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wesenheit

ideological-imbroglio 10/31/18 (Wed) 03:15:47 #21676943


footage1.png

來自 Nichts (1951) 的劇照。

Basil Ottinger 最近的消失(以及隨後在他的私人收藏中發現了幾部「失落的電影」)重新點燃了電影界對地下獨立電影製片人「Josef Hellmuth」的革命性作品的迷戀。

這位隱遁導演的名氣是種諷刺:Hellmuth 因不希望被人所知而聞名。他的電影中只有一部 (Schweigen, 1953) 包含片尾清單,在其中他感謝 meine lieben Wohltäter (「我親愛的恩人」)。他的作品通過圓形監獄製片 (Panopticon Pictures) 私下發行,直到 1962 年公司宣布破產為止;幾乎所有現存的電影拷貝都在一場倉庫大火中被摧毀。

Hellmuth 的的作品的特點是結構稀疏、情感孤立、對負空間的迷戀、沒有對話,以及單一一個非常長的長鏡頭。他第一部電影 (Nichts, 1951) 是對一個破敗的廢棄工廠的兩小時探索。讓本片值得注意的原因是鏡頭:單一且平滑的跟拍攝影 (tracking shot) 從入口處開始,然後下降幾段樓梯,並在地下室結束。鑑於缺乏可識別的剪輯或攝影機移動用的軌道(甚至沿著樓梯),電影發佈後在電影攝影師中產生了無數關於如何做到這一點的猜測。

雖然 Nichts 是 Hellmuth 製作的最「傳統的」電影,但它依然含有超現實主義元素,這種元素將成為他風格的標誌。工廠的地下室不真實地龐大,容積遠遠超過其應有的水準(還包括奇怪的不明機器)。在幾個點上,攝影機聚焦在格格不入的物體上(一條粉紅絲帶、假牙、一個木製陀螺)。在接近標記七十分鐘處,可短暫見到一個輪廓穿過門口。最後的鏡頭 (攝影機探測完全漆黑的房間) 持續十五分鐘──在此期間只能聽到沉重的呼吸聲。

Hellmuth 的第五部電影 Doppelgänger (1953) 進一步闡述了孤立和空虛的主題。觀眾透過長達九十分鐘的跟拍攝影,在一個嘉年華的「鏡子大廳」中行進,同時追逐一個朦朧模糊的人影 (只在每個鏡子的反射中可見)。當人物出現在攝影機前面時,電影將突然結束,阻礙攝影機的畫面。

許多鐵桿的 Hellmuth 粉絲根據攝影機的移動繪製出了大廳的內部空間,不料卻發現攝影機經常穿過應該是堅固的鏡子。直到今天,關於 Hellmuth 如何實現此一目標以及其他效果 (例如在大廳的數百個鏡子中的任何一面都沒有出現攝影機的倒影),仍繼續受到激烈辯論。

footage2.png

來自 Schuld (1954) 的的劇照。

Schuld (1954) 也許是 Hellmuth 最惡名昭彰的電影。本片片長三小時,由一個固定鏡頭所組成:四個人物在柴堆之上燃燒,而一群人在在下方觀看。關於本片在 1965 年歐登堡電影節放映的細節並不明朗。觀眾表達了精神痛苦、焦慮和身體不適;據傳言,隨著觀眾衝入放映室並摧毀了該電影的所有拷貝後,情況隨之升級。

Hellmuth 因為對自己的工作守口如瓶而出名,他從來沒有對此公開評論過。然而,在1961年,一名就讀梅爾茲學院 (Merz Akademie) 的學生在學院的檔案室中發現了一封由他撰寫的信。以下摘錄 (從原文德文翻譯而來) 詳細闡述了他對作者的角色的看法:

「作者之死」假定得太多了。它假定作者可能存在。但這是不允許的。作者必須被抹除至他們的基礎結構,直到他們的本質、他們的核心。他們沒有任何存在的蹤跡可以留在人世間。作者必須中止存在。

藝術只能被理解為自然的、無法確定的事件的排泄──透過缺乏意圖的無人領導的程序而成形的事物。雨滴落在林冠上。蘋果在腐朽樹木的樹枝上枯萎。蛆群從一隻死鴿子的胸部裡迸裂而出。

作者不僅僅是「無關緊要」。他們是如此的不相干,光是提到這種無關緊要性便會授予比他們所應得的還要更多的相關性。要說作者已死,你必須先假設作者曾經活過。但作者從未活過。作者從未存在。

footage3.png

來自觀賞 Abwesenheit (1962) 的片段所拍下的照片。

在幾家電影雜誌發表這封信之後,Josef Hellmuth 立即停止回覆所有信函和電話;從那以後,沒有人聽過他的消息。1962 年,他製作並出品了他的最後一部電影:Abwesenheit

據信,在 1962 年的火災中,所有六份 Abwesenheit 都遺失了。然而,在 1987 年,一份私人觀賞的錄影從 Basil Ottinger (痴迷於 Hellmuth 研究的著名藝術收藏家) 的家中被回收。雖然不完整,但它間接地捕捉了該電影製作人最終傑作的一小部分。

該片段的長度為數分鐘,焦點落在正在播放 Abwesenheit 的電視螢幕上。電視的影像嚴重扭曲。觀眾 (在鏡頭外) 發出悶悶的嗚咽;Ottinger 多次道歉。隨著電影接近尾聲,觀眾變得越來越痛苦。一名成員開始祈禱。Ottinger 懇求它停下。

一隻手在攝影機前落下,阻礙了攝影機對電視的攝錄。錄影突然結束。

對 Basil Ottinger 的失踪 (和傳說中 Abwesenheit 的殘存的電影拷貝位置) 的調查沒有得到結果。然而,值得注意的是,「Ottinger 觀賞電影」的片段是用柯達 5247 (Josef Hellmuth 偏好的電影膠片) 錄製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