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爱丽丝
评分: +26+x

今天发生了一件不太寻常的事。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在一棵树下捡到了一面镜子而已。我很确定那是一面镜子,而不是一块平整的冰,这应该是我在这个世界里找到的第一个除冰雪以外的东西了。

先把它带回世界树那里吧。

今天还是像往常一样,巡视,修补,漫无目的地游荡。我特意去之前捡到镜子的那棵树下看了看,没有再出现别的东西。

说起来,那面镜子还是一面很好看的镜子呢。金色的镜框雕刻着精细的花纹,镜面没有一丝瑕疵。

我很喜欢,不知道世界会不会喜欢呢?

今天在世界的西北角出现了一个挺大的缺口,我费了一番功夫才把它补上。这个世界真的很脆弱……

冰雪平原一望无际。

回到世界树后我认真地照了镜子。虽然冰面也能反光,但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模样。白色、蓝色,这是我身上的全部颜色了。金色是我在这个世界里见到的第三种颜色。

其它颜色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今天世界树有一根树枝折断了,我没能修好它,一部分的世界随之崩塌了。

我把折断的树枝捡了回来,和镜子放在一起。

好安静啊,但我不喜欢。

来唱歌吧。

折断的树枝已经长了回来,崩塌的世界却再也回不来了。

不过奇怪的是,跟镜子放在一起的树枝也消失了,而镜子似乎更亮了一点。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镜子的光把树枝融化了?

白色,蓝色,金色。冰雪的世界一成不变。

忽然感到有点难过……来唱歌吧,把不开心的事情忘掉就好了。

那面镜子……那面镜子开始发光了,金色的光!

光里似乎有声音传来,很好听,我很喜欢。这好像和歌声一样,都被称作……音乐?好像是这个词。可惜光很快就消失了,我还想多听一会儿呢。

我喜欢金色,也喜欢音乐。

白色是雪的颜色,蓝色是天空的颜色,金色……金色是音乐的颜色。

好冷啊,又去修补了一下世界。要是这个世界是金色的就好了……

来唱歌吧,歌声也是金色的呢。

镜子又开始发光了,金色的音乐再次出现了。我守在镜子旁边听了很长时间。

听音乐的感觉很舒服,就像……晒太阳一样?我自己唱歌时也有这种感觉。

不过太阳又是什么呢?我猜,应该是和音乐一样的东西。

光又消失了,这里……真的很黑,又黑又冷,说实话我不喜欢这里……但我又能去哪呢?

今天还是在白色的世界里巡视,把能看到的漏洞统统补好。

不过,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是为了给自己一片容身之处吗?我不知道,也许是因为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事可做了吧。

不对……我还可以唱歌,还可以听镜子里的音乐。那么就来唱歌吧!

……

ah Laiz Ranya Karna Mii
呜呼 让我见一见太阳

Ranya Karna Mii end
再让我见那么一次

Twiik ani Laila ani Hyuz ah Lanai
那只鸟儿 那阵风儿 皆是那般自由

Gout Mii Drone end
我却永远孤身一人

……

又开始下雪了……好冷……

要是有阳光就好了,金色的阳光……或是来点音乐也好……

又有一根世界树的树枝折断了,我照例把它捡了回来。

今天镜子再次发光了,我又听了很长时间的音乐。

在音乐结束时,我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金色的人影。我开心极了,跟她打了招呼,她似乎很惊讶,但随后露出了笑容,那笑容就像阳光一样。

她和我说了很多话,她告诉了我她的名字——Alice Schach,我也告诉了她我的名字——Toriesta。

我和Alice很快成为了朋友,她和我讲了很多有趣的事。比如说,她生活在一个很大很大的世界,那里有所有的颜色,还有明亮的阳光,很多人快乐地生活在那里。我也跟她讲了我的世界,告诉了她这里除了冰雪什么都没有,她很同情我的处境。

后来,她告诉我,她能找到我是因为我捡到了她的镜子,而我的歌声传过镜子,与她建立了桥梁。下次想要见到她,只要唱歌就可以了,但需要一段时间来积攒能量……她刚说到这里金色的光就消失了,镜子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不过我还是很快乐——我有了一个朋友,她的名字是Alice!

奇怪的是,树枝又消失了,不过我不在意。

雪停了,我照常出去巡视了一圈,还是一样的冰原,似乎没有明显的漏洞。唉……好想去Alice的世界啊,那里应该很温暖吧?

