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术的武器

爆炸震动了Site-257的混凝土骨架。鲁斯拉夫·迪亚吉列夫冲进走廊,微弱的灯光间歇性地照亮他的蓝色长袍和紫色鞋子。他默不作声地感谢那取代了故障的通风系统的飞扬以太,并诅咒自己没有更仔细地查看目录。

另一次爆炸声响起,离那次有点近。鲁斯拉夫开始朝另一个方向前进,试图沿着充满空气的以太流寻找出路。从走廊深处传来隆隆的声音。


由于备用发电机故障,冷冻储存室238开始解冻。储存在里面的几十只手臂在容器里抽搐,并开始尝试使自己脱困。大多数胳膊看起来像人,肤色各不相同,但有些是金属制成的,有些则是木头,还有一个特别的看起来像由某种水晶制成的大猩猩胳膊。胳膊-Y推开了门,开始沿着地板把自己拖进Site的走廊里,就像亚当斯家族的手一样。

这些手臂到达一个特定的牢房门,紧紧抓住墙壁、地面和彼此,形成一个蜘蛛网般的排列。在这张网的中心是一个钝的金属臂,它的拳头推着墙。网从中间凹陷下去,手臂都弯曲了。金属手臂缓慢有力地压在墙上,使自己开始弯曲。牢房的门终于推开了,微微打开了——一些胳膊开始从缝隙里爬出来,剩下的继续推开了门。

阿曼多跳出了囚禁室,他的上身完全被绿色凝胶包裹着。他抬起头,一个手臂状的酸液向他移动,溶解了凝胶。“谢谢,伙计们,”阿曼多摇着头说。他放下更多的胳膊武器,派他们去前面的走廊侦察,然后开始走出房间。

三条分叉的走廊都是死胡同,手臂在后面盘旋。一条走廊的尽头是一只胳膊被完全压扁的感觉——最好避免这样的感觉。另一个结果是一个巨大的下降,阿曼多甚至没有感觉到手臂撞击地面。只有一个“安全”的走廊还保留着,阿曼多让他那嘎嘎作响的手臂领着路。在这条走廊里,灯光忽明忽暗,这是从最后一层的黑暗中走出的脚步。

两条胳膊消失了,阿曼多把第三条和第四条喊回来。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他都会好好想想的。他放下更多的武器,试图想出一个计划。不久,他有了他需要的那种特殊胳膊武器。他把八只瘦骨如柴的胳膊伸到大厅里去迎接他的对手,然后开始奔跑。

阿曼多有一个骨瘦如柴的、有鳞的、长着小拇指的附肢,它可以窥视对手所在的角落。他不是一个动物学专家,不想知道这个是从哪里来的。

八只手臂围在长袍上,穿着入侵者,来回挥舞。俄国人仔细地检查了他们,感觉到从它们到源头的以太的踪迹。第六只手臂高举着第七只手臂,里面的硝化甘油血液爆炸,点燃了另一只手臂的镁皮。

炼金学部的主管鲁斯拉夫·迪亚吉列夫对这次展览并不感兴趣,但对它的创造力表示赞赏。爆炸力被充满空气的以太减弱,然后被送回走廊,当以火形成的以太从走廊上被撕开时,燃烧得很厉害的手臂末端被熄灭了。

阿曼多的临时潜望镜是由定向爆炸发射的——混蛋,我要和一个该死的巫师战斗?阿曼多想。

那清脆、口音重的声音突然响起。”我知道你在那里。让我们不要把这件事搞得太糟。”

“尝尝这个!老东西!”阿曼多嘲笑道。这家伙以为他是谁?

一阵四肢猛扑向鲁斯拉夫,鲁斯拉夫用气流使他们偏转。其中一个是由铌制成的,很快就停了下来,炼成了水,然后被送回阿曼多,阿曼多用海绵做的胳膊挡住了它。

鲁斯拉夫行动缓慢地防御着,检查着通过眼前棕色皮肤的人的形成的嗜热气流。各种各样的巨大的以太环混合在一起形成一个螺旋锥,逐渐变细到他肩膀上的形成一个尖点。尽管他怀疑这个人是否意识到了他的反常行为的本质,但鲁斯拉夫现在很感兴趣。他花了宝贵的几毫秒来分析向他扔来的每只手臂,他看着一只黑曜石做的胳膊朝他飞来,在半空中摔得粉碎,参差不齐的手指从不同的角度靠近他。喷发出火山岩与玻璃碎片的攻击,在视觉上确实令人印象深刻,但原理极其简单。鲁斯拉夫轻而易举地将火山岩和火山灰分开,把玻璃聚在一起,然后化为烟雾。他决定把“战斗”延长一点,看看这个人能用上多少他那奇怪的炼金术。

阿曼多咬紧牙关。这个巫师的自大让他极为恼火。只是挥动手臂的攻击已经不够了,是时候振作起来了。他撕掉了两条胳膊,然后得到了一条磁石做的新胳膊。他朝鲁斯拉夫跑去,身后地板上的手臂互相抓住,形成了一条链子。鲁斯拉夫利用磁场,用雷电以太向阿曼多发射出一道闪电,但阿曼多已经准备好了,链子抽动着,一个等离子臂吸收了攻击。鲁斯拉夫低声迷喃,铁链底部的冰臂立刻融化了,把铁链结构压倒了。鲁斯拉夫摇了摇头:不错,但他期望更多。

