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MTF-CN-Gamma-06参与的事件之一
评分: +15+x

6月6日 13:28:17


望著那汹涌的尸潮以及天空盘旋著的龙形生物,她伏在汪洋火海中哭泣着,咆哮着,向着大概的方向胡乱扣动扳机,全然不顾手中的手枪已经打空了子弹。痛苦和绝望顺著眼泪滴落,破碎,反射出燃烧中的城市。巨龙盘旋着咆哮着,不断吐出灼热的烈焰。此时的她,陷入了这片炼狱……

我们……已经输了……

6月6日13:00:00


他们的情报被泄露了。仅仅是一次外出的任务,却让对手抓住了战机。不同于以往与此类异常的战斗,在这次事件中的异常表现出了高度的组织性与智能并发动了类似伏击战的攻击。当第一颗14.5毫米的子弹将第一辆车与最后一辆车的正副驾驶员连同车门打得稀碎之后,一切已经无法挽回了。

研究员和特遣队员徒劳地回击着,一个又一个被子弹打成一滩肉沫。建筑里,钻出了行走的巨人观……一头巨大的三头龙破开地面,喷射出火焰以及……无色的液体。

6月6日13:28:00


有些敌人,是我们看不到的。

慢慢无法呼吸了,她想着……VX毒剂。人类历史上出现过的最致命的毒剂之一。尽管在上个世纪中期才作为白科技出现,但是……却早已被那种生物兵器所使用了。恍惚间,她看见重伤的Dr.Ecun跳上了那辆被击碎车门的皮卡。

“呐,总归得有牺牲者啊……也得有人活下来告诉他们一切。”

加速,加速,向着尸群以及仍在喷吐着火焰的巨龙。Dr.Ecun拿起了遥控器。天空中,驻军的飞机一架接一架的被击落,以及,过电感。车内的灯泡瞬间熄灭,皮卡缓缓减速。

“EMP吗?可惜这是线控的炸弹,傻逼。”

“撑住,Dr.Ecun,这里是‘免疫系统’1,我们马上就到。Mlgb的居然还能联系上你。”

“撑住?不可能了,我的身体可能连5分钟都撑不了……我这里还有平民,还有几个剩余的人员……他妈的搞不清楚有几个了……至少告诉我的同事,我他妈没有死在逃跑的路上,我他妈战死在战场上!”

“别开玩笑,40秒进入打击范围!”

“让你的人后退!”

火光照亮了街道。剧烈的爆炸将残肢断臂,还有她,抛起,摔下。所幸,充满病毒的汁液已经被烈焰蒸发。

尸潮仍在挺进。

她的眼前已经出现了幻觉。那些正在靠近的行尸走肉,在她的眼里,似天使,似恶魔。

我还不想死

还不想死

还不想死啊啊啊啊啊!

6月6日13:28:53


这些看不见的敌人,可以在一次呼吸间带走你的小命。

导弹拖着火光击穿了巨龙的骨板,在它的内部爆炸。

我们之间的战争,从人类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有些人,在蛇杖下宣誓,拯救同胞;有些人,穿上了防化服,走上了前线。

重型机枪喷射着金属弹丸,撕碎了移动的巨人观。穿着黄色防化服的男人将针头插进她的皮肤,药液随着心脏的跳动流经全身。自循环式呼吸机扣在了她的脸上。她被放进了一个特质的类似装尸袋的担架里。

“将就一下先,接触体液也会感染。”一个声音说道。

随着我们的进步,有些敌人被消灭,越来越多,越来越异常的敌人出现了。有些人倒在战场上,有些人背弃了同胞,当然,更多的人走上了战场。

估算着EMP爆炸的影响时间已经过去,Eule直起了身,打开了步枪上的先进光学战斗瞄准镜。

试图改变目标的狙击手被三颗60毫米口径的迫击炮炮弹撕成了碎片。

“这里是Eule,发现一名伤员,VX毒剂中毒,已注射解毒剂!”他举起了步枪,将子弹送进了挨得最近的那个巨人观的头颅。

“这里是‘雪鸮’2,清理着陆场,准备降落。”

“明白。‘探针’3标注威胁较大的目标,‘抗生素’4定点摧毁,‘熔炉’已经在路上了。”

一名手持装满配件的AR15的特遣队员从携行具里掏出一个弹匣甩给了抱着打空弹箱的M249轻机枪发愣的新人机枪手。

经验老道的重机枪手擦了擦嘴边的口水,用精准的长点射支援前线的战友。

导弹拖着尾焰划过天空,发射完毕的飞机抛着诱饵弹机动着。

所以,就有了我们,MTF-CN-Gamma-06,一支专业的CBRN特遣队。我们会搜索它们,找到它们,然后,

把它们送回地狱。

……


6月8日,上午8时30分
“近日,在河北省某地突发一起有毒气体爆燃事件,并引起连环爆炸,造成12人死亡127人受伤。路过的██战区某防化旅官兵配合消防部队投入救援,成功控制住了险情的进一步蔓延……”


“所以,你的调动报告已经批下来了,原则上,允许你进行调动。只是我很好奇,为什么。”Eule站在病房的床边,手里还拿着一杯红茶。

“我乐意还不行啊。”她坐在床上,一脸不屑。

“晚上想吃啥,我请客,算是接风洗尘了,Miss Ji。”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