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的

2017年10月1日

站点主管Edgar Holman坐在Site-64的办公室里,面前摊着一份小小的文件。研究员Cooper坐在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她看着他阅读文件,一脸自信。三波特兰地区总会出现异常物品,但其结局大多是被收容到站点的低安全储存翼楼里吃灰。极少的时候,普罗米修斯实验室里的一些东西会流通到这个避税天堂中。比如这次,出现的藏物1是一种铁蓝色粉末,当被吸入时,能让使用者与死去的人对话。Holman放下实验项目文件,皱起眉头。

“你说Tau-51是在哪里找到这东西的?” 他问。

“老城区,先生,”Copper回答。“一些年轻的异术家用它进行某种试验性表演,里面的演员都是已过世之人。”

Holman点点头。

“所以,这东西是怎么起效的?听上去就是让一群人神志不清啊?”

“呃,技术上讲它就是这样,”Cooper笑了起来。“核磁共振成像显示它与LSD2能刺激相同的大脑区域,还会造成大量听觉和视觉幻觉,但D级人员的试验证实受试者能够与死者,或者某个有死者记忆的东西说话。”

当Holman注意到Copper眼中的激动时,他微微一笑。大多数被收容到Site-64的波特兰异术物品都只有一个异常项目编号。很少的情况下才会作为SCP项目提交并获得正式名称。

“如果这份草案你批准,签完名我们就立即提交,”她笑着说。

Holman点点头,伸手取出笔,但突然停了下来。Copper的笑容消失了。

“这件事我想先搁置一下……”他说道。“一旦分析部门听说了这东西,他们就会开始进行此项超技术的开发工作,并制造出我们自己的版本。与死者说话的能力有很大的益处。命AMAT3实验室承接这个项目,满负荷开工,让我们先看看能否弄清楚它的合成方法,好让Site-64的名号一炮打响。”


1998年10月31日

Edgar和Rita坐在他们房子的屋顶上,俯瞰着下面落叶缤纷的街道。太阳消失在远处的波特兰山下,一股寒冷的风吹来。Rita紧紧地裹在一条大被里。Edgar递给她一杯加香料的苹果酒,然后在旁边坐下,微笑着。大街上,小女儿与朋友们“不给糖果就捣蛋”活动的场景映入他们的眼帘。她穿得像只涂了芥末的热狗。他们的大儿子在楼下,为前来讨糖的捣蛋鬼们分发糖果。

“生日快乐,”Edgar说,并把妻子一小绺黑色长发梳到耳朵后面,轻吻了一下脸颊。

“万圣节快乐,”她暖暖地微笑着回道。“你其实不必大费周章特意请一天假的。”

“哪有,”Edgar立刻笑着回答,“他们巴不得我不在。”

两人的手紧紧相握,看着下面街道上嬉笑玩闹,装扮各异的孩子们。


2017年10月2日

Conwell研究员眨巴着眼睛,努力消化着Holman主管的话。

“一个月?” 他结结巴巴地说。“你想在一个月内完成这件事?”

“你能做到吗?” Holman问。

Conwell看了看文件,紧张地用一只手挠了挠头。最终他耸耸肩。

“呃,也许吧?” 他回答。“你给我们的东西可不多,我们没有任何原始的PL4文档,如果这种粉末经历了哪种我没见过的异常处理,我们就抓瞎了。我的团队肯定是一流的,但我们不是炼金术士。“

Holman狡黠一笑。

“反正你没说不行……”

Conwell皱起了眉头。

“为了这个,我将不得不把另外三个合成项目后推,你知道的,对吗?” 他问。“那些研究员的满腹牢骚可得你去承担。”

