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流涌动(其二)
评分: +8+x

孟阳明在档案室枯坐了许久,不知情的多半会以为他入定了。看着电脑上的两份报告,他又一次抬手拿起水杯,却发现里面的水只剩一个瓶底了。

他不知道哪个结果更糟,但总归是要交一份报告的。而现在距离最糟的结果——中国分部管理层视其为“K.I.A”并接管Site-CN-34——只剩下5分钟了。毕竟,两份报告都只侧重于一部分事实,而哪一部分单看起来都过于离奇了。这很难不引起管理层的负面联想,进而让已有的牺牲变得……

但如果不给一个交待,那些牺牲就真的毫无意义了。


“就不能换个入口吗?”

Site-CN-34坐落于繁华商圈这点不仅带来了高昂的地租和大量的前台公司,还带来了进出站点时偶尔会有的小小不便。这次,孟阳明似乎被早高峰的地铁人流挤到失智,差点呼哧带喘地面对Site-CN-34主管了。幸好,他在进站前平复了自己的呼吸,而站点主管脸上的职业微笑没有丝毫变化。

“初次见面,我是Site-CN-34现任主管。”他对着孟阳明微微颔首,“免贵姓莫,您称呼我莫先生就好了。”

“莫先生,”孟阳明掸了掸身上的衣服,“你确定让员工直面早晚出行高峰没有保密上的问题吗?”

“这个您尽管放心。”他耸了耸肩,“不论出行高峰是什么水平,站点安保措施都万无一失。毕竟21站教训在前,我们肯定要抓紧时间详细排查每个环节。同时……”

他的手伸到腰间,再伸出来时多了一把棱角分明的黑色手枪。

“这把Glock 18c 跟了我很久,面对过好几次收容失效。”他深吸一口气,把枪双手奉上:“特派员,如果你发现我有图谋不轨的迹象,可以当场击毙我。”

孟阳明看了看手枪,视线又移到莫主管的脸上。对方则没有丝毫犹豫,一直保持着双手递枪的姿势。孟阳明突然笑了:“不用那么麻烦……”

然后迅速右手掏出腰间的06式微声手枪打了五发,小腿、大腿、肺部、心脏和喉咙各一枪。接着,他仔细瞄准倒在地上的莫主管,照头补了一枪。

“34站的主管不姓莫,更不是男人。”他抬起头,举枪逐个瞄准视线停在“莫主管”尸体或他身上的站点员工。下一刻,他左手往身后一招,全副武装的基金会特工从他身后的出入口鱼贯而入。

“何况,我更习惯5.8口径。”他卸掉弹夹看了看,然后从腰间换出一个新的,“讹了分部十批现实稳定锚,真打算把会计当空气?”


“你天天都在这种地方纸醉金迷啊?”

入口处的吧台上,调酒师正在把三小片橙子摆到一组洋酒杯上。深处的包间里,正传来绝对不是英语的交谈声。穿着考究的侍者游走于餐桌之间,用中文、英语和葡萄牙语向不同长相和肤色的客人介绍菜单和酒单。其中一名侍者收起二人桌上的两套单子并倒上两杯淡柠檬水之前,仔细调整了一下桌上熏香蜡烛的位置。

“这就是玩笑话了。”孟阳明环顾四周,然后把视线集中在熏香蜡烛的小火苗上,“人均消费300起步的地方,岂是我等沪漂土鳖能随意光顾的。”

“我这本地土著都不知道的地方,让你找出来了。”对面的女人笑了笑,饶有兴致地看着对面一桌拿着酒单向侍者询问,“静安寺和陕西南路中点偏北的高档小区内部,按说我才是没机会来的人。不过,你这请客方式有点不够意思啊。”

“哪里不够意思了?”孟阳明抿了口淡柠檬水,冲她笑了笑。

“‘菜钱请客,酒费自理’”她指了指对面那桌,“看着那张酒单,你这算钻空子吧。”

“上次联谊会的时候,是你和你们站那个谁带头说拒绝酒精的。”孟阳明耸了耸肩,“再说了,我更喜欢这边的无酒精饮料。”

话音刚落,一名侍者端着托盘走上前,在桌上垫了两张餐巾纸。随后,他把两只大口浅底的玻璃高脚杯放在餐巾纸上,轻声对二人说:“无酒精罗望果玛格丽塔两份,请慢用。”

望着杯中泛起少量冰块的杏色饮料,孟阳明熟练地把高脚杯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将杯子端起。然后,他发现对面试图用手握住杯底。

