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创建人The Administrator访谈

最近我,Roget,基金会史学工作者得到了一次与SCP基金会站点建立者、站点第一位成员The Administrator面谈的机会,并借此问了写问题。可能各位会对这些问题感兴趣。The Administrator,另一个马甲是FritzWillie,是把我们从已经死开的EditThis引到WikiDot的那个男人。如果没有他,我们这个团体,就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肯定就不复存在了。很多人追随他的脚步,积极改变并缔造了我们今天的团体,但无可否认他是那个开球的人。

加粗部分是问题,下面一段是回应。

你是怎么得知SCP系列的?

我一直在尝试涉猎写作,但不是很严肃。我曾经开过3本或者4本书的坑,结果都没填上,之后我基本上就只尝试写很短很短的短篇故事了。就比如和朋友讲鬼故事啊、或者比赛谁能把故事编得更真啊之类的。在我20岁左右时,我和其他人一样老是泡在网上,整天在4chan之类的论坛里潜水啥的。4chan那时候还比较低调隐秘,因为人们还不怎么放得开,害怕把上/b/站这种事说出去就会被其他人当做网络沉迷的死宅。这件事我只告诉过我后来的夫人,原因和人们寻求猎奇、指着车祸现场看一样。

她是个把/X/当做家的人。她对超自然话题特别有兴趣,在读了SCP-173以后她跟着找到了 EditThis wiki,我一下班回家她就跑过来鼓励我去逛逛这个站。作为在医院上夜班的人,维基百科其实是我平时看着玩的东西。那时候我在工作上无所突破,所以就整夜整夜地刷随机条目看,希望能自己写点什么。而在wiki上找到了这样一个写作团体让我很兴奋。所有人在一起创作篇幅短小而又微妙联系的小说,我想我终于找到了值得动笔参与的对象。

你对SCP系列的第一印象是什么,你在初识之后过了多久才加入EditThis的?

在我找到SCP系列时它已经搬到EditThis上了。不好说是那个网站太粗劣还是那个建站者自己不懂建网页。我记得那时候网站甚至没有标题,只有个表在那。还有数百个编号的页面等待创建。我记得在找到网站后的当天还是第二天我就发布了自己的第一篇SCP作品。如果没记错的话是“黑光”(The Blacklight),一个能发出反光子光线、甚至能黑掉太阳的手电筒。在这里你能做任何你想做的东西。当时的它完全是个业余爱好,没有规则或指导,又乱又蠢,但是我喜欢。不过那时候有已经一些活跃的成员开始讨论清理站点、把它搞得更专业的问题。

在最初的一个月里我多次尝试过联系网站管理员,但是没有人回应,或者说对方已经放弃这里了。我又联系EditThis的运营方能不能把管理权限转给别人,结果他们直接要卖掉站点。我不知道EditThis上的站点是不是SCP-173的作者自己搞的,或者说是别的什么像我一样的人创立并运营了它,但是我决定这么做。在一天夜里我创立了现在的wikidot站点,然后纯粹依靠粘贴复制把旧站的内容一篇一篇地搬运过来。我叫了其他人帮忙,但是没告诉别人我就是那个建站者,别人也就不会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EditThis时代的SCP文化是怎样的?那时有什么人表现很突出么?

那时候的团体很不正式,那甚至都不是个真正的论坛。我们只是各自编辑自己的页面然后留下评论和署名。T站内的人员良莠不齐,有人鼓励新人、乐于助人,也有人粗俗而恶心,就像大部分的网民那样。当我把站点搬到wikidot时我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所以当人们开始让我安排、执行管理者的职责时,我真的有点害怕。于是我完全是被逼无奈把其他一些活跃成员加进了管理组,而结果是他们似乎更有建设热情。Kain和Gears是给我印象最深的。

在你看来,为什么我们会离开EditThis,搬到WikiDot?

只是出于必要。EditThis旧站最初的创立者已经抛弃它自己神隐了,我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我联系了EditThis的运营方,结果他们回复说他们也联系不上最初的管理者。 如果他们找不到那个建站者,他们可以把站点卖给我;而如果我不买,站点就会被删除。

也许我只是个屌丝,但是我真的没有意愿去买网站。所以我就谷歌了其他的wiki站看看有没有更好的选择。Wikidot既有特色又是免费的,于是它成了我的首选。

你是怎么建起最初的wiki的?你在EditThis上有没有过什么权限,还是说你只是个普通成员?

我在EditThis站上只是个平民。我记得没有什么签约或是建账户,只需要编辑一个页面说这是我的就行了,相当的简单。

是什么促使你写下了“来自管理者的话”一文?

