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憩
评分: +22+x

他不记得一些事了。

他有些焦虑,眼前的东西老是没法聚焦,脑子总是想不到一起去。PTSD是他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词,他自己也知道不可能,不然基金会,或者第二个基金会弄得那一套繁琐的测试他可以通过那才是见了鬼。

他又向下滑了滑身子,为了坐的舒服点,更好的小憩一下,他真的需要休息。

头上仍然飞梭着各种各样的子弹,各种各样的手雷飞过来飞过去。他有点恍惚,他记得他在很多很多年之前曾经在战壕中打过一次仗,现在他又一次出现在战壕里,不同的是周围全部都是现代的高楼大厦。相同的是残酷的战场,或者更加残酷。

基金会,第一个基金会仍然隐藏在暗处,他们自然也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自从最初的分裂到现在为止他觉得跟随分裂出来的一方也许不是什么好事。他觉得自己醒悟的有点晚。

他摸了摸左边胸膛上的那个口袋,左手自然的摸了进去。大多数情况下基金会的特工会放几粒氰化物药丸进去。很多时候到了一定的处境,自杀也不算是个太坏的选择——上不了天堂就要另说了。

他藏了三根烟,两根雪茄,还有一个Zippo的打火机——美国鹰那个,她女儿从旧物市场买来的,据说花了三倍于原价的价钱,在他89岁生日那一天收到的。那一天他穿着3公斤的伪装服为了让自己看起来真的有89岁,实际上基金会给他们打的那些东西让他现在只有34岁的生理年龄。他很清楚,他其实已经很老了,特别是和那些年轻的特工在一起的时候。

"咔擦,咔擦,咔擦"

他滑了三下才看到了打火石起了些火星。

咔擦,咔擦,咔擦

这下子终于出来了火焰,他叼了一根旱烟把头伸了过去,又狠狠地吸了一口,瞬间在他的面前烟雾弥漫。他看了看四周,能见度很低。他们与第一个基金会初次合作就是为了这个东西,一个能够建造一个平行时空的机器,但是机器只能模仿一片区域,大了能到哪里,他也不知道。当时他甚至以为基金会会合二为一,回到分裂之前的基金会。现在看来,只是为如今在这个模拟城市里爽快的打一场仗的伏笔罢了。

他的右手仍然握在左胸膛上的口袋那里,因为大多数时候,他总是在一场战斗与另一场战斗之间,稍微的来一根。那个时候,菜鸟老兵都会过来沾上一口,可现在,他能看到的只有身边无数的战友一个个倒下,流血,死亡。

嘶——呼

一根烟抽完了,他休息够了,他抬头,看到了对面的人穿着一件奇特的衣服,让人很……容易忘记,他……隐约记得,那是通过一个项目逆研发研究出来的,是scp-……他忘记了,也许是那东西太容易被忘记。他记得清楚的,就是赢的那个基金会会收拾残局,把他们重新复活。然后那群高层人员的谈话内容就被封锁了,不必猜测也知道,要么合二为一,要么两败俱伤拒不认账。现在的局势已然难以挽回,他后悔跟从分裂出来的那一派了。可惜,为时晚矣。

31发铍青铜弹药弹夹,他两个弹夹正反绑在一起,一共还有10组,一共是……多少子弹来着?

他有点健忘了,他有些害怕,他知道自己这副躯壳应对这种战斗不应如此疲惫,是他的精神撑不下去了。但他还是冲出战壕了,他害怕他会忘记队友,更害怕对面那个基金会不守信用,赢了战争后没把他们复活,他们有这能力。本来这场战争就是一场洗牌,一场两个基金会之间的战斗,可是万一指挥部那帮人都忘了这件事……他有些害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