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线无战事
评分: +18+x

巨兽轰然倒下的那一天,各个站点出奇地安静。这天的日志只有四个字:今日无事。


许久不曾有新增文件的档案库安静得像是一座图书馆。研究员们整日待在这里,翻看旧文档消磨时光。那些实验记录与事故报告都如同一个纷乱的梦,似醒非醒时喃喃的呓语。

文档管理员Echo抱着一摞文件,走出档案库的大门。没有浩如烟海的文书工作,他多了一个新任务——把这些旧文档放到阳光下晾晒,防止虫蛀受潮。冬日无风的午后,天台上的一摞摞书籍安安静静地晒着太阳。Echo眯起眼睛,看到天际掠过一个灰背白腹的影子。一只棕背伯劳,他想。

他伸了个懒腰,重新回到站点内。Site-CN-21的工作人员已经所剩无几,走廊里只能看到几个守卫。大家都在等待离职的那一天。

那么,接下来是去翻翻旧报告?去休息室喝一杯知识调制的咖啡?无所事事的Echo忽然想到了985,那条傻得可爱的铰口鲨。从前他有空的时候,总会去找它聊聊天。但很久以前,它就变回了一条普通的鲨鱼,现在不知正在哪家水族馆里游弋。

异常已经死去。

他漫无目的地在走廊里游荡着,直到瞥见一个相识的身影。Raven,少数几个没有离去的研究员之一。

“下午好。”


一切都宛如梦境。

作为一名医生,Raven习惯了不分日夜的忙碌。血肉与哀鸣填满了她的世界,痛苦与恐惧使她麻木疲惫。

现在,不再有伤员源源不断地被送进急救室。不再有刺耳的尖叫将她从睡梦中唤起。甚至不久以后,她所熟悉的这座灰白色建筑将沉寂下去,而她将远离那些药剂、消毒水和手术刀。

她呷完杯中的最后一口茶,慢慢地站起身来。披上白大褂,她慢悠悠地走出办公室,穿过两条走廊,经过她平时工作的实验室,最终走下长廊尽头的楼梯。

她未关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一份文件:198-Gamma(“夏官”)程序

数十个身穿橙色紧身衣的男女沉睡在冷冻舱中,在计算机中输入一段复杂的口令后,沉睡者纷纷醒来,带着被洗脑者特有的麻木与坚定,摇摇晃晃地走出舱门。有人从暗柜里取出了一套套怪异而华丽的衣饰换上,还有那些装点着黄金、羽毛、玉石的器具。

Raven轻轻地拍了拍手。D级人员(也许是世界上仅存的几个)在地下室中四散开,排成奇异的阵列,口中低颂着不知含义的吟唱。数千年来延续至今的名为“大傩”的仪式,在Site-CN-21的地下重演。

Raven静静地注视着这仪式,她想起自己以前也曾这样观看剧院里的演出。眼前的景象宛如一场歌剧,尽管那是被基金会列为“至要”的SCP项目之一,传言中可以诞生出无数异常的SCP-CN-001。

她站在那里,在仪式结束时甚至还轻轻鼓了鼓掌。她走出去,慢慢关上了地下室的大门——慢条斯理在这样的日子里是可以被允许的——然后按下了一个按钮。

氰化物的细雨从天花板上洒下。

她擦拭着霰弹枪,安然地等待氰化物分解。这些面色红润、神态平静的尸体,将成为她所饲喂的鸦群的食物。那些黑色的鸟儿已经许久没有享用过这样的盛宴。

当她走出地下室,一切都将天翻地覆,一切都将重归原状。模因危机会像野火一样在心灵间蔓延,恶兽在暗中潜伏,贪得无厌地吞噬血肉。一切深渊中的窥伺者都会回归。一切满怀恶意的神灵都将重临。

而这些日子中的安宁与从容将成为一种馈赠,使她带着惯有的平静,重回这样的世界。

Raven一级级登上楼梯,她知道新世界已经就在前方。

在楼梯转角处,她遇见了Echo。

“下午好。”他向她微笑,挥了挥手里的旧书。

阳光从窗外洒进,树影摇曳。她茫然凝视着前方,不觉握紧了双手,如同有细沙从指缝间流过。

今日无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