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中的爱与相对安全

◄ 前文

警告:

以下文档来自

logo.png

且包含不适于工作中阅读的内容,

包括但不限于

~露骨的同性性内容~

所以要么准备好你的润滑剂,要么关掉页面就好


“此外,SCP-447-2可以被精炼为(请参阅附录447 - C:精馏过程)一种有效的润滑剂,批准可用于任何基金会设施,只要上述润滑剂不会用于润滑死尸。”


初级研究员把文件副本放在桌子上,叹了口气:“……哦,该死。”

“来吧。”

“伙计,你们付我的薪水可没说我还得干这个。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我的屁股不是‘SCP基金会设施’,那只是我的屁股。不管有没有基金会,它都一直存在。”

“没关系,它马上就是了。 听着,我认为我们之间已经有过一段时间的感情。该死,我都有点开始觉得我们还——”

“Alto,你和我之间的确有些什么,但那是你和我之间的事,而不是你和我和一堆烂泥之间。”

“伙计,我已经告诉研究助理主任我们批准了这项试验——”

“好吧,那你打算怎么说服我?”

“……明天早上我来做华夫饼。”

“就这些?等等,你说的不——不是那些华夫饼,对吧?”

“呃,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那种。”

研究员叹了口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好吧。 成交。”


至少,Alto Clef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当他告诉项目负责人他会完成某些事情时,他确实完成了。但是当站点的研究负责人要求进行更广泛的447-2测试时,他开始感到有点不安。 毕竟,在几年的实验后,能被想到可以做这事的人就只有那么多。

但他只是有些压力罢了。一切都会好的。他那轻浮的、美好的、善良的、笨拙的顺从的、可能过于低调的男朋友正在员工区等着他。只要他拿到样本,他们就可以继续昨晚的计划了。

“样本在哪里?” Clef坐在他的椅子上转来转去,并没有指定回答问题的人。

“就快到了,长官。我们的电脑出了点小故障,在修好之前,我们没法把它从库存中拿出来。”

“电脑故障?哪种类型的?”

“LMAPO1故障,逻辑绘图与程序执行者,那个研究实验室的人工智能,您知道的。”

“啊,是的,优秀的ol' LMAPO。”

“是LMAPO。”

“好吧,一旦你们解决了LMAPO的问题,我需要立刻拿到样本,然后在晚上测试它。”

一些研究人员正缩在角落里完成一些低优先级的任务,他们相互交换着困惑和关切的眼神,但他们知道最好不要质疑任何事情。

“当然。我这就去大厅拿,LMAPO的自我修复一完成,我就把它取回来。”

“好极了。”


初级研究员Jaime Abraham坐在Clef的床边。他在这里总觉得不自在,房间的四角有三把装满子弹的霰弹枪,还有一股令人不安的发霉枫糖浆的的气味。他的双腿微微颤抖:“呃,这会很奇怪——”

“操,Abraham,这只是润滑剂。我敢打赌这一定比我们一直用的那种狗屎润滑剂要好。”

“你打算过直接用名字称呼我吗?”

Clef把小瓶放在床头柜上,关掉了大部分的灯,让房间里只剩下应急灯的绿光。多么应景的颜色啊,他想。真正地营造气氛。 “当然不打算。那是违反规定的。”他解释道,磕磕绊绊地解开自己的裤子。

“呃……”

“我只是逗你玩儿呢。事实上,直到三周前,我一直以为Abraham就是你的名字,所以我现在仍然坚持使用这个名字称呼你。”他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个避孕套。

“什么?为什么?”

“因为他们想把它用于测试流程。”

“不,我是说我的名字!我们已经约会八个月了!”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错误!”

“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们不希望我的精液干扰这个流程。 你知道的,这是基本的研究标准。”

“不,我说的不是那件事,是另一件事!”

“嘿,别再管那些了。我们继续吧。你硬了吗?”

为什么一定要硬?”

“操,我他妈的不知道!大概是因为这他妈才是正常的?你怎么回事,Abraham?”

Abraham做了个鬼脸,翻过身来,趴在床上:“不要用那种首席研究员的腔调对我说话,这让整件事情都变得很诡异。”

“这件事总是会很诡异的,除非你是我团队的一员。”

“那将会 变得真的很诡异。请不要让我在你身下工作。”

“呃,注意措辞。”

“我的意思是不含性意味的那种。”

“这就是性意味上的。我们要做爱了。”

“基督在上,你知道我的意思。”他闭上眼睛,大笑起来。“他妈的赶紧开始吧。”

“嗯哼。”Clef把安全套套在他那巨大的八英寸2阴茎上,然后开始用447-2润滑自己,接着握住相对年轻者的臀部。

“我已经想洗个澡了。”

“不要再把它想成异常的粘液,把它想成——我不知道,一些令人放松的东西,比如,比如——”

“比如啥?!”

“我不知道,他妈的椰子味的美黑液或什么其他东西!一些你愿意涂在自己身上的花哨玩意儿!”

Abraham哼了一声。“你在后面能不能他妈的慢点?”

Clef在昏暗的灯光下俯视着。他已经轻易地滑入了。他到时候得把这记下来。“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有一次操了一个来自其他现实世界的人?”

发生在那数百个GOC任务中的哪一个之间?”

“不,这就是去年发生的事情。

“你能不能在某个你没把你的老二塞进我屁股的时候告诉我?另外,我们能不能别在这种时候闲聊,别在我们正——”

“好,好。是我的错。但是,上帝啊,这真的太滑了。”


“你去做记录,我累了。”

“知道了,知道了。”Clef起身,重新穿上裤子,在电脑前砰地一声坐下。“我得把这个加到实验日志里,你懂的。”

“请别把我的名字也写进去。”

“我也不想把我自己的名字给写进去!我是他妈的项目负责人!”

“行,好吧,你到时候可以全部怪在我头上——”

“我告诉过其他研究人员,是你在做这个测试——"

“你是不是对让‘其他研究人员’知道我是下面那个之类事情有意见?为什么我们不能告诉他们那是你的老二?”

“不,只是——我有我的办法,该死的!他们不会注意到的!现在,你对测试有什么意见要发表吗?”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Abraham把脸埋进掌心,“呃,只要说‘我们可以把它当作那种润滑剂贩卖。不过我认为仅仅是警告标志不足以确保恋尸癖人员不使用它’,这听起来够全面吗?”

“当然。你知道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研究。”

“好吧,好吧。那就把它输入数据库吧。”

“你在担心什么?”

“我只是想知道那东西是否是安全的。我是说,我知道它是,但还是感觉有点……”

Clef笑了。“但是……它当然是Safe级的。是我自己编写的物品分级。”

“……操,该死的。”


Date: ██/██/████

测试对象:一(1)个Trojan牌安全套

流程:A██████博士把安全套在他的[数据删除]上并且在它上面使用了SCP-447-2,之后他使用了[数据删除]来测试涂有SCP-447-2的安全套。

结果:[数据删除]。A██████博士报告:测试流程“进行得很顺畅”。

笔记:“我们可以把它当作那种润滑剂贩卖。不过我认为仅仅是警告标志不足以确保恋尸癖人员不使用它。”——A██████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