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Q第二部分;或者说,关于你所提休谟问题的回答

你对休谟指数,也有疑问吗?在下面提出你的问题,我们会给出回答。

Q: 休谟浓度较高(低)的地区是什么样子的呢?
-Dr. S

A: 休谟浓度低的地区确实会成为非常奇怪的地方。因为没有基准现实的稳定性,普通人也能随心所欲地改变这里,获得暂时的类现实扭曲能力。当然,不应该把这种情况与真实世界的混淆;他们只是相对较高休谟的参照系在较低休谟环境下的投影,他们的‘能力’一离开这个地区就会消失。另外,因为这些地区的现实更稀薄,自发的异常和宇宙缺口就显著的高发。然而,这些异常/缺口在被带离附近后不会消失。这种现象原因目前仍旧未知。

另一方面,休谟浓度高的地区也是非常奇特的地方。对于普通人来讲,它看起来耀眼夺目而又无法抗拒,有超凡脱俗的气质。还记得喜马拉雅山的高休谟浓度吗?这点适用于所有的山脉——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人类常常去寻访名山作为启蒙之地。而另一方面,对于现实扭曲者来说,这些地区平坦,灰蒙蒙,而又质朴。因为这里的休谟浓度经常接近(或超过)现实扭曲者的自身水平,他们在这些地方施展能力就会遇到很大障碍;在有些情况下会因该地区的效应完全受限。因此,现实扭曲者往往会出于本能或其他什么的避开这些区域;目前在建的Site-35(坐落在喜马拉雅山脉,装配有斯克兰顿稳定锚)在建造完成后会承担起有效收容现实扭曲者的职能。

Q: 普通人类有可能成为现实扭曲者吗?
-Dr. S

A: 是的;有许多许多的仪式和把戏都承诺能做到。然而真正有效的技术其实非常少,目前还在编译中。

Q: 动物有可能也出现休谟波动吗?
-Dr. S

A: 是的!至少有一只猫有嫌疑,还有几只狗和一些跳蚤;有证据表明某些鲸鱼也可能做到。也有假说认为无生命物体同样可能拥有能力,但很难进行测试,所以该假说还未得到证实。

Q: 我们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在星际尺度或是更大的尺度上检测休谟波动?
-Dr. K

A: 目前来说,没有。据我所知,在该领域有许多方法正在进行测试,但在今天我们只能检测附近的休谟浓度。

我们有什么方法在这个级别距离下检测影响现实的实体?
-Dr. K

A: 如上所述,没有。

有没有什么方法能改变真空中休谟的差异?
-Dr. K

A: 简要的回答:没有。详细的回答:宇宙真空里有点奇怪。它的基准休谟浓度略高于地球浓度,地球上的真空也是。事实上,假说认为大部分空间的休谟水平都近似(或者低于)地球一般水平,而星系和星团则充当休谟集中区,就像地球上的山脉一样。但是,在找到有效的验证手段之前,这些只是一个比较合理的猜测。

现实扭曲者身上的组织或器官在被从主体上分离下来,或是现实扭曲者死亡后,还会有较为异常的休谟水平吗?某些特定器官的休谟浓度会比其他器官高吗?如果有,是哪些器官呢?
-Dr. R

A: 好问题,到现在为止我们在这方面探索的还不多。初步研究表明现实扭曲者身上的所有器官休谟水平都要高于基准,而心脏,肝脏,大脑的休谟浓度尤甚;但没有现实扭曲者活着时对应的水平高。原因目前未知,而且也不能排除某些畸形的休谟波动或污染干扰的可能性,现在所有的东西都只是猜测,需要进一步研究证实。

在测量那些所谓现实扭曲效应“干净”区域的休谟指数时,会不会有噪音或干扰的“背景信号”呢?
-Dr. R

A: 有的!基本上,我们目前知道的是在一个与外界影响完全隔绝的地方,休谟基准指数波动达到+/- 9厘休谟1。所以在一个地方进行两次读数可能会得到显著不同的休谟浓度。顺便说一句,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目前仍不知晓。

是否有任何认知危害,信息危害或模因效应与休谟指数的改变有关?(澄清一下:这个问题想问上述东西对人类心理和大脑化学反应分别有什么影响,而不是问它们在暴露给人类个体后个体会表现出哪些各式各样的异常;也就是说,单独的信息和其知识会改变休谟水平吗?)
-Dr. R

