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军交锋

阿曼多在接待区的残骸中悄悄地走过。他把手伸到左肩上,扯下碳化钨制成的胳膊。"我知道他们把那件东西放在这里的某个地方,"他说。这个异常组的办公室在周末几乎空无一人,但那个奇怪的警卫仍然会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转过身,左臂飞下侧廊,手臂上凝结的水晶结构通过一个水冷却器不断高速飞行,然后一下子坠入外墙。他跟着它往下走,不经意地用右手摆动手臂,打碎了窗户、文件柜和点缀在橱柜上的各种办公室小摆设。

两个普通研究员从一个小隔间里冲出,跑进走廊。"天哪,快跑!"其中一个研究员喊道,转身向阿曼多猛扑过去。

阿曼多向右弯腰,将改造过的左臂甩到走廊上,挥发性气体与男子领带上的聚酯纤维混合,立即燃烧起来。两种药剂都在令人心跳不已的惊险中蒸发。自动喷水灭火系统开始失灵,阿曼多浸泡在陈旧的水中。

阿曼多粗略地瞥了一眼占了这一层楼的办公农场1,转身朝电梯走去,电梯把他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火焰爆炸和滴水的声音不再是充满整个办公楼的唯一声音。外面,警笛声越来越近,直升机在头顶盘旋。他需要迅速离开这个地区,但没有取得目标他绝不能离开。"急急如律令!小猫小狗快走开,恶魔鬼怪快退散,东西到底在哪里…"

一名特工躲过街角,快速掏出了两枝枪,用它们向阿曼多抛去子弹。阿曼多在右手的钨臂后面隐蔽了一秒钟,用足够长的时间来确认子弹不会击中他。他熟练地将手臂猛掷向走廊,穿过着通道,握紧的拳头与特工的胸骨发生了致命的接触。

直升机的声音越来越近,直至越过大楼,然后完全消失。该死的,这东西到底在哪儿?阿曼多想,他抽出的左臂很快就被一个燃烧着的等离子体所取代。他把从右口袋里拿出的那个小装置拿了起来,转了个圈,在GPS装置上寻找那个小光点。

他跟着信号灯走下一排排的桌子,最后来到一扇写着“储物箱”的门前。阿曼多的脸微微一笑,伸手去拿旋钮。

咔哒,咔哒(锁定声)

"杀你妈的,锁上了。好吧,这很有趣。"他说,踱下一排桌子,转过身来,用一个平稳的动作把燃烧着的等离子手臂从他的左肩上扯下来,然后朝着门怒喊一声,把它扔到桌子上。

等离子击穿加固的安全门,把它从铰链上击落了下来。阿曼多笑了笑,做了一个画圈的动作,把手臂拉向他。手臂这样又向阿曼多游去,但速度减慢了。

什么鬼东西……他自言自语,试图更努力地控制。自从被供给药物后,他就对于控制自己的身体再也没有问题了,但现在出于某种原因,他再也感觉不到与这只手臂的联系了。

一个声音从被毁的办公楼后面传来,"你犯了一个简单的错误,阿曼多。"

阿曼多犹豫了一会儿,看着那只手臂就在那里,却与他的任何精神联系空荡无依。他转过身来,面对着办公室后面的那个人。这个人中等身材,有点矮壮。他穿着飘逸的绿色长袍,右手拿着一个形状奇怪的东西,几乎像个狼牙棒。他的左手向阿曼多伸出,做了一个缓慢的抓握动作。


炼金术部主任鲁斯拉夫·迪亚吉列夫平静地站在现已平整的接待处,镇定地走向阿曼多,他的肢体语言相当中性。

"那是什么,先生……?"阿曼多的左臂变成了一个由高密度硼气体制成的新手臂。

"实际上,前辈,"鲁斯拉夫笑着咕噜着说,"显然,在进行转化时,你没有向炼金术士请教。我是鲁斯拉夫·迪亚吉列夫,七环炼金术士,基金会炼金术系主任。——我正在调查为什么这个办公室周围空间的以太被如此严重地破坏了。"主任大步向前,来到几米处的阿曼多身边。

阿曼多笑了笑,让他的左右手臂飞起来,一个是一团炽热的迅速衰变的铯微粒,另一个是一团硼气体。手臂懒洋洋地对着那个一动不动的老人转着圈。

鲁斯拉夫举起右手,阻止铯衰变,将新生的辐射重新引为无害的气流,然后扩散到天花板上。他的左手做了一个利爪的手势,把硼气体转化为纯氧。"我要求你不要那样做。你的……能力极大地干扰了我和同事们努力维持的工作。"

阿曼多咆哮着,开始快速地投掷武器,一次两个,三个,四个;固体,气体,一些由相互缠绕的生物组成的手臂。阿曼多的双手在肩膀上来回模糊,很快用手臂填满了空间。

鲁斯拉夫平静地叹了口气,换了一根系在腰间的法杖。他像一个武术家一样缓慢转圈,他的手同时在缓慢循环左右移动。他的手指张开和收缩,使手臂在眨眼间飞散到几英尺外化成组件。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阿曼多大喊大叫,有点气喘吁吁。

