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我族类 赶尽杀绝
评分: +4+x

在面包屋打工的枥今天又惹麻烦了。

面包屋需要在中午这个时段制作好下午需要出售和配送的面包。在以往只有店长的时候,这一段时间总是在井井有条的忙碌和飘着麦香的沉默之中飞快度过。但在枥来了之后,有时候她会在这段时间内犯一些错误:标错价签,弄混馅料什么的。好像都是一些并不起眼但会带来一定麻烦的差错。但细心的店长总是会察觉到由枥制造的这些小错误并默默地纠正过来。当然,等到闲下来之后店长会去提醒她。

除了这一次。
这个中午,枥在贴配送签的时候把两份价格相差不大的订单弄混了。并不意外的,下午被多收了钱的那位还是找上门来了。在发现了枥就是那个“无处可去才逃到小镇上的‘圈养狼’”之后,那位满脸胡子的大叔狠狠地训斥了店长和枥一通,期间对枥的身份大加指责,还说了一些非常失礼的话,最后店长拉着枥万般道歉才勉强将其送走……

这糟糕的事情平息下来之后,店长扭头发现枥在柜台的一个角落缩成了一团,毛茸茸的耳朵尖微微抖动着,下巴也埋到了夹起来的绒毛尾巴里,面无表情……不,应该是面如死灰地望着眼前的地面,本来就没什么光彩的眼睛彻底的灰暗了下来。

“……有在听吗?”
“什么?……”店长最后半句话使枥抬起了头。不过前面店长说了什么,枥一点也没听到。
“果然没啊……”店长叹了口气:“如果枥在下午营业结束后没有什么特殊的安排,请留下帮忙打扫店里,有事要跟你说……并不是让你走,这一点请不用担心,只是有一些事想问。”他想了想,还是加上了最后一句。

“是……”枥耷拉着的耳朵晃动了一下,表示自己确实有听到。
“……其实不用太把那些话放在心上的,的确是枥犯的错,但那样说的确太过分了。不过怎么办呢……这种得理不饶人的……”店长的抱怨被枥一句无意识说出来的话打断了:
“果然,被关在笼子里的狼,即使失去了笼子,也只是一无是处到只会给别人带来麻烦……”话虽然很小声,但店长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
一个下午店长都没怎么说话,但干活的时候总是若有所思的样子,而无精打采的枥在店长的关注下总算是没有在下午出新的差错。


临近傍晚,日轮西斜,小镇的天空中出现了一副奇异的光景:自从人类在两个月前的一个暴雨之夜毫无征兆的全部消失之后,天空中时常会出现一条条长短不一,宽度和形态也不尽相同的奇异光带,它们多为迷人而神秘的玫红色。这些光带像极了只会出现在极圈以内的极光,于是狼族的大家都暂且的先称其为"极光"。据说世界各地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但并没发生毁灭性的通讯中断,甚至没有任何天文数据能够解释它们的来历。而它们也只是在天幕上默默地绽放,跳着永不重复的庄严舞蹈,万物无言。

极光每天准时地与下午五点现身。而此时也是小镇上大多数店铺关门的时间。
“我说啊……”店长弓着腰,正在打扫地上的尾毛“枥是不是有些粗心,打工一个月了,还是有时会弄混什么东西。”
“抱歉……是枥太没用了,才会给店长带来这么多麻烦……”正在擦拭橱窗玻璃的枥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声音很低地回答了店长。
“也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喂!停下!这里没有道歉的时候需要露出肚子这种奇怪的说法,不……也不是摸尾巴……你都是哪里学的……”店长把趴在地上道歉的枥拎了起来。
“对不起……枥连道歉都做不好……”
“为什么……这么经常地道歉呢?枥经常因为一些没有必要去道歉的事而道歉,为什么?”店长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对不起,枥也不知道。”
“所以说不用道歉啊!”店长无奈地喊到,这反倒吓到了枥:“对不起!对不起!对……?”枥望向一手托头的店长,显然没有弄清楚店长为什么正一脸复杂的望着她。

