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氏圣诞

当没事可做的时候,Tristan Bailey都会坐在桌边看着自己的全家福。在照片里,大概八岁的他,Trevor和Tom站在一棵圣诞树前面,地上放着他们的礼物。Trevor紧紧抓着塞满了的鸭嘴兽袋子,Tom拿着一本当时还没法理解的关于伽利略的书,而Tristan自己对着摄像机举着一把玩具枪。他们的母亲,Clara,站在他们的身后,岁月已经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而在她身旁就是遗传给Tom兔子一般的耳朵的他们的父亲Tyler Bailey。Tyler对着摄像机笑得很开心,露出了牙齿,他的胡子很浓密但是头发却很稀疏。

那是很多年以前了。自那时以后,Tom,Trevor和Tristan由于安全需要被带离了他们的母亲。她知道他们为了一个叫做S&C塑料的公司工作,但是她不太清楚为什么物理学家要为这样的公司工作。她也疑惑他们的父亲也是这样……

Tristan突然被在Site 19的Trevor打来的Skype通话打断了回忆。奇怪,他想,内华达现在还不到五点。他在工作的时候从来不会这么早打来……一股不妙的感觉从他的胃里升起来,是不是出现了某种收容失效?是不是什么MUTA爆炸?是不是447碰到了尸体?!

Tristan打开了视窗,发现Trevor坐在桌前,对着摄像头傻笑。“老哥,节日快乐!”

“快乐——,Trevor,你差点把我吓出心脏病来!”Tristan生气地把手臂抱在胸前,“你真的就是打来说一句‘节日快乐’?”

“事实上,不是。本来Tom应该打来,但是他忙着处理帝国的形式。杀手企鹅袭击基金会动物学家什么的。Trevor左右看了一看,不舒服地转动了下拇指。”我只是在想你有没有……给老爸问候过。圣诞节马上就要到了。”

Tristan擦了擦他的脸然后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照片。然后盯着他的智能手表。他现在有一个五小时长的休息时间,有足够的时间去问候他的父亲。“我会在今天搞定,谢谢你提醒我。那么,你的女朋友怎么样了?”

“被调到了怀俄明州,”Trevor叹息道。“我们还在异地恋。假期我们计划着在维加斯汇合。”

“那很好。”

三胞胎里的两个又谈了十五分钟琐事,直到他的监督员路过他的工作站,然后他不得不管关上聊天程序。叹了口气,Tristan站起来然后走出办公室,踏上拜访父亲的路程。


多元宇宙传送矩阵的发明者Tyler Bailey,靠在扶手椅里读者最新的世界新闻周刊,突然敲门声传来。七十多岁的男人站了起来,抓起一把对付窃贼或者更糟糕的什么的协差(一种武器——译注)走向门口。你如果也住在这样的一个镇子上,你也得对这样的东西保持警惕。他其实不知道怎么用剑,但是那看起来很有威胁性,这就足够了。

他靠在门框上,透过前门问道:“是谁?”

“老爸,别这样。”这是一个熟悉的声音。“你一定得这样吗?是我。”

眨眨眼,Tyler Bailey打开门面对着自己的儿子之一。皱皱眉,他问了一个问题,“亚伯拉罕林肯是怎么死的?”

一刻不差,Tristan回答了这个问题,然后顺便把其他的问题也回答了。“John Wilkes Booth在他在看Ford剧场看Our American Cousin的时候射杀了他。尼克松在74年辞职,所有或者为的布什都是共和党人。教皇保罗二世没有被暗杀。是的,我是来自主线宇宙。”他挖苦地笑对着他的父亲,而他的父亲也微笑着放下手中的剑。

Tyler Bailey给了Tristan一个拥抱,他竭尽全力在能让眼泪不流出来。“你好,我的儿子。”

“嘿,老爸,圣诞快乐。”


“我没想到你这么早就来了!”Tyler Bailey一边烧水做热可可一边笑着。“我还以为你们这些小子23号以前都不会来。

“我搭上了早点的航班,”Tristan笑着对着父亲解释道。“Tom在南边可能有些麻烦,Trevor得去会他的女友。我哦运气不错。”

“所以做了红眼航班?”

