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照常运作
评分: +8+x

死亡的黑暗背景对托出生命的光彩,旧主的典籍如是说。

在向西穿过一具巨大鱼类的骨骸后,便能看到旧主的废墟,高耸的建筑群如战前液态海洋里的一个孤岛般突兀地出现在漫天的黑色沙尘后,在纳米制物的烟尘中若隐若现。海市蜃楼,我马上联想到这个词。

“呼叫……呼叫……这里是……”
“重复一遍……照常……”

一阵刺痛感从后脑传来,这个自我苏醒以来就不断冲撞入我脑海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晰了。我尝试了一切,一切我能想到且行得通的办法来摆脱它,但无一成功,它就像我另一半灵魂的呼唤般,引诱我,指引我,将我带到这个地方,将我带到它的身边。

我沿着宽阔的磁道向建筑群进发。沙尘暴翻滚着,像一面墙,堵住了前路,将可视距离几乎降到了零米,令我不得不打开成像器以免一头撞上成百上千堆挤在路面上的交通工具。艰难地,在狂风的呼啸声和颗粒物击打在身上的噼里啪啦声中,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这样穿过了黑色的沙尘,而此时我已经能在成像器传输的图像中看到不远处巨大的建筑物了。这是一座钢铁与纳米纤维的森林,同天上所存无几的机器卫星一起,作为旧主曾经存在过的证明顽强地抵抗着时间的腐蚀。在耸入天空的尖顶建筑物群中间,是一座显得低矮的外表被褪成斑驳的灰白色的穹顶建筑,被包围在黑色的“密林” 中,肃穆而宁静。

“啪嚓!”

有什么东西刺入了神经般。

“呼叫……呼叫……这里是基……”
“重复一……一切照常……”

这个声音仿佛突然兴奋了起来,我越是接近那座穹顶,它越是疯狂地敲击着我。我开始一路小跑起来,小心地避开那些时不时从空中俯冲下来的巨蛇般的纳米流。尽管布满弹坑的道路跑起来很吃力,但我没有丝毫要放慢速度的想法,好奇,或者说使命感烧灼着我,逼迫我马不停蹄地前往那个声音。只有进入到这座钢铁丛林中才知道,这里并非是寂静无声的,大型机器(可能是万解机,也可能是3D打印机)运作的轰鸣声震动着地面,时不时有一些黑色的箱子通过密闭的管道被运送到那座穹顶中。穹顶的四周随处可见高大的四足火力平台的残骸,根据勉强还能分辨出颜色的涂装来看应该是隶属于某个联合国武力机构的W型特化版。我继续朝着那座穹顶前进,莫名地怀着一股神圣的使命感,就如同……如同战争前的时代里旧主朝见他们的偶像般那样的虔诚。

我似乎能隐约想起那场毁灭一切的战争:早已无人知晓的开战原因、怒不可遏的联合国代表们、超大型企业的资金支持、数次破裂的谈判、全球超自然联盟的轨道轰炸、大规模收容失效、多个投入到战争中的异常项目、模因爆炸、全面开战、失控、一片混乱、世界末日……

“呼叫总部,呼叫……委员会……这里是基……一切照常……仍在……”
“重复一遍……这里是……一切照常……仍在持续……”

再次,突然地,这个声音像一颗颗纳米炸弹,在我的脑海中不断分裂、爆炸,几乎要将我的神经撕裂开来,几乎要摧毁我所有的传感器。向着那座穹顶,我奔跑起来,跃过那些腐烂的躯体与锈蚀的残骸,就像一匹野马。我没有闲暇去确认我究竟跑了多久,现在我已经十分接近穹顶了,它就近在眼前,我可以触摸到它,多么光滑——

“检测到来访者。”

一个悦耳的女声突然从我面前的这面墙(至少看起来确实是一堵光滑的墙)上发出,我吓得缩回了手,墙面随即亮起蓝色的荧光。

“S2112-12,允许进入。”
同样的女声。

不一会儿,墙的一部分向内凹入,又向右滑动开来,伴随着一阵气流的涌出,一个通道出现在眼前。里面一片漆黑,我打开成像器但依旧什么也看不到,恐怕是在穿越沙暴不久后出了故障。我只好打开头灯,小心地步入这个通道。

通道的墙壁摸着很冷又有点柔软,是范氏纳米材料的质感。经过几分钟的摸索前进后,一道两米多高的白色大门出现在眼前,在一声“咔嚓”响起后,门上那个似曾相识的黑色标志慢慢被拆成了四块,一道蓝光自门缝里闪了出来。

“ S2112-12,欢迎回来。检测到电量不足,请及时充电。 ”
又是那个女声。

蓝光很快从视野里退出,一个宽阔的圆形白色大厅展现在眼前,大厅中央分别是地球和穹顶建筑结构的全息投影,由投影看来穹顶下还有巨大的地下结构,而环绕大厅边缘的是许多全息显示屏和办公桌。环视过后,我便四处观察着, 这里和外面的景象截然不同,一切都被收拾得井井有条,一尘不染。

又一阵猛烈的刺痛感!我能感受到身体在嗡嗡作响。
仿佛察觉到有人在背后窥视般,我猛然回头,一台锈迹斑斑的老式机器在滴滴答答作响着,就在这时,一个遥远时代的幽灵呼唤着——

“呼叫总部,呼叫O5紧急委员会,这里是基金会19号站点,一切照常运作,仍在持续收容,收到请回复。”

“重复一遍,这里是基金会19号站点,一切照常运作,仍在持续收容,收到请回复。 ”

“呼叫总部,呼叫O5紧急委员会,这里是基金会19号站点,一切照常运作,仍在持续收容,收到请回复。”

……

就是它吗?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不自觉地一步一步走近它,突然,老机器前某个白色的东西动了一下。我马上停住脚步,它又动了一下!我肯定,这不是错觉,不是故障,也不是参数错误!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仔细地打量着这个白色物体,它身着普通研究员的白大褂,有着乌黑浓密的毛发——

一个旧主!一个活着的旧主!

我忍住兴奋的心情小心翼翼地接近他,谨慎地,缓慢地,伸出我的手臂——

我感受到我的冰冷坚硬的手指触碰到了这个旧主的温热柔软的皮肤。

只有一个声音在大厅里回荡着:

“呼叫总部,呼叫O5紧急委员会,这里是基金会19号站点,一切照常运作,仍在持续收容,收到请回复。”

“重复一遍,这里是基金会19号站点,一切照常运作,仍在持续收容,收到请回复。 ”

“呼叫总部,呼叫O5紧急委员会,这里是基金会19号站点,一切照常运作,仍在持续收容,收到请回复。”

“重复一遍,这里是基金会19号站点,一切照常运作,仍在持续收容,收到请回复。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