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布羅斯台北分店的套餐菜單-頁庫存檔

餐廳後門

评分: +52+x

初次走進安布羅斯餐廳台北店後方小門的人通常會被眼前的景象所嚇到。

和店鋪本身完全歐洲風西餐廳的裝潢不同,門內的空間則是完全純正的壽司店樣貌。這景象只能用「和」一個字形容。

但是在驚訝過後,他們會立刻想起這景象並無奇異之處。因為他們是來迴轉壽司的,迴轉壽司的場地當然應該要是這個樣子。

然後在他們收斂起驚訝的心跳的同時,便會聽見店長那一句令他們充滿鬥志的呼喊:「光臨了您吶!」

是的,這就是隱藏在安布羅斯餐廳台北店內部一家秘密的迴轉壽司店的日常景象。

而這樣的景象今天也不例外的上演。

「光臨了您吶!」

然而,今天店長在喊出招呼後,他的笑容卻立刻從臉上消失。

從門口走進來的是一名包裹在黑色風衣內,頭戴高帽、眼睛藏在太陽眼鏡後的男子。

「真沒想到你會逃到這裡……宏。」

「你是……闇壽司的刺客!?」

「沒錯,你真以為自己能逃出我們的手掌心嗎?」男子張望四周然後冷笑道:「不過我聽說『風刃之宏』是個強大的對手,沒想到居然會夾著尾巴逃到國外,而且還隱姓埋名躲在別人的店裡,我看傳說終究只是個傳說罷了。」

「是不是傳說……」

「就用戰鬥來證明吧!」

話聲剛落,兩人同時掏出了自己的壽司「3、2、1、光臨了您吶!」兩個壽司化為一白一黑的兩道光芒激烈地碰撞。

雖然面對突然找上門的闇壽司,宏依然冷靜地分析目前的戰況。對手用的似乎是魚子馬赫,用魚子來干擾對手轉動的類型。

明明是闇壽司的人卻使用正規的壽司陀螺這點有點奇怪,但是宏知道魚子馬赫的弱點,只要撐過前期的魚子攻擊,等到對方速度減慢時進攻便有勝算。

果不其然,對方馬上射出了魚子展開攻擊,宏移動他的壽司陀螺讓魚子不至於造成太大傷害……

「啪!」

……但是對方射出的圓形物卻沒有像魚子該有的反應一樣被彈開,而是黏在了宏的壽司陀螺上。

「這……難不成?!」

「哼哼,你發現了嗎?沒錯!我用的才不是鮭魚子那種軟弱的東西,而是粉圓!」

「居然是粉圓?!」雖然大小和鮭魚子接近,但是粉圓的特性是外層軟黏而內層Q彈,不但造成的傷害比魚子大得多,還能夠黏在對方身上造成更大的干擾效果。

「你完了!『風刃之宏』!」刺客順勢使用粉圓展開連續攻擊,但是……!

「甚麼?!我的攻擊居然……!」只見宏的壽司陀螺一邊旋轉一邊移動,然後用上面材料的部分將每發射來的粉圓都彈了開來「這不可能!我的粉圓應該能黏住魚肉!」

「如果是尋常的魚肉的話也許如此。」宏回答「但是這是我來到台灣以後新製的壽司陀螺……名叫『銀光虱目』,用的是台灣的虱目魚!」

「你說虱目魚?那種東西……!」

「剛從日本過來的你應該不知道吧?虱目魚的特色就在於滑溜的魚皮與魚肚,這種滑溜的特性使得你的粉圓如果以太小的角度接觸到它就無法黏著而會直接彈開,就像戰車的傾斜裝甲彈開砲彈一樣!」

「你這渾球!」

「該結束了!」只見銀光虱目一口氣拉近距離,要給粉圓壽司最後一擊時,它的側面卻受到了一記重擊而大幅偏離了軌道。

「什……?!」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場上出現了另一枚旋轉的壽司陀螺,室內也出現了另一名黑衣人。

「你太大意了,我可沒說過刺客只有一人。」

宏看向重創的銀光虱目,以及黏在它側邊,比粉圓大上一整圈的球體「珍珠?!」

「沒錯,就是珍珠奶茶的珍珠。傷害力強大但是命中率低,所以我才讓粉圓先牽制你的行動,然後再用珍珠補上重擊。如今你已經動彈不得了吧?」

「嗚!」對方說的沒錯,銀光虱目雖然還沒停止旋轉,但是速度已經大幅降低,恐怕無法承受下次攻擊。

「受死吧!珍珠粉圓攻擊!!」兩道漆黑的軌跡向銀光虱目襲去。

突然,兩名刺客同時感到一股殺氣,連忙讓兩枚壽司掉頭。數枚球狀物重重地擊在他們原本的路徑上。定睛一看,那是十多枚藍色的球體。

Nic%20Bluethings.jpg

「阿古屋珍珠?!」

兩名刺客轉身看向門口,那裡站著一位身著黑紅西裝,頂著All Back髮型的男子。

「你是誰?」一名刺客問道。「想出手妨礙的話連你也不放過!」另一名刺客搭腔。

「妨礙?兩位客人似乎誤會了甚麼。我才想請兩位別妨礙其他客人用餐呢。」西裝男冷笑著打了個響指,他背後走出兩名穿著廚師服,身高在190公分以上的彪形大漢:「難不成你們忘了這裡依然是安布羅斯店內?」


「銀光虱目他沒事吧?」面對跪坐在地上的宏,西裝男蹲在他面前露出擔憂的表情。

「沒事的。這樣的損傷很快就能修復好。可是……」宏氣憤地用手重捶地板「都是因為我太沒用了才會這樣!」

「宏……」

「家龍,他們說的沒錯。我沒膽承受闇壽司的持續挑戰而一路隱姓埋名逃到台灣來,像個膽小鬼躲著,然後連自己的夥伴都守護不住。力量……如果我有更強大的力量的話……」

家龍緩緩地站起身,走到店後方拿出一壺清酒,給自己倒了一杯後在吧檯位上坐下:「今晚關店後留下來,抱歉我畢竟是老闆,得在營業時間內把店顧好才行。」

「要做甚麼?」

家龍沒有回答,而是先喝了口杯中之物:「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

「當然,是在九州對吧?當時你剛從橫濱的中華街跑出來。」

「那時的我是個除了暴力以外不懂得其他生活方式的男人。從拳頭、匕首、手槍、到壽司,在我眼中都一樣是武器。我當時甚至墮落到了拿阿古屋珍珠來當壽司料。」家龍把玩著手中幾枚藍色的球體:「但是我碰到了一個囉嗦的傢伙。他堅持友情才是最強大的力量,是個熱血到煩人的傢伙。」

「但是我輸了。」家龍將剩下的酒一口氣倒入喉中並起身向宏走去:「我輸得一敗塗地,然後我終於從沉睡中被喚醒:『啊,原來這才是真正的力量』,那之後我才終於能聽見壽司的聲音,如果沒有你的話我將在黑暗中永遠盲目。」

於是,家龍抓住宏的領口,將他拉起到自己面前:「就像當時你喚醒我一樣,如今輪到我來喚醒你了!『風刃之宏』!!」

「家龍……。」


(To be continued…!)

回到餐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