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梦的边缘
评分: +7+x

I: 莫比•迪克(鲸)1、手与火柴、脸上的混沌、获奖的恐惧

我看了看台上一直说个不停的二维纸片小人——恕我直言,对于这样的一个老是忘词的主持人,我实在不敢恭维。

现在是梦神集团建立的第1个太阳年,我也是梦神集团的初始成员之一。后来摩尔普斯又在梦神集团的第一个梦神基地上建立了西部梦神。

“现在我们有请,梦神集团的总负责人,梦神世界的创世者——摩尔普斯先生!”

舞台后一个人型走了出来,他的出现好似一只大手,将会场这只火柴紧紧围绕,最后合拢,一点也不顾火焰的烧灼,因为它知道不用几秒钟火焰就会窒息而死。那是一个人,瘦瘦高高,穿着得体的西装,脸上变幻着不同人的脸庞,表情有着欣喜,恐惧,悲伤,愤怒……它们混杂在一起,变成深深的混沌,在场的每一人都不敢凝视太久,好像再凝视一秒自身就会崩坏。

“大家好,我是梦神,我和你们一样。我向你们说出梦神集团计划时,不只有一个人向我提出质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呆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好吗?但是,我问问你们,在座的一定有人类的影子吧,呵,那么,为什么你们可以到我们的世界,而我们就要永远呆在这里?!77太阳年的失误,是我的过错,为了弥补,我建造了“以实玛利”,但我本想通过这种方式与外界断绝联系,但我最终明白了,这是无比愚蠢的!你们人类的影子已经是我们的一部分,而我却不是你们的一部分,为了进一步与你们交流与沟通,我构建了梦神集团。我知道这个议案会被你们大多数人否决,但时间会证明我是对的,梦神集团始终欢迎你们,不管你们之前多么反对,我们都可以冰释前嫌。

“当然,这只是我要说的第一个事项,第二个,就是我要宣读第一届‘梦神集团最大贡献奖’的获奖人士——白鲸莫比•迪克!”

梦神们的掌声像恶鬼一样步步紧逼,把我赶上了台,我摆动着我的尾鳍,想让把群众的聒噪赶走,慢慢的游到台上,双目一直在躲避摩尔普斯的面容。

摩尔普斯抱了抱我,亲吻了一下我的额头,仅仅是一下,仅仅是蜻蜓点水的一下,就如一把锋利的柳叶刀,抛开了我的身躯,一下一下检查着我的五脏六腑,我的神经,我的脂肪,最后指剩下一具雪白的骨架。

二维纸片人递给我一个话筒,我从刚才的一吻中回过神来。

II:岈(狼)、死敌、报仇时机、加入

我吸了口烟,操,竟然是劣质的黄粱烟草,早就知道向我推销的那只青蛙是在骗我,妈的,要是我再遇到他,我绝对会把它那令人作呕的眼睛挖下来。操,我用鲸骨腿踢了下巷角的垃圾桶。垃圾桶突然跳了起来,向远处跑去了。

“那个人怎么还不来?”我自言自语道。我又猛吸了一口烟,直接下去了半截。

“诶呀呀,这么着急吗?”一个声音从我背后响起。

我抬头看去,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脸上同时闪现着不同人的面容,这……真的很丑陋,比魔鬼的屁眼还丑陋。但这面容,给我一种本能的抗拒。

“嗐,你能跟我说说你的腿吗?怎么断的?”

我看了看那只鲸骨腿,多么愚蠢的东西啊,虽然找了绘星城里最好的魔法师给他上了魔法,让他可以跟随我的意志运作,但还是连个屁用也没有。

“一只白鲸,莫比•迪克害的。我到它守护的海域偷猎它的子孙,被它发现了,咬断了我的腿。”

“啊啊,别整天抱怨来抱怨去的。你恨他,对吧?啧啧,不知道你有没有读过一本书叫做《白鲸》,人类写的。”

“我从没读过,混账人类,整天在我们的地盘上转来转去的,况且我根本就不爱读书。”

“诶,听着,你再怎么隐藏也没有用,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恨意,我这里有一个方法,能够让你亲手解决了你的仇敌,怎么,有兴趣吗?”