“怎么了?”他问。

“感觉有点落差。”她迅速用手握住高脚杯柱的一半,但眼睛还是盯着杯中的杏色——在昏黄的灯光下竟显得有点乳白的感觉。

“你说跟我喝一样的,这就是了。”孟阳明将杯子往前送了一点,“罗望果口味微酸,不论开胃还是解腻都很不错。虽然还想尝尝无酒精莫吉托,但我觉得你可能不适合那种薄荷味重的饮料。”

“好吧,那就……”

二人轻轻碰杯,然后各自喝了一小口。


Site-CN-34静止了。

所有人员全部就地“安置”,无法就地“安置”的全部就近“安置”。所有站点内收容室全部封闭,对外联络除非批准一概中断。手枪、霰弹枪、突击步枪、外骨骼、现实稳定锚、奇术抑制装置等等在站点各处上演全武行,抽调来的后勤保障分队专门负责向站点各处分发生活物资。

而风暴眼中的孟阳明正站在站点管理部门里,和几个会计一起看账册。此时,一名特工带着上膛的霰弹枪推门而入。

“报告!”

“讲。”

“封存装备清查完成,共查获3批计划外的现实稳定锚。详细信息已备份到手持终端。”

“项目情况如何?”

“CN-105已被沉入下层叙事,应急闭锁机制构建完成。详细报告稍后备份到手持终端。”

“明白了。保持巡逻,千万小心。”

门被带上后,孟阳明和会计们翻了翻剩下的账册,又开了个几分钟的碰头会。初步得出的结论和站点传开的消息有出入,但与他们掌握的情况一致:

34站明面上入库的现实稳定锚只有5批,但财务数据从2年零3个月前就出问题了。这些金额零零总总加起来,刚好等于5批现实稳定锚的钱。

“行了,各位先回去跟21站做个初步汇报。”孟阳明放下手上的账册,和这些会计一一握手。送走了这些人后,他按下了领口的通话器——

“后勤分队,准备防疫措施。巡逻组,开始提人。”


“我真的只是个轮班人员啊。”

金发碧眼波不大,护目镜的反光不时遮断外人对她视线的观察——这是孟阳明对Abigail 博士的第一印象。而现在,这个博士正在喋喋不休地报流水账:

“你看啊,CN-888的项目组仪器出毛病了,值班人员全部暴露在电离辐射环境,总得发点补助。CN-781的掩盖预案还需要收尾,总不能这时候停掉经费。至于那几个MTF的工伤补偿和额外奖金……”

“停!”孟阳明一抬手,“也就是说,全站七个月的额外工资支出都有据可查,对不对?”

“是啊,你不能既要马儿跑,又不给吃草。”Abigail 博士推了一下护目镜,“我承认财务上对此有点意见,但他们如果不照实录入,那就是陷害。”

“这个你可以放心。”孟阳明看了眼手持终端,“你说的这些都有明确的出账记录。”

Abigail 盯着孟阳明看了三秒钟,然后说:“果然啊,我想你也不会因为七个月的额外工资叫我过来。”

“据我所知,你负责中国分部多个站点的情报工作。”

“是的,你想问什么?”

“34站有没有什么异常迹象?突然增加的人手、来路不明的设备、莫名阔绰的账户或者其他诸如此类的情况?”

“奇术抑制设备需求量有小幅上涨,计算机元器件进项有点超出预期。”Abigail 一手扶住额头想了想,“我建议你问问Tictoc 博士,电子元器件基本都是他经手的。”

“还有吗?”

“站点食堂突然开始供应卡曼橘莫吉托了。”Abigail 摇了摇头,“不管这帮人怎么想,他们的手艺都太糟糕了。由于恶评如潮,他们打算明天把这玩意下架。”

“这怎么突然对洋酒特调感兴趣了……”

“最后,Tictoc 博士突然对卷饼冰激凌和糖霜油条产生了兴趣。”Abigail 敲了敲桌子,“这边的封锁你打算维持多久?我要再不出现在75站,他们就要打报告了。”

“清查34站内鬼的优先级高于一切,手续问题不用担心。”孟阳明起身从衣服内袋里掏出一个长方形木盒,“你可能还要待上最多24小时,所以还得麻烦一下。”

“最后…”孟阳明抽出木盒的挡板,“我建议你排查一下经费受领单位的负责人,34站从你这截留的已经带走三个了。”


金黄的玉米片、墨绿的鳄梨酱、微泛焦黄的卷饼、新鲜蔬菜与火候恰到好处的Taco 是墨西哥餐厅的标准前菜。然而,这次侍者的托盘上却端着完全不同的东西——

“北京烤鸭配黄瓜酱,请慢用。”

四小块玉米面卷饼躺在长方形餐盘中,一端配有新鲜的番茄丁和卷心菜丝,另一端则放着一个盛黄瓜酱的小碟。小碟是正方形的,里面的黄瓜酱呈乳白色,但粘稠度比生奶油要低一些。

“这真的是墨西哥餐厅?”

