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乔的奇妙夜之城冒险
评分: +35+x

Anne:啊,你好。

Anne 主动接近 John。

John:请保持距离,不要靠近。

Anne 停止接近并后退几步,表现出疑惑。

Anne:你在担心什么事情吗?我绝对不会伤害别人,对我保持戒心可不好。

John:请问你,是…玩家?

Anne:哈,我当然是你调查员生涯的导师!平推左手柄摇杆可以移动,点击右手柄的左方向键可以查阅当前任务指示。记住,这款VR游戏可与之前那些不一样,有好多有意思的事情,也有一些你可能不喜欢去的地点。小提示,在密斯卡塔尼克大学选修考古专业升级最快,只是游玩风格会有点惊悚。现在,请伸出手,触摸我并保持状态三秒,对我进行鉴定,这是你掌握的第一个技能!这会让你对被鉴定的物品或角色有初步了解。

Anne 示意 John 对其释放鉴定技能。John 暂时断开设备,与赶来的其他研究人员进行讨论。在确认保障措施完善且获得许可后重新进入游戏。

Anne:已经四分钟了哦,何时对我进行鉴定呢?

John 谨慎接近 Anne,依照其所示教程进行鉴定。

鉴定结果如下: Annie Bryan | 笨拙的学生会书记 | 性别 女 | STR 18 | CON 26 | SIZ 45 | DEX 49 | INT 18 | POW 99 | EDU 66 | APP 67 | 信用等级 8 | 经常遭到同学欺负,但毫不在意。

John 使用管理员权限对其进行真实鉴定。

鉴定结果如下: Annie Bryan | 笨拙的外神化身 | 性别 女 | STR 318 | CON 626 | SIZ 45 | DEX 249 | INT 118 | POW 299 | EDU 66 | APP 67 | 信用等级 98 | 经常遭到对真正力量一无所知的虫子欺负,但毫不在意。

John:???

Anne:

John:啊,没事。

……

Anne 逐步介绍了 克苏鲁的呼唤VR 的游戏机制及世界观,创造了庞大的密斯卡塔尼克大学地图,带领 John 游览大学的新手区,并陪同他与两名自称收藏室发出奇怪动静想要查明真相的NPC角色攻略了学校考古学专业收藏室下方二十三层可探索墓穴的前四层,获得一本带有远程鉴定技能的远古书籍。

Anne:总算知道真相了,是来自英国的邪教徒们通过一些小把戏想要进攻校园。你做的很棒,Player,尤其是霰弹枪的Quad Load技巧,一定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吧。

John:我在…靶场专业训练过。

Anne:靶场…我也想去来着。不过你应该慢一点,就不会因为行动快于服务器Tickrate导致的供弹延迟问题。过于快的操作,也会造成很大的失误哦。这本远程鉴定的技能书是你应得的。啊,有点困了,我的教程生涯也该告一段落,有机会我们下次再见!


现在……



夜之城,赛博朋克VR。

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John 尾随 Anne 进入偏僻小巷,那是一家地下酒吧。

John推开门,突然感到脖子被什么金属的物体顶住,一把HM870X霰弹枪,当地人称之为“垃圾粉碎机”,塞满了滚烫碎屑的弹药虽然在远距离毫无杀伤力,但在中近距离使用这玩意儿简直就是个怪物,足以把一头大象打的四肢分离轰成渣。

John:哇靠,有话好好说,兄弟,我的装备保险还没买。

Anne:那是NPC,Player。

John:啊,Anne,这个欢迎仪式有点热情。

John看着整个头都被改造成蜘蛛一样机器的NPC,再看了看眼前依靠在吧台上的这位叼着烟的小姐。

John:还有,我不是Player。

Anne:我不想要知道你叫什么。

John:我叫…John。

Anne:我不在意你叫什么!只要你继续这样打扰我的工作,我就在各种游戏里他妈的猎杀你,让你的游戏体验无限趋近于零,明白了吗?我会追杀你到世界的尽头,把你的尸体切成他妈的寿司片,眼睛做成罐头,再塞进化粪池,操你妈的。

Anne 嘶吼着,并用握着烟的机械手反复砸着桌子,金属桌直接被砸的凹了进去。

John:我的教程生涯也该告一段落,有机会我们下次再见!这句话可是你说的。

Anne:放你妈的屁!