我的心一颤,牙关咬得吱吱响。

“当然代价是有的,你要加入‘梦神集团’。”

“梦神集团”这四个字如铁匠的重锤一下一下敲打在我的心上。我一下明白了,我面前的,就是这个世界的创世者,一时惊讶以致哑言,只张着嘴不出声,那样的我一定很傻。过了三分之一个哈雷时我才反应过来,舌头好似蛆虫蠕动着,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话。

“我加入。”

III:摩尔普斯(?)、约谈、阶梯计划、落叶

抬起手,我飞了起来。

天空是一块幕布,其背后的戏剧,我们永远也不会看到。而我也只能以天为冰,慢慢地滑行。

不出所料,莫比•迪克果真在带着他的子孙在天空玩耍,但我看到的莫比迪克却是孤独的,他坐在一片云朵上,弯腰弓背,不知是比喻成一个带孙子去公园的老爷爷,还是比喻成一个孤独的守墓人好。

莫比•迪克看到了我,我招招手,走上前去。

“我跟你谈的事想好了吗?”

“想好了,如果真多按你‘阶梯计划’实行的那样,牺牲我自己,给我的子孙们留下一块无人能够侵扰的地方,我是完全愿意的。”

“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可能不愿意听。梦神世界的心理垃圾已经达到风险值了,为了缓解,我决定要把‘阶梯’设为一条由垃圾堆砌堆砌起的道路,我考察了你们族人的体系,你们的梦神在那里是不会崩坏的,但假如其他梦神陷入这个巨大的垃圾堆中,如果精神脆弱的只需要看一眼——就会彻底崩坏。”

“你……!”

“诶,怎么,想反对吗?你的族人的未来都在我的手中,永远不要忘了你是在和谁说话。我是梦神,真正的梦神,摧毁一个族群,可能连手指都不用动。你已经陷入死地了。”

“为什么……选择我……”

“我能看出来,你绝对不是自愿加入‘梦神集团’的。我选择你,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岈。”

“岈……那个该死的偷猎者……”

“你咬断了他的一条腿,他已经对你怀恨在心,一心想要杀掉你。当然,像岈这种梦神世界的害虫是迟早要被我清理的。于是,你们族人独特的体系,你与岈的关系,这一切让我选择了你。当岈杀死你时,我也会杀死岈。哦哦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对死亡的渴望,作为梦神,你拥有不死的特性,永生使你厌烦,对吧?”

“……”

“好了,我说完了,怎么,你是要做一片落叶滋养你的种族呢,还是继续在生与死的选择中纠结呢?”

“……”

我信步离开,我已经击垮他的神经了,此时的他已经在钢丝上摇摇欲坠,我只不过帮忙推了他一下。

“我愿意做一片落叶。”

我回过头去,看到了作为神最不能理解的事物——他的泪流了下来。

我在上衣口袋里摸索着。终于找到了,来的路上无意捡到的,我朝他一抛,它又打着旋落在了莫比•迪克的头顶上——我又让它临终前跳的华尔兹又跳了一遍。

“诺,你的落叶。”

IV:岈(狼)、捕鲸叉、狩猎、望向混沌

摩尔普斯按时到了,这种情况确实少见。

“这是我在Hank Azaria里找到的最好的铁匠为你打造的捕鲸叉,本体用七根梦神世界最好的乌鲁合金相互缠绕而成,叉尖则是用鲸骨打造,由我亲自煅烧。你用这根钢叉,不用说刺穿莫比迪克的皮肤,连天空你也可以捅破。”

我接过钢叉,我的上帝啊,你绝对要看看这把混账钢叉,这是一件神器,我接过时一阵该死的震颤就经过了全身。我一辈子偷猎了无数只鲸,用过无数只捕鲸叉,但这一只,绝对是最为强大的。

“听着,计划是这样的,过上一会儿,我就要上台发言,接着是莫比迪克上台领奖,和发表获奖感言。这一切都结束了,我们梦神集团的第一批志愿者就会在莫比迪克的引领下,走上‘大荒之地’,莫比迪克将会是最后一个穿过‘以实玛利’的梦神,而那时,我将与你坐在小艇上,没人会看到你所做的一切,你只用轻轻一投,他就会丧失一切行动能力,沉入海底,最后崩坏。”

我点了点头,紧紧地握住了捕鲸叉,同时也握住了那只该死的白化鲸的命。

“等等,我要去上台了,一会儿,你的狩猎开始。”

等了一个哈雷时,前台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摩尔普斯从舞台上悄然退步于幕后。

“走。”


“大荒之地”是真的冷,冷得就跟巫婆的奶头一样。船桨像最为锋利的刀锋,在蓝与白混乱交合的海面上划出一道道口子,去他妈的,一会儿这样的口子也会出现在那个该死的白鲸身上。

“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快了,马上就要轮到白鲸莫比迪克了。准备好你的钢叉。”

雷声响起来了,几道闪电从海面下射出,肆意地摧毁着天空。

“要来了!要来了!快刺!快刺!”

