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房间
评分: +40+x

前言:

献给Upton:

你死了,也不曾活着。

你的30年,就这样,与那张历经沧桑的羊皮卷融为一体

你也许带走了无数人的生命,但我可以肯定,你一定先带走了自己的生命,从你第一眼看到羊皮卷开始,你,注定消亡

你是竹子的花,一旦释放那份无法言喻的美,就注定迎来悲剧,带走成片的竹林

你是个悲剧,但你曾对我说过你不喜欢悲剧

Upton,你是个优秀的人,但…这份优秀…过于沉重,抱歉,是我们害死了你,你会活着的,对吧?

这枚基金会之星,献给永远无法回头的你

——Site-CN-03代理主管 Oliva

“这个房间,空得很,所以…要…找点…什么东西…把它…填满…”

“那它…的胃口可真不小啊。”


我看见你走进了一个房间,一个空空如也的房间,里面什么也没有,除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有着一把断成两半的手枪,有个弹簧从黑洞洞的枪械内部掉了出来,平稳的躺在手枪旁边,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以及,一张纸,洁白的纸张有种莫名的魔力,它吸引你拿起它,仔细阅读,细心揣摩,上面的文字潦草得不像是字,像是涂鸦,用左手画的涂鸦。

你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勉强认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世界的真理,掌握在我手哈哈哈哈

我要走了,再见

我会挥挥手,说出令人感动的告别语句

然后,我将成为██

再见,垃圾们

再见,恶心的血肉之躯

——Dr.Upt██

Upt?后面的字看不清了,这大概是某个感染异常模因的疯子博士写的吧,你这样想着。

你似乎忽略了点什么,一个闪闪发光的小玩意儿,你拿起来,又放下了,这种东西,与你无缘。他们曾是这样对我说的,呵呵。

当你转过身又想好好看看这东西,它不见了。

好了,你该出去了,这个地方给人的感觉不太好,你觉得心里毛毛的,你拉开了门,是个向里拉开的门,门外,是墙壁,红色砖块砌成的墙壁。砖块上有着刚刚的那种字体的字迹:

留 下 来

“我[脏话删除],这破地方搞什么飞机!”你似乎想用粗鄙的语言装扮出愤怒来掩盖自己的恐惧。

然而…

这没什么用,因为,这还不算什么恐惧

你似乎感觉背后传来了什么奇妙的触感,你惊奇的回头,然而什么也没有,空空如也,就连唯一的桌子也不见了,只剩下了…墙壁?不,连墙壁也不见了,真正剩下的,只有一条漆黑的通道而已,在他的远处,传来一阵笑声。

你知道的,你不应该乘着工作时间进一个原站点附近荒山野岭的小屋里探险,哦不,这只是个房间,“空房间”。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呢?为什么要抛下自己的工作来到这里呢?那是因为,你,是来找█████的啊!

好了,现在你明确自己的目标了么?好的,你可以…被他吃掉了。

你开始走进那漆黑的通道,你背后的房间轰然倒塌,我想你应该回头看看的,结果没有呢,嘛,无聊。

你走了很久,我都觉得累了,你居然还不放弃啊。

这时,你看到了一束亮光,是一个桌子,上面有着一杯咖啡,它还冒着热气,还有…刚刚的那把手枪?它是完整的,没有随时会蹦出来的弹簧,放心吧,就算蹦出来了,也不会弹到你可爱的脸蛋上的。还有那枚你做梦都不会得到的基金会之星!只不过它不再闪光。

哎呀,你的观察力怎么这么差呢?我可都看见了哦。哼,终于注意到了,散落在桌角旁的…一堆羊皮卷,杂乱且无章法地铺满桌角的一侧,上面写满了看不懂的文字,这抹枯黄色混着一丝刺眼的白色,是张A4纸,上面是很丑的字迹,但至少比刚刚那些美观得多,似乎是某人在破译羊皮卷上的谜之文字。你并不关心这些,你只想出去,和找到你忘掉的某人。你将这些无用的羊皮卷丢开,瘫坐在墙角,但是,似乎有什么惊人的发现哦,散落一地的羊皮卷中,漏出来了一张纸,不算泛黄,但也应该有些年代了吧。你的好奇心驱使你上前捡起它,是一篇文档,这不是你一个小特工能看的,你瞅了一眼文档的编号,又放回去了。

