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箱的错误使用方式
评分: +32+x

Camelia合上手中的《认知异常的阻断和预防》,深深地叹了口气。

基金会医疗部驻站医疗支援分部,又称站点医务室,可能是世界上对全科医生的要求最严苛的地方。相较于外派急救医生,驻站医生不用跟着外勤小队做那些要命的体能练习,但却要啃下几乎与临床八年的常态医学教科书等厚的异常医学书——而且更可怕的是每年都要重学一遍。

每年。Camelia把书扔到高高的书堆上,又以抽积木塔般的手法(不然那些书会砸到他头上,把刚灌进去的珍贵知识全部敲出来)抽出一本仅有几页的小册子。

“《特定人体部位嵌顿的解离与复位》……Solarsail前辈,去年我们有这本吗?”

“咳咳——这本啊,新加的,算是某种事故风潮的阶段性总结。看第三章的时候注意下背后,以及,可以笑但最好别太大声。”Solarsail抽出另一本《记忆删除制剂使用规范》挡住了自己的表情。


这一综合模因最早的起源是EN站的某两位高级职员,出于对个人隐私的保护暂不公布其身份。Gears博士曾经就此进行过一次教学讲座,但这一讲话对模因传播产生了某种促进影响。在这一阶段,它带有类似于‘口腔灯泡模因’的性质,并通过激发员工的好奇心和生理欲望最终促成事件。完全因此达成的事件称为Ⅰ型瓶中船事件,通过以下3个特征定义:

  • 自愿性:当事人完全因自身意愿采取行动,导致外生殖器嵌顿于瓶状容器中。注意90%以上的患者倾向于将此表述为小概率不可抗事件或拒绝解释原因,但经调查后可得除当事人主观原因外,不存在任何外因导致当事人采取行动。
  • 常态性:导致嵌顿的瓶子为无异常的饮用水瓶或饮料瓶,且仅因巧合而位于当事人周围并被使用。
  • 无痛性:当事人将生殖器置入瓶子的过程本身不伴有3级或以上疼痛,因这一疼痛通常能直接导致当事人意识的清醒与行为的终止。

由于以上特性,Ⅰ型瓶中船事件的当事人均倾向于将事件完全归结为在个人冲动下导致的不可挽回错误,并极度排斥寻求正规医疗援助。

相较于Ⅰ型瓶中船事件所造成的生理影响,其心理影响更值得医务人员注意。经aic统计,事件当事人约85%在接触并处理其他液体容器(无论规格)时专注力有显著下降,约70%曾提交大幅度调岗申请,约35%在事件后进行了超过一个月的自主禁欲,约20%曾尝试借其他名义为自己申请记忆删除。须注意,由于记忆删除制剂的已知副作用,对Ⅰ型瓶中船事件执行记忆删除的申请原则上不予通过。

据伦理道德委员会X-04231号条例,对因不可抗且影响工作的心理或社交因素提交的调岗申请,人事部门在查明其客观原因后应予批准。但由于离开个人熟悉的工作环境本身亦对员工工作有一定负面影响,一系列减轻事件心理影响的措施已在各站点开始试运行并由aic收集相关数据。


”所以,那玩意是用来应对……呃,瓶中船事件的?“Camelia看向Solarsail,后者正把一个带轮的箱型物体拉到房间角落。它看起来是一个搭载在电动四轮板车上的透明长方体箱,驱动部分中引出一组线连在一个明显是从VR游戏机上拆下来的手柄上。

”你想的没错,那是我们站点采用的‘减少心理影响的措施’,代号为‘猫箱’。“Solarsail扬起手,给那个物体上盖上一块浅蓝色的布,让它的下摆垂下后完全遮盖住箱内的情况,”理论上它可以用作担架移动任何倒在室内无法行动的人形物体,能预先设定行动路线,当然也能由它的‘乘客’自己动手操作。“

”通用型自动担架。“Camelia点点头,”不过,是不是有点欲盖弥彰?“

”比猫箱更激进的设计方案多了去了……啊,你说这块布?“Solarsail把那块布翻了个面,露出”认知危害警告“的巨大记号,”它不止是个担架,也可以是运送无主动性低危物品的’临时收容室‘,或者拿它跑腿送文件、送样品,干随便什么事。没人知道里面是个活人还是别的什么,而且,解放自己双腿的实习研究员们会感谢我们的。“


相较于Ⅰ型,Ⅱ型瓶中船事件的发生频率明显较少。与Ⅰ型的主观性不同,Ⅱ型瓶中船事件往往有一个明确的非主观诱因,包括但不限于试图收集当事人体液、试图保护当事人的外生殖器等。这一情况将或多或少地减少当事人对瓶中船事件的尴尬感并使之更愿意求援,但由于自愿性仍未被打破,当事人往往更倾向于向其亲密关系者而非医疗部求援。

须注意,在当事人有非专业的他人协助的情况下,使用不推荐的暴力手法试图解除嵌顿、造成二次伤害的概率明显增加。考虑到当事人自行试图解除嵌顿时自保本能的运作,这一倾向是合理且可预测的。即使如此,仍不建议站点再次开展对非医务人员的瓶中船事件对应教学讲座。类似目的的讲座应伪装在日常安全教育讲座中,将讲稿提交模因部审批确认再继续进行。

在处理二次伤害的场合,医务人员往往更倾向于产生责备当事人的隐性心理,并且这一心理将对手术发挥乃至医嘱产生较小但不可忽略的影响。这一影响往往反作用于当事人,并进一步激发其与自责心理相对的逆反心理。因此,虽然Ⅰ型瓶中船当事人极少再次遭受事件,Ⅱ型瓶中船事件当事人却往往在其他类似的非主观诱因催化下再次使自己遭受瓶中船事件的风险。