“算是针对本地食客的特色菜。”孟阳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Taco 和玉米片的量比较大,加上正餐多半吃不完,所以我只点了这个。”

“该说你有心还是小气呢…”

“好不容易请次客,我至于吗?”孟阳明又做了那个手势,“尝尝吧,你是你们站第一个尝鲜的人。”

“你确定?”

“是啊,34站就没人来过。”

她拿起最左边的一块,用餐刀片出一点黄瓜酱抹在上面。孟阳明接着拿起后面那块,再用餐刀片出一点黄瓜酱抹到里面。然后,他们把卷饼送到嘴边……

“确实不错!”

“每个头一回吃的都这么说。”孟阳明拿起自己的罗望果玛格丽塔喝了一小口,“恰到好处的火候,肥而不腻的鸭肉,配上清新淡雅的黄瓜酱,可谓中墨合璧。”

“全方位抢台词,我没什么要评价的了。”她从桌边的盒子里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手,“不过,你不会是专程带我吃烤肉的吧?”

“叙旧不可以吗?”孟阳明又喝了一小口。

“你这种INTJ1一般不用这么高成本叙旧。”

“你怎么知道我是INTJ 型?”

“你主动找我做的测试2。”她又拿起另一块烤鸭卷饼,“如果你想追我,也不会两年间只保持业务联系。”

“好吧,瞒不过你。”孟阳明双手朝前摊开,“那我就直接问了:你们站点持续两年零两个月的财务异常是怎么回事?”


工程蓝图、部件三视图、算法导图等形形色色的设计图摊在桌面上,上面用红蓝铅笔标出了各种符号。一支红铅笔刚刚滚出桌子的边沿时,被一只手恰到好处地抓住。

“综上所述,”Tictoc 博士把铅笔放回桌上,“中国分部无法为34站调配更多的人力资源,又不给我们足量的自行招募名额。如果不对驻站AI进行设备和软件的全面升级,站点的安全冗余会迅速下降,在两年后恶化到影响日常运作的程度。”

“是的,现在要设备比要人容易一些。”孟阳明点点头,“不过,你们想没想过进一步优化现有人员结构?”

“优化?”Tictoc 博士敲了敲桌子,“那么34站将成为中国分部第一个推行‘996’工作制3的站点,然后引发无数收容失效。”

“这还真是……”孟阳明把视线移到桌子上,“你们考虑过申请AIC吗?”

“全面升级驻站AI的开销比申请足够的AIC要低很多。”

“然后你们就把驻站AI变成了基金会版MCAS4?”

“我就知道会有这种误会。”Tictoc 博士从桌子上翻出了一张树形图和一张算法导图,“强调两件事:第一,34站驻站AI并不具备全面接管站点的权限,最多在极端条件下保障站点的正常运转;第二,这个AI的本质仍然是响应式的弱AI,只不过基础模块拓展了很多。”

“也就是说,你们的方案仍然是……”

“有限个零级无穷大无法模拟一级无穷大,多少有理数参与四则运算都没法算出一个无理数。”Tictoc 博士点了点那张算法导图,“作为操刀本次升级的工程师之一,我不认为这种水平的驻站AI能造反。”

“我明白了。”孟阳明掏出手持终端看了看,“另外,你怎么突然开始做卷饼冰激凌和糖霜油条了?”

“偶尔换换口味。”Tictoc 博士头也不抬地开始整理桌上的图纸,“上次站点聚餐之后,我觉得那些餐后甜点还可以。”

“站点聚餐?”

“一周前搞的,吃完讨论了一些驻站AI改进方案。”

“那你记得排查一下源代码。”孟阳明站起身,一只手伸进衣服内袋里摸索起来,“现在驻站AI在站点内网中制造了一片类似‘暗网’的区域,里面抓出了不少东西。事后我会尽可能帮你们把人力缺口补上的。”


方餐盘里装的是一碟酱料和一个金黄酥脆的茄子,茄子特意切成一条条并在油炸后形成了一个浑然天成的小拱桥。圆餐盘里并排放着两根堪称粗壮的手撕鸡肉卷,上面覆盖着墨西哥辣酱、青酱和沙拉酱组成的网格。

“香炸茄子卷和墨西哥手撕鸡肉卷,请慢用。”

孟阳明举起刀叉轻轻切了一小块金黄的茄子卷,蘸了点酱汁之后送进口中咀嚼。他又喝了一口罗望果玛格丽塔之后,才发现对方并没有一起开吃。

“你不会被这个菜量吓到了吧?”