鲁斯拉夫改变了他的站位一会儿,牵引着在他周围手臂。他把双手前移,双手中间握着炼金法杖,熟练地将收集到的能量抛出去。

阿曼多把手臂伸向来袭的闪电,设法转移了其中的一部分,但一次剧烈的爆炸击中了他的身体,把他送回了附近的一张桌子上。

阿曼多跳起来,向鲁斯拉夫投掷武器,试图压倒老炼金术士。每一个都是不同的复合物,沉重的手臂飞向长者脚下的地板,而较轻的手臂则飞向空中,给他难以处理的两方夹击。

鲁斯拉夫向右躲闪,他的法杖把其中一只胳膊击落,他的左手很容易就把一只接一只的胳膊拉成一只只碎片。鲁斯拉夫脚下的地板在沉重的手臂撞击重压下弯曲了,迫使他从过道上下来。

阿曼多和鲁斯拉夫面对面,各自坚守阵地。手臂以惊人的速度飞过中间的空间。他们中的一部分被撕裂成了他们的组件,另一部分则被鲁斯拉夫的法杖炸飞了,还有一部分则被火或闪电的爆炸所偏转。这是一种永恒的感觉,鲁斯拉夫深深地吸了口气,跺了跺脚,砰地一声把新产生的以太放在一起,将一层又一层以太压缩。

他们两人之间的发光物质几乎让人眼花缭乱。鲁斯拉夫集中力量,迫使它自行以冲击波引爆,把周围的桌子炸开。冲击波把阿曼多吹回了内隔墙迅速倒塌的地上。鲁斯拉夫紧握着他的法杖,以太以和谐的平衡在他周围流动。

热气流终于平静下来,阿曼多在一堆破碎的墙体里呻吟。他的手臂合并成两种不同的碳钢。


鲁斯拉夫走上前,做了一个简单的手势,他的指尖以一种类似于拉线的动作闭合。阿曼多的手臂逐渐变回了人肉。他试探性地拉了拉,确认他的能力仍然完好无损,然后怀疑地盯着鲁斯拉夫,把自己拉了起来。

"很抱歉,但我需要你的注意。我是一个炼金术士,阿曼多,你的能力,虽然不寻常,但本质上是炼金术。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获得它们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能如此轻易地操纵以太,但这并不是我来这里的真正原因。"鲁斯拉夫平静地站在阿曼多面前,他的手只稍稍向两侧举起。

阿曼多呻吟着,伸了伸背,墙的碎片掉了下来,"那你为什么在这里,准确地说?我不会再回到基金会了。我不会再被关在笼子里了。"

鲁斯拉夫摇了摇头,举起一只手。"我不想牵制你。那…不是我的部门。你是一个来自自然的异常,它允许你生成变形结构。我相信我需要你的帮助来应对对于我们现实的威胁。"

阿曼多静静地笑了一会儿,然后突然大笑起来:"我为什么要帮你?"

鲁斯拉夫点了点头,把手伸进长袍的一个口袋,从一个小孔里取出一枚带着长长黑线的小硬币。"这就是你来这里的目的,不是吗?"他用手指把它翻过来。

阿曼多舔了舔嘴唇,眼睛盯着硬币,"我宁可把它扔下去也不让你把它压在我身上。"他集中注意力,右臂迸发出鲜红的火焰,左臂露出一团团有毒的泥,上下翻腾着他的肉。

"说真的,我宁愿死在你那该死的炼金术中,也不愿让你死在这里。"鲁斯拉夫摇摇头,把硬币扔给了阿曼多,硬币飞行中带着一股呼啸而过的微风。阿曼多从空中抓起硬币,用拇指和食指反射性地摩擦它。他把这个临时的护身符套在头上,然后把它挂在衬衫上。

"我对敲诈没有兴趣。我自己能做到。我宁愿把你带到我身边。"鲁斯拉夫说,他的眼睛难以捉摸。

阿曼多花了很长时间考虑,然后把手放在身体两侧。"好吧,我很感兴趣。只有一个条件。"

鲁斯拉夫扬起眉毛,"那是……?"

阿曼多紧咬着下巴说:"随便让几个人带我去一个他妈只有你和我没有其他笨蛋的地方谈。"

鲁斯拉夫轻声笑了起来,"没问题,这是可以接受的。来吧,我们的直升机在屋顶等着。"他毫不迟疑地转过身来,轻快地走出破败的办公农场,朝电梯走去。

阿曼多向前走去,从他的头发和衣服上拍下断墙。他赶上鲁斯拉夫,等待电梯时细细观察着老人。他的衣服连灰尘都没有。这家伙到底是谁?阿曼多自言自语。

在他身边,鲁斯拉夫迅速地瞥了一眼阿曼多手臂造成的破坏,感觉到他所能做的快速转变仍然是混乱的能量。这个小家伙叫什么名字?鲁斯拉夫想。

当电梯到达时,两个四处破坏者互相尴尬地笑了笑,他们爬到屋顶上,那里等待着基金会的直升机。


来自原作者:这是十月锦标赛的一篇文!DrMagnusDrMagnus的对手是WerylliumWeryllium。在这里查看他们的比赛条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