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破晓时,我将得胜
评分: +32+x

该怎么做?

举手投降?还是用那支沾上鲜血的QSZ92拼死反抗?

Nicolas很清楚,自己正在面对一群刚刚服用过记忆强化药剂的残暴之敌。

“手举起来!”

其中一个混分士兵已经开始冲他咆哮,其他士兵也正在步步紧逼。这一切都让Nicolas心理素质的考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不幸中的万幸,他想起了泰伯拉斯曾对他说过的话:

“知道在战场上,如果你不能控制情绪,会发生什么吗?”

无需再次回想后面的那句话,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他尽力保持呼吸平稳,控制剧烈的心跳,冷静地思考了数秒。此时此刻,如果他不顾一切地用手枪反击,一定会走向被射杀的命运,但更关键的是,这并不能阻止对方冲到主计算机前,阻止Meme-Cleaner的加载和运行;相反,如果他作势投降,可能还会争取到一些渺茫的机会。

他放下手枪,缓缓举起双手,正面朝向离他最近的那个身穿混分制服的大块头,并缓缓向对方靠近。那个大块头与另一人对视一眼,快步冲向Nicolas,把枪管狠狠抵在他的后脑,粗暴地命令他双手背后脸贴到墙边,迅速对着他的手腕上了一副手铐,随即开始上下检查Nicolas的全身。他粗暴地扯下Nicolas身上的逆模因战术背心,在发现了那把沾满鲜血的战术匕首后,又用力把它在地上滑远。

匕首与地面相互摩擦,产生了清脆的响声。在这清脆的摩擦声中,Nicolas的余光告诉他,有一个混分士兵正在向主计算机走去。

慌乱感再次袭来,如果程序被终止,那么一切都完了。他本能地开始挣扎。

“别他妈动!”

见状,接近主计算机的混分士兵意识到了什么,反而加快了步伐小跑起来。那一瞬间,Nicolas后悔至极,但在多重因素的作用下,身体仍然没有停下挣扎,而这惹怒了他身后的那位大块头,他冲着Nicolas那受伤的左腿狠狠给了一脚,咆哮道:

“我说,别——他——妈——d……”

多串子弹出膛的声音盖过了大块头愤怒的咆哮声,随之而至的则是这些混分士兵接连的倒地声——面对突然从门口现身的泰伯拉斯、索森、利特莱和黄毛等人,他们完全措手不及。

希望如同将息未熄的火苗又重新燃起成为烈焰,照亮烧热了Nicolas的一切黑暗冰冷之感,将绝望和慌乱的感觉燃烧殆尽,赋予了他重拾胜利的信念。索森用最快的速度跑到Nicolas身边,从混分士兵身上取下钥匙打开Nicolas的手铐。Nicolas快速跑回主计算机,看向屏幕:

Meme-Cleaner.exe 加载完毕,即将开始运行,请准备输入基金会员工权限凭证码以及基金会Ⅱ级程序通用运行码。

“他们的增援来了!”

没等Nicolas松一口气,靠门的利特莱大声喊道。索森向门边望去,转头看向Nicolas:

“Nic,抓紧时间,这里的混分武装人员已经全部吃了记忆强化,现在要靠我们自己了!”

警铃大作,未曾停歇;硝烟弥漫,未曾消散。混分士兵向导弹控制室奔跑的脚步声已经清晰可闻。在这艰难的时刻,Nicolas抬头望向他所有的队友,在这个次级特种小队中,或因牺牲,或因背叛,死亡接踵而至,但Σ202剩下的队员们仍在坚挺,直到最后一刻的来临。

Nicolas坚定地点头,双手开始在键盘上飞速地敲打。小队成员迅速捡起混分士兵的5把突击步枪,剩下的仅有手枪的两人也握紧了自身唯一的枪械,准备进行殊死之斗。与此同时,只有Nicolas知道的那两串冗长的编码已经被录入系统。

Meme-Cleaner.exe 正在运行…

“他们来了!”

先于枪声插入的是几声猛烈的爆炸,这要归功于卡文为他们精心准备的HG86手雷和M18A1阔刀地雷混合大礼,门外惨叫声传来,几具躯体摔落在地。紧接着又是一股援兵涌入门内,却被Σ202成员精湛的CQB技术完全压制。但少量的精兵终究无法扛住大量糙兵浪潮般的进攻,眨眼间又是一队援兵向这里冲来。Nicolas心急如焚,只希望程序运行的速度能再快一点,哪怕一秒也行。

就在此时,无线电音频从密集的枪声中浮现:

“呼叫Σ202,这里是‘回旋镖’,我们已经抵达战场外围,正在盘旋,遭遇地面武装人员小幅度骚扰,何时撤离?完毕!”

