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续行动报告2272'

2016年11月7日,东部白昼时间凌晨4点30分,地方机动特遣队352-Dalet的队员收到了来自职业棒球大联盟通讯社的报告,右投手Ellis Canastota已经被安排到辛辛纳提红人队的四十人名单上。所有负责SCP-2272收容的基金会员工已被通知这一需要高度警戒的事件。东部白昼时间四时三刻,职棒大联盟官方频道又播放了一条关于Ellis Canastota已被加入到红人队的25人大联盟名单上的讯息。所有可用人员,包括机动特遣队352-Dalet的全部成员,迅速戒严。

他侧躺下来继续盯着茶几上闹钟发光的绿色数字。每隔几秒,不定期的,他的电话就嗡嗡响起来,潮水般的邮件仿佛在桌上半满的水杯中扔下了一块石子,每次手机都向桌子的边缘微微挪动一丝。他们送他回家做个好梦,这也是他接下来几个小时要假装做的事,天哪。

闹钟突然在凌晨查一分到四点三十时闪了起来。嗡~嗡~手机继续向桌边曳步着。他们可能认为当他们散布未解密的信息时他们在帮助大众,就像他们在让每个人都卷入一个大秘密。谁不喜欢呢?嗡~嗡~他当然不。没人说过有关他听说的氰化物安瓿的质量分布。没有任何传言。在淡淡的杏仁味中甜蜜的失去意识。上周前,汽车电台上从不停歇的政治广告最让他头疼。那些日子都过去了。

闹钟跳到了四点三十分。他的手机现在开始了一段更加坚决的无休无止的低声振动。额外的振动力终于将手机推了下去,砰的一声在地板上结束了它的行程。尽管被地毯消去了一些声音,手机仍然在坚持履行职责。他弯下腰,摸索着手机,尽量逃避着他知道他会看见的东西。但无法避免,当他看向手机时,屏幕上的亮光刺痛了他的眼睛。

“来电:区域主管Kate McTriss。”

对着亮光他躲藏起自己的视线,徒劳地努力缓和自己脑海中一阵一阵的抽动。

“我是Allred-Smith。”

主管的声音在他耳中鸣响。他一直坐在床上。尽力假装入睡。

“他们打算给Canastota打电话?唔,好吧,我们准备通过这一点抓住主干。嗯,你的命令是什么呢?”

电话另一边的声音提供了一份指示和可用人员的详细清单。如果主管比平常更焦虑,她不会显现出来。仿佛和平常一样,他觉得。

“明白了,我会让那些秘密技术人员消除这一切,办公室还开着吗?”

他用手掌顺平着衬衫上一条深深的褶皱。毫无作用,他的头发也没有遵从他手指的意愿顺滑。无所谓,就让别人抱怨他看起来像在公园的长椅上睡了一觉就来工作吧,他也需要点幽默调剂。

“因为我需要一些东西,以防万一。”

他穿上鞋,拉直领带,从梳妆台抓住一个棒球帽盖住他的头发,肆意地嘲笑着自己。

“呃,不不,没事的。就是这样,你……”

那声音让他停了下来。他专心聆听着就像在调查镜中的自己。帽子上把自己裹成一根棒球棍的卡通鱼让他看起来一本正经。

“唔,退役?倒是条新消息,不,不,别担心,长官。如果情况变得棘手我们不会犹豫的。”

主管挂断了电话。他在找车钥匙。在一切结束前这可能会卷入更多的技术人员。

凌晨五点二十一分,机动特遣队的官方调度员在网上发布了一则消息,同日午间辛辛纳提红人队与圣路易红雀队将在辛辛纳提中部的美国大球场举办比赛。首发投手被列为红雀队的Mike Leake与红人队的Eills Canastota。

 “他们今天有一场比赛,你在逗我吗?他们刚刚才结束了世界大赛”Dr.Hanakn的吼叫传遍了公共汽车大小的移动指挥部的每一个角落,此时它正奔驰在北部75号洲际公路上。“那地方现在还可能在下雪或是怎么的。”

“实际上,今天那的天气特别晴朗。”特工Allred Smith遥望着窗外把弄着膝盖上那个长长的黑色箱子。“把平民驱逐出体育场会难度会大得多。”

“干!”Dr.Hanaka叹了口气。“在我们撤下那条消息前有多少张票卖了出去?”

坐在Allred Smith对面一台移动终端前的年轻女子迅速敲击了几下键盘。“共计17397张,女士。好消息是我们在ESPN播放前拿到了宣传片。精彩的文案,恰好就在世界大赛后的表演赛。”

 “一万七千。简直是世界末日。”Dr.Hanaka踱到了指挥中心的后部,“Enriquez,进入球场的员工系统。我想要我们的安全人员在那,如果行的话再给我们所有特权。球场上每个不在比赛场地上和站台上的都应该是我们的人。”

年轻的后勤员工从屏幕前抬起头盯着Dr.Hanaka,“你是叫我们去卖热狗?”

