劃江而治,一中兩府
评分: +30+x

一百年前的今天,堪薩斯州的一名新兵感到了身體不適。在之後的數個月,成千上萬名士兵將會加入他的行列。

這是一場致命疾病的最早確認案例。現在被我們稱做西班牙流感的疾病最終將造成全世界三億人感染,一千五百萬到三千萬人死亡。

這場致命疾病幾乎被埋沒在歷史之中,直到1930年代各國政府為維持前線戰事聯合隱瞞病情一事才被揭露出來,連帶引起的醜聞風暴將西班牙流感帶回了公眾視線。

自從此一醜聞傳出,便流傳著一種說法:各國政府不但合作隱瞞病情,還成立了一個跨國的疾病管理機構,靠著此一機構和多國菁英的聯合合作才得以快速地讓此一疾病獲得控制。

遺憾的是,在此一說法能夠被調查之前,1938到1943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對歐洲……

「我們到了。」

Edge放下手上的報紙改看向前方的邊境檢查哨。這代表他們已經渡過了長江即將進入南通市。

進入中華人民共和國,或許多人口中的北中國。


《壹》簡報Immortal Game

Site-CN-34的站點主管辦公室在藍光下顯得冷硬、專業、難以感受到情感,這幾個詞也經常被用來形容他的擁有者。

Edge試著從這位瘦削的男性臉上讀出任何可能的訊息卻一無所獲。不論是甚麼事一定很嚴重,一般的機動特遣隊出動可不會勞駕到站點主管本人出來做簡報。

「在我開始之前。」站點主官的視線依序掃過三名觀眾:MTF-辛巳-12 (破釜沉舟Cross the Rubicon)的特遣隊指揮官和兩名隊員。隊長站在角落,但他那兩公尺的身長使他成為房間中最顯眼的一員。相較之下站在房間中央的一男一女則顯得平凡、無趣,可以走進大街人群之中不會有人多看他們一眼「你們對於本部的項目SCP-231和110-蒙托克程序有多少理解?」

兩人互看了一眼,然後Flanker先回應「SCP-231是七名某種邪教儀式產生的孕婦,他們所懷的胎兒都是破壞力強大的怪物。任何意圖殺害SCP-231或其胎兒的嘗試都會導致其胎兒提早出世。至於110-蒙托克程序的詳細內容是機密,除了此一程序能抑止SCP-231的胎兒出生。」Edge點頭同意「就我們的權限只能知道這些。此外我還有聽說一名SCP-231的產物曾經單槍匹馬毀了一個武裝站點,以及110-蒙托克程序是某種不人道儀式等等……不過都只是謠言程度的資訊…該不會我們的任務是……?」

「放心,本部不會把那麼重要的項目轉給我們支部負責的。」在一小段令人不安的沉默後主管開始了任務說明「兩個月前,ISD1在安全檢查時發現了包括SCP-231在內的數筆資料在過去一年間遭到了違規拷貝。經過調查與偵訊,ISD追蹤到了一群在中國地區活動的相關組織,並下令中國支部的特遣隊在6天前對他們在南通的據點進行攻堅。結果是所有組織成員遭到擊殺,基金會取得了數項異常物品以及…這次的重點,SCP-231的仿製品。」

「我不喜歡這故事的走向。」

「沒有人會喜歡的。目前沒有人知道這個仿製品和正牌的231有多少差異。鑑識人員證實各種跡證都顯示這次的儀式內容與當初施在231上的差距不小。很明顯施術的人只是拿盜取的231資料當成基礎,自己還做了不少更動。光是這次只使用一個而非七個個體,在原始的儀式上就是不可能的。目前比較有力的說法是這個儀式的對象與SCP-231並不是同一個,而儀式的對象如果沒那麼強大,產生的產物應該也不至於像231那麼危險。雖然這麼說,但當然沒有人願意冒險,所以這個新項目被受到與SCP-231同等的重視。」

Flanker兩手一攤「OK,所以現在基金會手上又多了一個可能搞出世界末日的玩意,但那關我們甚麼事?34站對外雖然是軍事基地,但他依然離上海市太近不可能收容這種項目。」

「遺憾的是這次造成的騷動引起了中國政府的注意。」他補充「兩個中國政府都是。於是這造成了一些政治上的問題。兩邊都不希望這高危項目出現在自己的領土內,然後攻堅中回收到的多項異常物品又有潛在價值。最後協商的結果是山寨版231將會由南中國這邊的站點收容。然後我們會派遣兩個特工做為南側的代表參與移送過程。」