SCP-CN-182吗?你好歹也是见过几面的。你这样想着。但是,你虽然见过几面,再也不想见了对吧。

“吱…….”哦呀,你背后的门突然开了,诶,你的背后原来有门吗?我和你都这样想着。原本倚靠在那地方的的你,一个重心不稳,上半身重重地摔在了门后的世界。

门后别有洞天,看起来像个大礼堂,但是依然空空如也,这地方现在也许能踢足球,墙壁总算不再是简陋的砖块,上面有着精美的雕花,而且挂着许多的。墙壁上好不容易还有了窗户,可是外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你走了进去,光滑的地板可以倒影出你的影子,纯澈得就像一池清水;广阔的空间可以让你自由地奔跑,空旷得什么也不像。

你走到一幅画前,是油画,一副亚洲女性的肖像,精致的边框上刻着“母亲”二字,油彩已然干裂,但她的双眼依然传神,你盯着她的双眼,良久,那双眼睛似乎趁你眨眼的瞬间闭上了。

你感觉心里发毛,你离开了那副画,

一路沿着挂满画的墙壁走去,没有什么可以欣赏的了,都是清一色的怪画,什么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人在船的甲板上跳舞,什么一个畸形的人吃掉一张黄色的纸之类的,更奇怪的是,这些画中所描绘的动作都会动起来。

你走到了最后,那副“画”吸引你停下,是一张白色的“画”,什么也没有,是空空如也的白色,一尘不染。画框上刻着“Upton”

这幅“画”也许有着不为人知的魔力,你死死地盯着它,它就在那么一微秒之间,变成了枯黄色,就像羊皮卷的颜色,紧接着,这幅“画”的边框开始从外向内流出红色的粘稠液体,那种不详的颜色,使你坐立难安,你本能的向后退了几步,那恶心的东西开始溢出画框,不断地,不断地,向你涌来,你不断地,不断地,向后退却,直到后背碰撞到了冰冷的墙壁,那红色的液体突然停下了,飞速向回倒流,进入画与画框的缝隙之中,发出“嗤嗤嗤”的声响,你看到了那刚刚那副“画”,他被染红了,他的魔力使你你再次走上前去。

“画”已是血色,但画框似乎被漂白了,原有的字样变成了鲜红的“神”。

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你觉得你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了,你什么都不记得,你所知道的只是你是一个基金会的特工。,你不明不白的跑到这个地方,走进来的这一刻,我就盯上你了!

来吧,想起来吧!

你开始抱着你的头在地上痛苦地抽动着,你喊着,叫着,无人回应。你这样子,不堪入目!

你持续了这个动作大概10分钟,你慢慢停下来了,躺在地上,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你坐了起来,环顾四周,嘴唇颤动着发出蚊子叫:“U…P…”

“呲呲…”奇怪的声音打断了你想说的那个词。

你似乎听到了似乎是拖动重物的声音,你转过头去,是那张桌子,一成不变,只不过咖啡似乎有些温了。

你看见了桌面上那个黑色的硬物
你走了过去
你拿起了它
你将它对准你的太阳穴
你扣动了扳机

这个像黑色童话一般残忍的画面,如此美妙,如此美妙,是百鸟的交响乐,是春日万紫千红的盛景,我喜欢,我很喜欢,只不过,这是最后一次看到了。

似乎一切的声响都被那个黑洞洞的枪口吸走了一般,偌大的空房间鸦雀无声,连那枪响,都比不过银针落地的清脆响声来得实在,一切都结束了,只能看见那红白相间的烟花从你的头颅中绽开,此时此刻的美丽,即为特工███的永恒。

在这个房间里,多了一副会动的画。

在死亡之刻,你想起来了,你所遗忘的记忆,像走马灯一般漂浮在你的眼前。

想起任务了?呵呵。
-
没时间了
-
“嘭…….”是此地坍塌的声音,你没有完成任务,反而进入了异常个体。这真是可以令我捧大笑。

现在,一切都没了,他的一切,我的一切,很快,你也会█的。

而你,会被他吃掉。他的胃口可大了。在真正地舍弃肉体之前,他是不会停止进食的。

因为,他(我)太空旷了,你不这么觉得吗?

最后,我就告诉你好了。
你所忘记的任务是,找到失踪的Upton
我是,Upton
他是,Upton
这里是,Upton
而你即将成为,Upton

你四周的墙壁逐渐裂开,地面不断塌陷,你与砖瓦碎石,还有羊皮…不,羊皮卷早已无影无踪,就连那桌子也不见了。

你掉了下去。

万丈深渊下,是一个满的房间,有着无数砖瓦碎石,以及,一朵刚刚绽开的巨大红石蒜1

啊啊啊,我又看错了,还有个桌子来着,桌子上,是一张堆满涂鸦的白纸,一把断成两半的手枪,一个刚刚剧烈运动过的弹簧,一枚再也不再闪光的“基金会之星”,还有…

一杯凉透了,再也不会冒出热气的咖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