Anne 掀起一把椅子朝 John 扔过去,但距离太远,没有砸中。

John:嘿,嘿,嘿…这可不像你,Anne,你一向很善良的。

Anne:我当然善良,咳咳咳,嗯,嗯,我只是扮演我的角色,只要你不打扰我的工作。

Anne 重新把烟放回嘴里,整理了一下发型。

John:我只是想知道你是谁。

Anne:您还真像一个跟屁虫呢,怎么甩都甩不掉。

John:这是对我的称赞,Anne。

Anne:到底想要做什么啊,我一点都不习惯这样。

John:至少你愿意和我交流了。

Anne:因为你一直跟着我,而我已经转移了十三个游戏了,从PC到主机独占,再到VR一体机。你就像一个病毒一样,死缠烂打,渣男,你不上班吗?你不用赚钱吗?我明白了,死肥仔,跟踪狂,找不到工作的啃老族,家里蹲,Neet,NEEEEEET!真是恶心,呕,爷要吐了。

John:这就是我的本职工作。

Anne:哪有这么好的工作?开玩笑。

John:基金会。

Anne:呕,这名字一听就是什么邪教。

John:我们可以坐下谈谈吗?这里没多少人。

Anne:你要干啥?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John:你大可以尝试一下。

Anne:你也大可以再得意几天,我有私人律师。

John:我们来谈谈,我只是十分好奇,你是什么样的存在。

Anne:我不想告诉你。

John:我们有的是时间。

Anne:那你可以证明你值得我去交流。

John:怎么证明?

Anne:游戏。

John:游戏?

Anne:对啊,Player,这是游戏,当然要用游戏的手段解决,你的任务目标很简单,杀死我。

John 清晰的听见抵住脖子的霰弹枪上膛的声音,他显然意识到了这款游戏是怎么样的玩法。John 用手压住霰弹枪的枪管,将其从脖子旁推开,第一发子弹射偏了。还没等NPC反应过来,他就握紧装弹器下方的握把不断向NPC的方向推进,让第二发子弹怎么也无法击发。

John 右手拔出左侧腰间的长刀,直接斩断了那位NPC的双手,夺走了它的霰弹枪,霰弹枪顺势完成了第二发子弹的供弹。John 稍微用力,将霰弹枪调转了枪头,单手持枪顶住NPC的脑袋,将它的头轰爆,鲜血碎骨伴随着铁屑把墙上贴着的海报溅成红色。

John 将长刀收回,突然意识到了这不是普通的霰弹枪,经过整体特殊改造的枪械结构,无论是配重,还是战斗风格,似乎是给 John 量身定做的一样。他尝试了一下 Quad Load,居然比现实中的枪还要跟手。

Anne:不错啊,Player。

John 瞄向依靠在不远处吧台上的 Anne,只见她推着酒杯,左手则垂在桌子上弹着烟灰。

John:这很简单。

一声枪响,Anne 显然被一种不知名的护盾保护着。

但 Anne 还是被突如其来的枪声吓了一跳。

Anne:我——靠,你有毛病吗?简单?小兵还没刷呢。你见过一上来就可以把BOSS打死直接通关的游戏吗?

突然,身后酒吧窗户被钢板加固,那些七彩的灯管也统一变成冷色调,John 听到左右两侧大门的脚步声。

John:见过。

Anne:这会丢失很多乐趣。

敌人包围了酒吧。

Anne 打开了一瓶葡萄酒,学着软木塞的声音。

Anne:砰——!

枪声。


一段时间后……


John 感到疲惫,这间酒吧已经被枪林弹雨弄的面目全非,地上也不知道是血还是红酒,总之带着一股刺鼻的腥味,而天花板上的消防洒水喷头更是让这场面变得浑浊不堪。

Anne 依旧靠在吧台的桌子上,沮丧地抽着不知道第几根烟,时不时吐槽几句。

Anne:你他妈快点给爷放弃吧,求求你了。

John:我还能打十个。

John 的游戏角色可以不断通过技能与补给恢复状态,但现实中操控VR设备的 John 本应大汗淋漓了。但很可惜,他是基金会的员工,又接受过植入改造,其体能耐受程度早已不是普通人能达到的。

Anne:已经三个小时了,你连厕所都没有上过,水也没有喝过。你是人吗?我求求你做个人吧。

扑哧——John用枪托把一个敌人的头直接砸进了肩膀里。

John:你也没有,你也不是人了?

但 John 还是累了,Anne 能明显观察到 John 的动作越来越慢,失误也越来越多。Anne 本想劝退这位不停跟踪的过路人,但这种劝退也不应是折磨。Anne 也开始好奇这样一位玩家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

又把一名敌人的双腿切断,将长刀从正下方贯穿到头顶后,敌人开始撤退了。

John:这是结束了?