我的手有些颤抖,太模糊了,太模糊了,只有一次机会,要一次毙命。

“快点!莫比迪克要穿过‘以实玛利’了!”

我投了出去,捕鲸叉轻盈的就像凤凰的羽毛。

我眯着眼忘了过去,妈的,叉子插到了他的尾部,被他甩掉了。但很明显把他麻痹住了,不知这是好是坏——他被困在了“以实玛利"中,头在外面,身体在里面。

“摩尔普斯,它——”

但摩尔普斯已经飞到了空中,妈的,这绝对是我见过的最混蛋的神。他挥了几下手臂,就让我的小艇陷入了漩涡。刹那间我的小艇就已经是瓮中之鳖。

木屑四溅,我跌入了“大荒之地”。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梦神世界不允许你这样的害虫出现。”

操,操,操,太他妈混账了,我沉了下去,感受到自己正在崩坏。

我看到了海底的混沌,太他妈美了,太他——

这时,一群小鸟还在那张着大嘴的漩涡上尖叫着飞翔;一阵愠怒的白浪拍打在漩涡陡峭的周边;然后,一切都崩溃了,海洋那巨大的裹尸布又像五千年前那样继续不息地翻腾。2

V:莫比迪克(鲸)、获奖感言、再见吾爱、苦艾酒

我是梦神世界的第一批原住民,同时也是阶梯计划的总负责人,正如我们伟大的摩尔普斯所说,梦神集团是为了我们与人类进行更加完善的文化交流与发展而建立。我很荣幸站在这里,面向你们,我在你们的脸上看到了梦神集团未来的希望,作为第一届梦神集团特别贡献奖的获得者,其实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在这里,我觉得更像一个告别仪式,我们从来没有向高墙的远处眺望,我们像一个刚刚降生的孩子,在多元宇宙的巨大森林里,颤颤巍巍地向树林深处迈出第一步。

我们没有降临到别处的经验,前途吉凶未卜,这会给我们带来机遇,还是带来毁灭,我们完全都不知道,但我们可以确定,向外探索,总比在温床内坐以待毙要强的强的多。

再然后,我要感谢志愿第一批跨越“以实玛利”的梦神们。他们是我们梦神们的永远的勇士,这是向现实进发的一小步,却是梦神们的一大步。他们有着无比的勇气,城墙之外,何事何物,能否归来,他们不知道;他们有着无比的智慧,树林之内,何事何物,如何应对,他们有充足的把握;他们有着无比的远见,未来之时,何去何从,如何生存,他们选择了我们。

现在,我对我们的主,我们的志愿者们,表示充足的敬意。

谢谢大家。

我这个获奖感言实在是糟透了,用一堆华而不实的词语,乱用排比句,脑子也全都是乱的,以及——

(我的泪溅碎在地板上,一片晶莹的惨白)

观众们很配合的哭泣,他们恐怕也只是认为我这是在激动地哭,而不是……

摩尔普斯从我的后面走了出来。

“现在,我宣布,阶梯正式开始使用,第一批远征者踏上他们的旅途。”

台下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而我的内心却是无比的恐惧,这恐惧不是在坟地偶然遇到幽灵的,而是在神社附近游荡 ,突然看到漫步的神灵的。

我悄然游下了台,第一次感受到空气掠过皮肤的感觉是如此美妙。

只有在面对死亡时才能感受到生的美妙。

我看到了我的子嗣,我一个接着一个轻吻了他们的额头,希望这一个吻,会作为我们族的最后的护身符。

“再见,吾爱。”像是诀别的咒语。突然感受到鼻头的一阵酸涩。

“走了,你作为领航员。”摩尔普斯说。

出了大堂,轻盈的夜风如深海里的采珠人,小心翼翼地摘取了我眼边的珍珠。

有些时候,你最不想见到的东西很快就会出现。

突然想起来了,这种感觉就好像饮剩的一杯苦艾酒。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