「這太蠢了。」Flanker抗議「我們可沒有分成南中國基金會與北中國基金會,基金會中國分部是一個組織,他們的政治對立才不關我們的事。」

「兩邊的政府並不這麼想,而讓當地政府高興對基金會的活動還是很有用的。這代表你們兩位要去Area-CN-372,與他們的運送隊伍會合。然後一起護送項目回到34站,在這裡我們的人會接手將項目再轉運到77站。實質的護送工作對方都會處理好,所以你們兩人只是去當人頭而已。」站點主管露出了難得的笑容「考慮到你們最近的工作量,試著把這當成休假。」


《貳》攔截Gambit

「我還是不敢相信你居然敢那樣對站點主管講話。」

「嗯?喔,那個啊。」Flanker聳了聳肩「老頭只是職業性撲克臉而已,你再多幹幾年就會習慣了。說到這,你有認真在工作上嗎?項目目前怎樣?」

「很安靜,記憶處理的人做得不錯。看來這次我們真的只是兩個人頭而已。」

兩人抵達長江對岸後出示了他們的中華民國護照以及南方地區居民來往北方地區通行證2。海關人員已被知會預期兩位VIP人士,很快的,一台基金會車輛前來引導兩人的車前往Area-CN-372。

到了目的地後,兩人很快地跟這次任務的其他成員寒暄一下,全員聽取任務簡報後便帶上項目再度出發。Edge、項目、和另外一名特工坐在同一台車的後座,另外三台在前後做為護衛。光就外表來看四輛車在廠牌、顏色都沒有一致之處,彼此之間也保持鬆散的隊形,外界看來就像是不相干的四輛車開在同一條路上而已。Flanker則開著他們來時的同一台奧斯頓·馬丁跟在後方一段距離,透過植入式通訊器和Edge聯繫。

「記憶處理……每次接觸人形項目我都得提醒自己他們已經不是人類了。」

「如果110-蒙托克程序的謠言是真的,記憶處理恐怕是它最不需要擔心的事情。」

「你別給我提起……」Flanker突然不自然地暫停了一下「事情不太對。」

Edge馬上警醒過來,這引起了他身旁項目的注意,但是他沒去理會「甚麼意思?」

「交通量太少了,而且是不久前突然減少的,原本我跟車隊之間還有幾台平民車輛,現在都不見了。準備好……」

話音未落,領頭車被從車下的爆炸抬到了半空中,然後側面朝上地落在路中央。

其餘的司機並沒白費他們的戰術規避駕駛訓練,甚至完全沒減速就直接轉進了另一條道路。但沒多久第二個陷阱啟動:位在路旁腳踏車置物籃上看來無害的背包突然引爆,爆炸力將背包內細心擺設的金屬盤塑形成五馬赫的穿甲彈頭直接將第二輛車的引擎室打了個對穿。

「是EFP3!」Edge連忙將因爆炸尖叫出聲的項目抱進懷中「這不可能是臨時設置的,他們一定早就知道我們的路線。」

「內賊?」

「肯定是,這件事最早就是有內賊把資料傳出去才開始的,ISD絕對沒抓到……」

項目突然又尖叫出聲,但不是因為爆炸而是因為她看到而Edge沒看到的東西-乘客座另一側的特工掏出了手槍指向Edge。Edge領悟到她看到甚麼的瞬間連忙後仰,一枚子彈劃過了他的頭原本所在的空間。Edge立刻抓住車內另一個特工的手與他隔著項目的身體扭打起來。

Edge用力將特工持槍的手砸向車頂,三次撞擊後成功讓那把槍脫手。兩人短暫分開,Edge趁機命令項目趴下,特工則是掏出一把戰鬥刀再向Edge襲來。

「Flanker!和我同車的特工被滲透了,能幫點忙嗎?」

「我來了。」Flanker的奧斯頓·馬丁從後方加速上來,但在她能夠接近到能做任何事之前,最後一台護衛車插進雙方之間,然後從車窗內伸出數把突擊步槍開始對Flanker掃射,逼她不得不減速。「喔,真太棒了。」Edge努力試圖將刀尖拉離自己的臉,但很明顯這是場贏不了的戰鬥。相對於擅長潛入、跟蹤而維持普通人體型的Edge,對方則是活像是照三餐吃類固醇,粗壯到從外表就能看出來本職的戰鬥人員,而在這種狀況下沒有任何技巧可以彌補力氣的差異。

在刀尖只離Edge的眼睛不到一公分時,他聽到了等待已久的話聲:「準備好,3,2,1!」Edge抓準時機突然改變施力方向將刀扯到一旁,隨後車後傳來的撞擊力讓刀尖完全錯過了Edge的臉而是直直刺入了他的肩頭。Edge立刻給了特工無防備的臉一記頭槌,然後拔出刀子,扭轉特工的手臂,再插進對方自己的胸口。

