到了。

“史蒂夫,你在里面吗?”刘君道喊道。

没有回应。山姆举起步枪,绕向另一个方向。窗户的方向。刘君道也没多想,跨过护栏,就要去开门。

“别开门,趴下!”山姆大喊道,自己也趴在了地上,拿起挂在左肩的对讲机,“耶格,克里斯,过来支援一下,这个木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收到。”被叫到名字的两人拿着自己的武器跑了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房间里有东西,很像是狼。我无法想象这个东西是靠什么活着的。”山姆指了指周围的雪地,“这一周没有下雪,那个东西很早就进来了。”

“明白了。”三人都明白了山姆的意思。四周没有脚印,那匹狼一周之前就已经进来了。这一周,这匹狼是靠什么活在这个木屋里的呢?

“这样,”耶格提出了他的计划,“刘,你用的霰弹枪,你对着门口,克里斯,你在远点准备补枪,山姆大叔,你在窗户那里盯着,免得那个畜生从窗户跑了,我待会会把门拉开然后直接躺倒,有什么东西直接开枪。”

“没意见。”克里斯抱着自己的步枪撤到了十米外的一处小山坡上,刘君道将收束器装在自己的M870的枪口上防止伤到耶格,而耶格自己,则站到了门边,试了试门把手。没有锁。他深吸一口气,猛地拉开木门,然后迅速躺倒。一道黑影钻出了门口,直扑刘君道而来。刘君道临危不惧,向后卧倒的同时果断瞄准射击,发射出的鹿弹还没来得及分散就已经钻入到血肉之中,然后从那东西的后脑钻出。血液在雪地上溅出一米远,巨大的枪声惊飞了鸟群。学生们条件反射般卧倒在了雪地上,亚历山大只能大喊着让他们站起来。

“见鬼,这个畜生的体型比我想象的大太多了。”山姆跑过来将刘君道扶起,耶格和克里斯仍瞄准着木屋,防止有其他的狼冲出来,“让亚历山大过来看一下吧,我在这里打了二十多年猎没见过这个东西。”

“这畜生不可能是原生狼,”刘君道举着霰弹枪的手仍在颤抖,“长度估摸着快六英尺了3,东加拿大狼长不了这么大。”

已经倒地的狼的肢体突然大幅度运动了一下,刘君道一惊,开枪打在这匹狼的身上。山姆让开枪线,抓住刘君道的枪管往下按。

“孩子冷静,冷静,这畜生的头上挨了一枪,绝对是死透了。”

“但你们刚才也看见了,这个东西还在动。”刘君道很是惊慌,“我那一枪几乎把它脑袋射下来了。”

“我们看见了,我们都看见了。”山姆想了想,“克里斯,你带着砍刀吧,把这家伙脑袋剁下来吧,省的它再伤人。”

“用通知911吗?”耶格把卫星电话掏了出来。

“不着急,先通知管理处吧。”山姆望向门洞大开的木屋。尽管是白天,木屋中仍是幽暗无比,让人不寒而栗。

亚历山大导师抱着一本图鉴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听传信的学生说不是本地物种之后,他就决定带上那本厚重的图鉴过来,以防自己的判断出错。在见到这么大且脑袋被削掉的狼之后,亚历山大愣了一下,然后蹲在尸体旁边,对着图鉴开始鉴定狼的种类。

“不是nubilus;也不是occidentalisirremotus或者lycaon呢?也不是。”亚历山大喃喃自语道。

“他说什么?”山姆拍了拍刚刚回过神的刘君道。

“他刚刚排除了大平原狼,西北狼4,北洛基山狼和东加拿大狼的可能性。”刘君道解释道。

“肯定不是那几种,要是那几种我早认出来了。”山姆对此嗤之以鼻。

亚历山大的念叨声突然停下了,“刘君道,你记不记得,康涅狄格大学前段时间丢失了一副得克萨斯狼的标本?”

