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幕后的序章
评分: +12+x


在一切都结束之后,男人坐在房间里。

熄灭的灯吞下了所有的光线,男人坐在黑暗里。他想起回家时看见的人们,想起他们脸上挂着“今天又是一如既往的无聊”的抱怨。一切对男人而言都不复存在,一切对人们而言都并未存在过。他想起从前的日子,希望自己感到了回忆的温暖。

如果过去的工作需要英雄,那他只是一名侍从。只要英雄的故事仍在继续,他的工作也不会停止。他只是一名侍从,一名没有太多接触英雄们的卷轴的侍从。卷轴上究竟记载了怎样的真相,他不得而知。他能够阅读的,只有在属于的他短小的传记中,真相留下的部分投影。

他读出那是镇守未知与混乱的英雄诗,分工协作的英雄们共同维护这个世界。他看见人们获得的宁静,是他们的诗篇投下的阴凉。在其中休憩的人们,只是感慨这个世界如此平凡。

渴望改变的发生、盼望新奇的到来、幻想这个世界的平庸被打破,可是人们并不能得到它们。时间流过时冲蚀着这些愿望,留下凝结了的对平庸的埋怨。无论镇压之物是否还活着,人们都会一直这样埋怨,因为那些人们并不知道难以接触的真相。他以及与他共事的人的一切努力,都像是未曾存在过,没有任何人知晓,也没有任何人会去理会。他曾协助过的人一定会微笑着,早已清楚这一切似的说:“这是我自愿的。我接受这个结果。”

可是他不甘心。

作为侍从的他,承认自己境界不如英雄们高尚。他是一个普通人,希望自己被认可,希望自己的努力有意义。如今一切都已经结束,高塔和堡垒上爬墙虎格外茂盛。无论从前是怎样镇压异常的人,都回到了被称作“正常”的世界,当起了普通人。在他曾经协助过的人中,一定会有人说:“这是我一直希望的。”

可是他不甘心。

他想要让这个世界留有他们的痕迹。离开高塔和堡垒之前,他询问过如果说出他了解的一切会如何,得到了“没有人会相信”的回答。他不会说出赤裸的真相,这会让他过去的工作失去意义。他有别的想法。他想到了曾经见过的掩盖和隐藏,也想到了上学时听到过的文学手法。那或许是能想到的最完美的方法。

他站了起来,在黑暗中开始了他新的工作,一直工作到夜色将要全部消散。他将做出被人记住的作品,让这个作品在世界上流传,用另一种方式留下他们的痕迹。即使作品中出现的并不是真实的他和英雄、高塔和堡垒,但至少这些相似的事物是他对过去的怀念。那是即将开始的崭新故事,它从旧事的结局中走出,面前是序章开启了的未来。

循环往复的黎明回到了地平线,一道光描出了雕像的身形,照亮了伴随它诞生的文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