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兹海默症 导读页
评分: +38+x


十四个故事,十四次预言


十四次新世界的描述——




溺亡的月光下

我看向环抱中那个与冰一样冷的少女,此刻她的身体近乎透明,我能看到她纤细的骨骼微微的颤抖。这大概就是她的异常能力吧。她向我转过身来,用冰冷的嘴唇贴了我的嘴唇,二人腔内最后的空气化作了一阵无言的气泡。

这条河或许永远不会开冻了,但这不是我需要关心的了,再过不到一分钟,我大概就会溺死在冰与水中,一如那与Minnaloushe溺死在虚无太空中的人儿。可此刻我感到的只有平静,没有顾虑的平静,从她冰冷的嘴唇传来的万古平静。

——我眼前浮现出的基金会正身处于危险四伏的暗流之中,阴影遍布那高塔的内外,而不断地涌动。我们并不知道究竟是谁最初忘记了这个组织的格言,只是,当这份“阿兹海默”缓缓地蚕食这个组织时,危机终会降临。


海鸟群掠过之时

我再一次感受冬日的暖阳。我开始听到那伴随着血肉神明死亡而爆发的欢呼。我跳下车,███和██████在我身边庆祝,███举起相机拍照,███被██████以绝对谈不上舒适的姿势抬出车。他想笑,又被额头的伤口牵扯而叫出声。

现实开始离我越来越遥远,我感受到了海风,看见了奥莉薇亚的金发随风飘舞,舌头忠实反馈着马提尼的辛辣味夹杂甜味,李辉把Know牌遮阳帽反扣在我头上。每一个人都在笑,发自内心的笑。

——身不由己的角色们说:我们登上并非我们所选择的舞台,演出并非我们所选择的剧本


盘亘的积雨阴霾中

灰暗街道如同周身缠满绷带一般敷上了一层厚重的雪,家家户户往门上贴了对联和福字,街角悬挂的装饰灯笼在寒风中冷清地晃动,一切为带来喜庆而存在的刺目红色从街道各处渗出,像新溅在雪上的血迹。

秦思慎把身体蜷缩在不足以保暖的羽绒夹克里,在确认了地址后把手机揣入了兜内。他两手各掐着一根背包肩带试图减轻肩上重量,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在自认为做好准备后——

这个年轻人大步迈进街道的最深处。

——“倒不是觉得你会喜欢那样的地方,只是想着,如果我曾经的快乐你也参与过那多好呢。——不过没关系,往后的日子就没这种遗憾了。安安稳稳地把余生共度……这样的未来你也期待吧?”


离去前,雨幕里

越来越近,钟点房内的伊安始终沉默,等待着我。

枪声缓慢地跟在身后,似乎有子弹钻进我的后背,缓慢地停在里面。

我的血肉都在朝后逃散,只剩眼前安全屋胀大的窗。

伊安端庄的面容没有一丝波澜,我失速地坠向她,几乎要越过痛苦。


由中国分部作者合力献上


十四次重温的机会——触动人心的故事们


心底,岸壁潮涌

“我救过你。”开口第一句,他如此说道。“我救过你们所有人。”

“我救过你。”他望着我,视线却穿透了我的身躯,投向很远很远的方向。“我救过很多人。”

他缓缓地闭上眼睛,仿佛已经累了。可我却还能感受到,他的目光注视着某个地方,注视着内心深处那片属于他的宏伟景观。尽管记忆的黑暗,正在静静地淹没他。

——“我总是会怀念过去的日子。”


亟待苏生,前景晦暗的——

此时此刻,这位不起眼的年轻人,以及他所身处的早被遗忘的年代,像极了这小小的扎在山峦下的县城,静谧祥和地平卧在山麓中,木讷地凝视着那片宽广无边的天穹。

勿要发这年代的火,勿要发这青年的火。

——其实我的想法离不开“离异”两个字,内涵是疏离和差异


记忆与月台秘密

尽管在钢包的下面,热浪仍然融化了我的圆珠笔。灰色的炉壁将我拦住,好让我不去看自己的脸,此时,我双手重叠,上臂瘦削,几乎看不到赘肉。

我失去了昏厥,就要永远清醒。

铁水喷薄而出。

现在,我看到十个太阳。


浮浮沉沉,随风不停

“你是死得像个英雄,还是活得够久看着自己变成一个懦夫。”

他说操他妈的,老子有机会一定得活着。

他说这句话得按他的想法改,改成:你是个死了的懦夫,还是活着的英雄。

他看着我说,你要是能在这个操蛋的世界多活一天,你就是把巴掌抽在了那些傻逼脸上。哪怕你下一秒脑袋会被拧下来,你这一秒也是赚的。

他不到三十,脸上却早早透露出衰老的痕迹,他的发际线早已后退,戴着的眼镜厚得像个玻璃瓶底。我说拉倒吧,就你这衰样还英雄,像个强奸犯。

我们都笑了,但这一点也不好笑。

“为了基金会。”

我愣了,一种复杂的情绪在我胸腔里回荡,随之而来的还有深深的荒谬感。

“最后一个问题,我尿检瓶是不是你喝的。”

“除了喝你就想不到别的处理方式了吗?”徐长春嗔怒道。“对,是我喝了。没喝过,有点好奇。”

“你说你没喝过,就坐到了安保队长这个位置,你信吗。”

“我不信。”


我们都笑了,但这一点也不好笑。


让蓝白色黎明点亮

那支手臂先是保持举枪的姿态,然后那支肩膀失去了掌控——就像抛到最高点的石子——落下了。他的双眸依然紧跟着我,即这故事里的那位队长。那颗怀疑的头颅不再仰升,不再绽起愁容,而是在此刻永远凝视下方沉重而血淋淋的土地。我摁住肩上的流血伤口,帮助他闭上了眼睛。

真实的生活是第一人称式的。


██████

人类存亡之际,明争暗斗的档口,我受命去射杀某位同僚。

接受任务的仪式则是对两次死亡的承认——7.62×17mm空包弹,7×24小时之后。

为躲避分部监察,上司特意相见我于市郊,伪造我的死讯。

迫切想取代基金会的秃鹫仍在窥伺,步步紧跟。

作为站点的一员,身处漩涡中心,究竟怎样才能——

“下起雨了。”

——我一扫颓废,心潮澎湃。

——██████



2022/5/10


来自全新原创设定:『阿尔兹海默症』


我们新世界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