“我有印象,咱学校还专门给标本室配了保安,怎么了?”刘君道直起身,走到亚历山大的身边,不解的问道。

“这本图鉴上得克萨斯狼的彩色图片是用那个标本拍摄的。”亚历山大将图鉴举到刘君道眼前,“你看一下,身上的颜色跟这匹狼完全一致。”

“没道理啊,得克萨斯狼的体型到不了这么大,而且应该已经灭绝干净了。”刘君道有些不以为意。

“检查一下吧,那副标本的右后腿上应该有烙铁烙上的年份,我记得是1928。”亚历山大合上书站了起来。

“我去看一下就行了。”刘君道掀起厚实的狼毛。狼的皮肤上,黑色的“1928”字样清晰可见。


“靠,标本活了?”Zac惊叫着站起身,吸引了休息室里众人的目光,“你们没被记忆删除吗?”

“破坏个锤子的气氛啊,这还没到高潮呢。”Eule没好气地说,“而且要记忆删除也不是因为这档子事。”

“好家伙,还有后续啊。”Zac重新坐了下来,“接着讲接着讲,木屋里到底啥情况啊?”

“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我们后来确实没被记忆删除,就是有几个FBI的人诓我们说是有人整的恶作剧,就打发我们走了。所以我加入基金会之后才能查到这档子事真的存在,也是证明我没记错。”Eule拿起酒瓶,“我是真的开枪了,也差点被咬死,这要是开玩笑也开的忒大发了。”

“那确实。那木屋里有情况吗?”

“木屋里的话,桌子上放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细看似乎是一个阵法一样的东西,中间放着一颗人类心脏,严格讲半颗,地上都是血迹。山姆后来跟我说,那颗心脏和那些血迹都是罗杰布的。我们当时都以为是有变态杀手训练了那些狼还专门染了毛色来吓唬我们的,反正那些FBI是是这么忽悠的。”Eule习惯性的摇了摇酒杯,“毕竟狼的尸体也不是我们处理的,只能他们说啥是啥了。后来加入基金会了,去查了一下,那个阵法来自于一个叫Tonkawa的印第安部落使用的阵法,本来能把死人以狼的身份复活。”

“好家伙,”Zac感叹道,“能把死了快90年的东西复活过来,确实顶。”

“除了‘好家伙’以外能不能用点别的形容词?”

“我用啥无所谓,你倒是讲故事啊。”

“那倒也是。等我抿一口,进入一下状态。”


原本的露营地被放弃了,新的营地在一个小山包上。这是猎人们与亚历山大导师沟通之后的决定。他们认定自己遭遇了一个变态的,训练野狼为自己所用的杀手。谁会相信一个已经灭绝七十年的物种会凭空出现呢?更别说标本复活这种事了。但防备狼的存在还是必要的。警察想过来还得花费至少一天的时间,撤下去也不大现实,毕竟太远,而且各个实验都处在关键阶段,亚历山大舍不得那些数据。更何况,这里有十几个猎人的保护,除非对方是阿尔伯特·约翰逊5再世,否则问题不大。

问题很大。那么大的野狼,还得考虑有一群狼的可能性,哪怕人类有枪,在黑夜中也得打起精神才能确保存活。军队退役的山姆替亚历山大做了决定:捕捉网少放几个,拆散成绳子,挂上空罐头什么的,绕着营地布置上三圈;用合法的枪械狩猎部分白尾鹿,将其分解后扔到稍远的位置,稍稍用雪掩盖,然后撒上破坏犬科动物嗅觉的药饵。哺乳动物靠鼻子思考,破坏掉嗅觉总归是没问题的。虽然这有些违反野外作业要求的意思,但在保命面前,亚历山大也没说什么。

至于枪械问题,山姆直接一个电话打到当地警长那里。科考活动本身有报备,而且情况确实有些严峻,警长三小时后就批准了他们使用规定以外的武器的要求,并且让警用直升机给他们捎来了一些武器。当然,都是各个猎人自己家里的武器。虽然不理解为什么官僚系统会批准的这么快,又为何能调用警用直升机送武器,但山姆还是将猎人们武装了起来。