Dr.Hanaka的眼睛在镜片后闪烁着,屹立在Enriquez身前。“如果我们能控制情况的话,就算是热狗,啤酒,甘草棒,玉米片,还有该死的吉事果都行!”。她把写字板砸到地上。“这里有一个突破收容的异常项目,稍有不慎就会付出天杀的一万七千名观众的代价。请你闭上臭嘴执行命令,明白吗?”

特工Allred Smith禁不住回想起上次他听到Dr.Hanaka说话的时候,在几个月前的学术研讨会上。他努力回想那个在房间后面轻声细语的博士。当不幸的Enriquez手忙脚乱的执行命令时,他举拳咳嗽了几声来掩饰自己的笑意。

机动特遣队352-Dalet在当地时间11时47分到达了辛辛纳提的大美国球场。考虑到特地来观看比赛的民众人数,关闭球场这一措施被认定为不可行。截止球场向观众开放时,体育场内的78%服务人员由基金会人员组成。现场的工作人员决定监测事件发展状况再确定下一步行动。

特工Dunbar步入了豪华套房,充满了电线,监控设备与电脑终端,对于一个临时的指挥中心来说真是再适合不过了。他望向窗外。赛场已经准备好开始比赛了,最近才割好的草地,完美修剪的内场,本垒后一个闪亮的粉笔绘红人队标志。

他们刚刚发布了首发阵容名单,女士,你不会喜欢的。

Dr.Hanaka叹息道:“阵容名单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我们已经核查了每个人的位置,两支队伍没有一个选手在场上,或者是意识到比赛。这到底怎么了?”

特工Dunbar有些坐立不安,“见鬼,每个位置上都是Canastota。”

“呵呵,更多麻烦。”

“两支队伍都是,女士。”

所有人都沉默了,机动特遣队352-Dalet的队员看向Dr.Hanaka等待着下一条命令。她低头看向比赛。欢呼声响彻云霄,应该是辛辛纳提红人队上场了。她抓起望远镜又看了一次。不会错了,每个球员都是挂着同样微笑,黑头发的年轻人。每个人的队服上都绣着相同的数字72与姓名“Canastota。”

她转头望向小组的通讯人员,“机器读数是多少?”

一个坐在特殊装备终端前的年长的男人回答道:“空气中声呐读数为负。除了裁判外,场上没有人。”

“至少他没宣判自己的比赛。不会有任何报导。”Dr.Hanaka放下望远镜,“发言人,十五分钟之内,混淆媒体上的所有新闻,把虚假信息散布到网上去。这只是一个宣传噱头。确认这一切完成。如果情况有变,我们得做好保险措施。”

房间角落的三个研究员立即拿出手机与笔记本电脑开始工作。Dr.Hanaka继续下达着命令。

“人群安保!确保每个小贩都是我们的C级人员。在我下命令前不要让他们分散。”

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走出了房间,已经将指示传给了手肘对讲机的另一边。

“模因部!让屏幕显示那个体育场上因为特殊影响缠上的所有沟通交流。用我们新开发的AI。我们可没时间观察客观人类。”

窗边座位上那个满脸疲惫的女子眼光一闪,仿佛要说点什么。她抬头瞟了眼Dr.Hanaka,识趣地闭上了嘴巴开始敲击键盘。

“至于你,Allred Smith特工。”Dr.Hanaka走向了特工,正懒洋洋地斜靠在冰箱旁椅子上发呆的某人,“我想要你带着你的玩具出现在某个便宜的座位上。”

它向特工膝上的那个箱子点了点头。特工也点点头,“等你的信号?”

“等我的信号,特工。”

由于机动特遣队352-Dalet不懈的努力,官方记录为,大美国球场的观众正在观看一场他们印象中无异常的棒球比赛,直到比赛第七句,当地时间14时52分。那时,一个匹配棒球运动员Pedro Borbon1所有生物特征数据并且确认了自己身份的生物进入了赛场,拿着一个麦克风,这大概是球赛第七场演唱《带我去看球》传统环节的一部分。随着讲话者身份的清晰,观众出现了明显的不适感。

特工Allred Smith用高倍望远镜仔细勘察了球场。收容SCP-2272职责的一部分就是得熟悉棒球。等等,毫无疑问他看见了一个死去的人出现在场上。他摸向了耳机。

 “需要点超出记录行为的方式,博士,我能获得授权吗?”

Dr.Hanaka的咆哮声在他耳边响起:“不,天杀的!你只有那些我告诉你做的事情的授权!”

“你要等到一个死人开始……在这做他妈的死人会做的事?”

“你的装置设置好了吗?”

