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裂后
评分: +20+x

夜空圆弧,孑孓浮游

客机沿着航线划过夜空与数千颗星,骷髅站在外侧副翼板面前段处,指骨关节切开空气对流。标准黑色西装衣身有几处正在闪着弱光的斑点,是订书钉。穿插在肋骨与布料之间充当媒介物。

“MaL,休谟数是105。”
幽灵站在MaL身旁轻点着头。

“但没有消失,”它应答,“还差些什么东西。”

MaL的蝶骨成为玫瑰藤攀爬架,充斥荆棘。盛开之物应在何处?而重力坝正在下沉。锈迹斑驳的金属零件构成繁杂交错的水闸端口,灰色纱织物笼罩一双不断重演被撕裂刹那的小臂,青苔在周围浮现又消失,泛黄紧接着变得澄青。

BackGroundMusic

列车正在晨昏线上爬行。明暗交错点定格在第四车厢,画面内含括着一包还剩三支香烟的万宝路纸盒,一把半自动9毫米手枪,被拆封的纸质信,静置于座位中央的支架桌上。

“Corroding Reality。”Kily系着一条紫斑纹的领带,“这个名字合适吗?”

“合适。”O5-2看见她腼腆地笑着,想起了一件事,“MaL那边正在清理残局。”

“我不喜欢它。”
Kily向桌面上的烟盒伸手,拽出一支烟,“MaL给人的第一印象很烂,不过有它帮忙确实好很多。”

“它是从洞穿中走出来的人。”

“你原来都知道。”

“也是最近才知道。”

窗外的线条变得愈加复杂,交错紧接着是暴动,然后是死寂。一个周期跟着另一个周期循环着无法发生任何改变。时而能瞥见车笛溢出的蓝雾。第四节车厢横隔于虚实两界,其内仅坐着二十三岁的Kily一人。

她开始哭,泪痕划过微红的面颊。最后拾起掉落在地的那封信,信此时还未被开封,黏着着万宝路的咖啡苦涩。

墓碑侧面所映射都市内万家灯火燃起

Site-CN-112旧址。漫游在雾中的玫瑰无根茎,它们触碰到少年的衣领,似动物受惊,却保持着好奇心,待在他的身边。少年的画架支撑于断檐沿边,手拿着铅笔仍然埋头画着涂抹着。脚尖的前方是空无,下方崩陷后的深渊,建筑群断层隐约刻录皮鞋踢踏金属罐的回响。

“在画什么?”
MaL站在他的身旁,盯着刹时枯萎转为锈黄色的玫瑰。

“未来。”
少年并未停笔,也从未抬头好奇西装内为何是一具骷髅。
“坝,洪水还有三天。”

“请问怎么称呼?”

“服部秀一,我来自日本东京。”他拿起素描纸,递给MaL,脸上露出微笑。
“您是从活下来Ambiguity Disintegrate的人吧?”

MaL不做应答,手指指骨捧着那幅铅笔速写。画的沿边是由数十双断裂的手臂拼接而成,手掌伸向画中央的环形水坝。混凝土砌成的边缘有三个人影,他们正抬着头,盯着空中驶过的列车。

“我可以把这幅画带走吗,秀一?”

“当然可以啦,请让我跟着您一起走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