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欲肉教的人类学进路 - 案例研究02:布拉格的Divoši人

对欲肉教的人类学进路

Dr. Matthieu Desmarais,人类学部

前言:
最近几十年里,我们对欲肉教的理解有了巨大的改变。这些信息披露了一个存在差异和流变的图式,远不同于起初假设的独一教条。我们现在能描绘一幅更宽广、更详尽的欲肉信仰图景,包括其不同教派和文化传统。

现代教派是解释分歧的产物,许多与其古代原型间仅有表面的相似。最出乎意料的,特别是对我本人这样的欲肉教早期研究者来说,是其创立者似乎有着慈善性的善良意图。而常有谚曰,地狱之路以好心铺成——基金会必须始终牢记这句格言,尽管我们相聚无数世代,所凝望的都是同一片深渊。

就如古代欲肉教徒一样,我们发现里面尽是妖物。

Dr. Desmarais,他本人冒着巨大风险,通过对现存社群的研究来寻求更好地理解欲肉教及其流变的图式——揭露遗迹、文物和死者所不能揭露的事。虽然他的方法是非正统的(至少对基金会来说),他的成果却无可抵赖,也值得继续支持。

Dr. Judith Low,历史部高级顾问 - 宗教类GoI威胁分析。

案例研究02:布拉格的Divoši人

ql8Pm6k.jpg

Divoši所有并居住的社区。

概览:

Divoši(衍生自斯拉夫语“divoch”,意为异教徒或蛮族)是一居住于中欧的秘密欲肉crypto-Sarkic1民族。我的研究指引我来到捷克共和国首都布拉格,这里是一个城居Divoši社群的家乡。Divoši的历史饱受迫害。这些遭遇令他们变成了一个苦修而严酷的民族,即便以欲肉教标准而言也对外来者充满猜疑。他们为把守秘密受苦颇深,赢得他们的信任将十分困难。

历史:

Divoši在公元前1200-1000年Adí-üm陷落后的欲肉教大移民中来到该地区。欲肉教信徒分散在整个欧亚大陆;各群体相互孤立失去中心,此事件被认为是欲肉教教派和文化群体间差异巨大的首要原因。

Divoši起初定居在莱茵兰,在德国和斯拉夫部落间过着相对和平的生活,直到查理大帝在公元8世纪末于此地开始了基督化进程。和他们的异教同族一样,他们成为了强迫改信和流放的受害者。在中世纪过程中,他们被控为异端和/或施行巫术,遭到火刑架处刑。到早期现代时期,他们在和罗马人、犹太人没有关系的情况下一并遭遇屠杀。到了17世纪,幸存的Divoši迁居到了波西米亚与摩拉维亚-这里的捷克民族接纳了他们2

和其他于布拉格找到避风港的人一样,他们也在1938年到1945年期间德国对捷克斯洛伐克的侵占中伤亡惨重。Divoši提供的记录显示在20世纪初全欧洲其人口约有12000人;到1945年,他们已经锐减到约600人。当前认为这些人是在Ahnenerbe Obskurakorps3发现其异常性质后才逃过了彻底灭绝,但这些幸存者也曾被强迫实施人体实验。

基金会在Eisenblut首次遭遇了被当做测试对象的Divoši,这是位于新近解放的Theresienstadt集中营附近的一处绝密纳粹科学设施。与其头领术士Nakiakken(SCP-████)达成了交易,令这些欲肉教徒在基金会控制下仍享有非常的自由。术士Nakiakken未作抵抗便接受了收容,且承诺保持配合,但该协议详情目前为机密,只对授权计划:彼岸的人员开放。该计划高级成员Dr. Judith Low告诉我基金会起初拒绝了该提议,并试图对Divoši人采取行动。但她也无权透露具体详情,不过看起来术士Nakiakken有几个紧急备案来保证对方配合-基金会别无选择只能谈判。

文化,传统与误解:

Divoši 将其宗教称作“食罪教会”,但认Nälkä4为其信仰的灵性引导。对外掩盖其宗教及文化造成其内部传统及信仰意外出现融汇性变化(例如,秘传性和公开性传统及信仰均已发展为一种亚伯拉罕系、异教和欲肉教的混合体)。此种情况包括“圣人”(svatých)的存在,与传统欲肉教圣徒行传5不相符,并不严格地仅限于尊崇大术士和他的Klavigar。

GwirCdO.jpg

一幅描绘圣Antal(左)以及圣Imanta(右)的湿壁画。

这些圣人包括:

  • 圣Antal,复归之三——主保复活6、变形和儿童保护。
  • 圣Biellá,神人食者——主保士兵(特别是捍卫信仰者)、自我牺牲和蔑视诸神及其人间代理者。
  • 圣Joŋgu,毒月——主保医药、炼金和治疗师。
  • 圣Imanta,血肉女牧——主保助产士、手术师、屠夫和血肉塑造术。
  • 圣Milan,慈悲红钩——主保正当的杀手、刽子手和其他执法者。
  • 圣Szabolcs,灰白者——主保公正律法和良好政治。
  • 圣Uksáhkká,午夜蠕虫——主保流放者、穷困者和疾病者。
  • 圣Yrathas,不破者——主保匠人和忍受苦难劳作的胜利。

Divoši实行社会隔绝和自我隔离。大部分市民不知道Divoši,知道的人也不知晓其异常性。Divoši主要通过异常手段达成此目的,但这些轻微异常最终也能有利于基金会的常态维护。这些异常被用于改变外来者对自身的感知,令Divoši和他们的住家/庙宇表现得尤为普通且易于被遗忘、忽略。此效应传统上通过使用生化手段(名为németh7和逆模因认知危害符号(称为ūrma)进行,这些符号会被画在Divoši建筑或纹在成员身体上。