夜晚。营地中升起了巨大的篝火,尚不知真相的学生们围绕着火堆载歌载舞,猎人们则抓紧时间休息。长夜难熬,更何况这是在山里,可日照时间相对平原而言那叫一个少。说实话,狼也不喜欢大半夜出来晃荡,奈何这其中可能有人为影响,猎人们不敢怠慢。

“了解情况的人枕戈待旦,不明真相的人载歌载舞,真的讽刺。”刘君道抱着枪坐在一旁,百无聊赖的看着围绕着篝火载歌载舞的人们。

“先别发你那点旁观主义感慨了。”乔蘩拿着两个杯子靠着刘君道坐下,“喝杯热可可暖暖身子先。”

“谢谢。”刘君道接过杯子,“能不能拿你的杯子来?我自己杯子喝着我咳嗽。”

“讨厌。”乔蘩红着脸一巴掌拍在刘君道背上。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嘻嘻。”刘君道假装被呛到的样子。

两人打闹了一阵,便回归沉默。刘君道的脸上看不出表情,火光照在他的脸上,跃动着。

“你今天,在那个木屋里,看到了什么?”乔蘩早注意到,自从打开木屋的门之后,刘君道一直挂着一幅闷闷不乐的表情。

“等回去了再告诉你吧,跟我的一个猎人朋友有关。”刘君道抿了一口热可可,“他叫罗杰布,我俩一起打了三年猎。上周吧,死了,被狼群袭击了。”语气轻描淡写。

沉默。一滴眼泪从刘君道眼角流下,在火光的映射下反射着光。

“抱歉,让你想起了伤心事。”

“没事,在狩猎中死去,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刘君道站起身,“早点去休息吧,外面有我们看着,问题不大。记得穿好衣服,随时可能跑路。”

也不等回答,刘君道抹了把脸,站起身,走向自己的位置。学生们在亚历山大的驱赶下四散而去。篝火仍在燃烧,为周围的帐篷送去些许温暖。

温斯顿在康涅狄格长大。从他14岁起就跟着家长在康涅狄格的森林中追寻着鹿群,自认为经验也算丰富。但在这个夜晚,他遇到了自己从未遇见过的情况。

“狼群!狼群!”吹响了自己的哨子,温斯顿跳下树,没命地跑向营地。没跑两步,便被后方跃上来的狼扑倒在地。

“刘,掩护我!”离得最近的耶格见状,赶紧跑去支援。刘君道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连射三枪,将扑倒温斯顿的狼射翻在地。在他的身边,山姆正用这一把明显上了年头的轻机枪疯狂射击。虽然不知道他从哪里搞来的全自动武器,但显然目前不是在乎那个的时候。

“情况怎么样?”山姆询问着耶格。温斯顿举了举自己的武器示意自己还能打,然后开枪打倒了一头试图扑上来的狼。

“这很他妈的奇怪,狼群怎么敢来袭击我们!”树上的查理已经骂出了脏话,“起码有一百多头狼!”

“这些狼有问题。”最先冷静下来的反而是经验并不充足的刘君道,“身上的条纹看得很清楚,可能有夜光剂成分。”

“人工驯养的?”

“是。”

“那也一定有头狼。”山姆做出了判断,“各单位,找一下领头的,找一下领头的。”

他的喊话被枪声淹没了。狼群的浪潮一波接一波,已经有不止一个猎人被扑倒,所幸其他人援救及时,暂时还没有被拖走的情况。刘君道换了一个弹匣,这是他的最后一个弹匣。需要省着点用了,他想。自己枪上还有一个4倍瞄准镜,为了应对近距离的狼群,他之前一直在使用无倍率的侧瞄战斗。重新用回主瞄准具,他开始在狼群中搜索,寻找可能的头狼。

山姆没有说什么。眼下他只能相信这个年轻人的判断。调转枪口,击退靠近刘君道的狼群,这是他能提供的唯一帮助。他们不可能后退,后面就是手无寸铁的学生们。

刘君道没有时间去想其他人。严格讲,在这一刻他已经放弃了思考。当他在一次扫过狼群时,在狼群中发现了一个人形的轮廓。荧光剂仅覆盖了它的下半身,但那血红的眼睛还是让刘君道从夜幕中分辨出了它的轮廓。但他没有开枪。他的手指僵住了。

“史蒂夫……”那个轮廓他不能再熟悉。那是他的友人,室友,实验室里的伙伴。要向自己的伙伴开枪吗?自己,真的做得到吗?