A: 没有,上述提到的所有东西都未发现与休谟浓度有关。这些效应不会影响当地的现实,只会对受影响者的思维过程及大脑做出改变。然而,在暴露于上述效应后受影响者表现出的异常可能(有时是被动技能)对休谟浓度有各种各样的影响(参见SCP-1425了解更多信息。)

最后,这也算半个请求。基金会医学部的几位医生和卫生人员申请使用小型化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来测试它们对人类的长时间影响效果,特别是探究其是否可能改变操作者和平民的精神状态以及健康状况。有没有办法让他们能申请到以进行测试,还是已经有这方面的研究了?如果已经做了,你们什么时候发文章呢?
-Dr. R

A: 是这样,从我们已观察到的SCP-2000的人员情况来看,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在短期内并未产生任何负面效应。所有关于长期测试的申请都需经道德伦理委员会审批,此项研究产生的所有成果都会发表在SCP基金会内部服务器上(本质上是基金会的私有arXiv.)

是否有地点或物体被发现是0或负的休谟指数呢?这样的值可能意味着什么?
-Dr. T

A: 截止到目前,自然界中还没有,我们见过最低的休谟值是0.27~0.28休;虽然很低,但还是离“绝对零值”差不少。人工环境下,我们曾降到过0.15休;同样的,很低但离真正的零很远。尽管理论上零休谟浓度是可以存在的,但自然界或者人工想要创造出来希望及其渺茫,即便真弄出来了估计也会产生巨大的间接后果,因为这样的事物已经不是我们一般意义上认为(或感觉的)现实了。至于负休谟……我们甚至都没在康德计数器上设计负刻度,所以即使我们测到了,我们又怎么知道呢?(这还没考虑负的休谟可能意味着宇宙的一般结构出现了可怕的错误,拿着康德计数器的那家伙最好该撒丫子跑了。)

之前提到SRA2原理的通俗比喻是从其他宇宙“抽走”现实。那SRA有没有什么在预想的主作用之外,已知或可推导出来的负面效应呢?
-Dr. N

A: 对于被我们抽取现实的宇宙,大概是一箩筐负面作用;包括但不限于:大范围现实崩溃,异常现象高发,现实透明度提升,时间非线性化地区增加,接踵而至的异常事物,局部自发现实崩溃,以及一堆我们还没想到的。这就是我们为何校准SRA(漂亮的缩写,我喜欢)以便只从死亡的宇宙中抽取现实。这些宇宙包括已经处于弥留之际的,如正在经历热寂的宇宙;遭受了-K级场景(IK级除外,原因显而易见)而无幸存者的宇宙;还有出于各种原因,没有孕育出生命和智能的宇宙。尽管SRA很可能会加速这些宇宙的死亡,但由于它们本来也没什么继续存留的价值了,所以这点代价还可以接受,更何况还有无数个相同的平行宇宙。至于SRA在我们宇宙的副作用嘛……问得好,这个值得我们长期研究。上面SCP-2000已经提到,短期暴露在SRA下并未发现确凿的害处,长期不良影响也没发现过。至于短期暴露到底会不会导致某种慢性的效果,或者长期暴露导致什么……咱们都是两眼一抹黑。

我们部门的一个初级研究员最近提出一种理论,认为休谟水平以一种‘现实波’的形式传播。这个理论有什么价值吗?如果有,那当一个物体的‘现实波’与周围不同步时,会不会在现实世界里‘反相位化’(不可见或无形)了呢?
-Dr. F

A: 以我了解的说来……不。我的意思是,正如量子物理学告诉我们的那样,所有粒子都具有波的性质(并且所有的波都具有类似粒子的性质。)虽然有些方法可能导致物质从正常现实反相位化,但这些方法并不直接涉及休谟操纵——你可以直接进入另一个宇宙,或者在本宇宙和另一个宇宙各留一半,也可以改变自己的物质状态,或者类似的什么。但是,尽管这些事情很酷,但很遗憾,并不涉及休谟。

正常现实,普通人类的平均休谟水平是多少?
-研究员W.

非常好的问题,我们在这篇文章里已经回答过了!