“呼叫‘回旋镖’,马上就好!”

“收到,在你们撤离过程中我们会尽量提供空中火力掩护,但最多只能再等你们120秒!完毕!”

“好了没有?!”泰伯拉斯冲Nicolas偏过头来喊道。

Meme-Cleaner.exe 运行结束,没有检测到阻碍!

那几乎要被盯出花来的屏幕上终于迎来了Nicolas唯一渴望的内容,“好了!”他声嘶力竭地喊道。

“好极了!全体向河滩撤退!WE——ARE——LEAVING!”

拖着伤腿,Nicolas狠命地试着跑起来,索森立刻过来搀扶他,协助他往出口移动。卡文向外面丢出了最后的一枚手雷,为全队提供火力和烟雾掩护。在步兵协同战术下,Σ202顽抗着不断接近的混分武装人员,枪林弹雨间,几乎所有小队成员都已经或多或少地中枪,鲜血从肩膀、手臂和小腿向外溢出,但这没能阻止他们的步伐。直到杀出导弹井后,友军直升机的机枪所吐出的火舌才削弱了他们受到的攻击,但依然有子弹源源不断地飞来。鲜血不断从他们的伤口向外冒出,Nicolas左腿已经失了不少血,他感到左腿已经完全麻了。

“坚持住!”索森朝Nicolas喊道。

在无尽的枪弹声中,Nicolas紧咬牙关,每一步都是竭尽全力,每一步都只为成功撤离,每一步都是为了回到原来的岗位,见到想见到的人……

好像是一整年,又像是一个世纪,所有人终于登上了那架停在河滩旁的TrH-3z武装运输直升机。当直升机冒着多重交叉火力迅速升空时,来自地面的子弹打在机体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Nicolas向下望去,导弹井旁的人物正在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像蚂蚁;而自己也仿佛是一只刚刚还在油锅上的蚂蚁,只不过有幸乘坐专为蚂蚁设计的飞行器飞离了那个他一辈子也不愿再返回的油锅。

机舱内的几名同是第9分团的士兵立即拆开紧急医疗包,为受伤的队员包扎伤处。而小队全员则瘫在座位上,除了剧烈地喘气,没有其他动作。

巨响传来,导弹井的顶部已经向两边打开,在重重烟雾中,那枚大型模因洲际导弹竖直向上突破了发射井的笼罩,像一枚笨重的巨型飞镖,射向了天空的深处。

“它的杀伤性模因已经死了,所以……放心,它搞不出什么破坏了。”

Nicolas说着,又像是对其他人说话,又像只是喃喃自语。

“我们赢了,对吗?”利特莱这样问道。他捂着被子弹擦伤的手臂,先是环视所有人,目光最终还是定在了Nicolas身上。

直升机正在逐渐把“油锅”抛到视野之外,向远方望去,Nicolas才惊觉,朝阳的灿烂光芒早已在远方的天际闪耀,万丈金光划破夜空,穿透薄云,为万物染上光泽,为世间带来希望——

“没错,我们赢了!”

泰伯拉斯对着舱外喊道,而舱外,是正在重新苏醒的山川与河流,是正在重焕活力的森林与草地,是正在重回缤纷的世界。

此刻,天,已然破晓。




























































































Site-CN-75-C2,主门门口
5月15日,09:20
晴朗,凉爽

几缕薄云飘荡在晨光的金辉中,慵懒地游移着,它们的形状富于变化。主门前的道路和附近的绿化与站点设施构成比例适中的静物景色图,偶有寥寥鸟鸣。

一辆轮式装甲运兵车进入图景,与常规陆军相比,这辆装甲车车身虽以陆军迷彩涂装,却多出了带三个箭头的圆形图案,引得主门门房的那两位看门人歪着脖子透过玻璃窗探看。

装甲车缓缓停下,发出轻微的刹车声。后侧的门打开后,8个人陆续跳下车厢。Nicolas的身上已经没有了那件陆军迷彩服,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件黑白相间的T恤衫和一条宽松的休闲裤,而索森也已经换上了战术反应小组的那套万年不变的黑色制服。

在一件SCP-427复制品的帮助下,Σ202小队的凯旋者们已经从伤中痊愈,Nicolas也不例外——他的左腿和手臂已经恢复如初。而这件在整个中国分部都较为少见的SCP-427复制品,则可以看作是FAF上级在FAF后续部队完全攻陷位于安蒂科斯蒂岛的混沌分裂者总部后,赠与他们的礼物。值得一提的是,与礼物一同颁发的,还有8枚底部刻有“Σ 2 0 2”字样的银质勋章,它们无一不映耀着灿烂的光辉。