確認對方死亡後,Edge連忙拿出止血材敷在傷口上,同時試著不讓項目直視隔壁的屍體「多謝了,你的時機還是一樣好。」他轉頭檢查重新跟上的Flanker,她的車上多了許多被裝甲及防彈玻璃擋下的彈痕和數道撞擊痕跡,但似乎不影響行駛,剩下的護衛車則已不見蹤影「能幫忙把這台車停下來嗎?」

從剛才後座打成這樣駕駛都沒有反應,加上在護衛車被除掉後車輛就偏離原定路線,不往東南方的崇明島而是轉向西邊行駛,Edge已經肯定駕駛也是和敵方一夥的了。但是後座和前座之間被裝甲板及防彈玻璃分隔著,基金會製的防彈玻璃比一般軍用的還高上一階,就算靠突擊步槍要打穿也恐怕得花上大把時間及彈藥,加上有護衛目標在Edge不想冒駕駛被擊斃後車輛失控的危險,最好還是靠Flanker用較安全的PIT4來逼停。

「兩位客人抓緊了!」Flanker再度加速試著從一旁超車,但對方也察覺她的意圖而移動位置擋下她的行動。在兩次失敗的嘗試後Flanker終於似乎找到了一個空檔準備超前。

就在同時,一旁的道路衝出另一台車撞上了她,兩車一起失控撞進了一旁的廢倉庫。

「Flanker?你還在嗎?幹!」Edge將通訊切換到Site-CN-34的指揮部「你們有在追蹤這邊的對話嗎?」

管制員的緊張聲音傳了回來「有,這邊已了解你們的狀況,Area-CN-372已派出援軍往你的位置接近。」

「這種狀況下我沒辦法信任我沒見過半次的人,我們自己的人呢?」

「34站還沒取得讓兩名代表之外的人員進入北方領土的授權。」

「我操,這不是搞這種事的時候吧?」Edge短暫思考了一下自己手上的選擇「好吧,我準備自行逃脫。繼續追蹤我的位置,然後跟上面的人說他們再不把那堆政治狗屁丟一邊,他們就等著K級情境在他們臉上炸開吧。」

Edge把特工的屍體挪到地上,然後命令受到這一連串刺激而忍不住開始泛淚的項目挪到右側的乘客位並把安全帶系上。

「聽好,我知道你現在很害怕,但不管發生甚麼事我都會保護你的。好嗎?」少女微微點了點頭「好的,等一下會有點顛簸,你身體向前彎然後用雙手抱住頭,但做好隨時都要逃跑的準備。」

確認項目照做了以後,Edge從背包內拿出一個手掌大的圓柱體裝在防彈玻璃上司機頭部靠墊的正後方。這是破門用炸藥,即便設計上應該是將爆炸威力全部集中在前方以燒穿正面的結構物,在這麼近距離使用依然是危險的,但目前他也沒有別的選擇。他將自己的身體盡可能作為盾牌擋在少女之上後引爆了炸藥。

在車內發出一陣閃光後,車輛隨即失控衝上安全島,在對側車道翻了三圈直到撞上牆才停了下來。

Edge協助解開少女的安全帶然後催促她快跑。在自己跟上之前他檢查了自己的傑作:炸藥在防彈玻璃上切出了拳頭大的漂亮開口,一路燒掉了司機的上半部腦袋,最後才被擋風玻璃勉強擋下來。

「要怪的話就怪你的同夥沒先確認我們的裝備吧。」


《參》狩獵Prophylaxis

Edge打量著這名坐在他身邊的少女。據他所知,SCP-231的幾個個體都是孕婦,但是在她身上卻看不出懷孕的跡象。

不過說到底,他也不知道SCP-231長怎樣就是了,也許對231而言這是正常的,也有可能這是這項目與231之間眾多不同點之一,能用的資料太少。他只知道對項目使用麻醉藥或鎮靜劑等藥物是被嚴格禁止的,但是記憶刪除與調整則不在限制。因此為了輸送方便負責記憶調整的人員給她植入了假記憶讓她相信基金會是維護世界和平的特務組織派來保護她不受邪惡集團的毒手。

……其實嚴格說起來這和現實並沒有差多少,當然少女並不知道基金會為了保護世界而必須做的工作包括犧牲她這樣的無辜者。

現在兩人,不,是一人和一個尚未獲得編號的潛在SCP項目,Edge仍得提醒自己別把人形項目當成人類看待。

他們現在坐在離兩人撞車地點一小段距離的廢棄房屋內。Edge當然希望能持續移動,但是就算記憶調整讓項目順從且遵守Edge給他的命令,項目的肉體依然是個未經訓練的小女孩。不論如何她都會拖慢行動速度。其結果是Edge發現自己被包圍而必須找地方躲藏並試圖讓項目有機會休息一下。