“所以说问题就出在这里啊……为什么?”
枥的耳朵动了一下,眼神暗了下去:“不知道……”她那雪白而蓬松的尾巴垂在身后,正小幅颤动着。沉默持续了一段时间,枥突然抬起头问:“店长……能问你几个问题吗?知道答案的话……请告诉我……”
“?”
“呐,是不是‘圈养狼’什么的……真的很重要吗?其他那些‘圈养狼’是不是也像枥一样……什么都做不好……”枥一连提了两个问题,而店长并没有急着去回答其中任何一个,而是反问道:“是因为今天下午的事吗?”
枥摇了摇头:“很久很久之前就被……就听到过这种说法……所以……店长……拜托了!请告诉我这两个问题的答案!”
“明白了,但这些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说清的……这样吧,天色不早了,把剩下的清理解决,我送你回去,在路上告诉你答案。”店长向橱窗外望了望,看着略微泛着金黄色的天空,提出了一个提议。
“欸……好,好的,谢谢店长……”稍微有点不知所措的枥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没什么,把橱窗擦完就好了……我去拿钥匙锁门。”店长转身向内部走去
“‘圈养狼’……啧,还是这样吗?”他低声道。

很快擦完了橱窗的枥站在原地小小的出了一会神,突然被一阵悠长的铃音惊醒——店长已经披上大衣回来了。而他的手中拿着一串……风铃?就是这个器物下面挂着的数个铜片相互碰撞,发出了悠远而又清灵的响声。

看到枥好奇的盯着自己手上的物件,店长苦笑了一下:“的确是风铃……至少以前是,怎么说呢,应该算是父母留给我的……回忆吧,毕竟那场火灾过后,房子里还能辨得出形状的……只有这个挂在窗口的风铃了。我就拿来做钥匙串了……不用道歉,都过去了,况且这是我自己在解释。”店长制止了正要开口说话的枥。而枥则愣了一下,显然被店长言中了。
锁门的时候,风铃的铜片相互碰撞,再次发出了悠扬的铃音。不知怎的,看着来着些许火舌熏燎痕迹的铜片,枥觉得有些许苍凉的感觉慢慢爬了上来。


和大多数因为向往人类城市的繁华灿烂而选择在那里定居的狼不一样,枥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她出生在某个狼族小镇,但从眼睛还未睁开就已生活在人类的钢铁丛林之中。但她只是人类城市的一个收容物。是的,收容物。

人类为了测试狼与人在心理模式上的根源性不同,做了一个实验:由一个人狼合作的基金会秘密进行运作,接受数批狼族刚出生的弃婴,在进行基础的人类教育之后投入人类社会,跟踪他们的成长状况,学习人类的知识,生活方式等等……一切都按照普通的人类孩子一般。

但他们的成长轨迹注定不同。

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抵挡来自同龄人类的异样目光。毕竟,世界的人狼比例是大约600:7,而即使在极度繁华的人类都市,这个比例也是可怕的30000:17。在孩子的世界里,善恶是那么的纯粹,纯粹到了极致。「异类」,这个词早早的在枥以及其他受试者心中埋下了概念。尽管后续的实验做了一些补救措施来弥补这致命的错误,但对枥来说也只不过是换了一所学校,或者换了一座城市。小学期间,她转了四次校,每一次转校,都是一次人际关系的崩溃……
随着年龄的增加,善和恶也不再纯粹,周围的人类反而收起了他们的獠牙,换上了一副毫无温度的微笑面庞。

「非我族类」。

但不管怎样,糟糕的情况算是有所改变,至少,一句“对不起”已经可以解决绝大多数由或者不由枥的狼族血脉引起的问题了。而周围的同龄人们也发现枥,这个异族,除了有一对毛毛的耳朵和一条毛毛的尾巴以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不同。很平凡,平凡到几乎没有存在感。他们开始放下了对异族的疏远与排斥。甚至似乎逐渐开始接受枥作为他们中的一员。

即使只是似乎也好,枥带着这种想法开始尝试着融入这个并不算排斥她的集体之时,她又转校了。
第一批次的受试者中有一位自杀了。是跳楼,最放纵不羁的一种终结自身的方法。那年,枥十四岁,初二。

那名十七岁狼族少年在纵身一跃之前把一些情况通过录音告知了媒体。接下来……报道,追踪,谴责,狼族的外交抗议……实验被叫停,资料被封存,管理者遭到追责,庄严的承诺,一个“我们会为他们做妥善的安置”的信誓旦旦的保证,一项经过人狼高层慎重考虑,激烈讨论,联席会议投票并通过且签上每名与会者姓名并向全世界公开的“能够最大限度保护他们”的协议……这是人类们希望看到的,也许也是不少狼族希望看到的,但并不是枥所希望的。

