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藏锋的人事档案

“嘿,听着,我有个想法,或许‘藏锋’这个代号从来都不指代某个具体的特工,也许指代的是一类直接对基金会本身负责的特工呢?或者‘他’是流窜于数据库里的一个异常呢,又或许根本没有什么“特工藏锋”,这一切都是某个认知危害搞的鬼?是,我知道这个假设听起来有点蠢,但这里可是基金会,不是吗?”—某文书

姓名:代号藏锋,自称姓李

安全许可等级:4级

职务:外勤特工

呼号:Cavalry (骑兵)

所属部门:不明,据推测可能为内卫总署

外貌:不明,现有记录极为模糊

业务方向:远距离侦察及渗透,针对同行组织及帷幕外情报单位的情报分析与反情报工作

此特工在档案库内留下了大量自相矛盾的任务报告,其最早参与的基金会任务可追溯至苏俄内战期间,但来自其他信源的报告认为此人可能于18世纪末甚至更早便已开始活跃,考虑到此特工身上并未表现出时间性异常,建议有关部门持续进行关注。

此特工似乎并不擅长或不愿意被卷入徒手及匕首格斗,他会选择一些更为古典的冷兵器作为替代,其武术来源繁杂,原因不明

该特工的具体职务及上下级关系仍在核实中。

以下经历未经特工藏锋本人证实,但人事部门仍认为其有较高可信度

1918年,卡西米尔·塞文洛维奇·马列维奇在一封未公开的私人信件中向友人提及“一名奇怪的中国人”向他索要了其在创作《白上白》时留下的数副手稿

1931年,河南伊洛河洪水,陇海铁路相关路段负责人及北平赈灾会专员的个人文件中皆提及某位携带新式仪器的留洋人士协助勘探受灾情况

1962年,强5型强击机在研制过程中受到了未知GOI的协助,据信该特工在此过程中扮演了某种角色,细节不明

1984年,苏军第149摩托化步兵团在某次任务中疑似得到了该特工的情报支持

1988年,一个GOC位于海防市的站点记录到了该特工的来访

可确认的经历

2007年,该特工于当年四月份通过人事部门的考核入职基金会

2010年4月,朝鲜半岛,远距离渗透任务

2012年7月,以色列特拉维夫,正常轮换

2013年11月,叙利亚阿勒颇,高危环境下的项目定位与回收任务

2014年—2016年,出现于俄罗斯鞑靼斯坦共和国,并于多个热点地区留下足迹,中国分部没有相关任务记录,2016年底该特工档案离开中国分部人事部门,去向未知。

2014年—2024年,伊朗德黑兰以北厄尔布尔士山脉,侦察及测绘任务,具体任务细节将于2124年以后的某个时间点解密

2041年,以内卫总署下辖特工的身份出现于爱琴海阿尔蒂斯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