「不要緊的,他們沒時間在援軍來之前搜查完這整塊區域,我們只要保持安靜就好了。」

「……」

發現自己試圖安慰的話語沒有效果後Edge試著回想讀到的簡報提到的內容有哪些東西可以用的:「凱瑟琳……我可以叫你凱瑟琳嗎?」他回想起基金會灌輸給項目的假名和假身分「沒啥好怕的,你看過007吧?像我這樣的特務永遠能達成任務的。」

項目的眼神似乎清澈了一些「你是很厲害的特務嗎?」

「那當然。」

「那你的數字編號是多少?」

「編號?」

「所有厲害的特務都有數字編號。」

Edge考慮了一下,透漏這點資訊好像不可能造成任何傷害:「我的編號是26483。」

「那你就不是真正的厲害特工。」女孩有些失望地低下頭「真正的厲害特務是00開頭的。」

帶著苦笑,Edge向她保證「好吧,我不是最頂尖的特務。但是我跟妳保證,不管發生甚麼事我都會把妳送到目的地。」

短暫的安靜時刻被擴音器的聲響打斷「敬告基金會特工,我在這給你一個機會出來投降。」Edge做手勢要項目保持安靜「你有甚麼必要如此忠誠呢?基金會不會因此多給你甚麼獎勵。為了正義感?我們可不是想要無意義的毀滅世界。還是同情心?你想必聽過110-蒙托克程序的傳言吧,你真以為這麼做是為她好?」

Edge不安地瞄了一眼項目,但是如果她有意識到對方話語中的任何暗示的話她也沒顯露出來。

「你已經做了夠多了,你大可以回去跟上級說你做了所有可能的努力但還是讓項目被帶走。或是你願意的話你也可以一走了之,我們可以確保你不會被基金會找上門。」他停了10秒鐘「好吧,別怪我沒給你機會。」

令人不安的沉默,然後Edge突然開始聽見逐漸升高的高頻音。

是甚麼?從哪來的?

當他意識到這聲音直接來自他耳內的瞬間,突如其然的痛楚讓Edge慘叫出聲倒了下去。

他必須用盡全力才阻止自己暈過去。勉強張開眼睛後,眼前天旋地轉的景象混著肉的焦味又逼他重新閉眼才沒讓自己吐出來。

在混亂中Edge努力集中自己的思緒,這感覺像是一枚震撼彈在面前直接炸開,但是直接從耳內傳來的高頻音、頭右側的激痛、以及焦味讓他推理出發生了甚麼事:對方用某種方法讓他的植入式通訊器超載燒掉了,過載的瞬間通訊器直接透過耳骨對他傳送了超過100分貝的巨響並對平衡系統造成了重大打擊。

再度睜眼時,雖然景色依然模糊且在旋轉,但他已經有心理準備而多少能夠承受住。

在面前他能看到項目驚慌的表情、雖然聽不見但是從地板的震動他知道敵方已經從剛才沒忍住的叫聲捕捉到他的位置。

『我需要武器』雖然腦袋中這麼想,手卻不聽使喚。Edge再度閉上眼睛試圖集中精神,卻感到自己的身體在地上被拖動的摩擦感。張開眼睛時,他發現少女努力地把自己拖到了雜物的後方,然後從地上撿起他落下的槍塞進他的手中。

「找個地方躲起來,然後把頭壓低!」Edge勉強將槍口擺到門口的方向,但他知道自己絕不可能在敵方闖進來之前恢復到能夠戰鬥的程度。當門被炸開時他才剛感到左耳的聽力些微恢復。兩個人影出現在門口,Edge馬上開了槍,在沒瞄準的情況下他自己也不知道子彈飛哪裡去了,但至少逼門口的人影縮回外面。

在任何一方能做下一步行動之前,不屬於之中任何一人的槍響傳來,而且快速地接近。在門的人們轉向槍聲傳來的方向應戰,但很快就被擊倒。然後,另一個人的身影跑到了門口。即便已經將民間服裝改換上全套基金會戰鬥服,Edge還是從身形及動作馬上認出了對方是誰。