“相比这个菜量……”她用餐叉点了点鸡肉卷,“我倒是对你听了这些还心安理得地吃菜更惊讶。”

“反正早吃完半小时也解决不了问题,不如细嚼慢咽。”孟阳明切下一小块茄子卷,然后刀叉并用夹起来放到她的餐盘里。

“你还真是看得开啊。”她苦笑着用餐叉叉起茄子卷送到嘴边。

“再说了,你的说法好像也不是事实。”

她的手停在了半空。

“21站查出‘暗流’之后,相关信息被严密封锁,一切查阅行为我都会知晓。而任何不知情人士若是挖出了一鳞半爪的消息,总会被‘暗流’和ISD中的一方获知。”

孟阳明一边说着,一边把茄子卷切成更多小块。而她手上的叉子则缓缓落到餐盘上。

“ISD会把这些人送到我这里,而‘暗流’多半会把他们灭口。如果你知道这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还在站点活蹦乱跳,就只有一种可能性…”

他顿了一下,用自己的刀叉把两根淋着一层酱汁的鸡肉卷切成三份六段。

“另外,21站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一些,不然你不会只吃我吃过的东西。不过你放心,下毒不是我的风格,至少这顿饭里还不是。”

“那么,”他小心翼翼地探起身,用刀叉夹起一段鸡肉卷放到自己的茄子卷旁边,“你加入他们多久了?”


“我不知道啊。”

敞开的白大褂下面露出蓝色的连衣裙,略显纷乱的蓝色头发里别着一个面包发卡。据巡逻人员说她过来之前正在房间里吃一袋玉米片,桌上还堆了不少膨化食品的包装袋——天知道这人是不是来度假的。

“那个,Bread 博士啊,”孟阳明曾试图保持职业化的语气,但这种尝试在最开始的三句话里就宣告崩盘,“按照34站原本的应急规章,你现在应该是代主管了。”

“没有啊,我不记得有这么个安排。”Bread 摇了摇头,又从衣袋里掏出一根巧克力威化饼,“上次站点聚餐的时候,莫主管还说要干上很长时间呢。”

“听Tictoc 说是一周前?”

“对啊,在四方新城一家墨西哥餐厅,好多人都去了。”

孟阳明突然愣住了,然后直勾勾地盯着Bread 还一言不发。双方对视了很长时间,直到Bread 收起那根巧克力威化饼然后怯生生地说:“对不起,下次我不会带零食……”

“跟那个没关系,你吃就是了。”孟阳明捂上眼睛摇了摇头,“跟我描述一下四方新城那家餐厅的位置。”

“在静安寺和陕西南路地铁站中间…”

话音未落,整个Site-CN-34 警铃大作,连审讯室的灯光都变成了应急灯。接着,一股肉眼可见的白雾开始在走廊上弥漫。

“什么情况?”孟阳明按下领口的通讯器。

“驻站AI大量模块瘫痪了,现在整个Site-CN-34至少被三台大型雾霾生成器影响,我们正在执行防化预案。”

“好吧,看来只能先到这里了。”孟阳明直接从衣袋里掏出那个木盒放在桌上,麻利地抽开上面的挡板,里面放着几支无痛注射器和一些装着白色试剂的曲颈安瓿瓶。

“这是记忆强化剂,叫什么型号不重要了。”他把盒子推到一脸懵逼的Bread 面前,“你赶紧找一瓶打了,估计防毒面具马上就…”

他突然愣住了,然后一手按在耳朵上听了一阵。

“什么?你确定?好的,我马上过去,还得麻烦你们护送一下。”

他起身接过Bread 递来的注射器,迅速把桌上的东西收好。“Bread 博士,现在走廊上的能见度可能不超过5米,我们必须紧跟巡逻特工。由于这次的目标指名道姓要见我们两个,所以我们必须一起过去。”

“这个目标是…”

“一个鬼。”

两人穿过浓重的白雾走进那个房间时,两名特工正站在房间两角,桌子对面坐着一个戴防毒面具的人。他见到二人进来,右手开始摸索防毒面具的下沿,接着马上被四把枪顶住脑门。

“各位放松,放松。”他举起双手,“相信你们都打了记忆强化剂,所以这些白雾也没什么用了。既然就剩下这么点时间,何不让我们都痛快呼吸一阵。”

“恕我直言,”孟阳明拉着Bread 坐到他对面,“你真的需要呼吸吗?”