“是的,Weiss让我早点走来拜访你。顺便一提,她现在过得不错。89年也不全是坏事。”

“太好!”Tyler笑着把热可可带给他的儿子,坐在餐桌的另一边。“那么。多元宇宙语的一切都好吗?”

“老爸,你知道我们不应该讨论这些;你不是部门长官了。

“呸,这个部门就是因为我的发明才存在的!我有权知道所有的一切。另外,我还是职员。”

“你是个顾问。”

“没什么区别。”Tyler Bailey吹着自己的的热可可然后对着儿子笑道:“那么,Sloth’s pit有什么新鲜事吗?”

“其实没什么,”Tristan耸了耸肩吮了一口饮料。“事情变得有些狂热因为那个玛雅预言。我们正计划利用传送装置给半个美国提供撤离计划……”

“很高兴玛雅人错了,嗯?”Tyler笑道。“因为,如果他们是对的,他们也不能对闰年和这烂摊子负责了。如果有什么的话,那天启就应该发生在二月,那么我们就都得倒霉了。”

“嗯,”Tristan道,看着他的表。“嘿,老爸,要不我们一起看看那我们都爱的影片?”

“哪一个?”

“你知道的,那个四十年代的诺瓦尔式电影。Welles拍的那个。”

Tyler眨了眨眼,“魅影奇侠(The Shadow)?但是你不是恨那部电影的吗?”

“现在是圣诞节。另外,我们还能看什么?ABC的Rankin-Bass作品?探索频道的圣诞科教片?”

“说得好,”老Bailey点点头,站起来走向起居室。“好吧,想来点爆米花吗?”

“当然!”Tristan走向厨房,他检查了下外套口袋,注射器还在那里,保持密封,以备不时之需。他微微叹了口气,然后揉了揉眼,然后在储藏室里找爆米花。”


电影结束的时候外面正在下雪。Tristan在结束的时候对着父亲笑了笑,摸了摸口袋然后盯着自己的表。他的五小时休息即将结束,不过他还有一段时间。“至少比我记忆中要好一点。”

“哈!”Tyler Bailey拍了拍手,然后看这个圣诞树下的礼物。“……你知道的,儿子,如果你想你可以早点打开礼物。”

“老爸!”Tristan盯着他的父亲,“我不能!那不公平!”

“嗨,我又不会告诉别人,你可以再把礼物又包起来。来吧,就看一眼。”Tristan走向圣诞树,拿起了盒装的礼物。他小心翼翼地拆下了包装纸然后对着里面的礼物笑了。珍藏版的Carl Sagan的宇宙(Cosmos)。“我记得你小时候超爱这个系列。你那时……大概五岁,这个节目才刚刚上映?但是你还是每晚都坚持收看。”

Tristan吸了口气,对着他的父亲笑了然后拿出他的智能手机对着这收拍了张照片,以供后查。“谢谢,老爸……”他把手伸进口袋里,然后伸出手做拥抱状。
Tyler Bailey接受了,轻轻拥抱了他的儿子。

Tyler Bailey非常开心,他甚至没有注意到一支带着A级记忆消除的药物的针头扎进了他的背上,也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什么突然开始犯困。Tristan叹着气把他的父亲放在沙发上,然后把针头放进了生化包里并且重新包上了圣诞礼物。

然后他做了一些其他的清理,比如洗掉了被子里的热可可,处理掉爆米花碗。他走出房门,踏上传送门。


Tristan Bailey走回主线宇宙,传送门关上时他看起来就要哭了。站点主任Weiss站在那里,关心地问道,“他怎么样了?”

“他很好。不像是去年那样多疑了。”他把生化包交给一个助手。“我假定我不需要对这事写报告对吧?”

“关于什么?”站点主任耸了耸肩。“你只是拜访亲人,就那么简单。”然后她走出了这个部门,Tristan也很快跟上,但是他在传说室门边的一块铭牌前又停住了。

本实验室纪念伟大的
TYLER BAILEY博士
多元宇宙系统的发明者
1935-1997

Trista对着这铭牌轻轻微笑了一下,抚摸了上面的文字然后走向走廊,为自己吹着圣诞颂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