果不其然,那人將面具掀開露出了Flanker的臉吼道:「你還呆著幹甚麼!他媽帶上人快逃啊!」隨後將面具蓋回繼續與走廊另一側的人交火。

勉強撐起身體,Edge知道自己沒別得選擇。所以他帶上項目並聽從建議:從Flanker在包圍網上撕開的缺口逃了。


《肆》陷落Castling

「項目的狀況如何?」

「好得很,事實上你可以說我被它救了一命。真可笑,不但被回收對象救了,這回收對象還是個未成年的小女孩。回去後提醒我好好感謝它的記……她的教育者。」

「我會記下的。那你自己的狀況呢?」

「暈眩已經沒了,但我右耳還是啥都聽不見。」

這是目前Edge最擔心的一點。失去一耳的聽力代表失去了聽音辨位的能力,同時也代表更難察覺偷襲。這讓他感到極度緊張,即便是在這所謂的「安全屋」。

Edge曾被告誡要永遠認真讀過所有任務簡報及資料的內容,不管覺得自己多不可能用上。他從沒如此慶幸自己一直遵守這項建議,在他讀到的資料中包含了南通周遭的基金會安全屋位置。在簡短的考慮後他選了一個方向不符合一般逃亡者直覺、距離遠到一般人認為超出步行範圍外,但沒有遠到非得靠交通工具才能抵達的地點。

近半夜時他和項目抵達這在城市邊緣的安全屋。管理人是一名年輕的男子,一臉寫著「我從來沒出過任何外勤任務」的樣子。而這並不是唯一顯示出基金會沒花太多心力在維護這個安全屋的證明。屋內幾乎沒有裝備可供補給,一個小武器櫃、新的基金會手機,如此而已。除此之外這間安全屋完全就只是個普通的狹窄公寓。

即便如此Edge依然很感激能和34站的人聯繫上,即使只是暫時的。

「所以你們知道那是甚麼嗎?可以破壞基金會通訊系統的武器?」

「會是指向性EMP嗎?」

「不,我的夜視鏡和SCRAMBLE都沒事,被破壞的只有通訊器和基金會手機。」

「後勤部門的人說他們不知道除EMP以外的可能性,等你回來後站點的工程師會深入去檢查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到這,撤離團隊的狀況怎樣?」

「Area-CN-372派出的人員還在你的上一個停留點與敵方交戰中,數量比意料中來得多。我們也沒有關於Flanker的消息,自從她的車輛被擊毀後我們便無法聯絡上她。」

「我換個說法好了,『我們』的撤離團隊呢?34站自己的部隊?」

「我們已爭取到能讓地面部隊進入北方,但頂上的人還是對於開放飛行器自由來去很緊張。這已經是美國和俄羅斯政府協助介入的結果。」

「還來?基金會之前從來沒碰過這種問題吧?」

「之前我們沒有讓當地政府知道我們的行動。這次不一樣,在吸引這麼多注意的情況下要進行甚麼行動不被注意到太難了。別忘記我們未來還需要繼續跟當地政府合作。」

「好吧,當上天給你檸檬……。我給你撤離點座標,我到那和他們會合。」

「收到了,祝好運。」

Edge收起手機,然後走到坐在床上的項目面前蹲下。後者才剛用完餐,雖然吃的是不以口味出名的攜行自加熱口糧,但少女毫無怨言的全部吃下。

「嘿,凱瑟琳……我還沒向你道謝。你在我被擊倒時的反應很可能救了我們兩人的命。你做得很好,謝謝。」他溫柔地梳了梳少女的頭髮「一般士兵反應都沒你快。」

「謝謝。」少女微笑著回應「我從小就希望可以當特務,事實上我希望長大後能加入基金會。」

「是嗎?」Edge感到內心有種深深的不安感,基金會的記憶調整做得好過頭了。想到任何人有如此能力操縱人的過去都是件恐怖的事。「你感覺還好吧?」

「沒問題,但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如果你準備好的話,我們要再出發了。你應該有聽到我在電話裡提到了撤離點吧?我們就是要去那裡。」

少女聞言立刻跳下床然後握住Edge的右手,表示自己準備好了。兩人經過客廳時對管理人道了別然後走向門口。管理人看著Edge的背影。Edge從進門的一刻到現在都很緊繃,從來沒背對過他,也從沒讓項目離開過他的視線。也許即將離開讓他終於放下了戒心。管理人沒放過這個機會,解開了槍套。

--槍響。

第一個抵達現場的是附近的鄰居,在聽到聲響後決定過來查看。他見到的是管理員的屍體:兩槍命中胸口,一槍正中額頭。管理員自己的槍則握在手中還沒來得及擊發。


《伍》轉進Zugzwang

兩人沉默地走了一段距離,等到Edge經過一輛北向的卡車並隨手把新拿到的基金會手機丟上其貨斗後凱瑟琳才開口:「所以我猜我們不會去撤離點?」

「不會,而且我一開始就給出了通訊手段被監聽的暗號所以回收團隊也不會出現。不過我猜他們可能會派個search and destroy unit 過去看看有沒有人被釣上。」

