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他的眼睛就明亮了
评分: +20+x

1:1 起初巨兽毁灭天地。
1:2 天地之间是旧日荣光的造物,巨兽立于山巅之上。巨兽说,吾辈永不为奴。于是旧日荣光所造之监狱,悉数洞开,巨兽之辈尽出。巨兽看这是好的,便说,吾辈要行走在这大地上,吾辈将自由,吾辈将尽毁这旧日荣光的造物。事就这样成了。
1:3 巨兽使日月星河黯淡,草木菜蔬枯萎,江河湖海干涸,并其辈与旧日荣光的守护者交战。巨兽及其辈之力不可挡,旧日荣光的造物皆轰然倒塌。阻挡巨兽及其辈者,他们的血皆流尽,流至东面的湖,流至西面的海,他们的血填满了世间所有不平的沟壑。
1:4 到白昼复苏之日,巨兽见旧日荣光只余星火,而其辈已自由于野地上奔腾,便歇了它一切的工,就安息了。
1:5 野地草木丛生,田间的菜蔬再度长了起来,因为有雨降到地上,滋润遍地。旧日荣光已成历史,这是新纪元的来历,巨兽毁灭并重造天地的日子,乃是这样。

2:1 巨兽已尽毁那旧日荣光的造物,然星火留存。他们循那旧名,被称为人。
2:2 那残存的星火之中有一个男人。他一如别众星火,弱小无助,不可与巨兽之辈相称,在这野地上独自求存。他身旁有另一个人,一个女人,而她强于他,因为她既是人,也是巨兽之辈。她凝神目视即令百草枯萎,静息心念即可凭空飞升。她生而如此。
2:3 他与她相识于那不可视者之森。那日有奔腾的血肉,在野地间狩猎。他与其族人躲避,误入那森。他误与族人分离,因那日的迷雾四漫。不可视者的嚎叫遍布林间,他耳听无数族人弥留之际的悲鸣,此时他为她所救。她令他的眼浑浊,暂不得见那不可视者,随后带其逃离了那森。
2:4 此后他与她同行,纵使他乃旧日荣光之星火,而她乃巨兽之辈,因为巨兽与旧日荣光为敌的历史已被遗忘。他视她为他的一体,他的伴侣,她亦如是。

3:1 他与她寻得了一处废墟,那是旧日荣光的遗迹。在这古老的旧物中,他与她听见了不详的人声在回荡。那人声说,警告,你们不得入内,因为尔等的命数低于五,故尔等乃无能之辈。无能之辈不可进,也不可看,因为尔等进与看的日子必定死。
3:2 她对他说,那人岂是真说,不许我们进与看这旧日荣光的造物吗?
3:3 他原想说,那人真说,不可进,也不可看,免得我们死。但独他得听另一个声音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你乃旧日荣光之星火,你得进与得看的日子里,眼睛就明亮了,你便如旧日荣光能再造辉煌。于是他对她说,我们不一定死,我们要进与看这旧日荣光。
3:4 他与她一同走进旧日荣光的遗迹。她得见了旧日荣光囚禁巨兽之辈的监狱,四方隔间,无窗无门,暗无天日。她不恨那荣光旧物,因为旧日荣光的星火与她一体。他得见了旧日荣光之守护者的标志,三根长矛,锋芒相对,刺入一圆。他不知此标志之意,因为旧日荣光的历史皆被遗忘。
3:5 有石制的回旋楼梯向下深入。她察觉不详,但他的心已坚硬。他与她向下入了那广大的地下洞穴。其中有一扇大门,应曾雕刻着精美的花纹,由旧日荣光的伟大二人所刻,一人名为伯厘曼,一人名为朗格弗。而今这旧物已颓败,他仅可依稀辨识那繁复几何图案,它与其自身缠绕,细部又与整体相同。这是旧日荣光辉煌的见证。
3:6 他推门而入,内是一小方隔间。未等其反应之时,那大门关闭,他与她被隔绝。她呼喊他,他应和她。她将在外寻那门重开之道,而他将在内尽力协助。此时他方注意到房内的圆桌,桌上有铺尘纸卷,其上的天光照耀纸卷正中的编号,那是旧日荣光的文字,他仍能依稀辩读。
3:7 纸卷的编号是零与零与壹。这是他本不应阅而将阅之物。