他和它对视着,和那双血红的双眼对视着,和那双仿佛能吸取人类灵魂的双眼对视着。

刘君道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远去……

“你在干什么呢孩子!”山姆踹了刘君道一脚,将他踹回了现实。既然在狼群里,那就已经是敌人了。刘君道自责于自己的失神。重新建立瞄准,扣动了扳机。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曳光弹一发。

红色的光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山姆调整了一下姿势,向着曳光弹消失的位置打了一个长点射。透过瞄准镜,刘君道清晰的看到了那个人形倒下的全过程。狼群出现了混乱。山姆的卫星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你们应该有红色的燃烧照明棒,扔到狼群中央,我们提供火力支援。”对方开门见山,直接跨过了寒暄和自我介绍。直升机的旋翼声也适时出现。

“耶格,扔一发照明棒到狼群里。”山姆用平生最大的嗓门喊道。

“收到!”耶格放下枪,从后腰掏出一根燃烧照明棒,拧下盖子,引燃,然后用最大的力气扔了出去。

“发现目标,捂好耳朵,这会很吵。”一发照明弹照亮了山谷,地面上的人们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在面对怎样规模的狼群——足足数百匹狼集结在山谷中。

见此情景,山姆将扶枪的左手缩回,拿起了对讲机。他之前给每个帐篷都发了一个,本意是想在危急时刻方便联络,眼下,倒也是一个不错的工具。

“同学们,捂好耳朵!”

机枪开火了,剧烈的枪声惊醒了山谷——


“原来那天的直升机是你们叫来的啊。”不知何时,Ji也来到了休息室。Zac见状,赶忙让出Eule身边的位置。

“你也不管管他喝酒?”一边起身,Zac一边问Ji。

“稍微喝一点其实也无所谓的,缓解一下压力什么的。你也不是不知道他真没酒喝的时候干过什么事。”Ji有些无奈的回答道。

“严格说不是我们叫来的,应该是卧底在当地警署的基金会人员叫来的。我们报告的事情实在是太几把诡异了。”Eule很自然地搂住了Ji,“我加入基金会以后在得克萨斯州训练的时候,我教官之一当时就在一架直升机上。他说他们当时也在关注这个事情,没想到让我们给撞上了。出发之前本来说是带的装备适可而止就行,结果有个人说了个很有意思的话。”

“说了什么?”Zac急切的追问。

“他说,我们是去给那帮猎人放烟花呢,还是去把他们救出来呢?”Eule笑着讲出了这句话。

“有够中二的。”Ji评价道。

“然后嘛,本来预计是来一架飞机的,结果后面直接来了五架黑鹰,这还不够,还得把人放到地面上,才能维持住火力呢。”


绳索被抛下,荷枪实弹的国民警卫队队员机降而下。一部分留在营地保护学生们,另一部分加入了猎人们的行列。刘君道也不认生,从身旁的队员的胸挂里抽出一个弹匣,插在自己的枪上。

“打完这个弹匣去营地里,那里有弹药。”那名队员也没计较。毕竟眼下自己能不能活下来还两说呢,这好歹多条枪,生还的希望大一些。“顺便一问,你们领头的是谁?”

“那个抱着轻机枪的是头儿。”刘君道指了一下山姆的方向,然后转身跑向营地。补给一下弹药,也得看一下乔蘩的情况。

被顺走一个弹匣的队员给指挥官指了一下位置,指挥官跑了过去,趴到了山姆的旁边,“先生,我是罗切斯特中尉,接到命令来保护你们。”

“不寒暄了中尉,我们无所谓,保护好学生们就行。让你的人把那些受伤的人换下去。”

“好的。”中尉正要去下达命令,却被山姆拽住。

“能不能试着引发雪崩把这些狼埋了?”