“你做你该做的事。” Holman耸耸肩。

“好吧……”Conwell叹了口气。

“完美,记住时刻向我汇报进度,”Holman苦笑着说。他离开办公室时,挥了挥手。

Conwell深深地陷入椅子,看着他面前的文书和桌子上的样品,然后放了首音乐。

R.E.M.的Losing My Religion5在房间内响起。


2014年10月31日

Edgar和Rita坐在他们房子的起居室里,外面下起了雨,玩耍的孩子们不得不回到了家。Rita浑身裹在大被子里,她的眼窝微微凹陷,静静地看着在门道之间跑来跑去的孩子。Edgar给了她一杯加香料的苹果酒,但她摆了摆手。他默默地坐在她旁边,陪她一起看着孩子。

“生日快乐,”Edgar轻声说。他轻吻了一下妻子的脸颊。但这次她已经没有可以梳的头发了。

“万圣节快乐”,她最终用微弱的笑容回答。“你……你其实不用大费周章特意请一天假的,对吗?”

Edgar沉默了片刻。

“哪有,”Edgar最后低声说。“他们巴不得我不在。”

Edgar握着妻子的手,轻轻地用手指捏住她的手指,两只手紧紧地扣在一起。她的掌心微微渗出了汗。她转过头看着他,带着歉意的笑容,然后把头依偎在他的肩膀上。


2017年10月8日

您好,这里是Karen和Ted Holman。我们现在无法使用电话,请留下姓名和电话号码,我们会尽快回复您。

“嘿Ted,我是爸爸。

我想知道你和Karen万圣节有没有什么计划。你的两个孩子已经到了年龄,他们现在可以去参加万圣节的不给糖就捣乱了……我希望你不会介意我去陪着孩子们。你明白吗?我只想找个事能离开这间房子出去走走……

无论如何,请尽快给我回电。代我向Karen问好。”


2016年10月31日

Edgar独自坐在起居室里。当月早些时候,那个临终关怀人员打电话给他时,他在Site-64。由于当时站点出现安全漏洞,他耽搁了四个小时才赶到家。

Edgar静静地看着万圣节捣蛋鬼们经过自己的房子,直到一杯加香料的苹果酒出现在他面前。他转过身面向他的大儿子。

“如果妈妈知道你停止了这个传统,她在天堂也会不高兴的,”Ted说,他把热气腾腾的杯子递给父亲。Edgar心不在焉地接过。

“谢谢……”Edgar低声说。“谢谢你在这儿陪我……”

Ted把手放在父亲的肩上。

“当然。”

“你姐姐有消息吗?”

Ted摇摇头。

“我不认为她会来,她……受到的打击很大,给她点时间,她会放下的。”

Edgar点头表示理解。

“生日快乐……”他最终低声说道。

“万圣节快乐,”Ted回答。


2017年10月12日

这里是Edgar Holman的语音信箱。请在滴声后留言。

“嗨,爸爸,我是Ted。

我很抱歉,这么久才回复你。工作真的很忙,尽管我确信在这种事情上你比我更有发言权……

我很抱歉告诉你,Karen和我在那天晚上去她的一个朋友家举行万圣节派对了。Karen的亲戚答应帮忙照看Arthur和Laura。

这样,当你听到我的留言后,给我回个电话。我们会张罗一次午餐。过来吧。我知道这一年不太容易……

以后再聊。”


2016年11月15日

“我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非得来做这个,”Holman叹了口气,坐在他对面的心理专家点点头,在他的笔记本上写下一些东西。

“失去配偶往往是一个巨大的打击,Edgar,”Aeslinger博士回答。“上级只是想让我确保你没问题。”

“他们认为我会召唤几个恶魔来复活Rita吗?”

“你还……?” Aeslinger博士带着同情的笑声回答道。Holman皱起了眉头。

“Rita与病魔抗争了好几年,临终关怀人员让她走得很安详,她去世时,亲朋好友都在身边,这挺难得的,我很好,OK?我不会突然暴走,也不会莫名发疯。我一切正常,现在只想回去工作。”

Aeslinger博士记下了几个笔记。

“Ed,我确实需要做一个完整的评估,所以麻烦再待一会儿,回答我几个问题?”