只不过,Nicolas的那枚勋章上面,比其他7枚都要多了一颗银星。这是什么意思呢?他也不太确定。

在这个特别的时刻,8个男人互相站定,除了相互对望,短时间内竟不知该作何语。最终还是利特莱开了个头,他向Nicolas走去,和他来了个结实的拥抱,之后又转向索森,施以同样的动作。

除了泰伯拉斯仍在原地倚靠着装甲车的一侧,其他几位来自基金会武装部队的成员纷纷效仿利特莱的举动。除了紧密的拥抱,卡文还对着Nicolas的后背外加了几次厚重的拍打。

当黄毛来到Nicolas面前时,他略微复杂的表情还是让Nicolas心中微微一紧,不过,此时此刻的黄毛,眼中早已没了从前的那份尖锐。他犹豫了几秒,终于开了口:

“请原谅我先前的言行……你让我明白了,你是一个真正的战士。”

两人紧紧相拥之时,所有人都浮现出了欣然的微笑。

在和这些同队的兄弟们拥抱过后,Nicolas感到双眼逐渐微微地湿润起来,他眨了眨眼睛,试着去掩饰。这时,唯一没有和二人拥抱的泰伯拉斯直起身来,示意性地咳嗽一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多余的话就不说了,我只想告诉你们各位最后一件事。”

在其他人的目光中,泰伯拉斯轻轻取下胸前的银质勋章,将它举在大家的面前,指向它底部的那个唯一的希腊字母。

“你们知道,这个字母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吗?”

“Σκουπίδια?”

利特莱试探性地问道,而泰伯拉斯只是微笑着摇摇头。

“‘Σ’不是‘垃圾’的首字母,它是求和的符号。只有这个小队的每个人完全地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和专长,只有让这一切累加在一起,我们才能战无不胜。”

Nicolas眼中的湿润加剧了,他连忙转过身去,免得让所有人看到他那发亮的双眼。没想到,当那熟悉的站点设施楼群终于再次映入他的眼帘之后,他的鼻子却更加酸楚。他装作无意间抹了抹眼睛,重新转回身——还好,没人发现。

“如果你们闲了,可以再到Λ-76战备基地里找我们,到时候我请你们喝威士忌,或者红葡萄酒,实在不行啤酒也可以,”利特莱热情地对Nicolas和索森说道,“当然,得选在没有训练的日子!”

所有人都笑了。在众人的笑声中,泰伯拉斯迈着一贯沉稳的步伐,在装甲车车头旁边站直了身躯。

“现在听令!Σ-1,Σ-2,Σ-7,Σ-8,Σ-10,列队!”

在Nicolas和索森面前,5位曾与他们一同出生入死的昔日战友列成一排,以军人独有的笔直身姿和严峻目光站定并目视二人。

“敬礼!”

连同泰伯拉斯在内,6只右手利落地对准了太阳穴,而Nicolas和索森也条件反射地作出了同样的动作——这个无声胜有声的时刻,Nicolas永远也不会忘记。

直到军车消失在视线内,二人才终于慢慢地转过身去,向站点内迈步。

“终于要回归旧时光了,说起来还真有点享受呢,”索森挠了挠头发,“有点奇怪,要知道以前站点酒吧里找不到妹子的时候,我可从来没期待过充满训练的一天。”

“你还是老样子啊,75站还有哪几个妹子是你没见过的?哈哈,”Nicolas看向那个早已路过无数次的花坛,呼吸着花朵和草木的清香,“不过说实在的,干看了这么久,你是不是也该找一个了?”

走过大路和小道,两人在岔路口停下脚步,两条路一条通向研究员办公区,一条通向战术反应小组驻扎区。

“嗯……啊哈,你说得对,是该找一个了,可惜今天啊,还得出勤,基金会就是这样,假期都扔进垃圾桶了。”索森摸了摸脸,“不过放心吧,我的专属妹子肯定会出现的,走着瞧!”

踏上熟悉的楼前台阶,进入熟悉的电梯,来到熟悉的走廊。今天的站点仍和从前的大部分时候一样,研究员、安保和其他人员在各处穿梭着,但人并不多,也不算嘈杂喧闹。Nicolas沿着早已走过无数遍的路径来到办公室门前,深呼吸,把手搭在了门把手上。

而就在这时,有人把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主管?”他回头望去。

Kalizi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我以为你会在A区呢!”Nicolas说道。

“平时是这样没错,但今天,我想专程欢迎一下你。怎么样?”