她从新闻中得知:人类和狼族都排斥他们,他们是人类的污点,也是狼族的耻辱。而“圈养狼”这个称呼,也是自这时来的。双方都希望他们被尽快遗忘。

于是:新的名字,新的身份,新的学校,新的城市,新的居所,原先的他们被从世界上擦除,仅仅留下一点很快就会被淡忘的痕迹……和一份优秀的短时间高质量的协议。

枥并不认同自己的新名字,她就喜欢也习惯了“枥”这个不知道是基金会里哪个来自东方的研究员给她起的名字。处理这个问题的人也并不坚持,但他们称:如果因为可能的资料库泄漏而导致潜在的身份泄密,枥将会是最好找的那一个,而那时候他们不会负责二次安置。枥只得接受。她在草草的结束初三的课程后,跳过了复习与中考,到了一座并不算偏远也并不落后的小城。这个城市毗邻着一座狼族小镇,人狼比例2300:41……后来……人类毫无预兆的就消失了。


想到这里,枥打了个激灵,这才注意到四周的景象有了不小的变化。店长呢……?
“醒了?”店长的声音从侧面传来
“欸?我睡着了吗……但我只是……” “发了会呆,我知道,但我还是想问一下‘醒了吗?’”虽然不清楚店长的用意,枥还是点了点头。看着周围昏黄的街景,她一时把握不了时间的流逝:“店长……我发呆……” “47分钟。” “欸?那……” “为什么不喊你?” 枥点点头。
“我在想你的问题……差不多也在发呆。”店长从倚靠的橱窗直起身来:“走吗?”
枥点了点头。

在枥发呆的这段时间里,小镇已经被天际线的落日染上了一片昏沉的金色,平日里熙攘的街道此时已沉寂下来,偶有行人也是步履匆匆地披着落日余晖前行,天上飘着的玫红光带则为此番情景添了几分梦境般的虚幻感……

“逢魔之时,人类的说法。”店长突然冒了一句,而走在前面的枥则惊奇的转过头来:“欸?店长知道这个吗?是从……” “啊,是一部人类电影,男女主角在梦中交换身体什么的。”店长回忆了一下,带着几分不确定。

“店长好像对人类……很了解?在面包屋里也有一些糕点的做法是以前在人类糕点店里看到过的……”
“两年前的火灾并不发生在这个小镇,在那里。”店长指了指太阳落下的方向,一座城市的轮廓在落日的映衬下隐约可见。
“……”枥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而店长则再次地打破了沉默。

“抱歉,枥,一开始我把你的问题想的有些简单了……你的狼族史看到哪了?”店长突然提了一个枥没有预料到的问题。“大体上……看完了。”为了能在狼族中继续学业,枥需要重新补习狼族的历史和政治,但枥在翻阅书本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种疏离感和不真实感……就像……那是别的世界的故事一样。

“有什么感想,和你以前学习的人类历史对比起来?”
“怪怪的……怎么说呢……双方都把对方描写为什么毁约阴暗的一方,一面却又说双方是重要的合作共存关系,互为不可或缺的重要伙伴。”

「非我族类。」”店长只说了这一句话,看到枥的身体一颤,他知道枥至少明白这个词的一定意思。
“为什么会是……这个原因?”
“这句话在进半个世纪前十分流行……而且不止于人类之中。当时有两个版本……”店长停了一下,而枥则下意识地说出了第一个版本:“「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但另一个是……”
「赶尽杀绝。」
“赶尽杀绝?为什么?”枥显然并不清楚这段历史,她提高的声调引来了一名路人的侧目。
“如果是前一个……我不知道,但它很有可能是对的,如果是问后一个……因为「非我族类」所以「其心必异」,因而「赶尽杀绝」”店长的声音很平静,似乎只是在说明天的日程安排之类的普通事项,而不是什么沉重的历史。
枥觉得背脊上升起一片恶寒。

“其实我刚刚已经回答了第一个问题了。”看到枥不解的神情,店长叹了口气:“如果是为了解答第二个问题,那我以上说的那些已经足够,甚至有点多了。”
“但第一个问题……”
“答案就在其中,但你想不到,除了缺少不少条件和推论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你太天真了。天真的像在童话里一样。”店长露出了些许悲哀的神色。
“可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天真。那些经历……我的生活……”枥有些疑惑为什么店长会给出这样的评价。
“你被磨砺掉的是纯真,而天真是天性,很难像纯真这种状态一样被经历所改变……几乎……除了死亡,天性无法被磨灭。”
“但这和问题……”