2017年10月14日

嘿。这里是Linda。我现在不在,所以请在嘟嘟声后留言。

“嘿Linda,我是爸爸。

我在想你这个万圣节有没有空。我知道问的有点晚,但我想我们也许能赶一赶……不如看一些你喜欢的恐怖片。我还没看过《林中小屋》呢。

无论如何,不管有空没空,请说一声。我的电话号码没换。

爱你。”


2017年10月18日

研究员Conwell和研究员Copper通过单向玻璃看着实验间。房间里的轮床上摆着一具尸体。不久过后,一个Site-64的D级人员将被送进去。

“碰碰运气吧……”Conwell叹了口气,从附近的一个架子上抓起一个小瓶。里面是一种铁蓝色粉末。

“你认为它会起作用?” Copper问道,好奇地看向小瓶。

Conwell夸张地耸耸肩。

“我完全不知道,”他回答。“我们制作的东西在化学成分上与PL那帮人搞出来的完全相同,但是只有进行了测试,才能清楚他们是不是还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处理。也就是说,除非拿到原始的PL文档,否则我们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啊……”Copper皱了皱眉头。“老天保佑了。”

“老天保佑。”

Conwell将小瓶递给了Copper的一位助手,并在观察窗口观察着它被交给等候的D级人员。

“D-1260,”在D级人员吸入粉末后,Copper对麦克风说话。“过一会儿,你可能会经历视觉和听觉幻觉……”


2017年10月22日

当秘书报告Sasha Merlo特工来找时,Holman主管正无聊地浏览着电脑上的报告。长叹一口气,他迅速将自己脸上的疲态换成职业的冷漠表情。他调整自己的座位,修正姿势,等待门打开。

果然,过了一会儿,特工走进了房间。

“Merlo,”Holman对她说,他已经知道Merlo将作出的回答。“我该为此高兴吗?”

“万圣节有计划了,Ed?” Merlo笑着问。

Holman困惑地扬起眉毛。

“什么?”

“我和其他几个站点员工准备31号在秘峰酒吧举办一个非正式的万圣节派对。我们非常欢迎你来,我们觉得你会喜欢和大家在一起。”

Holman低头看看桌子,默默地捣了捣文件,然后回答。

“谢谢你的邀请,Sasha,我真的很想去,但我已经有计划了。我没事的,相信我。” Holman露出一个宽慰的微笑。Merlo高兴地点点头。

“悉听尊便,如果你改变了主意,随时欢迎你来。”

Merlo特工挥挥手,走向门口。

“不过,谢谢你想着我。真的……非常感谢,”Holman在她走到门口时说。

“任何时候,先生,您保重。”

Holman看着她走了,然后望向他的私人电话。

“至少,我希望我有计划……”


2017年10月28日

Holman吹着口哨,看着Conwell办公桌上一堆整齐摆放的装着铁蓝色粉末的小瓶。这位年轻的AMAT专家疲惫的脸庞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所以你的团队搞定了,是吧?”

“那当然,”Conwell叹了口气。“无数个不眠之夜,但我们最终成功了,如果预算好奇为什么这个月我们费了如此多的咖啡,原因就在这里。”

Conwell被自己的笑话逗笑了。

“给我们一天时间休息一下,再来一天整理出合成指南,你就可以把它正式提交了。”

Holman点点头。

“你给的任务很艰巨,但我一直认为我们能做到。别拖得太久,Cooper已经迫不及待了。”

Conwell举起双手做出一副疲惫的样子。Holman注意到他左手上戴着一个钛环。

“我都不知道你结婚了,”Holman指着那银色的指环。“什么时候的事?”

“去年十一月份,”Conwell回答。“感觉就像在昨天,当你被困在这里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Holman发出一声尴尬的笑作为回应。“确实是……你们两个有万圣节计划了吗?”

“还没有,”Conwell耸耸肩。“我不知道工作能不能按时完成,所以我告诉她我可能会很忙,Kate已经在那天晚上串班了,我准备去参加Merlo邀请我去的那个聚会,你呢?”

