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见习特工在基金会的所见所闻
评分: +15+x

特工Demeter已经通过入职测试,申请正式上岗。

不急。你先实习一段时间再说?基金会的工作可是很特别的,可能需要适应一下。

……明白了。


昏黄灯光下的街道,万籁俱寂之中,一声女性的尖叫划破了夜色。紧接着有奔跑的脚步声和急促的呼吸声由远及近。紧接着,左侧的巷子里冲出来两个人影。前面的是步履如飞,面无表情的特工Castigo,紧跟在后面的则是步伐沉重,气喘吁吁而又咬紧牙关跟上的见习特工Demeter。

这两个人一前一后,拼命跑过三四条弄巷,然后在那个尖叫声发出的拐角停了下来。Castigo随即紧贴着墙角,探头往那边看,Demeter后几步跟上,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着粗气。

“前,前辈,呼哧,怎么样……?”

“赶上了。”

黯淡的街灯照着身体严重扭曲变形的,正在张牙舞爪的人形实体,它对面则是已经被吓得面无人色,瘫坐在地的年轻女性。人形一步一步缓缓往女性的方向移动,她却吓得失去了行动能力,只能坐在原地不能动弹。

“哇……前辈你打算怎么——”

“准备好喷雾。”

不及Demeter把话说完,Castigo便一阵风一般冲了出去。Demeter赶紧起身欲追,随即他看到了使他几天没睡好觉的一幕:

疾跑中的Castigo已经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把碎冰镐,借着冲刺的动能,“咔”一下,镐头便砸进人形的“头部”的太阳穴里。紧接着,他抬起右脚,飞起一脚,左手就势摸向腰间的枪套,人形的脑袋便随着碎冰镐的回拉被挖掉了大半,红黑混杂的液体瞬间爆出,溅了他一身。与此同时,他左手已经从腰间掏出了那把转轮霰弹手枪,一秒之内,“嗵嗵嗵嗵嗵”,数十发弹丸伴着枪口的咆哮,霎时把面前的人形撕成碎片。红黑白混杂的液体泼满了两边的水泥墙,也泼满了Castigo全身。

“异常物品33618,已处决。”

Castigo转身,从目瞪口呆的Demeter手中取走记忆删除剂,然后走向还趴在地上干呕的女性,对着她的口鼻喷洒了一次。女性晕了过去。

然后他再转身,看着脸色发青的Demeter。

“你需要么?”

Demeter看着面前全身粘液,散发着恶臭的男人,默默咽下正往喉头翻涌的内容物,“不用了。”


推掉了外勤任务以后,Demeter无怨无悔地在Site里做着跑腿任务。

“你就是Worker?”他抱着一沓文件,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坐在办公桌前,左手玩着蝴蝶刀,右手操作着iPad上动作游戏的穿着并不合身的白大褂,稚气未脱的瘦弱男孩。

“我是。东西放下吧。”Worker头也不抬地吐出几个字。

Demeter感觉自己世界观受到了冲击。面前坐着的不就很明显是个十七八岁的标准死宅么?!居然还是三级研究员?!基金会难道后继无人了么?!

“我说……上班时间不能玩游戏的吧?”Demeter试探地问了一句。

“啊?我这是在工作啊。”Worker依旧头也不抬。

他抬起头来环顾了一下。办公室里的其他几个人也一样是一言不发,拿着自己的手机和平板,玩着和他相同的游戏。

Demeter再也说不出话,眼角抽搐着转身准备往下一个地方走。这是,后面的人开始说话了:

“网络部门行动小组注意:现在开始回收SCP-CN-███,请所有行动组人员做好准备,收到信号后立即开始域名攻击异常IP——我们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Demeter惊了一下,转过头去,再看到Worker的平板的时候,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失去了意识。

朦朦胧胧里,他听到了几个人手忙脚乱搀扶的嘈杂声:

“我不是告诉你给他发个SCRAMBLE了么?”

“我怎么知道他会转头看啊?”

“还真把认知危害放游戏里,真是丧心病狂……”


现在,Demeter心甘情愿地从事着看门和苦工的工作。

“辛苦了。”开车的男人从车上跳下来,“这是今天最后一批了。”

Demeter打开车后厢门:“没事……还挺好的。这是什么?”他看着铁箱子上的“Keter”“浸泡密封”“LK情景”几个标签,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

“放心吧,已经液氮处理好了。”男人开始动手把箱子往手推车上拉,Demeter见状也上前来帮忙。“这是3199的卵——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中国会突然出现3199。我们的人好不容易才解决它,就留下一个卵。”

“3199……这么恐怖的么?”Demeter脑海里闪过偶然瞥见的关于这个编号的图片,然后摇了摇头。“送到哪?实验室还是收容间?”

男人微笑道:“食堂后厨。”

“哦好……诶?”

下一秒,他看到了男人不知什么时候拿在手上的记忆删除喷雾,以及他胸前的胸牌:

——工作地点:异常烹饪部

在男人做出下一步反应之前,他飞也似地跑掉了。


宿舍。

饥肠辘辘的Demeter走进宿舍,关上门,拉上窗帘。确认四下无人后,他悄悄地从枕头底下掏出一个手机。

“……目前拿到的就是这些文档了。”

“干的不错……虽然只有两篇。然后呢,基金会内部的情况怎么样?”

“嗯……基金会这帮人的话,我感觉他们已经不太对劲了。”

“怎么说?”

“虽然现在是已经具有高度的组织性和强大的战斗力了……但是可以看出他们自身已经开始陷入异常中了。他们的人员,组织和行动方式都已经不在正常的范畴内了。”

“是这样么……我明白了。那么你下一步要……”

“我明天就回GOC。这破地方搞得我饭都不敢吃。”

“那好吧……那就明天见。”


监控室里的人们在听完最后一句话以后,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终于把那个麻烦东西赶走了。”

“干得漂亮各位。大家都演的很卖力呢,尤其是Castigo。”

“你别提了。想起来我就恶心。”

“一群人坐在一起玩异常游戏这个点子到底是谁想出来的?”

“是我啊。不过话说他传上去的两篇文档真的没问题么?”

“那两篇是信息危害来的,只要过一会就会变成SCP-CN-963-J了,有他们受的。”

“好了各位,今天的工作到此为止。去食堂吃点夜宵怎么样?今天我请客。”

“……”

“……还是不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