特工碰了碰面前的三脚架,“没问题,博士。”

“那么你要在我给出命令的五秒内行动。我会解释我们需要知道的一切,但是我现在什么狗屁东西都不想给你解释,特工。你等着我的命令。”

“收到,博士。”特工回身靠到了椅子上。一个死人现在正要讲话,场上的人都满怀期待。

Pedro Borbon,20世纪70年代大红机队的已故替补投手,拿着麦克风看向了天空。

“体育竞技是人类一个卓越的象征。你们会乐意听到这些,就像在这里,在我们美好的社会里,运动是一项神圣的消遣。”

没人打破此时的寂静。

“体育不仅仅是竞争。体育创造了胜者与败者。没有败者的牺牲就没有胜利的感觉。在我们坦诚相待后,你会懂的更多。”早已死去的投手,与几十年前那个精干的运动员丝毫不差,面无表情地说道,“这里,这场比赛,这一切,就是为我们直言不讳而量身打造的。”

特工关注着人群的任何不寻常举动,体育场鸦雀无声,万籁俱寂。第一次,投手笑了。

“我从你们那很多次听到过一个故事。你们一定很熟悉。一个人从坟墓中返回,问他的朋友天堂里有没有棒球。让我来告诉你们,兄弟姐妹们,棒球在天堂中,是存在的!”

他笑了,尖厉刺耳,带着一副令人惊悚无法形容的面孔。Allred Smith用望远镜盯着他的脸。

“今天,让我们来共同见证,棒球,同样存在于地狱!”

他停止了自己的演讲,那座居家风琴出现了,熟悉的曲调缓缓洒遍整个球场。Pedro Borbon向他静默的听众脱帽致意,然后消失无踪。风琴依旧轻吟。然而无人高歌。

比赛的第七局期间,未知实体的言论使公众媒体的新闻与观看比赛的公众的消息散布大大增加。信息的数量,与对当时内容的描述,使基金会提升了遏制协议等级,当地时间14时59分,博士Akane Hanaka授权停止SCP-2272'的运作,并进行大规模记忆删除。

在第三局结束时,先遣员工已被命令分散进入人群。球场的每一个休息站都有一名C级人员来进行两步记忆消除的A部分。根据对场地的研究与对比赛的观察,特遣队化学师向Dr.Hanaka保证记忆消除率至少90%。足以确保民众的记忆发生改变,所受的暗示“临界点”达到峰值。博士点了点头,向通话器说了几句话。

过去常常全天盘旋在体育场上空,身后挂着一条“2016冬季展览”横幅的小型飞机现在正在大美国球场上低空飞行,寻找着能避免撞到电灯的高度。一股浓密的猩红色烟雾从飞机后翻腾而出。B部分正在释放。反应足够强效允许 叙述团队编造一个似是而非的错觉,很有希望掩盖人们记忆中这里发生的一切。

飞机从头顶飞过时,代理Allred-Smith调整了他的防毒面罩并摆正了镜头。安装在三脚架上的相机就像一件精致讲究的器械, 卫星链路显得很是复杂微妙。为了成功记录SCP-2272毁灭的必要视角,需要包含声纳馈入转换形式的三种不同观察方式。研究似乎表明,以允许其既能观察到又可以观察不到的格式捕获SCP-2272的图像将使它变得不稳定,类似一个模因复合体还是什么东西。这种推理超出了他的薪酬等级。

绿色的指示灯亮了。他调整了场地上的相机,确定能拍到场地上的球员,舱板上的男人和掩护部,所有那些和Ellis Canastota(72号,右手投手)相似的微笑。所有的视觉展示都已经井井有条正常运转了,他按下了快门。

滚滚的红色烟雾朝他降下来,遮蔽了场地,座位,以及他周边的一切。他将面罩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脸上以确保身边的烟雾不会泄露进去。如果他们不得不重现他的记忆的话,这位记忆缺失的军官一定是会很恼火的。

北风向上吹过来,吹在俄亥俄河上,把烟雾也吹到场地右边的看台上,就像以前许多飞球击打的那样。随着烟雾消散减退,视野开始恢复。特工Allred-Smith 大胆地向场地上看了一眼。

空荡荡地。四个目瞪口呆的裁判员在投手丘旁集合,毫无疑问地在讨论着是否要比赛暂停,当他们的大脑短暂地迟钝的时候。球场上,界外区,掩护部都没有球员,一个“Ellis Canastota”都没有。

一个图像出现在相机的取景器上面。Allred-Smith仔细地观察了他拍下的图像。图像显然使这个长时间的异常现象失效了,而且它不是美国大球场的运动场地的图像。在它里面的地方,一个黑白的团体照出现在相机屏幕上,25个整齐地排成一排的男人,他认出来这些人都穿着第一代辛辛纳提红人队的队服。这25个男人都有同样的微笑,他逐渐意识到那就是Ellis Canastota的微笑。

与经典的团队照片不同,这张照片是在夜晚的星空下拍摄的。天空中可以看到九个月亮。支在中队前面的标志上写着:过去,未来。25个男人都把手臂抱在身前,而他们都没有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