“你是那个实验的参与者,也是受试者,有权利知道我所知的第一个问题的答案。”
“我……”店长抬起手,接着说:“事先提醒,这个答案十分黑暗,并且会在一定程度上带来危险,这是超越你想象的黑暗。所以,如果只是好奇而已,我十分的十分的不建议你听……但……因为我曾做过承诺,因为一些原因……如果你向我求证,我必须告诉你真实……至少是我认为真实并有一定关键证据支持的答案。所以……选择权在你。”店长罕见的露出了犹豫的神情。“我还没下决心……”他如此想。
“请告诉我……作为‘圈养……’不,试验品的我,是有意义的吗?”枥终于鼓起勇气问了这个问题。

店长沉默着。
店长的沉默愈多一分,枥的信心就减少一分,她很害怕店长会给出否定的回答,但现在看来……一定……
“有!”店长斩钉截铁的说出了回答。
“是什么!?”枥脱口而出。
“这还真是……‘逢魔之时’啊。你还是问了。好吧,黄昏过后就是黑夜了,我会把我知道的告诉你。先说好,这个世界并不是童话,以及任何时候如果你不想听下去了,请立即叫我打住……不过估计那时你已经知道答案了。”
“请告诉我,不论它多么黑暗……那都是我的一部分存在意义,现在我有了求证的能力……”
“好吧,不过我先开个门。”店长又掏出了风铃钥匙串,铃音此时也带上了一点紧张的意味。
“这里是……面包屋?为什么又回来了……”枥看着周围熟悉的街景吃了一惊。
“为了有点光。”店长并没有再过多解释。


在面包屋内部煤油灯的摇曳灯影下,店长拖了一张凳子,将面容隐藏在灯光的暗影下,而枥则坐在他对面的柜台,双眼盯着下午刚擦干净的柜台,等待着店长讲述她所追寻的「意义」。

店长开始讲述了:
“枥,你直到现在都没有对为什么我能够回答你的问题感到不解吗?……果然没有,行了,别乱猜了,没什么直接关系。让我们先从几个疑点开始吧。
先让我们来看看这个实验的结果:一名十七岁的狼族少年跳楼自尽,同时对媒体披露了一个不为人知的黑暗实验,引起一片谴责之声,以及由此而来的对狼族权利的大量关注。

是什么能够导致生命的自我终结?显然,一般的挫折达不到,或者说很难达到。一般情况下,只有重大的挫折才能使一个生命产生轻生的念头。这是一个心理实验,至少官方是这么公布的,你们也有频繁的心理测试对吧。半月一次问卷,半年一次全面检查。嗯。那么为什么如此严格的心理审查,却没有检查到一个重大到足以引起轻生的挫折?跟踪期是25年,测试也没有停止。

是什么导致的?目前不知道。那会不会是长久积压的挫折和压力一齐释放导致的?有可能。但那也需要一个外部诱因,现在我们找不到,那就假设没有一个明显的外部诱因,偶然释放?那之前的一段时间他的精神状态想必是极差,极不稳定,或者极反常。这在你们严格的心理测试下估计瞒不住。在这个前提下那就只可能是重大,临时的遭遇使他承受不住,轻生了。但这就有个证据冲突了:那份录音,他发给媒体的录音。按媒体的说法,他几乎是按下了发送键之后纵身一跃。我们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当我们遭遇了一个巨大的挫折,承受不住,在死亡前能够将给你挫折的那个人挂起来,你会不这么做吗?可能性微乎其微吧。的确不排除,但真的很小。他在录音里只说了自己从小到大受到的不公待遇,顺带说出了实验的事,最后说‘自己想要告别这变态的世界。’证据和推论冲突。这种情况下,让我们来看看是不是基础的地方出了问题。

推论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这项实验的试验者不希望看见他死,但发生了他们无法预见到从而干预的事件。

看起来没什么错误,但假如,仅仅是假如……试验者不想干预。很出格对吧,但能够解释的通。不过为什么?他们是变态吗?处心积虑,看你们挣扎,诱导甚至只是放任不管接着你们自杀,这算是什么?完美谋杀吗?那为何走那么多弯路,有很多更便捷的路……比如……导演你们的人生……不,这只是我的假设,这个真的没有任何依据。真的。

看看下一个疑点,毕竟上一个陷入了僵局。下一个:那份安置协议的处理速度。
这份协议从少年自杀见诸报端,到讨论结束签字落实……17天,17天!跨越种族,牵涉生命和道德底线,两种不同的智慧生物在这方面似乎达成了空前的一致,以至于只用了17天,就完成了一份19条242款的处置协议。很有可能还不止这些,双方高层一个协议都不签?一点架都不吵?