“现在这个状态还真需要。”他摸索着摘下防毒面具,露出一张略显憔悴的脸。

“莫主管?”

“别急。”孟阳明一把将Bread 按回座位上,“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会解释的,不过我也有个问题。”那个“莫主管”把手上的防毒面具放到桌上,“你一直说34站有一个前主管,既不姓莫也不是男人。能告诉我那个前主管的名字吗?”

名字?那当然是……

本该清晰的几个字,却在忆起的一瞬间化作无数零散的碎片,然后被一阵狂暴的飓风掀得七零八落。无数不知道关联与否的意象涌入脑海,以至于连一个音节都无法准确回忆。可明明在一周前的餐厅里,那几个字还被问起过一次:

“能叫一遍我的全名吗?”

他试图回忆当时的情景,却又一次被思维的飓风席卷脑海。

“我没问题了。”莫主管又一次举起双手,“我坦白,其实本该Bread 接管这个站点。”


Site-CN-34从一开始就是“暗流”布下的暗手,属于基金会体系内的“潜伏站点”。所有向这个站点投入的资源,都会向“暗流”输送一定比例……

不,这太假了,他们不会相信的。

现有证据表明,Site-CN-34内部的规章制度存在很大问题,硬件和人员也长时间无法得到补充。因此,财务异常出现前,“暗流”通过提供相应资源的方式逐渐夺取站点的控制权……

不,这叫甩锅,不叫调查结论。

如果把真相和盘托出,可能会引发中国分部管理层的震动,进而影响到整个分部的运转。但若是不加隐瞒,这种震动……似乎不会减轻多少?

“我们为什么不能多想一种办法呢?”

他又想起那个晚上,他隔着三根焦黄的糖霜油条和旁边装着草莓酱、巧克力酱和生奶油的小杯子和她对视的情景。

“从我和他们合作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是这个结局。现在觉得,如果第一笔交易就被发现,我或许还能像个普通人一样过完余生。”

罗望果玛格丽塔已经喝完了,她手上拿的是装白开水的玻璃杯。

“其实解决问题的方案就这么简单,但你这种人有时候就爱多想。如果一个站点的人事权和财权长期抓在一个人手上还没人提出异议,才是最危险的。”

她放下玻璃杯,拿起一边的糖霜油条。

“如果你不停下的话,”孟阳明拿起另一边的糖霜油条,“你所有的工作记录会被解构,站点员工的记忆会被篡改,而修改电子记录的请求会被拦截,然后……”

“记录从来没被修改过。”她蘸了一些生奶油,“如果一个本叙事层实体被沉入下层叙事,叙事层会进行自我调节。我只是把这种调节往有利于基金会的方向推了一把。”

孟阳明蘸了一些巧克力酱。他环顾四周,发现餐厅里只有他们两个食客了。

“我觉得按你的风格,出去就该搞各种防御措施了。但一个星期能保留的记录太少,应该刚好够你揪出34站的‘暗流’组织。”

孟阳明缓缓把油条送到嘴边,然后发现它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硬,甚至有点入口即化的感觉。

“如果34站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么多‘个人风格’…不从叙事层面消除我这个先例,继续让站点主管人事权和财权一把抓,以后这种事会越来越多。”

“所以你给站点员工争取的休息时间和工资待遇呢?从中国分部要来的武器装备呢?甚至马上开始的站点AI升级计划…”

“好歹对现在那些员工有点信心嘛。”她说完笑了笑,“何况大多数时候我也就签个字而已。”

等等……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认同她的?

“现在还有十批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没有平账,其中五批是账本上的,五批在仓库。”

这根本不是重点。

“这糖霜油条还是太甜了,最后这根麻烦你对付一下。对了,能叫一遍我的全名吗?”

那几个音节已经被思维风暴扯碎了,早就留不下哪怕一鳞半爪。等等……

孟阳明一声苦笑,删掉了两份报告,拿起了手边的红色电话。

“本次34站的相关情况,我申请当面汇报。”

挂上电话之后,他的第一反应是找地方续点饮用水。这件事情的全貌过于离奇,剩下的两分钟里无疑写不明白了,而这次汇报无疑要讲很多话。

“你抹掉了自己,又搞出无数个莫主管。这哪叫消除了先例呢。”

估计最后还有点时间,先打个腹稿吧。

Site-CN-34,曾有一名和“暗流”虚与委蛇的女性主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