下面详细介绍各类基金会常见液体容器的口径、物理性质与外生殖器嵌顿发生后的推荐破拆工具与手法。在继续阅读前,请持续注视本页下部花纹30s及以上,并念出下文以接种试制型模因疫苗。

不要将人体的任何部位放入可能无法脱出的容器中。
你的患者只是不幸、而非愚蠢。
你不认识你的患者。


“确实。”Camelia点点头,“就算在路上的尊严能由猫箱保全,但进了医务室之后还是得见面。而且我也做不到在不知道手术目标是哪个部位的前提下……”

“这点我们也想到了。”Solarsail在“猫箱”底部摸了一圈,掏出一个连着音频线的全包式头套,“我们一致认为,最好让医生和患者全程没有任何交流,所以准备了这个。所以如果有人戴着这个过来的话,什么都别问,麻醉指示全部用合成人声通过内置耳机播放,解决完之后直接开门放走猫箱。”

“比那块蓝布更像冗余设计了。这次的说辞是?”

“没有说辞,正常情况下几乎不可能发现这个。相信我,瓶中船事件的当事人们从来不缺创造力,他们只要想到了猫箱,就肯定会把它翻个底朝天并发现这玩意的存在。”

Camelia点点头,继续把自己埋进一条条指导的文字中。模因疫苗或许多少起了点用处,至少现在他的脑海内不是、或者说不全是各种各样的人和他们胯下各种各样的瓶子了,甚至连手术插图都染上了一丝圣洁的气息。


不幸的是,基金会内部仍存在一类更严重的Ⅲ型瓶中船事件。Ⅲ型事件目前为止仅发生于特定的2名Ⅱ型瓶中船事件经历者上,伴随有异常现象的深度参与,如命名危害的扩散导致误收容、接受支持性改造导致失去部分神经感知、乃至Ⅲ型事件定期发生一事本身。目前Ⅲ型瓶中船事件当事人均已充分认知该事件存在某种隐性的异常成因,但仍不排除Ⅲ型事件继续发生的可能性。此外,由于尚未确认Ⅲ型瓶中船事件发生的原因,亦不排除出现更多Ⅲ型事件受害者的可能。

如发现任何人体部位与其他物品发生嵌顿(不限于外生殖器与液体容器,也不限发生于人体内部或外部)中有异常现象的直接参与,即认定为Ⅲ型瓶中船事件,请立刻将一切有关人员信息向部门Klein上报,并交由该部门专员处理。


“不知道那两个倒霉家伙是谁。”

“我在之前的会里见过一些案例……图片。当然,除了应该是男性之外其他信息全部需要保密。是不是有东西在敲门?”

Camelia拉开医务室门,“是个猫箱,我看看……医疗耗材,没送错门。核对表在?”

“被你压在《命名危害简明手册》下面了。各种引流管都归个类,液压剪你放门口就行。”

“看完这节就去。”Camelia随手抓了一张名片夹在《特定人体部位嵌顿的解离与复位》中,起身去搬猫箱中的物资,“等等,液压剪?”

“嗯,液压剪。不是我订的,是物资部的负责人强行划给医务室的。据她的说法是‘备用品就要放在最可能出现紧急情况的地方’。”Solarsail叹了口气,“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值得注意的是,Ⅲ型瓶中船之外的事件高发,除模因本身影响外必须考虑员工心理压力的作用。瓶中船事件的引发和解决在员工的高压高危工作环境中往往承担一种情绪发泄口的作用,且相较其他同级发泄方式(见本书“消化道内异物处理”章、《异常交互善后处理详则》中“接触性交互”章与《记忆删除制剂使用规范》中“滥用与成瘾”章)更为无害化。如何在不引发其联想的前提下对Ⅰ型、Ⅱ型瓶中船事件当事人采取心理关怀已成为心理学部的长期课题,临床医务人员仅需要保持按照不刺激当事人、不主动声张事件、不对心理学部掩盖事件的原则行动。


“……Solarsail。”

“什么事?”

“出来,看走廊那个方向。”

Solarsail向着Camelia手指的方向看去。医务室三米之外,那张写着巨大的“认知危害警告”的布现在整罩在一个明显并非猫箱的、缓慢移动的物体上,布下伸出一只手握着墙壁上延伸的扶手(Camelia第一次看见这种扶手产生实际作用),艰难地通过臂力引导着蓝布下端露出的五个轮子。很明显的是,它所罩着的物体应当包含一把标准带轮办公椅以及一名人类,但这名人类却没有用他/她天生用于移动的双脚行动。

在这个充满谜团的组合体身后,紧紧跟随他的是另一台猫箱——箱体内部空空如也,但本应连着控制手柄的线组被拉到了箱体外——那根坚强而可怜的数据线拖行着猫箱,另一端没入蓝布下方的未知中。Camelia的脑子正在不受控制地展开联想时,Solarsail已经冲上前去,一手抓住那只伸出的手,另一手抓住数据线,趁四下无人把对方连人带椅以及身后的猫箱一起拉进了医务室内部,行云流水地带上了门。

Camelia听见一声低哼和几乎轻不可闻的机械嗡鸣,而随后掀开蓝布的Solarsail也明显地愣了几秒。医务室的沉默中弥漫着二人对人体柔韧性和人类创造力的赞美。

“还好没有机械性窒息风险……Camelia,液压剪,通知急诊手术室准备扩张工具。”

Camelia脑内扫过无数组应该说的和不应该说的话,最后挤出一句:

“手柄的振动模块,还是有必要卸掉的。”

“办公椅的扶手也需要一些更人性化的设计。记得贴张条,至少这把椅子让他所在的部门报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