有没有能够按自己意愿修改自身或周围环境休谟指数的现实扭曲者?
-研究员W.

在以休谟为核心概念的现实扭曲定义下,所有已知的现实扭曲者都表现出这种能力(SCP-343可能是个例外。)

如果拥有高于平均休谟水平的人是一个现实扭曲者,那低于平均水平的呢?
-研究员W.

好问题!目前针对这些人的研究还不多,但初步结果表明他们无法反抗现实,结果就活得……呃,就像现实希望他们活的那样。这种人就是典型的“自带光环”或“命运多舛”人士,他们一生的经历往往都能写本书。从初步研究中调查的五个人来看,一个就是《格林童话》里的灰姑娘翻版,一个遭遇了一连串倒霉事(包括买了几千美元安然公司的股票,被雷劈五次,在手机电池爆炸中丢了一根手指等等),另两个是中层经理,还有一个在O5的位子上干了五十多年。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依旧是众说纷纭,有待于更多研究。

既然休谟浓度决定操纵现实的能力而不是区域内部个体的状态,那么SRA实际上不能无效化异常,是吧?也就是说,它们能阻止现实扭曲者进一步施加改变,但不能消除那些已存在且不要求低休谟环境或休谟指数改变的异常。
-研究员T.

是的。SRA只能修正受影响地区的休谟浓度。目前已知的大多数异常都不会对周围施加休谟影响,也没表现出什么休谟指数差异,所以SRA不能作为一种万能的无效化装置。

第一,休谟指数和(我们从GOC找到的那些研讨会记录里所述的)奇术施放过程有什么关系(如果有的话)?第二,联盟的头盔把现实扭曲者标记为“绿型”与他们较高的休谟含量有关吗?
-Dr. Sh

目前,对(弱爆了的!)GOC现实兼扭曲气象学3的研究还没有进行。如果谁有这方面兴趣,那他面前可能是一座尚未被探寻过的宝库。至于绿型……这么说吧,尽管叫这个(逊毙了的!)名称,他们实际上就是现实扭曲者;因此,我们之前讨论出的所有结论都可以直接用。

休谟是由物质组成的吗?如果是,它有质量吗?休谟是什么态的?
Dr. -Ws

据我所知,休谟本身可以说没有质量也可以说质量无穷大。

不对。休谟不是粒子;它是一种测量尺度。见下。

等等,我一直以为休谟是测量现实稳定的尺度(就像角度和温度),但你现在说它是粒子?
-Dr. Sh

你是对的;休谟是衡量现实的尺度,不是粒子。刚才的回答是错的。见上。

有两个理论概念,我很好奇它们之间是什么关系,究竟是能并行不悖还是像其他几对理论(暂时想不起来,大概就是相对论和量子力学那种?)那样,在均能精确描述宇宙同时还互相矛盾:休谟水平理论和多元宇宙层叠理论。前者认为休谟指数是以某种线性尺度测量的。而后者认为多元宇宙里的各宇宙是层层堆叠起来的,处在下层的那些宇宙就会构成上层某个宇宙里的“创作故事”。(当然,如果你看了超次元行动4里提出的假说,它们实际上不是整齐堆叠,而是更像一个分形的螺旋网。)那么问题来了:

Q1: 当你从最上层的真实宇宙下到最不真实的底层宇宙,能观测到自然环境的休谟指数下降吗?

Q2: 通过SCP-1304创造的人类是否表现出异常的休谟读数?一个人有没有可能利用类似SRA的装置抽取巨量的休谟以跳到更高层宇宙,成为他母宇宙的作者之神,但并没什么卵用因为这个通过写作就能支配的宇宙现在对他来讲就是部小说了?

如果有人真这么做了会发生什么?

回答1: 也许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可能“故事”宇宙和“真实”宇宙一开始就各自独立存在,而“故事”的宇宙能进入到我们世界作者的脑海里正是因为那些宇宙更真实?这样SCP-1304就比较说得通了。

回答2: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线性休谟尺度理论和分层现实理论之间的潜在差异在堆叠宇宙模型里还看不出什么,但当你把它们应用到扭结网宇宙模型时,差异就凸显出来了。比如说,如果我写了一个关于三个人的故事,Abel, Brian和Chris, 然后说他们每人也都写了个故事,而Brian是Abel故事里的角色,Chris是Brian故事里的角色(因此他的现实对Abel来讲,就是双层嵌套故事),但Abel又是Chris故事里的角色。这三人每人都同时处于另两人的上层和下层,他们的休谟水平该怎么与其相对现实程度对应起来呢?抑或他们最终会达到同一休谟水平?他们之间循环参照的特性会不会导致休谟指数在互相的现实性竞争中陷入紊乱?

