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记录293/720/13a:黑王传说

评分: +50+x

在监听站293值班是一个无聊的工作。

显然,不是每个世界都会用同一个频段的广播,同一种加密方式,以及同一种网络协议。但终于,Asriel刷新出了一个名称为“AEpublic”的Wifi,听上去是另一个世界的某个公用网络。

根据监听站293的文件,与随机世界的连接至多十几分钟,他得抓紧时间。Asriel熟练地打开百度——网址不存在。显然这个世界的李彦宏决定给自己的公司取了别的名字,又或者李彦宏根本没有存在过。

Asriel叹了口气。他得换一个渠道去了解这个世界的大体信息了。必应能上:他顺藤摸瓜地找到了新闻网站,记录下那个世界政治动向和前沿科技。没什么特别的,基本是谁刺杀了布什总统和谁发明了蒸汽机的区别而已。在他开始查阅人类历史时,连接断开了。

至少这是个相似的世界,Asriel如是安慰自己道。在监听站293值班的这几天里,他大概管中窥豹地见过了近百个相似的世界。

Asriel瞪视着电脑和手机屏幕上的“无信号”,等待着下一个能被破译的世界。

他想起了自己偶尔也遇到过大不相同的东西。昨天,他看到了诸国之女皇身披霓裳视察新法师塔的新闻;大前天,监测站的喇叭响起了天涯之外另一个站点引爆核弹头前的最后广播。可惜,每当Asriel想深挖更多细节时,这些新奇的讯息又像镜花水月一样消逝了,成了一个无限遐思的引子,一个谜中的谜。

一个收听平行宇宙信号的SCP听上去固然有趣,Asriel思考着,但很快你会发现它弃之如可惜,食之无所得。显然,基金会也是这样想的。在研究出定位信号来源、维持长期联络、连接特定宇宙的方法之前,值班监听大概还会是2级或以上员工150元每日的兼职工作很长时间。

Asriel刷新了约10分钟Wifi(其实不需要点刷新,他只是想让自己有点事可做);它搜到了“SCPB293”,但不知道密码。

看上去是另一个世界的基金会:这不奇怪。他本就在监听一个SCP的信号;自然有可能,另一个世界的此处,有一样的异常和一样的守夜人。Asriel熟练地打开基金会内网端口,尝试向另一个基金会发去访问请求。他的权限不允许他做更多事情。Asriel将电脑的远程操控权交给了HMCL监督员,起身打了个哈欠,离开房间。

房门关上时,门禁的绿灯跳到了红灯。在它变回绿灯之前,Asriel无事可做;唯有此时他被允许在监测站周围走走。他正处于一片青翠的森林深处,树木高耸着洒下阴影,密林环绕着一座波光粼粼的小湖。在阳光下,湖水被映出一种深不见底的灰,缀满奇异的、跃动的光斑,那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色彩。

Asriel的手机响了。

这很有趣,他们的世界连接上了万千世界中的某一个,而那里的茫茫人海中有一个个体拨打了正好是他的电话。他不认得这个号码。Asriel之前听说过收听了携带模因的异世讯息而暴毙的人,但身为特工,他多少有些压倒其他因素的探索欲和使命感。他按下了“接听”。

清风和煦,湖光闪烁,树木发出沙沙的声响。

通讯记录293/720/13a

特工Asriel:喂。

<沉默,背景中有几不可闻的交谈声。接着是椅子挪动的声响和脚步声。>

特工Asriel:喂,什么事?

男声:这里是SCP Broadcast 293。你是否为基金会特工Asriel?

特工Asriel:是我。请表明你的身份和意图。

男声:(急促的声音,贴近话筒)Asriel,我想告诉你这件事……黑王已经被打败了。我们赢了。

特工Asriel:黑王?

男声:(尴尬地笑)你们不知道它?多么幸运。

特工Asriel:能不能告诉我“黑王”是什么,如何应对它?

男声:我们的联络员会告诉你们的联络员的。请你忘了这回事吧,徒增烦恼。

特工Asriel:十分感谢。请接受来自这个世界的基金会的致敬——

男声:(打断)我想告诉你Bethany已经被治好了,她现在很健康,虽然偶尔会问为什么黑王消失了。你的父母又养了一条狗,世界上还有我在照顾你挂念的人们。

<3秒的停顿。>

特工Asriel:你是?

男声:我……我……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还有一个世界免于浩劫,这就足够了。

特工Asriel:呃……容我问一个问题,那个世界的Asriel,还活着吗?

<长达2分钟的沉默。能听到话筒被置于一边的轻微碰撞声。>

特工Asriel:我知道了。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联络我。

男声:不可能的,但是……谢谢你。

<记录结束>

他得回去工作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