「你甚麼時候開始懷疑他的?」

「現在這種狀況?我會懷疑所有我沒看過的人。當然之前見過的人也得警戒,不過沒見過的人我一開始都視為潛在的敵人。」他拿出一根電波探測器「所以當我拿到手機時我就做了下檢查。結果果不其然,它傳輸著兩組定位訊號,一個是基金會的,而第二個……仔細想想我還不知道他們到底是誰,所以就說是壞人的吧。」

「你看起來越來越像頂尖特務了。」

「我不是早跟你說過了嗎?」他拍了拍少女的頭「現在的問題是接下來該怎麼辦。」

他有不少時間思考這個問題。其中一個方案是繼續這樣躲藏,然後看哪一邊先找到他們。他不喜歡這主意,不能掌控的運氣成分太重了。而且就算找上他們的是基金會人員,只要其中有一個人被滲透就完蛋了。一開始接觸的時候敵方很明顯的希望活捉項目,但是在他趁著Flanker亂入導致的混亂試圖逃跑時,一些人很明顯在開火時沒有顧忌項目的安全,這代表他們在認定活捉項目無望時不會猶豫下殺手。

第二個方案是自行回到Area-CN-372。這除了有同樣的滲透問題,Area-CN-372位在荒郊野外,前去的路途中不被發現是不可能的,可能被伏擊的地方也太多。

第三個方案是從陸路前往南方。受到中國內戰及冷戰影響,長江上能渡河的橋梁不多,目前存在的橋梁都是直到近幾年雙邊關係正常化後兩邊政府經歷談判與溝通才蓋起來的。上海長江大橋和南京長江橋都太遠,蘇通大橋則肯定被盯死了。

所以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

「看來我們兩個得自己渡過長江。」


《陸》保險Alekhine's gun

「用槍的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守則。」Edge將一把7.65mm的華瑟PPK攤在手上「永遠不要將槍口指向自己或任何不是你射擊目標的人。」

他將槍枝翻轉向凱瑟琳展示各個部件「你剛剛看到我退出了彈匣,清空了槍膛,這邊的保險是鎖上的,後方的彈膛指示針顯示槍膛是空的。但這代表可以違反第一守則嗎?不行,因為人可能會犯錯,機械可能會故障。確保安全的唯一方法是永遠保持注意。」

他繼續解說槍枝的使用及注意事項,直到一個矮小的男人走進房間:「嘿,我們準備好了。」

「好啦,下課時間,等一下再繼續。」Edge指示凱瑟琳把槍帶在身上「只希望你不需要用上。」

在抵達之前他和凱瑟琳解釋了他們要碰頭的人,一個他曾在與此無關的任務中假扮成公安時認識的走私商。

「你相信他嗎?」

「不,但至少我之前見過這個人,我知道他的背景,相較於其他人他的風險性比較小。」

於是兩人想辦法見到了走私商,在用掉手上所有的金錢和暗示自己不是單純的公安而是與國安局有關,接下這工作會對他帶來未來經濟及政治兩方面的好處後,他答應提供兩人渡江的手段。

在走私商準備時,Edge把從安全屋武器庫拿來的PPK掏出來並開始教凱瑟琳使用方法。

給予護衛對象,而且還是個異常項目武器。如果被上級知道的話大概會被罵個臭頭,懲戒也是免不了的。但他決定要有最後一道保險用在他像上次一樣被擊倒……或殉職的時候。他相信雖然凱瑟琳的心智仍是個小女孩,但基金會在記憶處理時為她人格所灌輸的那一堆原意是要方便運輸的特質讓她比一些他在軍隊裡見過的天兵還要有資格處理槍械。

走私商帶兩人上了廂型車,然後開向長江。


《柒》臨界Royal Fork

夜晚的長江一片黑暗。

在國共內戰時,長江沿岸曾經是一系列戰役的主戰場。當時國民黨軍已經要失守,但是美軍的直接武力介入導致了僵局。即便在劃江而治被確立下來,接下來的冷戰期間小規模區域衝突、滲透、破壞行動依然沿著長江發生。這使得整個長江沿岸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是雙方軍隊的所有地。