现在看来好像是这样。甚至除了事件刚开始的那份外交抗议,狼族方面都没有再提起过一次这次实验,转而把关注点引导向狼族的地位问题这种具有悠久历史的争议问题……双方在合作。至少,狼族对此知情,毕竟那个基金会是人狼合办的,对吧。你们也有狼族身份,并不是什么黑户。况且官方从来没有正面答复过是否有合作存在,倒不如说没有任何一次答记者问提到过这一点。有点不证自明。
这就很有趣了,凭什么只在狼身上做实验不在人身上做实验?狼族虽然人口少但外交还没有软弱到这种地步吧?心理学探究实验不设对照组,实验鬼才??

除非……

这没必要。
这是个实验,跨越种族,一定程度上打破道德底线的危险而敏感的实验,事前各种模拟,各种推演,怎么可能会犯不设对照组这种低级错误。
这个实验不是官方讲的那样,至少不全是。不需要对照组的长时间实验,会是什么?”

“证明实验……?”枥终于说了一句话。
“证明实验。”

“而对我们说的是探究人与狼心理模式的根源性不同……这不对。”
“的确不对,所以我们来整理一下:少年自杀,牵出秘密实验,这个实验人狼合作,事件曝光后双方还隐瞒了实验的真实目的,甚至对受试者一直隐瞒了实验目的。而事件的处理期只有17天,接着关于实验的一切全部停止。同时拿出了一份近乎完美的安置协议。

回到这个数据:17天19条242款。每一款近乎完美,每一条每一款都能看出人狼双方的博弈与妥协,这工作量,简直是上帝工程。除非……”
“早已经准备好了。这份协议是为了在被曝光的时候止损用的。”枥又说话了,这次店长向她看了一眼:“还要继续吗?”
“嗯,我还没有什么头绪……”

店长又苦笑了一下,只是这次的苦笑中包含着极大的悲凉:“接下来就不需要什么头绪了,只需要足够黑暗就行了。一份如此完美的协议都提前准备好了,那他们为什么要制定?因为他们预见到了会有人自杀。

他们预见到了。按理说既然这样一定会加强对不稳定个体的监控,他们一定不想看到这份协议被公之于众吧。但还是有人自杀了,之后媒体介入了,再之后协议公布了。一切仿佛按照预定好的一般发生。

他们想看到他死,并且还允许他联系了媒体。
这是唯一和所有推论吻合的结论。

但,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为什么是他?偶然还是必然?精神那么差的不止他一个!也许只是他先扣了扳机,接着一切就结束了,甚至应该说是如计划者安排的那样完美结束了。”

“他是答案,证明实验的答案,他就是那个最后证明……那是什么答案……”枥突然呆住了,低声地说:“可能性,他们要的是可能性,他死了,可能性被确认或排除,他没死,一切继续,直到实验结束,可能性也被确认……”

“这就是答案了……一个生命,一个可能性。”
“不,还没有,这个可能性是什么?店长知道的对吧,这个让我,让所有试验品,让那个死去的人有意义的可能性……是什么…………”

“我知道……但黑暗已经够深了,给自己留点光明吧。”店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会再往下说下去。

爸爸,妈妈,抱歉,我违约了。我没有办法把最终答案告诉她,我做不到……这一切……真的太黑暗……没有一点光亮。现在大概一切已经彻底的结束了,我不能在一切都结束之后再带走一份光明了。


「非我族类,赶尽杀绝」

店长愣了一下,眼神黯淡了下去。

“答案,是这个吧。”枥的声音失去了生气。

“可能性……一切的可能性……人狼共存的可能性……对吧。”

“这仅仅是一个推测……没有能够证实或者证伪的办法……所以……”

“它是真的。如果人狼要共存,只能狼族融入人类社会。人狼比例……没有选择……模拟。”

“这仅仅是推测……几乎已被证实的推测。”

“为什么!为什么非要融入,之前不是一直平安无事吗?!为什么!”

“贪婪,欲望,以及「非我族类」

“就这样……这就是……意义……我的意义……吗……”枥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小到微乎其微。最后只剩下了平稳的呼吸声。

“至少以后不是……人类管这个叫记忆删除。好梦,以及……晚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