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异常,人生
评分: +41+x

陈老头和平常一样坐在校门口和其他老人打扑克,一边锻炼牌技一边等着他的孙子放学。

但今天有些不一样。

此时,他和他的牌友们手中的扑克牌落在了桌子上。老人们缓缓站起,注视着学校方向,努力理解和接受他们眼前看到的事物。陈老头觉得头有点晕,四周开始变得安静起来了…

一架从来没有见过的直升机,吊着一台无法描述的机器,在学校上方盘旋着。人群的喧嚣和时不时的惊叫开始占满陈老头的耳朵,他眨巴了一下,用颤巍的手努力抓住茶杯,想往嘴边送:“这是…这是咋了侬…”

警笛响起,他转过身,手一松,玻璃杯摔得粉碎。陈老头下意识的弯下了腰,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快进去找我的小孙儿!”,他心中突然一紧。隔着密密麻麻举着手机的手臂,陈老头看见校门口停下了三辆警车和一辆警方的大巴,里面走下了一群人。

黑金色的"在校(School)儿童(Children)保护(Protection)基金会"制服上配着一个奇怪的三箭头符号在他看来像是一场警方行动。但不知为何,一种不受控制的恐惧从他的内心溢出,让他想穿过人群,冲进学校。


杨老师很苦恼,因为今天是周五,而这节课又是上午最后一节课,她刚开始上课就失去了对这群四年级孩子们的控制。纸条在稚嫩的小手中来回传递,汗液让劣质的灰色草稿纸上的字迹难以辨认。

聊天,小打小闹,还有正在生产的纸飞机,课堂如同一个联谊会,而更多的是后排那几个最闹腾的在讨论着头顶的直升机轰鸣声,其中那个嗓门最大的,叫林什么的,自己突然忘了名字。“算了”,她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愤怒的表情,“同学们,今天我们…大家安静一下!否则今天要留作业!”

教室内瞬间安静了下来,孩子们急忙把腰板挺直,抓起了铅笔,摊开了语文课本,做出了努力学习的样子,有一个甚至连语文课本都没拿出来。杨老师此时却终于注意到了门外的两个不停向教室内张望的男子,身后还站着校长!身为班主任的她惊了一身冷汗,希望不是教育局领导,不然这课堂纪律会让她直接在班纪评比上抬不起头。

她叹了口气,倒扣了课本,把手中的两根粉笔放回了粉笔盒:“同学们,今天的作业是抄写这段课文并且默写熟背,周一上午小测,现在可以开始写了”。她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候██觉得十分无聊,她这辈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语文课了,那些近代文学作品甚至不如课后附录里的故事好玩,别说背了,让她抄都觉得烦。之前和同桌关于自己的小狗聊得特别开心,突然这杨老师就发火了,吓得她赶紧翻找语文课本。
包里没有,柜筒里也没有,书本永远在你要用的时候不见了。
“万一老师下来抽查怎么办?”
她打了一哆嗦,赶紧把手伸到柜筒里,她同桌看不见的地方,想了想课本的样子,赶紧变了一本书出来,虽然妈妈经常告诫自己不要随意用这种能力。

看到老师走向窗外的三个人。她松了一口气,开始幻想头顶的那架直升机,说不定那种电影里的,又大又酷的,还有大炮的飞机。脑中的电影已经开始播放了:直升机会威风凛凛地悬停在走廊边,然后一个士兵会叫自己:'候小姐!我们是超能力基金会,现在有紧急事态需要你的帮助!',然后我就酷酷的坐上飞机,和妈妈一起去秘密组织。'

“我肯定电影里那些异能者一样厉害,超能力组织说不定已经把我放在候选名单了,然后会以特别霸气的登场来接我走。唉,妈妈还说什么要赶紧出国,什么躲起来,明明自己这么厉害,说不定我就成现实版的超人了呢”

一想到这,她痴痴的笑着,看着窗外的杨老师和两个不认识的大人。


特工张██的目光在面前这位老师和教室里的孩子之间来回切换,索性没有什么意外,看起来那个现实扭曲者还没认出他们。看到门开了,他身后的校长直接替他阐述了一切:

“杨老师,这两位是‘在校儿童保护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是来问一些…比较严肃的问题的。”
“杨老师你好,不寒暄了,请问这里有没有孩子宣称自己有超能力或是什么魔法之类的。 ”

“我…对不起校长,这算严肃的问题吗?”

“老师您误解了。最近儿童精神压力造成的意外有些多,主要表现为臆想症。我们来做些预防性调查的,然后…这属于应急任务,上头在赶时间,请您理解一下。”

张██努力用面无表情来掩盖自己的新手紧张感,大不了走廊尽头的特遣队来帮他收场。但眼前的这位年轻老师,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一个现实扭曲者的危险。
“我…暂时没有听说过,要不我问一下班长?”