“做不到,我接到的命令是把这群狼全部打死。”中尉看了看手表,“离天亮还有一小时,第二批次支援马上就能赶到。”

“我现在不关心增援什么时候到,让后方把直升机派上来把伤员接走,学生们今天必须撤离。”

中尉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跑去下达命令。就在此时,狼群中传来一声嚎叫,迎着子弹往上冲的群狼听到这声嚎叫后转身开始逃跑。猎人们正打算追上去,却被身边的队员拽住。

“剩下的任务交给我们,你们赶紧帮着学生们收拾东西。”

猎人们齐刷刷看向了山姆,山姆低头沉思片刻,答应了队员们的要求。

“有一点,我们想在天亮之后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袭击了我们。”

“这个问题的话我得咨询一下上级。”中尉走到通讯员身边,一番沟通之后,给了山姆“允许”的回答。

“那就轻松了,等着天亮吧。”把自己跟狼群对线半天的经验跟那些国民警卫队员交代完,山姆拎着自己的枪,带着猎人们走向营地的方向。得知自己已经安全了的学生们欢呼着拥了上来,欢呼着。山姆在人群中搜索着,最后,在人群的边缘看到了坐在柴火堆上的刘君道。他走过去,从衣服里掏出一个银色的小瓶子,放在刘君道手里。

“第一次?喝点白兰地冷静一下吧。”他注意到刘君道的手还在颤抖。

“倒也不是第一次,但面对人和面对动物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刘君道拿着酒瓶,露出苦笑,“我还没满21岁,这么搞不太好吧。”

二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附近的一名国民警卫队员身上。或许是感受到了目光,那名队员转过身,看了一下,然后走了过来,从刘君道的胸挂里抽出了一个空了的弹匣,收到自己的装具里,然后走回原位,仿佛无事发生过。

刘君道和山姆对视一眼,拧开了酒瓶,学着电影里的样子举起瓶子,“敬罗杰布。”然后一仰头,将酒液灌进嘴里。然后在酒精的刺激下咳出了声。

山姆笑着拍着他的背,“这下倒是第一次了嘿。”

“至少还有命体验更多的第一次。”刘君道也笑了起来。“还有,关于史蒂夫的事情……”笑完,刘君道把史蒂夫失踪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山姆。当然,省略了狼群中那个酷似史蒂夫的轮廓的事。

“我知道了。目前来看也没有证据证明他在什么地方,我们在打猎的时候也会注意搜索的。”山姆很严肃地说。

“嗯,拜托你们了。”

第一缕阳光照在了山顶的树上,新的一天,应该也会不错吧?


“但到最后他们也没让我们去认一下有哪些狼在那里。现在看来应该是靠前的那些特遣队员发现问题了。”Ji的口气很是无奈。

“也就是说,对于你们两个亲历者而言,对这个事情的回忆只能到此为止了?”Zac有些遗憾地问道。

“差不多吧。”Ji捂嘴笑了起来,“不过我只能算半个亲历者,君道和狼群对线的时候我躲在帐篷里瑟瑟发抖呢。”

“所以,”Zac组织着语言,“那些狼到底是啥来头?咱也不是生物部门的之前也没听说过这事。”

“各个大学和博物馆里的被盗标本,来头非常复杂,当时溯源都找到了东京大学去。”Eule直起身,“从那堆尸体里,当时在那里的特遣队员找到了纽芬兰白狼6,日本狼7,北海道狼8,得克萨斯狼9,得克萨斯红狼10,墨西哥狼11,班克斯岛苔原狼12,马尼托巴湖狼什么的13,要么极危要么灭绝。”

“听起来像是个极端生态保护主义者,”Zac评论道,“那荧光和红眼呢?向纽芬兰白狼什么的晚上也应该很明显的啊?”

“那个的话,”Eule斟酌着言辞,“基金会认为只是召唤或者叫复活术式的,附带品。”

“那么史蒂夫,史蒂夫后来到底怎么样了?”

“史蒂夫的结局啊,”Eule故作神秘,“史蒂夫的故事,下次再讲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