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的锚
评分: +60+x

导语: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你真的了解它吗?

以其发明者罗伯特·斯克兰顿博士为名,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Scranton Reality Anchor)或称SRA,可能是SCP基金会有史以来最为知名的技术。自出现以来,稳定锚便一直是基金会对抗现实扭曲的最佳武器,但真正了解锚为何物的读者则仍寥寥无几。

这篇文章是笔者身为SCP基金会爱好者的一些不成熟的科普,为普及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相关设定而撰写。建议读者在阅读本文前掌握少量的SCP基金会相关知识,以确保最佳阅读体验。

接下来,我们谈谈锚是什么,以及它是如何运行的。

运行

由于“一无二随”1的存在,一个基金会的设定能够以千种面目示人,锚自然也不例外。以下列出了现实稳定锚常见的几种运行原理。

粒子对

这一理论最早出现于SCP-2000,就我所知这也是第一篇描述了现实稳定锚的概念的文档。在文中,锚通过“消除绿色型现实扭曲现象显现所需的虚粒子/反粒子对”而生效,它是一个自洽的理论,尽管因为与当今流行的EVE能量理论和休谟指数理论相冲突等原因而很少在其他文档中被采用。

以该理论运行的锚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即锚本身并不对现实进行扭曲,亦无需设定基准值,它的目标仅针对那些粒子对,这也意味着它即便失控也不会对现实造成太大的影响。接下来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例子。

形态发生场

笔者无法确认这一理论最早出自哪篇文档2,但并不影响它非常有趣。在这个理论中,现实扭曲并不依赖虚粒子/反粒子对,相反,该理论视现实扭曲现象为一种形态发生场,通过稳定锚,这些场可以被人为纠正,使其回到基准现实状态。这正是这个理论最吸引人之处;锚在本质上就是个现实扭曲发生器,它能压制其他现实扭曲只因自身比它们更为强大。只需轻轻一推,锚定便可能崩溃,在连锁反应中进入临界状态。一旦发生,锚将在疯狂中沉没。它将拖着身系其上的人们溺死。

由于可以从这个特性延伸出许多有趣的故事,且更接近当今的主流观点,不少文档都使用这一理论作为锚运行的原理。

独立者

出自批准制造设备以调节局部现实的休谟系数的申请,没有水字数,原文标题就这么长。在运行上,它与基于上一个理论工作的锚没有太大的区别,除了——它使用现实扭曲者作为核心,活的。

一个现实扭曲者——通常称之为绿型——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管他们叫客观-现实独立者(“ORIs”),将会经受数月的受控感官刺激与感知剥夺,使之变得顺从。在随后的开放式神经外科手术中,一个无线电基站会被连接至该ORI操作员的大脑,将操作员的神经信号转换为电脉冲。一种以铍青铜合金作为核心的设备,即现实稳定锚会接收这些信号,并将其导入一个共振通路,以在预定的空间中形成现实扭曲效果。最后,持续的低水平神经刺激将维持ORI操作员对基准现实的主观认识。

可能是因为过于不人道(人道?基金会有人道一说吗XD),笔者基本没见过这种理论出现在其他文档中。

间奏:你知道吗?

在2018年初,休谟指数在概念定义方面发生过一次大变动——旧标准将基准休谟定义为1,而新标准将其定义为100。直至今日,你仍能在部分文档中看到这次变动带来的痕迹。

沙漏

作为衡量现实到底有多么现实的标准,由于在时间线上的诞生时间要晚于现实稳定锚,休谟指数——可能并非如大多数人所想的那样——实际上并不经常在锚的相关文档中出现。直到近年来,这两个概念才得以整合,这一理论随之应运而生。它将现实比作均匀散布在世界各处的细沙,或一种“场”。当一个区域的细沙因某种原因被移走时,这片区域的现实就将变得薄弱,而稳定锚通过抽取其它平行宇宙的沙粒至本宇宙来填补沙坑,以此来稳定现实。这个行为将会严重破坏现实遭到抽取的平行宇宙,因此基金会往往只挑选将死的宇宙进行抽取。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两篇关于休谟指数的FAQ3与该理论高度相关且常常在中文分部被用于向新人科普相关设定,中文分部的文档似乎更倾向于使用这个理论。

安慰剂

如果锚并不存在,会怎么样?如果锚只是一个幻影,一张欺骗了所有人,包括现实扭曲者在内的图片,而那些仪器设备全都是无用的破铜烂铁呢?如果我们一直生活在谎言中却不自知呢?

