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香蕉人
评分: +34+x

那晚,我在酒馆里喝得酩酊大醉,当我几乎是拖着身子走出酒馆时,一个除头上有道巨大伤疤以外没什么特征的中年男人来了。男人问我要不要这些香蕉,我注意到他的手上有一个盒子。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奇怪请求,我当然是拒绝了。

“我不要钱,这些香蕉可以送你。拜托收下它们吧。”头上有疤的男人道。

我当时也喝得太醉了,居然就这样稀里糊涂答应了他,从他手里接过盒子,回了家。

第二天早上,我清醒了。伴随着酒后的恶心感,我打开盒子,男人没有骗我,盒子里的确装着十来根香蕉。在检查香蕉们没有烂的地方后,我拿起一根香蕉打算吃。试着撕香蕉皮时我才发现触感不对,香蕉皮就像钢铁般难以撕开。

“香蕉形状的玩具?怪不得男人要免费送我。下次侄子来我家的时候就把这些玩具送给他。”我这样想着,然后去洗漱。我洗漱完后依然感觉头晕目眩,但我还是坚持搭车去上班。

结束了工作后,我走进卧室,趴在床上倒头大睡。到了深夜,我被响动惊醒,我环视四周,一群有一人高,长着人的面孔和四肢的大香蕉围在我的床边。我只当这是梦,闭上眼睛继续睡,直到其中一只香蕉突然扑上来掐住我的喉咙,怒吼道:“早上就是你在扣我的头皮吧?”

我慌了,用尽全力对着它的脸打过去,它被我打翻在地。我冷汗直冒,从床上一跃而起,趁其他香蕉人还没反应过来,我手脚并用,一一将他们打倒。接着我几乎是飞出卧室,“砰”的一声关上门,拿出口袋里的钥匙把卧室门锁上。紧接着响起了密密麻麻的敲门声。

“这噩梦也太过了,”我喃喃自语,“现在继续睡吧,明天醒来一切都好了。”

我醒来,发现自己并不是躺在温暖的床上,而是在冰冷的客厅里,卧室门锁上插着钥匙。

“我梦游了?”我这样猜测着,打开了卧室的门,眼前的景象撕碎了我的这个念头:明明没有动过的那些香蕉堆在门后,看起来和普通的香蕉没啥两样。我注意到其中一个香蕉上鼓起肿包,像被人打出来一般。

昨晚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我和想杀死我的香蕉们来了一场真人快打?我怕起来,把香蕉收回盒子里,把它们丢进楼下的垃圾桶,同时在心里默默祈祷不要有事。

又是晚上,我闭上眼,睡着了。可我还是不放心,在枕头下放了把菜刀。

深夜传来窗户被打开的刺耳“吱啦”声,我又被惊醒了,看见香蕉人们正从窗子里一个接一个涌进来。要知道,我住在五楼啊,他们是攀着墙上来吗?

来不及我多想了,我抽出枕头下的菜刀。

那晚我很艰辛,将三只香蕉人拦腰砍断后,一只肿着脑袋的香蕉人抓住我的头发。

“记得你也像这样扯着我的头皮,我便让你尝尝这样的滋味!”它说完后用力一撕,我的头皮被撕下来,挂在我的头上。我明白中年男人的伤疤是怎么来的。

我尖叫,跑出卧室,逃出家,关上大门。既然打不过,就躲吧。我闭上眼,跳过这个恐怖之夜。

我醒来,发现自己果然在家门外,一股温热的液体在我的头上流动,我一摸,是血。我紧握着菜刀,鼓起勇气打开门。散落在客厅的一根根香蕉和头上可怖的伤口证实了我的猜想:这一切都不是幻想,我的香蕉在深夜会变成香蕉人来杀我。

我到医院简单处理下伤口,接着向公司请了一星期的假。该如何处理这些香蕉呢?即使丢弃它们,它们也会在深夜回来。我又不能像中年男人一样把这锅甩给别人。

我试着用火烤、用刀砍、用铁锤敲,可都没法伤到香蕉。看来只有变成香蕉人时我才能伤到它们。

我把香蕉装回盒子。在大街小巷找了给我香蕉的中年男人一中午,可一无所获。我询问周围的居民有没有看见一个头上有疤的男人,也没从他们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我当然没把我的事情跟居民们说,他们肯定会把我当成一个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疯子。

下午,我抱着绝望的心情回到家。难道和香蕉人们激战一场,将它们斩尽杀绝,才能毁掉这份恐惧吗?

我得想想办法。我突发急智,想出一个或许有用的办法。

我到浴室端来大洗脚盆,在里面放满水,将重物用绳子绑在香蕉上,把香蕉投进水中,确保香蕉们全部沉入水底后,将冰箱里储存的东西全部拿出来,而洗脚盆放进冰箱里冷冻。

几小时后,我把洗脚盆拿出来查看,香蕉们被我冰封在水中。我很满意,把洗脚盆放回冰箱。回屋睡觉了。

我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没有香蕉人,冰箱也没有怪异的响动。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在找那个男人。在第六天,男人被我在水果店找到,这回轮到我请他把香蕉带走了。男人讶异地看着我,那样子就像不敢相信我还活着,但他还是答应我会拿走香蕉。我高兴地在地上打滚,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可怕的日子要结束了!

我带他去了我家,我把洗脚盆从冰箱里取出来,给他看被冰封的香蕉。他“啧啧”两声,似乎在夸奖我。我告诉他可以直接把洗脚盆带走,我实在不想让这些恐怖的怪物在我家里多呆一天。男人抱着洗脚盆吃力地走了,我目送他远去。

不久后,我的伤痊愈了,连疤也没留下。


再次见到男人是在一则新闻里,图片上的脸虽然经过处理,但我还是通过伤疤认出了他。他的脑袋裂成四瓣,脖子被折断。我注意到一根香蕉像胶水一样紧紧粘在他的脖子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