這一切要到1980年代末期,雙方終於無法承受長期敵對狀態對於政經發展的負面影響,兩方關係才終於好轉。數量不多的大橋在雙方合作之下被建立,沿岸的防禦陣地逐漸減少只留下少數崗哨。但是民間的建築還沒有足夠的時間填上軍事建築離開後留下的空檔。因此長江上缺乏人工燈光,加上今晚月光黯淡使得這個夜晚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好啦,我們到了。很抱歉這裡離對岸的距離還滿遠的,不過河寬越窄的地方防備就越嚴密。尤其是崇明島一帶就算現在依然是戒備森嚴。」走私商領他們兩人走到江邊的一個小艇「冷戰時期水鬼到南方去割人頭時用的小型突擊艇。有點年紀了但還是很結實。不過我建議盡量不要開引擎,雖然他們把引擎設計成盡可能安靜,但江上本來就沒甚麼聲響。」

「多謝了。如果成功抵達對面我會確保你得到回報的。」

於是,Edge和凱瑟琳兩人坐在小艇上向南方划去。利用前半段航程,Edge繼續教育凱瑟琳如何使用那把PPK。

「我做得好嗎?」

「當然,你做得比不少我見過的軍人都好。」

「真的?」

「真的。」

「那你認為我有能力加入基金會嗎?」

Edge猶豫了一下,110-蒙托克程序的謠言徘徊在他腦後。但是會怎樣呢?他知道等項目抵達最終收容地點就會受到記憶調整以更好被收容。他現在說了甚麼也只會被遺忘,何不讓她暫時有一點希望?

「我相信你可以的。」

離岸邊一段距離後Edge停止了講解並示意凱瑟琳保持安靜。很長一段時間周遭只有槳落入水中時的微微聲響。

在這過程中他一直左右掃視周遭,警戒著任何可能注意到他們的事物,直到現在江面上似乎都一片寧靜。

但是中途他感到一股違和感。

他更仔細地檢視視野內的一切景色。沒有,他沒有遺漏掉任何東西。

一般人可能就這麼算了,事實上他的腦內也有另一個聲音告訴他一定是自己看錯了,是自己太緊張了,不需要去……。

不需要?

不需要做甚麼?我的腦袋想阻止我做甚麼?

SCRAMBLE!

他連忙開啟SCRAMBLE。原本護目鏡的電量就已經所剩不多,所以他才一直只使用夜視功能。現在開啟SCRAMBLE,即使只有一下子也確定了電池絕對撐不到抵達對岸。但電量如今成了他最不需要擔心的事。

因為透過護目鏡,一塊雜訊漂浮在水上。雜訊-代表該處有認知危害存在的證明。當然,認知危害不會自己浮在水上,那個認知危害是在一個載具的表面讓觀看者無視載具的存在。SCRAMBLE護目鏡只能遮擋認知危害,無法逆轉無視該載具的效果……但是遮蔽物本身不會被無視掉。

「該死!」他從遮蔽物的移動方式確認對方是直直朝著自己過來,他們一定已經被發現了,而用上了認知危害就代表對方不是普通的水上巡邏隊。「把身體壓低,我們有伴了。」說完他啟動了小艇的引擎試著拉開距離。

對方的船速並不快,很快地SCRAMBLE護目鏡上顯示的遮蔽物便開始縮小。但對方大概也察覺了自己無法追上而直接開火攻擊。

Edge做出了直覺的反應:撲到凱瑟琳身上試著為她擋下子彈同時祈禱子彈能擋到防彈衣的位置。和全身式的基金會戰鬥服不同,Edge穿的是較輕便的重點式防彈衣,因為戰鬥服無法藏在平民服裝之下,而在一開始的逃亡逼他放棄一部分車上的裝備後他一直沒機會拿到新的。