回来后我面对镜子唱了首歌,但镜子没有反应。也许还需要多等几天吧?我已经等不及要再见到Alice了。

不过话说回来,Alice在镜子里的影像很模糊,我还不知道她是什么样呢……

镜子还是没动静,我怎么唱歌都没法召唤出那种金色的光。

我该怎么办,Alice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想见见她,还有她的世界里的阳光……

这里似乎更冷了。

还是没用。我必须做点什么……

Alice……Alice……

镜子终于发光了,但这次时间短了许多,Alice和我只来得及说几句话。

她说,我的世界受过严重的打击,本来早就应该崩塌了,但有一个强大的能量在支撑着它,让世界勉强保持完整,我并不是很懂这是什么意思。

她还告诉我,镜子自然充能太慢了,如果我可以收集一些那种能量,就可以延长与她见面的时间,如果能量足够,她甚至可以做一些其它的事……像上次一样,还没说完光就消失了,世界又回到了寒冷与黑暗。

那种能量,究竟是什么?

又是一场大雪,似乎比上次更冷。积雪压断了七八根树枝,我把它们都收集了起来……我有一个猜测。

世界又崩塌了一些……这个世界究竟还能坚持多久?如果世界完全崩塌,我会怎么样,镜子又会怎么样?我还能见到金色,还能听到音乐吗?

我好害怕……Alice,给我唱首歌好吗?

我猜对了!我猜对了!!!那个能量就来自世界树!!

那些树枝就在我面前融化成了蓝色的液体,被镜子吸收,随后就是旺盛的金光和前所未有的音乐声。

Alice又出现在了镜子里,她的影像清晰了许多,我看清了她的相貌——阳光一般洒下的金发,眼睛是比最纯洁的冰还要清澈的蓝色,穿着奇特的服装——那也是我从未见过的颜色。和绚烂的她相比,我浑身的白色简直可以用暗淡无光来形容。

Alice和我聊了很久很久,她跟我讲了她那边的许多事。比如说,她的世界里有专门用来制造音乐的工具,名字叫做乐器;她还有很多热爱音乐的朋友,他们组成了一个乐团,用魔法演奏音乐——哦,魔法就是我每天用来修补世界的那种力量。她讲述着那里的一切,天空,大海,魔法,欢笑……她甚至提到了一个名为“基金会”的组织,可惜我并不太懂。

那是多么美好的世界啊,有阳光,有音乐,有快乐,有自由……我也想到那个世界去,和Alice在一起,直到永远……

可是那一切都是镜子对面的影像,我甚至无法握住Alice的手。

离别时,我问了Alice镜子里传来的音乐是什么,她告诉我,那是管风琴演奏的《至高天组曲》。她还哭着向我保证,说她会想尽一切办法打通两个世界间的通道,但我只要能和她说说话、听听管风琴的琴声就已经很满足了。

一如既往,在冰原上巡视,漫步,修补……歌唱。世界树的树枝没有再折断,世界的崩塌暂时停止了,但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好黑,好冷……Alice,带我走吧……

下雪了,冰原被天空的碎片掩盖,变成了雪原。我仿照着Alice的样子堆了一个雪人,很漂亮,但是没有颜色。

为什么这个世界如此荒凉?

Alice,带我离开这里……

冰,雪,白色,蓝色,一个沉寂的世界。世界树冷酷地挺立着,如同冰封着我的牢笼。我受够了。

雪似乎永远也不会停,天空没有一丝声音,连镜子都沉默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Alice,我要来见你……

我……我做了什么?!

一大把树枝被我折断了,我躺在树下,脸上沾着天空的血。世界树在哀鸣……我,我做了什么……我的手……

地震,世界痛苦地咆哮,崩塌的碎片碾碎了我堆的雪人,白色的风暴席卷着这本就荒芜的大地。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镜子前的……无法思考。

不,已经不重要了。

Alice……

几十根树枝融化成一股小溪,灌入了镜子。

烈焰般的阳光奔涌而出,几乎灼伤了我的双眼。神圣的旋律震耳欲聋,那个我朝思暮想的身影就这样从镜子里走了出来。

她将我搂入怀中,我被金色包裹着,竟奇迹般地感到了一丝温暖。

“这个世界即将终结,”Alice说道,“辛苦你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我的朋友Saray,我将遵守诺言,带你前往我的世界。”

“不过在此之前,我跟你准备了一个礼物。”Alice抱着我,一步步走近了残缺的世界树,雪花盘旋着,在阳光面前停下了脚步。

世界树微微颤抖着,眼神透露出一种悲凉,又带着一丝解脱的轻松。

于是,清澈的歌声在天地间回响。当第一段旋律迸发时,似乎有一道阳光拂过了我的双眼,我缓缓睁开眼睛,发现无数缤纷绚烂的颜色充盈了这冰封的世界。

舞动的天地间,世界树在缓缓融化着,冰蓝色的液体在恢复了活力的大地上流淌,最终聚集于Alice的掌心,一个奇特的器具正逐渐成形。

在金色的温柔中,我第一次进入了梦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