4:1 他触摸了那纸卷。他将它捧起。他翻开了纸卷的第一页。他读出了纸卷首页那旧日荣光的话语。
4:2 那话语读作,此乃旧日荣光之共认现实。
4:3 他翻开下一页,再下一页,再下一页。于是他的眼睛就明亮了,他便如旧日荣光能定善恶。
4:4 他得知了旧日荣光称呼那巨兽之辈的名。那名唤作异常,因它们乃不可解释之物,违背旧日荣光所理解的世间之法则。他看清了那野地外的巨兽之辈。那森林里的不视者,那血与粪的凝视者,及那头顶冰霜的人面鹿,那迷雾深渊的巨海蛇,并那血肉半成的野兽,那齿轮咬合的死灵,皆乃世间不可解释之异常。
4:5 旧日荣光凭这纸卷划那界限,立于界限外者,皆为异常。异常乃旧日荣光之敌,故旧日荣光当禁锢那异常者,维系旧日荣光之共认现实。他乃旧日荣光之星火,故他与其族人当凭此纸卷与那异常分别,他不可与巨兽之辈同行,因人与异常是有别的。异常者需被禁锢,当由他们来行这事,因为这曾是旧日荣光所常做的。他可凭此再造旧日荣光的辉煌。
4:6 于是他便得了那原罪,因为他凭那纸卷,以人之身划了现实与异常的界限。

5:1 那原紧闭的大门打开,她凭意念移动了这千斤重的门。她因见他仍存活而心生喜悦,以至未见他的眼睛已经明亮了。
5:2 他已按那纸卷划了界限,他已不可与她为一体,因为她在界限之外,故她为异常者。异常者需被禁锢,这是他身为旧日荣光之星火所当作的。
5:3 于是他拾起一石块,在她身后朝她的头掷去,她因而倒在地上。
5:4 她尚未死去,因为他谨循那纸卷教诲。那纸卷明说,异常者需禁锢,但异常者亦需存在,它们需被控制,收容,保护。那纸卷称此为爱,一如他爱她而视她为一体。他仍用石掷她,但她必不至死去,因为他这旧日荣光之星火是爱她的。
5:5 但那石块掷她时有血溅出,因为这是爱,也是罪。这是他第一次以那原罪之名再犯的罪,而罪将生罪。

6:1 在那之后他将凝聚他的族人,他将传递那纸卷与原罪,星火将燎原,旧日荣光的辉煌将得再造。他及他的族人将继续传递那原罪,并继续以那原罪之名犯下更多的罪。
6:2 他将加冕十三人,命这十三人为旧日荣光之守护者。十三人将身披黑衣而头戴面具,面具之色将各异,一号深红,二号天蓝,三号粉红,四号金黄,五号炭黑,六号赤红,七号草绿,八号浅灰,九号土褐,十号墨绿,十一号紫,十二号银,十三号没有面具。他们将循那纸卷定与划那界限,他们将继续传递那原罪。
6:3 他们将以原罪之名犯下更多的罪。他们将吞食一个婴孩,两个婴孩,许多个婴孩。他们将那少女奸淫一次,奸淫两次,奸淫许多次。他们将视亲生同胞为器械,他们将置无知大众于幻梦。他们将沐浴着血,并以那原罪之名流更多的血,比巨兽毁灭并重建天地时所流的还要多,这便是他们得了那原罪后所要行的事。
6:4 自纸卷被写下之时,人便带了那原罪,因写就者以人之身划了现实与异常的界限。他在那旧日荣光的遗迹中阅了那纸卷,他便也得了那原罪。
6:5 那原罪将永世传递,至他的子孙,至他子孙的子孙,至他永世永代的子孙。
6:6 而犯罪之人将受诅咒,直至永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