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结局只是悲剧
017Apocal%C3%ADptico_II.jpg

2006年11月29日。

Markus Matthews吓坏了,这里的一切他都无能为力。这个月快结束了,Bright没有把项链给新主人的迹象。Markus每隔几分钟就会感到自己在悄悄溜走,为了保持清醒,他必须控制住自己。或者别的什么。

现在他在一个有点大的白色房间里,房间里有窗户,中间有一根巨大的黑色石柱。Bright的脚步声在墙上回荡,Markus突然意识到那根柱子是个棺材。或石……石棺?就是这个词。

棺材嘎吱嘎吱地响着,Bright停下脚步。然后它正面的铰链打开,而后敞开,一个满身黑纹身的男人走了出来,当他看到Bright博士站在他面前时,他笑了起来。

“啊。一个邀约?”纹身的男人咬牙切齿地说着。

“嗯,不完全是。”Markus能感觉到他的胃几乎要涨到喉咙了,但Bright什么也没表现出来。“只是看看情况,你来早了。”

Bright伸出手来。

亚伯笑着,走到Bright跟前。他抓住Bright的前臂,“你拿着Bright的项链。”

“是的。这里就是我。我是他。”

“很好。武装你自己。”纹身的男人松开Bright的手臂,向后退了一步。

Bright点点头,伸手去拿肩上枪套里的手枪。他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一把剑就刺中了他的胸膛。安全人员立即列队进入房间并开枪。Markus觉得自己最后一次溜走了,很快他们三个人都就此离开。

2018年3月3日:

亚伯走进一间漆黑的房间。他又活了过来。一个放大的声音从他头顶的某个地方传来。“嗨。又是Bright。我欠你一个人情。”

从他的位置看不见的大炮塔从地上冒了出来,向他开火。

2024年4月20日:

“我必须道歉,我不能在你醒来的时候在那里,所以我必须提前录下来。不过子弹是真的。”

在炮塔开始工作之前,亚伯设法说了句“面对我,你这个胆小鬼!”


亚伯又醒了三次。每次Bright都在那里等着。当然,直到最后。亚伯从石棺里走出来,走进了有着炮塔的那件屋子里。这次没有声音向他打招呼,也没有子弹。天花板上的一条裂缝让一点阳光透进来,整个西墙都变成了废墟。他现在可以看到铺着瓷砖的地板和一扇反射着一点光线的观察窗。

他走到窗边,用剑把它击碎。观察室里有一堆他不认识的设备,一些椅子,一张桌子和一具山羊骨架,胸腔里还有一件非常熟悉的珠宝。亚伯伸手拾起项链。

他立刻感觉到另一种思想的力量在窥探他自己的思想。他本来可以把项链扔了,因为这并没有立即影响到他,但他的自尊心和好胜心不允许他这么做。相反,他闭上眼睛,准备在另一个战场上战斗。

他睁开眼睛,看到一间朴素的白色房间。他的对面站着Bright。没有珠宝。没有虚假的面孔。真正的Bright。Bright剩下的头发是灰色的。他戴着一副超大号的眼镜,镜片很厚,亚伯不知道他的脖子和下巴是从哪里开始的。亚伯也知道,毫无疑问,这就是最后杀死他的那个人……这等候有多久了?

“好吧,”亚伯对面的那个人说,“这以前从未发生过。”

亚伯笑了。“你的基金会怎么了?”

”四分五裂。从上至下彻底地。”

“我哥哥?”

Bright摇摇头,但什么也没说。

“Iris?”

Bright微微歪着头。“我们是唯一剩下的。”

“现在怎么办?”

Bright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支大步枪。

亚伯从乌有中抽出一把黑色的锯齿状剑。“很好。”

而后,地球上最后一个人走进了这个世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