ūrma的使用尤其值得一提,它们能改变信息使其不被记忆。例如,若有对象看到一条小巷,这个信息将从眼部顺畅传递到脑部;但如果在小巷入口绘制或者刻上特定的ūrma,对象仍然能视物,信息仍然能被感知,但不会被传递到大脑;人类心智似乎不擅于应对这种信息缺口,会基于周边环境在此填入最有可能的东西。测试后,基金会确认大部分人会感知到一堵墙、密集的植物,有一案例中是警方隔离带。Ürma可被用于让门户看似消失,或者隐藏书写文字,还有其他用途。Divoši认为是Klavigar纳多克斯8发明了ūrma。

法律在Divoši有重大意义,食罪教会对此事的关切度可与犹太教及伊斯兰教相比。粗略观览下,欲肉教法律和公共社会的世俗/宗教法律差异不大。禁止谋杀,强奸、盗窃和伤害也被禁止-但和其他文化及宗教一样,这些看似直白的禁令要取决于如何解释。某些更具体的法令包括:

  • “汝当食生血肉,不为火焰或奢享所触9
  • “敬汝之先知,万罪的食者,不得妄称他的名。”
  • “汝当醒觉知感,广开汝之心眼;汝不得以沉醉封闭自身于真知。”10
  • “汝当避斥一切形态的颓堕。”
  • “汝当行Jaka11之道;对恶无为即是恶。”

Divoši并非好客之人,但从其历史和传统来说这并非无缘无故。只有通过基金会和各种协约、威胁,我才得以研究这个民族-这也肯定不会让他们对我的任务表示欢迎。采访很难推进但并非不可能,在年轻一代中已经获得了一些成功。

正式授权申请得到O5议会批准,条件如下:

  • 事件将受彼岸计划监督。
  • Divoši抓住的俘虏应被归入D级人员。
  • MTF Psi-9(“深渊凝视者”)将采取安保措施。
  • 不得有超出仪式现场外的异常/异常现象。
  • 仪式现场应安装视音频记录设备。
  • 若出现异常性物质生成或变形,将对组织样本进行控制并移交基金会人员。
  • 大部分人员将间接性观察仪式,通过一延迟三十秒的视频直播进行(预防可能的认知危害)

可申请获取正式报告但特定文件需要3级以上权限。下面是我个人对事件的观察和意见,依照O5议会要求部分删改。

见证“审判”后,我决定最好还是在研究中修一个假期。我的休假却被Dr. Tomoko Muso送来的特殊请求打断。结果是,Dr. Muso只是个信差,请求来自她的看护对象,SCP-████——又名术士Nakiakken,被安保收容着的Divoši领袖。我要旅行去德国的人形收容Site-486会见该实体。

反思我之前对SCP-████的采访,我禁不住感觉是我在挑起敌意。SCP-████特别的交流手段带来压力,加之对审判的不安回忆让我在心理上不适于采访。我已经和SCP-████进行了多次书信交流,我们同意展开第二次采访。术士到底把握着我在别处无法获取的情报。

凭这新发现的情报,我带着基金会考古团队去往德国。在数日的挖掘后,我们发下了一个村庄遗址,使用了一种独特的骨质建筑。还发现了骷髅遗骸,以及大量的灰烬和烧焦残片。绝伦是此地曾发生过一场屠杀,村庄是被刻意夷为平地。

在死者中发现了反常遗骸,表现出人类和鹿类特征,还有其他指向术士的变异。骨头被油状的黑色物质包在一起,连续性和粘着性与硬化沥青一致,令尸体保留了死亡时的形态和姿势。尸体呈跪姿,头部低垂,手臂环绕一个未知物体。遗骸被发掘后送往Site-282解剖,发现在尸体内嵌有几个生锈的箭头和剑刃。

假说认为这具遗骸即是Viekudh前术士,据Divoši记录其在查理大帝令下被基督教士兵于公元774年杀死。从遗骸内取出一个石头谜盒26,推测术士死亡时仍在保护之。此前也曾在考古现场和新欲肉教徒财产中发现过欲肉教谜盒,因失败尝试曾触发异常性陷阱,它们被视作极度危险。

幸运的是,这些制止手段(一般是化学或生化制剂27)是为感染活体有机物涉及,对无机物没有影响。基金会可以通过在闭气密封环境下远程操控机械破解谜盒。此谜盒被发现包含下列物品:

  • 一根骨笛:项目似乎无异常,似乎是因情感原因被保管在盒内。听者描述其发出的乐音“忧郁”且“有萦绕之美”。
  • 一把金色镰刀:罗马史学家塔西佗称德鲁伊仪式中会使用金色的镰刀。欲肉教的武器和工具传统上是以骨骼或类似的坚硬有机物制作,推测这把金色镰刀是赠礼,可能是撒克逊人赠送。
  • 一个柳条人偶:项目似乎无异常。和骨笛一样,推测此物有某种情感意义。
  • 黑森林抄本:抄本内有十三分古代卷轴,以某种未知语言写成,其符号以异常方式定期变化。基金会不知晓其内容,但其所用的多个符号曾发现于欲肉教和狄瓦族书写系统中。卷轴以某种未知动物的皮制成,可追溯到公元前1100年;分析墨水发现其主要但非全部由血液构成。对黑森林抄本的翻译工作中伴随多起异常事件,已将其重新编为SCP-████。很多卷轴上包含纳多克斯之印。
  • 《Viekudh术士的末日歌》:记录Viekudh术士手稿的卷轴。文件可追溯到约公元600年。已将其从晚近内殿语翻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