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详
评分: +5+x

回来了1

伴着晨光而去的人们,终于回来了,夕阳已经没过山头,但终究回来了,不知道是多少次了,救援小组再一次立下的功勋,但人也又少了一个。Mendacity拿起一罐功能性饮料,将盖子掀开仰头灌入。

像水一样没有味道,但是似乎微微有些不同。
人们欢呼着,歌颂他们的丰功伟业,而那支经历过生死队伍从早上到现在,一直保持着安详而宁静的表情。在他们看来自己已经安息,这是真正的视死如归。

Mendacity看着被救援者高兴的几乎哭出声,脸上的表情更加欣慰:Sacrifice大概是死的值得的。

他收到了救援组主任的简讯,朝着那个办公室走去,找到那辆几乎被打到废掉的越野车旁边他突然想起了什么,Sacrifice大概是死了,值得的,但死得并不安详,原因就是他了。他不会忘记当Sacrifice开着另一辆车,朝着这个方向加速的时候他没有信任自己的队员,他觉得那是个逃兵,并向一个将死之人竖起了中指,而他的队员把自己和那辆车一起撞向了goc的追兵,而当时紧迫的情况让他记忆没有办法道歉,也没有办法收尸,他侮辱了一个赴死者。
荣光,欢呼,功勋这些东西围绕在他的身边,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去回应了,他僵直而不自然的移动着,就像他收养的那只瘸腿鸭子。
他已经死了,这是无法补偿的罪过,他甚至没有办法道歉侮辱一位即将奔赴死亡的牺牲者,这根本无法原谅,第一次,这个安详的人脸上,出现了不安,而刚刚从办公室里出来的人则带着一脸轻松。

“Mendacity,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别哭了,这是你的咖啡。”主任并没有过多的安慰,只是把一杯咖啡放在他眼前。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了主任的办公室,今天这里显得莫名的昏暗,咖啡上的泡沫不停的破裂,显得异常不安。

“……Mendacity算起来你工作了,也有40年了吧?”主任双手交叉,眼神里是说不出的冷静,就好像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挺需要修理的机枪。

“啊……是,没错40年了。Sacrifice……也和我同事30多年了。”Mendacity喝了一口咖啡,忍住了抽泣,勉强的回答。

主任漫不经心地点燃的雪茄,火光在灰暗的房间里明灭“既然是那样那就不奇怪了,毕竟工作时间久了,感情也深了。你先回去吧,好好调养一下。”主任将打火机放回口袋里,用细微的动作摸索着什么但伤心mendacity并没有发现这细微的动作,他麻木地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向门外走去,中间甚至差点摔倒。

泰瑟枪的电击钉穿过考究的西服,钉在了他身上,一瞬间他就失去了意识,但有什么好像在脑海中复苏。

主任站了起来,看着Mendacity保持着惊恐表情的脸,他拨通了的一个电话“1146号Mendacity出现情绪故障,请求修理。”

一个小时之后,Mendacity睁开眼睛,他躺在主任的沙发上,身上还盖着一床棉被。

“醒了,情绪调节的不错了吧?你已经在这睡了一个小时了。”主任轻松的弹着烟灰,那语气仿佛修好了自家的路由器。

“是的,主任。好多了。”Mendacity轻松的笑着,他的表情又变得安详了。

然后,他走出办公室,与一个一脸惶恐的人擦身而过。

“仿生人和人类其实没什么区别。”这是主任在间隙中由衷的感叹,但似乎没有任何怜悯的味道。

“他们都将安详。”烟灭了,而大门再一次打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