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观众

走路总要花半个小时。自外面进入以来,半小时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但当他真正从隧道中穿行时,总感觉时间更为漫长。这种感觉就像是时间仿佛被拉长了,他那安静的脚步会在无尽的长河中轻轻回响。

今晚要走很长、很长的路。他能感觉到整个地球的重量压在他的肩膀上。隧道里的空气很冷,光滑的水泥墙摸上去冰冷刺骨。唯一能穿透黑暗的是他手电筒的明亮圆锥。

这是一个非常老旧的地方。内里很老旧。它不像外表看起来的样子。在人们看来,这只是一个维修隧道,赤裸的混凝土,管道偶尔裸露而出。可就在这些石头里却积蓄着时间,仿佛海绵般将其吸吮,慢慢地从墙上裂缝里渗出来,在管道上生锈。

他的手电筒成束。他继续走着。时间流逝。

而接着、最后、已然,抵达一处拱形,那里本来会有一扇门。再也没有门了。刻在门楣上的字早已磨损。语言在这里没有什么力量。他的脚步从中穿过。

他走到走廊,虽然他只是从微风中感觉到,而墙壁的感觉渐渐遁隐入阴影中。那里只有黑暗。他继续行走。他的脚步没有回声。

形状在他的周围视觉中波动。幽灵般的灯光向生命闪烁着。一个属于破碎瓦解的电脑显示器们的墓地散发出它们病态的光芒。什么也没有显示出来。在他周围他可以看到废弃电线、旧电路板和废塔的模糊轮廓。他能听到暗处传来的沙沙声和笑声,偶尔还能看到眼睛的反光。然后就是王座了。

那个在或是生锈或是腐烂的垃圾中的大座位已被占据。一如既往。国王的身材又高又瘦,形状无定却仍然有型,有点像一个男人,脸色苍白,穿着黑衣服。彬彬有礼。国王没有戴王冠。国王不需要。

国王的侍从们围坐在宝座周围,全神贯注地等待着,他们那张千人一面的脸永远微笑着。他们转过身来,看着那个人走向王位,他们空洞的眼睛看起来就像一只眼睛。

那人停了下来。他鞠了一躬,然后挺直身子。

国王弯下腰,伸出一只瘦长的手指。它周围的影子攀爬生长,像是某种扭曲而又古老的树木的根系。

那人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纸袋。从那其中,他数出21颗鹅卵石,放在国王瘦骨嶙峋的手中。国王将手合拢,国王又坐直了。

那人现在可以离开了。他做完了。这回走回去的路感觉变短了。他没理睬这个想法。

21块鹅卵石为了21个孩子,他们将在早晨消亡。也许不是今天早上,也许不是下个早上,但总会是某天早上。21个孩子,每年交付。这是一项维持了很长、很长时间的交易。

交易必须维持下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