阿曼多用钝石制的胳膊指着鲁斯拉夫,命令一只粘性做的胳膊朝炼金术士的脸扑过去。在简短的命令中,几十个金属臂被磁力拉着飞回了走廊。鲁斯拉夫在结构恢复平衡前接触了手臂,并用法杖把他们引开。哎哟,鲁斯拉夫想,当我用雷电以太阻断金属武器时,他折断了磁石的右臂。不确定他是否知道,但他还是很聪明。

阿曼多冲了进来,双臂重新组合,紧紧地搂住鲁斯拉夫的胳膊,双手将他的手指锁在了适当的位置。阿曼多撕开磁铁臂,立刻长出一条40英尺长的触须,触须是由破碎的岩石制成的。触须把鲁斯拉夫固定在墙上,并缠绕在他的嘴上。

鲁斯拉夫很酷!阿曼多想,打得好,我想我已经看够了。

阿曼多的理由很简单——巫师需要他的手或者他的口头命令来施展魔法。但是当他感觉到他被丢弃的等离子臂分解成一圈火,火圈在他的脖子上缠绕得越来越紧的时候,他就僵住了。他轻轻地松开了石质的触手。

鲁斯拉夫眯起了眼睛。”我不想杀你。停战?”

阿曼多感到灼热的热量越来越近了。”很好。”他松开了触手,让构成金属笼的手臂落下,然后花了一秒钟喘了口气。

“第一件事。你他妈的巫师穿紫色的鞋子?”

鲁斯拉夫深深地叹了口气,轻轻地移动了一下法杖。”不是巫师,是炼金术士。”

阿曼多摇了摇头。“当然,不管怎样。你也被关在这里吗?”

鲁斯拉夫让一阵噼啪的震动攻击打中了阿曼多的脚。

“我是主管,不是SCP。我正在寻找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法或当前情况的信息。虽然你们SCP两个都不能接触到,但你们的异常情况让我着迷,在你逃跑后可能会对我有用。”

“真的吗?好吧,只要你不把我切开,我就帮你出去。”

鲁斯拉夫开始赌博了。”你可以陪我。你叫什么名字?”

“阿曼多。他们给我的号码是3589。”

“我是鲁斯拉夫·迪亚吉列夫。很高兴认识你。”

阿曼多解开了触手,制造了一只人类手臂,用它和鲁斯拉夫握手。”好吧,那计划是什么,主任?”

鲁斯拉夫抚摸着下巴。”你以前把你的四肢当作侦察兵用过,我想我们可以更有效地利用它。给我一个气体手臂。我会用含气的以太把它送出去,你可以跟着它到最近的出口。”

“这就像一盒巧克力,鲁斯拉夫,永远不知道你会得到什么。”阿曼多笑着,一边把胳膊拉开。鲁斯拉夫疑惑地看着他。手臂形状的碘蒸气云很快漂浮在空气中。鲁斯拉夫挥了挥手,它蔓延到走廊的天花板上。

阿曼多闭上了眼睛。”没什么…等等!我感觉到了,新鲜空气!左,左,直,下楼梯,右,左,然后上。”

鲁斯拉夫笑了,这个年轻人有这样的潜力,他等不及要检查他了。

阿曼多直了直身子,在得到一双他认为有用的武器之前,他摘下了十一只胳膊:一只和盔甲很像的钢制胳膊,一只由一摊盐酸制成的左臂。他让其他自由的四肢互相抓住,手链像围巾一样挂在脖子上。”好吧,我们走吧。”

小路很长,但光线很好。

“那么,炼金术士,嗯?你以前是怎么变魔术的,让我的胳膊消失了?”

鲁斯拉夫继续走着。”这是科学,不是魔法。你手臂上的许多成分都接近纯元素。我的炼金术只是研究元素的操作和流动,称为以太。我承认,以太奇怪地从你身上流过。一旦我们离开了,我希望你能帮助我完成我的工作。”

“哼。我想我可以学这些东西吗?”阿曼多很好奇,但也不想在中世纪的地牢里死去。他抱着一线希望,希望这位炼金术士能成为他弄清楚如何精确控制自己异常情况的关键,并获得自由。

“也许,虽然我不能肯定地说,”希冀的微光闪过鲁斯拉夫的眼睛,如同最璀璨的以太闪耀。

阿曼多突然开始颤抖着。“呃,鲁斯拉夫。从哪里吹来的一阵风?”

——阿曼多和鲁斯拉夫都在拐弯时失去了麻木无聊的感觉。整个Site的外墙都被撕掉了,据肉眼所见,周围除了沙漠和废墟什么也没有。没有太阳或月亮,只有硕大的星星,从绿色到病态的红色,挂在空中。各种各样的建筑、城堡甚至土地的碎片杂乱无章地暴露在地上。

阿曼多眨了眨眼。“我们在哪里?”

这是原始角色锦标赛的条目。这里可以找到我对手的入口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