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
评分: +61+x

Ajatar半睡半醒的时候听到有声音在她耳边询问什么,另一个声音回答可以,这让她差点醒过来。幸好这冲动最终被Ajatar压制下去。才避免要睡一个回笼觉。

今天我的心情很差,大早上在刚出家门的时候就有人看到我喝水。

当时我周围都是植物,但那个人是从树下跳上来的。我心下一惊,被人看到喝水的样子,不就代表要嫁给他了吗?一不做二不休,我决定立马杀了他。于是从树干里扣出一枚三百块的硬币,加速助跑扔到他的包里。他当场翻了二十多个后手翻,然后在路人鼓掌的时候死了。众人面面相觑,突然有人惊呼:一定是有人向他包里塞了钱!快找一个卖冰箱的来救人!是谁!谁这么恶毒!

我冷笑一声,没有丝毫顾忌。因为我上周早上剪过刘海,没人会怀疑一个早上剪刘海的女人杀人。最后我挤开人群,在马路边扬手拦下一辆火车便独自离去。

在颠簸三分多钟后,我解开一个64位加密的手绘电子锁,下车回到Site上班。但刚刚进办公室,突然警报大作。是混沌分裂者突袭了这个站点。大惊失色的我连忙找到站点主任。主任不愧是主任,听完汇报不慌不忙从屁股兜里摸出一个装满竹签的算命签筒,一边摇一边说:“我推理一下。”

在主任精密的计算中,我们得知这次突袭是混沌分裂者因为得知Site惨不忍睹的财政报表,前来表示慰问。

站点主任发了火,召开大型会议,说让我们看看新闻联播,学学怎么才能用低于企业平均工资的待遇招募到那些能力出众的人,还能让他们一直从事危险性高难度又大的工作。幸好有人想到一个办法,他打开搜索引擎,找到混沌分裂者的总部,把网址飞鸽传书给大洋彼岸的魔法少女Clef。他得意洋洋的说,“混沌分裂者的领袖叛逃前的时候偷吃了Clef煮的杂烩,俩人仇深似海,他会帮我们解决。”

果不其然,一个小时后鸽子坐公交回到站点,告诉我们已经都处理了。

主任非常高兴,当场干掉一只Bright博士庆祝危机解决。
我飞奔过去抱住濒死的Bright大哭,博士你不能死啊!你是我朋友的偶像!这你让我怎么和朋友交代啊!刚想掏出手机熨平Bright的皮鞋,我脚下传来一阵响动,原来是我的狗打来电话,通知我下班的时候带瓶可乐回去。另外家里水管着火了,火势严重,天花板都烧穿了,楼上的邻居被烟呛的看不清球赛,现在噔噔噔的砸门呢。

我暗骂一声,这么重要的时候傻狗还要喝可乐?有可乐我自己还不够喝呢!转念一想,还是先回家吧。于是对着窗外扬了扬手,一架直升飞机停在空中。

“去哪啊小姐?”飞行员踩着脚蹬子问。

“中国邮政!”我回答。“打表,我是本地人,别给我绕路。”

下了飞机,我走到路边对着邮筒大喊,“站长!我请个假,家里着火了!”

回家灭了火,我感到一阵又一阵的疲惫,像是定期的人生空虚时间,又像是从超现实作品中来的荒诞感。我从空调里拿出三罐啤酒,边练杂技边和朋友打电话求安慰。

“你过来找我玩吧,我们一起去实验室培养细菌。”朋友说。

“我头一次收到这么浪漫的邀请,还是女孩子懂女孩子!”我回答说。但其实我并不能去,因为我是个左撇子。我到哪都会发生极夜。极夜的时候又怎么能去实验室呢?

我给男朋友打电话,约他出来。我们骑着大象逛了一下午的街,他耳鬓厮磨的在我身后给我讲评书。晚上我们去面包房看电影,但是电影票只剩一张,我当机立断掏出钱包砍死男友,终于如愿以偿看完电影。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看着星光下男友的尸体,我不禁泪如泉涌,仰天长叹。老天啊!你为什么这么捉弄我!为什么要让我亲手杀死最爱的人!而且他居然……还因为违规停尸全身被交警贴满了罚单!

好在此时,路边的传单吸引了我的注意。火葬场开业大酬宾,全场只要二十块!想到这么便宜,我不禁甜甜的笑了起来。

在我带着男朋友和Bright来火葬场的时候,1全场都很肃穆,没有人唱、跳或者rap。操作工人问我要不要加辣椒粉,不要钱的。Bright跳起来说他很敏感,会打喷嚏,我们就跳过了这一环节。最后在等骨灰出来的时候,操作工人问我觉不觉得这里有哪里不对,我表示否认。于是他打开炼尸炉的门,叫我进去冥想一会。

嗯,其实里面挺热的。


Ajatar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正躺在试验台上。研究员询问平行宇宙交互体验什么结果,Ajatar告诉他那里发生过CK级末日情景,日常生活都挺没逻辑,没搜集到有价值的信息。Ajatar回忆起最后被烧死的感觉,还是觉得浑身燥热,于是向研究员要了点水喝。但不知道是不是Ajatar的错觉,研究员听到这个请求的时候惊讶了一下,随后把水瓶递过去,激动地看着她喝下了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