那个时候基金会还没有真正的故事线或是背景故事。写个任务说明很简单,但SCP本身就需要有个基金会在背后支持;一个势力遍及全球、能与各国政府广泛合作的组织,还要有能力把历史和传说合在一起。

在大学我读过人类学课程,我记得课上说智人在地球上已经存在过了无数年。怎么会这么疯狂?有记录的历史只能追溯几千年,但人类已经在地球上存在了比这长上千百倍的时间!我们都在干嘛?一个20万年前的原始人和今天的你我生理上是一样的,如果你把他拉出旧石器时代再教他用电脑,马上他就会去上黄网看黄片发喵星人帖子(别告诉我他们其实早就已经崇拜喵星人了)。总之我的意思是,两百万年前的能人用石器而今天我们用ipad,I而我爸向我这么大的时候他还在把井字棋往电脑里编程,用的还是鞋盒装的穿孔卡片。

是的,我们发展地如此之快,但这就让人想问,到底是什么拖了我们这么长时间?这个问题可能无法轻易回答,它就像SCP系列一样神秘。把SCP的存在放进之前的历史里是想让人好奇SCP基金会和其他和基金会相关的东西到底存在了多长时间。任何的神、传说生物都有可能是SCP。

如果你搞不清楚,我会写一篇戏剧风的散文一遍又一遍地解释,而我们的团体已经对此表示了他们的反对。我想我是不够冷静,但也许我是真的很沉醉其中。

当时最“重要”的流行SCP条目是哪些?

那时候还没有投票系统,除非人们在条目后的讨论区留下积极的评价,你不知道一篇条目写的好不好。如果有篇条目很“重要”它会在其他条目里被提到。基本上今天很重要的那些条目在那时也很重要。这些条目自身的历史和神秘感使得他们成为SCP世界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SCP系列”是怎么更名为“SCP基金会”的?

在我建立论坛后,我觉得站点的名字是当前第一要务,有必要在此讨论一下。论坛的历史记录上可能还有讨论记录。我们大概搞了个投票,一些人给出建议的名字,另一些人反对/赞同。“基金会”其实是我最不喜欢的,搞的我们就像一非营利组织似的。“学会(Institute)”是另一个很受欢迎的提议,但这又让我们听着像一学院或者研究机构。我个人比较欣赏的是“SCP前哨”(The SCP Front),听着内涵而有力,“前哨”感觉就像战地前线一样。但是好像别人都不喜欢这个,呵呵。 最后“基金会”得票最多,于是我们就这么叫了。

你觉得粉丝们都去哪了?

我不是太关心粉丝。当然我很高兴很多人真的为SCP系列所吸引,但是我参与SCP建立是完全出自私心。你得知道我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写作,就像我必须呼吸一样,但说实话我强迫自己写作只是因为那些点子在我脑子里呆的时间越长,想要把它们宣泄出来的冲动就越强,我完全无法控制。所以我必须写作,就像我必须拉翔一样,不过这可不是在影射我的作品也是那什么一样。

为什么你要分别注册FritzWillie 和The Administrator两个马甲?

两个原因。一个光伟正,一个很虚伪。我在旧站上的马甲就是FritzWillie,而旧站上没有人对某些大问题有最终决策权,比如搬迁。所以我创建了The Administrator这个马甲来扮演一个指挥者。FritzWillie这个平民可能会在提出搬迁时被否决,而The Administrator却能轻易扮演好一个系列创始人的角色,人们会更愿意接受他。

在我们建好wikidot的站后,我退出了管理职务并继续以FritzWillie的身份写作,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人们可能仅仅因为The Administrator的重要地位就给我的作品好评。.如果人们真的喜欢我的作品,我希望这只是因为作品本身的优秀,而不是因为我网站管理人的身份令他们膜拜。

你读的第一篇SCP是?

SCP-173, 但并不是它本身让我被吸引。我真正感兴趣的是所有SCP之间有着共有联系这一点。它们其实是由完全不同的作者各自写作,但却都处在同一世界观中。

你现在有个最喜欢的SCP么?

我有最喜欢的(或几个),新旧都有,但我觉得还是保密吧,我不想影响到其他人的判断。

阔别已久后看到SCP系列在你离开期间发生的巨大发展和改变,你现在作何感想?

好吧,当我看到173的游戏时,我觉着我得缓口气,不只是因为这真是个很恐怖的游戏。当然,我对网站能发展到今天这样而感动、自豪、高兴,但是我不应该收到更多的荣誉了。我拯救了站点,但是是其他所有人一起努力让它变好,发展到了今天。我只想对你和其他所有人说:干得好。

你为何选择Masipag, Kraito, Kain,和Gears作为最初的管理者?

主要是因为他们几个看起来对网站的发展很愿意投入也有兴趣。我在站点上没有朋友,和所有人都只是有过短暂的评论交流。我本来的打算就是在站点从删除危机中脱险后立刻退出管理层的。

你怎样看待老的SCP团体?那时候又是什么吸引了你?

向我之前说过的一样,那时的团体还很简陋,甚至没有资源建个正式论坛。那时真正吸引我的是一种感觉,就像围坐在营火边,给别人讲鬼故事一样。这些故事很奇怪,很有趣,最重要的是他们是一个由我们创造、为我们创造的大宇宙中的一部分。

在你必须离开wiki主站前,你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这个是最难记的,因为当我被诊断出癌症时,我其实有经常回来看看,毕竟我有很多时间自由支配;但是那时我的思维一团乱麻,所以我不记得那时候都发生了什么事。随着健康状况恶化,我越来越少的回到网站,最后彻底地和这个宇宙告别了。

« | 中心 | 第一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