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SCP网站管理员》
评分: +34+x

“欸,欸,”Rabel用胳膊捅着坐在身旁的Carelez,“据说你最近当上了网络安全部的管理员。”
“哪里会是管理员啊,我就只是一个审查人员。管理员权限都不会有的。”Carelez转过头,摆出一副臭脸来。
“啊,这样啊。审查人员没有权限的吗?”
“怎么会有!”Carelez狠狠地按下了鼠标左键,好像在电脑上做着什么操作,“我呢,只负责查清可疑文件,要修改还不是得靠管理人员御驾亲征来搞。”
Rabel听了,仍然是一副八卦的样子。他摘下一边的耳机,身子探得更前了:“管理员…最高的权限人员是主管吗?”
他倒是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扭头过来:“徐渊?噢,是啊,站点安全一直是他负责。”
“你们网络安全部就由管理人员和审查人员构成?”
“问这么多干嘛,你不是不打算报名到网安部的吗?”,Carelez也戴上了耳机,似乎对他的问题不感兴趣。又开始在电脑上操作起来,鼠标点击的声音开始不断传出。
Rabel耸耸肩,探头过来,看他的屏幕上面是什么。
“你在看源码?老兄,你们没有自动审查程序吗?”
“没有。”Carelez没好气地说,“我说我们站点,科技发展的倒是很棒,偏偏计算机技术不行。什么都要人工审查。你说说,要是哪个人往上面放个致死模因。谁能审查?审查的都头一歪死了。”
“所以说啊,”Carelez喝了一口水,情绪有点缓和了,“主管做了一个筛查程序。具体原理我不知道,总之就是可以筛掉高危模因。我就是想问问为什么不顺便搞一个违规内容审查。”
“这样啊。”Rabel突兀地问了一句,“那么,你想当管理员吗?”
“想啊,怎么不想?”
Rabel眼中散出狡黠的光,身子更加往前探了一点:“我这里有个办法,你要不要听听?”他的手指开始在空中无规律地抓握,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Carelez警惕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你有人脉?”
“没有,我一个二级人员怎么会有?但是,我有技术。”他挥了挥左手一直紧握着的U盘,“你只要帮我个忙,我保证让你得到管理员的权限。”
“U盘?”Carelez哑然失笑,“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用U盘,内部软件有个人库的啊。再说了,怎么可能会动动手指就能得到权限。”
“你在怀疑我?”
Carelez挥了挥手:“不,不,不是。我是说,就算有了权限,我也不是管理的职位啊。”
“不要这么世俗嘛。”Rabel拿胳膊推了一下他,“你想想,有了权限自己用,也没有历史记录。那不是可以不用每次都低三下四地叫管理来?”
Carelez瞥了他一眼,又转回头,面对电脑开始操作起来。

“行,我要给你什么好处?”Carelez又转过头去,他在盘算对方可能开出的条件。
“好处?老兄,你把我当什么人看待了。我只是练练手,看看我的技术过不过关。”
“你白帮我做事?”他吃了一惊。
“哎,刚刚到基金会的新特工不也是积极得要命。Keter任务都抢着去做,就是想证明一下自己,对吧。”
“…”
“你只要帮我一个小忙就行,一个小忙就好。”
“那你还不是要报酬嘛。”Carelez摊了摊手。
“不是啦不是啦,我都说了不是那种人。我是需要你的权限。”
“权限?”
“你先打开管理模式。”
“没看到,在哪里?”
“按F12加SC键,不是S键和C键,就是键盘上面的那个基金会标志。”Rabel探过头来,在他的键盘上指指点点。
Carelez眼前的基金会内部通信软件的视图开始模糊,Rabel又把头收了回去。
“弄好了再叫我。”Rabel说。
再次显示清楚时,配色由蓝白变成了蓝黑。界面上赫然是一个巨大的安保模因。
“请您注视摄像头以验证身份。”
Carelez这样做了,界面再次模糊起来,以同样的切换方式进入了管理后台。
“好了,但是这…”
“你们网络安全部都没有教你的吗?”Rabel开始吃吃地笑,似乎在嘲笑他的无知,“但凡有个网安部的职位,有那里的员工账号,验证一过,谁都可以打开的。”
“接下来,右下角有一个更多选项,你先点开。”
“我看看…更多选项…”

“这个吗?”
“嗯,对。点开,然后找到一个系统SL码。”


“点开吗?”
“嗯,点开就行。”


查看最近更新 成员目录 实时信息 -系统SL码
529486
S V & K A # 48+84 @ @ # l o

“不要用内部的软件,把这里面的东西抄下来给我,不止要那串数字。”
“啊…我去拿张纸。”

“这样就行了吗?”Carelez将抄好的东西递给Rabel,“你真的能做到吗?”
“放心,”Rabel的眼中再次散发出狡黠的光,仿佛狐狸发现了落单的松鸡,“可以的。”


“所以,就拍到这些?”徐渊紧锁着眉头,面对着全息影像。
“就这些了。”GuAo伸手关掉了投影。
“那么事情应该很明了了,Rabel拿SL码关掉了筛查程序。”
“是的。”
“我以后得把筛查程序给锁死,不然随便一个员工都能关掉这玩意。”
“Rabel的下落查明了吗?”NorthernWind对着其他人问道。
“没有,他把致死模因提取到上传目录以后就离开站点了。他用的名字也是假的。”
“假名?!”NorthernWind露出一副很不可思议的样子,“我们怎么可能放进来。背景资料我们不是都查过了吗?”
“混沌分裂者有这个实力。”徐渊阴沉着脸说。
一阵令人寒战的寂静。
“被Rabel上传的模因抹杀的人数是多少?”
“4名。筛查程序自动重启把模因删除了,所以受影响人员不多。但还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人员损失。如果其他员工有相关症状,我们站点医疗部门会通知你们的。”NorthernWind回答道。
“哀悼会什么时候开始?”
“4月5号,也就是清明节,后天。”
又是一段难熬的沉默。所有人都低头看着会议桌。

“既然没什么可说的,那就这样吧。”徐渊拍了一下桌子,“散会。”
虽然还没到清明节,但是窗户外面的雨点已经开始稀稀拉拉地下起来了。仿佛打在人的伤口上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