“啊,祝你玩的愉快。” Holman在沉默片刻后回答。然后,他点了点头,走向实验室的门。

“我期待着阅读合成报告,”Holman在跨过门槛时说。“还有珍惜眼前的幸福时光,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又得在这加班。”

Conwell看着他的上司离开,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那好吧……”他自言自语道。“真奇怪。”


2017年10月30日

这里是Edgar Holman的语音信箱。请在滴声后留言。

“嗨,爸爸,我是Linda。

我……抱歉我没有及时回复你。我与医院与同事换了班,这样他就能带他的孩子去参加万圣节捣蛋游戏了。所以我大概就不回来了。

呃,就像以前一样,是吧?

呃,对不起。这样挺不好的。

Teddy已经告诉过我你们俩准备在四号聚会。我到时候看看能不能过去。

保重,爸爸。”


2017年10月31日

在开始进入到基金会管理层前,Edgar Holman曾是一名一线特工,而且是相当优秀那种。出于这个原因,他发现潜入Conwell实验室并且从每个样品瓶里撇走足够的铁蓝色粉末不是件很困难的事。再说他还是站点主管,拥有大部分设施的访问权限。也许他的潜入技能不复往昔。但不管怎么样,最终他还是满载而归地回到了起居室的沙发上,心里惦记要对设施来一次安保升级。屋里没有开灯。

Holman看向房间对面的壁炉架,目光落在里面那只朴素的银罐上。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然后吸入粉末。几分钟后,什么也没发生。他低头看着地板,叹了口气。

“Edgar?” 一个熟悉,但遥远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他转过头,她就站在那里。她赤脚穿着一件朴素的衣服,整个身形都是棕褐色的。她的头发是平常梳的马尾辫,眼睛仍然是最后一段时光里憔悴凹陷的样子。Edgar张大了嘴,整整呆了几分钟。

“黑……嘿,Rita,”Edgar终于结结巴巴地说出话,站了起来。“生…生日快乐……”

他妻子的唇边勾起一抹忧郁的微笑。

“万圣节快乐,”她回答。“我希望,你不必特意大费周章专门请一天假。”

“哪有,他们巴不得我不在。”

她笑了,他自己也笑出了声。两个人互相打量着对方。

“你看起来都像半截入土了,亲爱的,”她终于惊呼道。

Edgar发出一阵疲惫的笑声,他迅速穿过房间,张开双臂,试图将Rita抱在怀中,但结果抱了个空,只觉得身边阵阵发冷。

他疑惑地环顾四周,妻子站在房间的另一边。

“看来我们只能互相看见而无法接触,Ed,”她皱起眉头回答。“对不起…”

Holman笑了起来,叹了口气。

“哎呀,真是的,”他说。“我本来想咱们去卧室呢。”

Rita咯咯地笑起来。

“我非常想你……”Holman说着,一屁股坐入旁边的椅子,疲惫的笑脸上皱起了眉头。

“我也想你,”她答道,坐在椅把上。她把手放在足够近的地方,以至于他能感觉到她皮肤传来的冷意,但实际上并没有触及。两人沉默地看着对方。

“孩子们怎么样?” 她终于问道。

“我想还好,Ted和Karen忙着照顾他们的双胞胎儿女,Linda……自从你走了以后,她一直没有跟我说过话。”

Rita低下头皱起了眉。

“为什么?”

“你临终前……我被工作的事情耽搁了好几个小时,我猜她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觉得我更关心工作而不是你。

“啊……是的……倒也不能怪她。”

Holman闭上眼睛,转过身去。

“你觉得呢?”