这个理论出自SCP-4065,在我看来可能是在所有对锚的解释中最为戏剧性的一种。文中将锚解释为“一种异常模因传染源”,由苏珊·斯克兰顿创造。该模因的用途为使受到感染的智能个体4坚信存在被称之为“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的,用于防护现实扭曲的技术,和被称之为“康德计数器”的,用于测量“休谟场”的技术。

这个模因本被用于感染现实扭曲者,令他们自我收容,听上去也许很滑稽,但事实上它做的极为成功——过于成功了。由于在被创造时对其感染条件的认知并不全面,模因很快开始在基金会的员工,甚至其他GOI的人员内大肆传播,感染者开始使用各类材料建造无用的锚和计数器,在其上印上模因触媒,这种行为进一步加快了传播。时至今日,基金会内仅剩接种选择性感知反模因的人员和SCP-4065的创造者本人对其免疫。

如果你想知道SCP-4065到底是什么,去看看原文评论区吧,有惊喜。或者你的注意力足够敏锐的话,不看也能知道它是什么。没有提示。

对,我知道没多少人听说过这种说法。对,我知道这不算一种常见的运行原理,也知道它挺费解的。对,我为它单独列出一条是出于我的私心,你完全可以跳过这部分。但骨是什么?这跟锚又有什么关系?

如果看过SCP-4231解密:SCP-4231 - 蒙托克之屋,那你应当知道GOC的伊卡博德计划——一次猎巫行动,筑基于功利主义之上,火把与十字架被康德计数器和蚀刻符文的子弹所取代。

毫无疑问,这计划残忍且不人道,无辜者为了拯救更多无辜者而遭到屠杀,但无人抗议它——它实在是太有效了。在20世纪80年代间,伊卡博德计划令超过75%的绿型从地球上消失,直至在康沃尔事件后剿杀行动开始受到来自GOC高层的严格管制,就此衰落。

而与此同时,相对没有那么嗜杀的基金会急需一种手段,能够长期稳定现实的手段,他们也找到了。解决之道来自阿诺德·斯克兰顿——我们熟知的,罗伯特·斯克兰顿博士的父亲。与自己的儿子和一位精通符文的巫婆一同,他们成功的从Erikesh圣书那晦涩难解的古老文字中挖掘出了长期稳定现实的道路。这是一个壮举。但仍然缺点什么。

伊卡博德计划留下了丰厚的遗产。如你所见,成千上万的绿型在行动中遭到处决,它们显然不可能就那样被弃尸荒野。还记得休谟指数FAQ第二部分吗?绿型的身体组织,即便在死后,仍具有远超周围环境的休谟。只需经过合适的仪式处理,它们就可作为现实稳定设备的核心。

骨。

结语:现实的皱褶

作为基金会世界观的重要组成部分,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是基金会尖端超常技术的成功典范。尽管故障记录并非完美无缺,在本质促动类异常收容中的广泛应用和屡屡救人性命的事实仍无不证明了其价值之所在。在作者笔下,稳定锚是展开故事的绝佳选择,大量优秀作品都以此为基础而著成。毫无疑问,在可预见的未来内,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仍将继续大放异彩,随基金会一同行至万物终结之日。







































附加回合

但見一大漢,身高一丈,腰圍也一丈,頭頂青云冠,身着鐵鱗甲,腰傍雲猊帶,腳踏赤獐靴,手提八角星沙鐵尖錨,背負兩旗,左云基金會,右書治不服,行若682,立如173,大喝:"洒家便是斯克蘭頓,那個現實不穩,想來吃我一錨地!"
眾異常面如灰土,膽氣俱失,齊齊告曰:無有不穩,壯士且住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请让我先笑一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咳咳,好了,说正经的。这段话出自讨论串http://scp-wiki-cn.wikidot.com/forum/t-6080787,由PalewalkerPalewalker撰写。在锚的万千面貌中,这应该不是最严谨的一副,但绝对是最为欢乐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