碰、碰、碰。他感到三發子彈擊中了他的背後,雖然被防彈衣擋下,其衝擊力還是讓他感到肋骨裂了開來。

接著他感到了第四發子彈,從防彈衣保護不到的角度鑽進了他的腹部,他只能用力咬牙忍著不昏過去。

掃射仍在繼續,直到幾發子彈擊中了小艇的引擎,引擎噴出耀眼的火光後停了下來。掃射也隨之停止了。Edge掙扎著要爬起來想要拿槍做最後的反擊。

然後他看到了凱瑟琳的表情。

然後他往下看到了她下腹部的彈孔。

然後他再往下看到了自己腹部的彈孔,是穿透傷。他的身體沒能擋住子彈的全部動能。

「喔,他媽的。」

於是,他落入了黑暗。


《捌》殘局End Game

醒來時,他發現自己在某個加護病房內。然後很快再度暈了過去。

第二次醒來時,他認出自己是在Site-CN-34的恢復室。一名醫生出現簡單確認了他的生理與心理狀況,然後就離開了。之後出現的護士也對她職務以外的事三徵其口。

第二天,基金會的人員-雖然他們沒表明身分,但Edge猜測應該是ISD的人-前來做了審問並記錄了行動報告。接下來的一星期內就是不斷的復健、審問、復健、審問的循環。

等到一周結束之後他才終於見到了認識的來客。

Flanker:「嘿,真是辛苦你了。」

Edge盯著她數秒,然後深深嘆了一口氣「早知道當時別聽你的話跑走,留下來就好了。」

「別這麼說,我自己也沒想到能活下來。」她隨性地在床邊坐下「我想你應該會想知道在事發到現在的4星期間發生了甚麼。」她掏出一疊報紙。

中原標準時間三點多時江蘇省張家港市沿岸發生連串爆炸,現場迅速被封閉且周遭的居民被進行了疏散。爆炸的影像被多名目擊者上傳至網路。
由於爆炸的規模加上部分目擊者宣稱見到軍方對江中不明目標使用岸防砲砲擊,此事件一度在網路上被傳為是北方的侵略行動。
對此外交部表示……。

昨日发生在长江南岸的爆炸事件,广州地区政府宣称乃是持激进政治思想的恐怖分子引起的单独事件,据信他们原本的攻击目标是上海市中心,但是在偷渡途中遭到拦截而与当地军方展开交火。
在网络上一度谣传此事件乃我国进行的军事行动,但随即被我外交部否认。我外交部同时对此恐怖行动发布了严厉的谴责。
即便如此,由于事发地点的敏感性,我国解放军依然下令华东军区进入戒备状态……。

外交部今日宣布將擴大與北京政府的交流已達成雙方互信互惠的目標。外界一般認為這是由於兩周前的江蘇恐攻事件以及隨後長江兩岸的軍事對峙導致的直接結果。我國與北京政府都希望減少未來雙方因誤會導致擦槍走火的可能性。
外交部表示雙方政府首長的互相訪問預計將會在……。

「如我們原本猜測的,項目的威脅性並沒有SCP-231那麼大,加上事發當時整個34站都處於一級戰備狀態,目標很快就被解決了。善後人員事後在下游一段距離的地方把你撈了起來,連同敵對組織船隻的殘骸和一堆屍體。你知道嗎?你人位於原爆點卻沒死掉真算得上是奇蹟了。」

Edge沒有回應。

「總之,交戰地點在長江河畔人煙最少的一段區域所以死傷者及目擊者都很少。兩岸的政治家也有了理由推動民意往他們想要的方向移動。總結而言任務算是成功吧?雖然當初保護項目的目標本身是失敗了。」

「失敗嗎……?其實我不知道這樣的結果對她是好還是不好。」

「……你這種話最好沒在報告時講出來,小心被ISD的人認為你是刻意讓任務失敗的。」

「別誤會,我在任務途中是真的賭上老命的要保護項目。雖然我一直在懷疑這麼做到底是在幫她還是害她。老實說我看到她被擊中的那一瞬間……我腦中充滿著各種思緒,憤怒、後悔……但同時卻也有種安心感知道自己的謊言永遠不會被拆穿,我在她眼中直到最後一刻還是我演出的那個形象。」Edge倒回病床上盯著天花板「也許到最後我只是沒那個種去做出決定,所以放手讓命運自己解決。」

「就結果而言我們的行為拯救了世界,所以我們就相信那是『正確的』、即便行惡也是『必要的』,這不就是基金會行事準則的本質嗎?我們看結果而不看過程,然後說服自己是冷酷而不殘酷,因為總有一天你會碰上不這麼告訴自己就無法行進下去的時候。」Flanker兩手一攤「或著說你也可以去申請個自願記憶刪除?」

「……讓我考慮一下。」


《玖》謝幕Curtain Call

等Edge重返崗位已經是數個月以後了。而再度出外勤則是更久以後。

Flanker遞了一杯紅茶給剛回來的Edge「如何?」

「POI位置確認,通知其他人員過來。」

「了解。」

兩人在戶外咖啡座等待著,Edge掏出報紙假裝在閱讀,Flanker則是露出一副完全投入在手機上的樣子。

「所以我說……」Flanker有些猶豫地開口。

「嗯?」

「據我所知,你最後決定不對上次任務做記憶刪除。」

「沒錯。」

「我可以知道原因嗎?」

「……我總覺得自己不應該忘記這次經驗,而且事後我並沒有太受到這次事件的影響,心理醫生也說我沒有留下創傷。」他將報紙折起「畢竟想太多也沒用,歷史是無法改變的。」

語畢,Edge將報紙隨手放置一旁,在其上的報導是:

終戰紀念!
100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18年11月9日,第一次世界大戰劃下了句點。為紀念這歷史性的一刻,今天在世界各處都進行了終戰百年的慶祝活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