“啊,真的很感谢!”Nicolas笑着。

“不过,也不完全光是为了欢迎你,”Kalizi故作神秘地停顿了一下,“也是为了告诉你一些你已经可以知道的事情。你也知道,目前基金会武装部队已经找到并攻陷了混沌分裂者的总部,混分的成员除了少数侥幸脱逃以外,其余的都被基金会进行了一番改造,不是吸纳为研究员和收容人员,就是被用作一些低权限人员协助基金会处理一些杂事……至少,我们不用再担心之前那些无法预测的站点突袭了,不是吗?”

“听上去不错啊。”

“消灭混沌分裂者后,就在昨天,GOC和我们签订了‘消防栓’协议,双方销毁了所有具有不可预测性的异常武器——不仅仅是混分研发和制造的。协议中还约定,通常情况下,双方在近十年内,均不能首先进行这类异常武器的研发和生产。至于十年后?那时的事谁也说不准,到那时还会有新的协议。不过呢,至少在眼下,我们要合力掐灭异常项目武器化的火苗。”

听到这个,Nicolas在心中吐了一口气,在亲历过这一切因异常武器而出现的荒凉后,他终于感到真正的释然。

“或许你还会对这个消息比较感兴趣,说起来应该算是个笑话了,”Kalizi挑了挑眉,“据我所知,MC&D曾经出高价雇用一家叫作“Reason国际军事资源”的公司掌控的雇佣兵组织为混分服务,然后混分给他们一些异常武器作为报酬,MC&D再转手卖给对异常武器有特殊偏好的富人。而就在前几天,那家公司里所有与MC&D和混分有直接或间接联系的人员已经集体被基金会来了一次记忆删除。有趣的地方在于,这次的记忆删除剂好像出了点问题,不知是配比不当还是用量过多,那些雇佣兵和公司高管们已经忘掉了有关他们之前职业的一切,没法再重操旧业了。因此,基金会最后只好把他们送到新西兰分部管理的一个收容异常动物的大型牧场去,让他们打下手。”

“看来他们要好好亲近一下大自然了!”

Nicolas笑了起来,但没几秒,他又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止住了笑容。

“对了,主管,那枚洲际导弹……”

“放心!它最后沿着基金会预测的飞行轨迹命中了位于东南沿海的Site-CN-37,不过由于基金会已经提前疏散和转移了37站点的人员和异常项目,再加上它的弹头的当量并不大,除了几栋研究设施和员工宿舍被毁以外,并没有什么损失。当然了,假如杀伤性模因在那里被释放的话,我们的损失将会很严重,毕竟那里是个站点密集区域。说到这个,真是多亏了你。”

“这样就好!”Nicolas低头扫了几眼地板。

“行了,既然一切都过去了,你也要准备干新的活了!”Kalizi从身后掏出几页纸,递给Nicolas,“这些是几个最新项目的初始资料,它们就都交给你负责了。知道你不喜欢加班,但是做得出色的话,可是有奖金的哦。”

Nicolas看着Kalizi离开的背影,在她马上离开走廊时,却又突然叫住了她。

“等一下!”

“嗯?”Kalizi扭过头,眼含笑意地看着他。

“我还有件事不太明白……”Nicolas走近几步,“为什么一开始,基金会要编造那个‘Nicholas’的谎言呢?”

而Kalizi只是转过身来,给了Nicolas一个略带深意的眼神:

“你自己好好思考一下吧!”

听着Kalizi的下楼声,Nicolas苦笑一下,把那几页纸举到面前扫了几眼,再次做了一个深呼吸后,他再次把手放在办公室的门把手上。心中那份难言的激动和感动,不仅因为马上就要回到他最熟悉的地方,还因为……

他按下了门把手,走了进去。

门内,一个女孩坐在办公桌对面的休闲小圆桌前,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默默看着窗户外的景象。闻声,她猛地转过头来,略显呆滞地望着走进门内的人。

“Fannie……”

Nicolas甚至忘记了撇下资料,目光刚刚接触到她的面容,便不想再移开。

“你……你回来了?”女孩站起身来。

Nicolas轻轻向她靠近。

“是的,我回来了。”

Fannie轻咬嘴唇,试图保持镇静却没能成功,她冲过来,短暂地犹豫后,还是抱紧了面前的年轻研究员,而Nicolas也将双臂紧紧环绕在她的背后,闻着那久违的发香,感受那柔软的发质和纤细的身姿。

“可能,她也正在流泪吧。”Nicolas这样想着。












(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