John 试探性地朝 Anne 开火,虽然这次没有护盾阻挡,但 Anne 似乎对远程伤害免疫——这也完全符合面板中对 Anne 防御抗性的描述。

John 准备好长刀,逐步靠近吧台前的 Anne。

Anne:暂时结束了,Player,暂时结束了。

John:我有名字,John。

John 注射了近战攻击力与命中率加成的刺激恢复剂,快速突进,刺向眼前的女士。在发现 Anne 没有做出任何抵抗的动作后,John 的计划顺利实施:在突进的第1.2秒时改变进攻招式,准备利用更加复杂的居合斩将眼前这位浑身沾满了血、酒与水却若无其事的“酒吧老板娘”的脖子、腰与膝盖三连切分。而这个时间点,他与 Anne 的距离为0.79米,John 的居合斩攻击范围在0.82米,起手时间为0.4秒,以当前速度计算,Anne 可以做出反应的时间必然低于0秒,他已经赢了。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就在 John 抵达计算好的位置后,他居然无法行动。

Anne:暂时结束了,PLAYER!

John:这是,你…你做了什么?

Anne:哼哼哼,啊哈哈哈哈哈哈,吉特巴舞·镇魂曲Jitterbug Requiem!!!!

酒吧里的路人:糟糕!John 先生没有料到 Anne 的替身早已被那把箭所进化!

旁白:John,他突然发现自己永远抵达不了所谓的真实。当他想要改变攻击动作时,这件想要发生的事情就已经落后于上一个动作,成为了既成的事实,而 John 竟在从居合斩切换回刺击。

Anne:吼吼吼啊哈哈哈哈哈,你已经是死人了,PLAYER,我早就用箭强化了自己,你以为我会束手就擒吗?我认清了那把长刀的所有弱点,只要我抬手一挥,你那把斩杀无数敌人的长刀将会碎成13节,而你,你这个碍眼的渣滓,在我长达七秒的攻击下,会碎裂成分子级别!一切都没用!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无駄!无駄!无駄!无駄!无駄!无駄!无駄!无駄!无駄!PLAAAAAAAAAAYERRRRRRRR!

John:但是,Anne,在我漫长的游戏生涯中,总结出了一道规律。

Anne:那是——是什么?

旁白:Anne 突然感到一阵风,迎面吹来的一阵风,带着茉莉花的香味,那是酒吧里放有茉莉花的花瓶被 John 的攻势所卷起。她感到一阵凄凉,凄凉之中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过去——女孩,一位长发的少女。那感觉特别的熟悉…那是她自己。

旁白:安妮·布莱恩,原名珍妮·布莱恩,英国贵族出身,本应是一辈子荣华富贵,但在十六岁的时候,父母被来自意大利的黑帮刺杀,所有财产却被法官判给了刺杀她家人的强盗们。珍妮·布莱恩,从此沦落街头,在贫民区的赌场与富人街的妓院中来回穿梭。珍妮·布莱恩,这个被抛弃的灵魂,失去一切的千金小姐,根本看不到光明。命运,就像无法改变一样,将黑暗笼罩了她的生命,毫无反抗的希望。就在她试图自杀之际,一位金发的妇人出现了,那便是安妮·乔斯达,获得乔纳森·乔斯达肉体的迪奥·布兰度所结识的女人之一。

旁白:“请不要轻易放弃对命运的抗争呢”,经营茉莉花种植的安妮·乔斯达不断激励着小珍妮,资助她离开这是非之地,资助她穿上自己的衣服,资助她重新回到学校。从此,她改名为安妮·布莱恩,她知道自己是布莱恩家族的人,必要重振布莱恩家族,但安妮如同她的母亲,不,安妮如同她眼中的圣母。在安妮·乔斯达的帮助下,珍妮真正拥有了一段生命,至少是暂时的。但命运总会开玩笑,迪奥·布兰度又回来了。在迪奥·布兰度眼中,这位无法生育的安妮·乔斯达是累赘,在Dio杀死安妮·乔斯达后,他发现了珍妮的存在。

旁白:于是,Dio,改造了她。

John:那就是…总要预留备用手段!ANNNNNNNNNNNNNNNE!

酒吧里的路人:John 先生背后的是!霰弹枪的子弹!John 的机械手完全可以充当枪支的撞针!

John:认识你的命运吧!!!

旁白:安妮感到的还是凄凉,她早已不在思考自己该如何应对来自 John 的攻势,就连那刺击也懒得去防御了。她彻底面对了自己的命运,她的命运自一开始就无法改变,自一开始就走上了通向死亡的道路。

酒吧里的路人:只要接触身体开火,什么远程武器也会造成近战攻击!而 John 先生最一开始做的,便是霰弹枪开火!这就是他本知道远程免疫却还要开火的原因!那是6.9秒钟之前的事情,而整个攻击的时间,7秒钟,已经包括在替身使者技能发动的时间中了。这一切都在 John 先生的计划中啊!