那有没有可能正是现实世界异常波动的根源?
-Mr. J

休谟与后设小说5有着莫大联系,就像鱼与……非鱼?休谟指数只是用来描述单独的现实,而不能用来比较分开的现实,这是由分开的现实们内在的主观性质所决定。因此,后设小说学与休谟理论之间并无矛盾;然而,休谟也不能用于对后设小说结构进行任何观察或假设。

Q: 东亚的能人异士,比如道士或者修真者都喜欢住在高山上,这与你的解释不矛盾吗?
- 韩国的Dr. Relpek

A: 尽管高休谟浓度让现实扭曲变得困难,但还没完全禁止掉。在这种情况下,现实扭曲者在高休谟区训练可以类比我们的力量训练。这就使得高山成了现实扭曲者的居住圣地,因为在这里他们可以提升自己的能力。能力限制90%的高度是6000米;但即便超过这个高度,现实扭曲也是可能的,只是非常难罢了。只有100休谟的浓度下现实扭曲才会被完全禁止掉。

Q: 那么,为什么西方的能人异士不这么做呢?
- Dr. Relpek

A: 多数西方巫师都是大忽悠和骗子,并不是现实扭曲者。尽管某些巫师可能会因类似的原因去阿尔卑斯山等山脉,但这从来没能发展成一贯的传统。

Q: 0休谟的宇宙是什么样呢?100休谟的呢?
-Dr L

绝对的休谟水平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全局休谟指数0只是我们把选择的口袋宇宙的休谟水平定义为0。这与以休谟基准现象为基础的那个局部休谟水平是不一样的。如果某个宇宙的全部空间都被设成了一个值(更多信息请看下面),那看起来就和我们宇宙一样,只是局部区域或个体的休谟水平失调情况比我们更小或更大。(即更多或更少的现实扭曲)。

Q:做个假设,如果基金会用某种手段把整个宇宙里所有人事物的休谟指数都改成了1,所有的异常会不会就此消失或至少停止生成了呢?
- 一位实习生

不会;正如上面说到底,那正是其与基于休谟基准现象的局部休谟水平之间的差异。目前假说认为现实扭曲者的一些内秉性质使其能够在他们周围产生休谟失衡;只要这种特性不消失,休谟失衡就会持续存在。理论上,如果宇宙每个角落都永远被固定在1休谟,那所有休谟相关的异常都会失去其异常特性;然而,我们连让休谟读数固定在一个值需要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也不确定所有的异常都只跟休谟影响相关。

这里找机会宣布一下,在进行大范围研究讨论后,全局休谟水平已被重新标定为0-1006!详情请至原始文档查看。因历史原因,本页上提及的厘休谟还未更改;然而,请自己将数值乘上100以得到正确休谟指数。

Q:我之前看到说,一个休谟水平低于平均值的实体其人生会非常跌宕起伏。SCP-503是这种例子吗?还是只是个单纯的异常?
-Dr Hal

很抱歉,我们还没研究过SCP-503,不能给出任何结论。该领域还显然需要投入更多研究。

From: Dr. Bob Graham To: James Caldmann博士和Carlos Rzewski博士
主题: 有关休谟扰动
Q:

如果休谟因某种手段(如果存在的话)发生了扭曲和畸变, 那会改变现实吗?如果是的话,会不会造成异常(现象,物理对象和/或实体,模因异常,认知危害等等)的产生,特定物体的变化,与先前存在的休谟波动类异常相互作用,或者直接毁灭世界?

很抱歉提了一个这么长的问题,但我正在做一些关键的研究我在写一个与之有关的scip文档,谢谢了。-baubius,如果您能尽快回应,我将不胜感激。

简而言之,不会。休谟只是一个衡量尺度。你所提出的问题类似于修改开尔文温标令世界迎来大冻结这种。休谟不是粒子;它们是一个单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