Rita耸耸肩。

“有时候也这么想,但大多时候不是。”

Holman松了一口气,她扬起了眉毛。

“这个事一直在你心里梗着?” 她问。

他点了点头。

“呃……”她说。“你现在在这里,这对我来说足够了。”

“谢谢,”Holman笑了,眼里含着泪水。Rita弯下腰,轻吻了一下他的脸颊,冷意再次出现,伴随着她消失在原地,又出现在房间对面。在那里,她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她皱起眉头,打量浑身上下,然后咧嘴笑了起来。

“我收回我之前说的话,”她说。“我是那个看起来像死了的人,无论如何,我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俄耳甫斯那种?6

“某种方式,”他回答。“我用了一些东西,它是暂时的,最终你会消失。”

“这可能是最好的结局了,”Rita叹了口气。“毕竟死人不能复生……”

“但不必天人永隔……”Holman笑了。“你这不就回来了,即使我不能触碰你,那也比没有强,过去的一年真是太痛苦了……”

“伤痛终究会被抚平,”Rita打断道。“而你这样就像剔除结痂,总是这么做,伤口就无法愈合,甚至更糟糕的情况,还会出现感染。不要再这样了。”

Holman闭上了眼睛,低下头。他可以感觉到Rita坐回到椅把上。

“亲爱的,不管你是否觉得自己亏欠什么,你都被原谅了。所以请……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Holman点点头,抬起头来,发红的眼眶中噙满了泪水。

“不得不说,我设想中你会比现在更欣喜若狂的……”他大笑起来。

“生活充满了惊喜。”

“确实是。”

“爱你,亲爱的。”

“我也爱你。”


粉末的效应持续了整个晚上。最终,他们两个坐在房子的阳台上,看着太阳升起。她贴的足够近,以至于他能感觉到她身上的冷意。最终冷意开始变淡。他转过身看着她。慢慢地,她的身影从视线中消失。她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微笑,最后杳无影踪。Edgar Holman又一次孑然一身。


2017年11月1日

Holman主管坐在Merlo特工的办公室,结束了有关MTF Gamma-13近期安保漏洞的会议。虽然保持着微笑和目光接触,但剧烈的头痛让他有点懊悔昨夜糟糕的宿醉。他计划会议一结束,就一整天坐在办公室里,最好别有人打扰。当Merlo递给他所有近期报告的文件时,他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始走向出口。

“哦,顺便说一句,”Merlo在他走到门口时突然说道。“Conwell今天早上来了,给我看了一些他实验室昨天的安全摄像,我想你也许有兴趣。”

Holman呆立当场。Merlo脸上挂着愉悦的笑容,从桌子里拿出一个小摄影机,点开了播放。Holman从Conwell实验室拿走粉末的身影在屏幕上一清二楚。

“他还藏了个私人摄录机……”Holman叹了口气。

“确实,”Merlo笑了起来。“据说,最近AMAT团队有一个研究员的亲人过世了,Conwell担心他会来顺点儿‘轮回之尘’。没想到给你抓了个现行。”

“那么现在是什么情况?”

Merlo耸耸肩。

“说实话这事儿看你,Ed。到目前为止,Conwell只告诉了我。这很有趣。他不确定这是不是一次道德测试,或者你会赶走他以便消除证据……”

“你打算怎么做,Sasha,”他打断道。Merlo皱起了眉头。

“如果下次有机会,你还会这么做吗?”

Holman摇了摇头。

“Rita让我保证不再这样了,否则如果有下次我会拿的更多。”

“那你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吗?”

“一部分吧,”Holman停了一下回答。“虽然说实话,我都不知道想问什么。”

“所以你觉得值吗?”

“值。”

“可还行,”Merlo笑着说道。“噢,对了,你现在有晋升五级人员的机会。”

“我管理一个冷僻站点都已经焦头烂额了,”Holman疲惫地笑着回答。“我可不想再参合到其他站点去。”

Merlo赞成地点点头。然后,她悄悄地从Conwell的相机中删除了视频文件,并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我会和Conwell谈谈,把他拉到同一战线上来,”她笑着说。

“所以事情就这么结了?” Holman问道。

“就是这样。”

Holman开始朝出口走去。

“你们每年万圣节都会在秘峰酒吧聚会吗?” 他在门口停下脚步,问了一句。

“当然。”

“2018年加我一个,”他笑着,走出了房间。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