旁白:安妮闭上了眼睛,享受于这男人所带来的茉莉花香气。那是一种精神,能够抗拒命运的精神。安妮突然意识到,命运可以改变,只是她选择错了方向,她没有勇气反抗Dio。是她的懦弱让Dio按照计划行动。也许眼前的这位男人,就是那位能改变命运之人,她想要回忆起那个名字,John,男人介绍的名字,她在安妮·乔斯达口中听过的名字。那个名字是——

Anne:John。

旁白:女人的呼唤声突然让 John 产生什么感触,那是来自另一个即将殒命的替身使者精神的流动,也包括记忆的流动,情感的流动…

Anne:John Joestar。

旁白:乔恩·乔斯达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他突然想要收手,但机械手的食指早已触碰了子弹尾部。安妮·乔斯达曾告诉她,迪奥·布兰度会面临一个对手,那位对手来自真正乔斯达家的血脉。安妮·乔斯达,这位拥有预言能力的替身使者,也早已预知了自己的死亡,但她没有离需要保护的珍妮而去。

旁白:安妮·布莱恩依旧享受着死前的茉莉花香,这种改变命运的精神。

Anne:请不要轻易放弃对命运的抗争呢。

旁白:那是女人——命运凄惨的姑娘,走上迷途的少女,对眼前这位替身使者最后的赞歌。

Anne:砰…

砰——

旁白:17岁的珍妮·布莱恩学着软木塞的声音。她从床上起身,穿上衣服,花了点功夫平稳呼吸,回头看了看床上裸着的那位酩酊大醉的酒鬼,点了点手中的钱,不是太多,但足够填饱肚子,也许还能买一些剩下的奶酪残渣。她看了看放在桌子上的那瓶还没喝光的酒,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就顺便拿走了。

砰——

旁白:23岁的安妮·布莱恩学着软木塞的声音。对面坐着的是一位年轻人,刚打开一瓶葡萄酒。那是一位看起来鲁莽愚蠢但眼中闪着希望的年轻人。他想是谁?他想要做什么?安妮·布莱恩也想要给自己倒一杯酒,但伸出去的手却被什么东西挡住了。那是两个灵魂间的隔阂。那是生与死的隔阂。但她闻到一股花香,低下头,那是一束茉莉花。

砰——

旁白:伴随着乔恩·乔斯达机械手破碎的声音,安妮·布莱恩的胸膛被直插入身体的霰弹枪轰成一个大洞,其余身体也开始裂成一块又一块的尸块、一粒又一粒的碎屑,化作一阵尘埃,与乔恩·乔斯达卷起的那一阵茉莉花香的风,以及那茉莉花的花瓣,一同飘向了远方。酒吧的铜墙铁壁消失了,太阳光照了进来,照在乔恩·乔斯达的背后。他看着断裂的机械手,颤抖的手上沾满的鲜血,在阳光中倒映着自己的脸,好像看到了安妮·布莱恩站在身边一样。乔恩·乔斯达缓慢的跪倒在地,在那里停止了很久,很久,只是停止不动,也没有表达任何情绪。

旁白:一阵风吹开窗户,太阳光照了进来。照理说,这个偏僻的酒吧很久才能看到一次太阳,平常都处于最阴暗的位置,但这次例外。安妮·布莱恩也被这束光所照耀着,没有倒影。银白色的头发随风飘动,她赶忙握紧桌子上的茉莉花,生怕它被风吹走,但却抓不住。

旁白:没有人知道乔恩·乔斯达在想些什么,但都不敢上去打扰。

旁白:自那开始,乔恩·乔斯达每个月都会来这间酒吧,只是坐着,坐上个一天,在桌子对面摆上一束茉莉花,沉默不语。这成了小巷中不断流传的都市传说,有人说是纪念死者,有人说是精神病,也有人说是行为艺术,有过很多版本。之后是几个月一次,一年一次,撑着衰老的身躯几年来一次,直到最后,乔恩·乔斯达也没法来了。

旁白:安妮·布莱恩不希望那束花被风吹走,但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眼前的一切特别陌生,但又在哪里真正经历过一样。是眼前这位坐着的男人握住了花。她能感受到眼前这位男人手心的体温。

Anne:请问,你…你是?

旁白:安妮·布莱恩知道眼前这位男人不会回应她。在这个世界中,她已经成为了亡者,只是灵魂偶尔滞留于此。她所做的一切都再也不能得到什么回应了。

旁白:不——并没有。眼前这位年轻人抬起头,好像安妮·布莱恩依旧活着一样。她喜欢盯着这位男人,她从这位男人的眼睛里看到一种精神。是打破枷锁的勇气与毅力,是对抗世界的信念与觉悟,是能向悲惨命运抗争的精神——

John:叫我 JoJo 就好。
























旁白:黄金精神。

乔乔的奇妙夜之城冒险 EN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