打开缓冲装置,按下了视听危机发生器的按钮,GOC作业员依然觉得在一所学校内用MK.III的U-HEC是个错误至极的选择,不仅学校的承重结构可能支撑不起,而且搞不好会让对方当场爆发。但是任务简报里描写的一个实力令人恐惧的绿色型还是打消了他的顾虑,毕竟附加损伤不是他来担忧的。

| ACTIVATES: BANSHEE Audio-Visual Vognitohazard Generators1

| CAUTION: Audio-Visual Cognitohazard should inform FRIENDLY UNITS2

| ACTIVATES: OCULUS Sensors3

| WARNING: ALTITUDE LOW4

| DISABLED: Antipersonnel Directional Explosive (ADE)5

冰冷的传感器在伺服电机的驱动下调整了位置,火控雷达罩住了它下方的混凝土结构

Target Acquired : 1
FEMALE TYPED GREEN ENTITY6
PHASE 27
REALITY BENDER8

| GUN: 30009
| CANNON: 20010
| ROCKETS: Unauthorized11


“什么时候才有中文界面啊”,作业员把右大拇指按在推杆上,他紧盯着头盔显示器上的虹膜扫描仪,红色指示灯变成了绿色,“而且为啥不等它回家了再处理嘛”。铰链从震动的挂钩上脱落,巨大无比的U-HEC从天而降。

| WARNING: Initiating Breach, pilots confirmation required.12
>>> *******/Biometric Confirmation
| Welcome, Pilot GOC-38411451/4050

对于物理部门,永远只有生存、隐蔽、保护和毁灭这四个任务,别无其他。


事故CN-██C 语音记录

日期: ██/██/20██

部署单位: 中国分部特遣队 MTF-癸卯-19 '相鼠无皮'

领队: 黄鼠

队员: 田鼠,家鼠,鼯鼠,鼹鼠


[音频开始]

黄鼠: 张特工还没有给指示,继续等,枪支再检查一下。

鼯鼠: 头顶是来接应异常的直升机吗?

沉默约3秒

鼯鼠: 任务日志里说如果外勤部门不能请走,我们直接强攻收容,没有提到直升机。

黄鼠: SRA和收容器检查一下,有点不太对劲。

田鼠: 看来头顶是个不识货的GOI咯,外面没人发现吗?

家鼠: 我联系一下外场的兄弟。场外场外,这里是相鼠…

此时无线电静默被打破13

场外: 强攻!强攻!联盟 <无线电干扰> 在空 <无线电干扰> 套装的<无线电干扰>快!

黄鼠: [吼叫] SRA走前面!限制性交火,保护收容器!

场外: 疏散群 <无线电干扰> 呼叫站<无线电干扰> 我们遭受了<无线电干扰>。

<脚步声>

鼹鼠: 避让!掩护我!这个[视听危害]

<爆炸声>

[音频结束]


“这里是南城早报现场播报,本市翠山小学校区内出现锅炉爆炸,连锁引爆了周边管道系统内的沼气。应急管理部门已启动一级响应,市委书记第一时间前往前线指挥救援。警方通告称由于该地区仍存在潜在的沼气爆燃,已疏散所有民众并且出于安全原因,禁止市民进入。” —— 南城早报现场播报

“现场统计了34名死亡,75人受伤,仍有239人失踪,这是一场令人痛心的灾难。” —— 新闻热点追

“举国上下在为这些孩子哭泣。” —— 新浪微博

“一位浑身是血的老头抱着自己的孙子在废墟上不停的哭,最后是他虚脱了,我们才能把那个孩子…唉…真的很难受,我到现在都历历在目。” —— 纪录片《城市之殇》

“[该评论已删除]” —— 该用户已注销

“很难想象GOC在完全无视周边社会环境以及可能带来的极恶劣影响下,依然选择了用U-HEC强攻的方式并且试图直接消灭一个阶段二的绿型。” —— 伦理道德委员会对事故CN-██C的评价


“是的,长官,她的父母也是绿型,对抗我们的经验丰富,无论是基金会还是蛇之手都不能把他们请进去。并且当时他们准备出逃,我们无法保证他们不会为了逃跑而引发一次市级或是区域级现实崩塌,所以我们只能选择强攻。”

“上校,请问我们的白色套装呢?我们的灰色套装呢?每年如此多的资金维护,最后却不用,并且造成了如此严重的暴露危机!恕我直言,我觉得这次策划部门全部在渎职!”

“长官,我理解您作为心智部门的一员一定十分愤怒,亦有可能是我们的‘过激举动’让你们不好替我们擦屁股…”

“注意你的语言,上校,这是听证会。”

“但是这更有可能是你完全他妈没有理解这个世界上现实扭曲者和普通人只能活一个!你难道愿意开个幼儿园去把每一个绿型培养成超能三好学生吗?只要它愿意,不管什么原因:失恋了,丢东西了,或是单纯的不爽了,扭曲这个世界就像在玩游戏!它们可以有人类的情感,也可以没有,你知道后果吗!你他妈知道后果吗,你个狗…”

“安保人员请护送上校离开会场,听证会暂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